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6章 赎身

“大大大人,你叫奴家过来有何吩咐啊?”
“那行吧,荣禄大侄子交给哥哥你就放心吧,哥哥可是看着他长大的,既然他来到了金匮城,哥哥自然不能让他站着回去。”
胜保长叹了一声,抓起酒壶,拿开酒盖,一下全倒入了嘴中。
胜保放浪一笑,荣禄知道他的意思,也跟着淫笑了起来。
“保叔,你会不会弄错了,侄儿看乔志清还是一个停随和的人吗?昨日在赌场,他一下给了侄儿十万两的银子,把侄儿都给震住了。侄儿还从来没遇到过一个像他这么大方的人,那出手真叫一个阔绰。”
德川庆生紧张的护着山田杏子,他自然明白胜保话里的意思,虽有些恼怒,但看着胜保粗狂的模样,还是懦弱的连连后退了几步,不敢吭气。
德川庆生感激的抹了抹眼泪,搀扶着山田杏子一起站起了身子。
乔志清轻笑了声,看着胜保双眼无神,气虚乏力的样子,便知道他是纵欲过度,伤了元气还这么的乐此不疲,照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要死在女人的身上,也省的自己动手了。
荣禄羡慕的敬了胜保一杯。
这时门外传来了两道粗狂的笑声,声音落便有两人相伴着进屋,正是荣禄和胜保二人。荣禄昨夜一下挑选了七个姑娘作陪,把屋内的花样统统玩了一遍后,又相伴着出了红楼,上了巫山云雨,下了银湖落日。就在银湖的红船里与美娇娘厮混的时候,碰巧就遇见了正在另一艘红船上翻云覆雨的胜保和图书。胜保和荣禄的父亲交好,在京城时就常到荣禄的家中做客,荣禄也待他和亲叔叔一般。两人重逢后,都是又惊又喜。索性把船上的姑娘汇到了一处,昏天暗地的折腾了一宿,日上枝头时才睁开眼睛寻乔志清而来。
他三人昨日一夜未睡,德川庆生就如遇到了亲人一般,把他和山田杏子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原来山田杏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孩,他俩意外相识后,便陷入了热恋之中。但此事被德川庆生的父母知道后,就威逼利诱的强行把这对鸳鸯拆散,还专门找人把山田杏子卖到了中国,想彻底断掉儿子的念想。自从金匮城的天上人间一条街运转开来后,有越来越多的日本商人把目光盯到了这里。从日本的各地诱骗了不少的年轻女子,卖到了这里的会所里。山田杏子因为相貌出众,便几经周转,到了蓬莱会所里接客。
“保叔,侄儿在京城还以为你天天和捻军浴血奋战呢,每日里都牵挂着你的安全,没想到你的日子过得这么的悠闲啊?”
“荣贤侄,你见过乔志清府里的那几个丫头了吗,那小脸,那身材,那胸乳,那屁股,绝对都是天下一等一的货色。你说凭什么就归他乔志清所有了呢,咱爷俩就完不成?”
德川庆生还算是一个痴情的人,在打听到山田杏子的下落后竟偷偷瞒着父母,一个人坐英国的商船来到了金匮城中。几经周折才找到了山田杏子,报出了家和图书门想带她离开。但此时的日本在大清国的眼里,只是东海的一处弹丸之地而已,蓬莱会所是何等的地方,哪里把他放在眼里。二人无奈下只得付钱缠绵了三日,想办法离开。但最后办法没想出来,倒是花光了山田杏子几个月的工钱,因为没钱付账,这才遭到了会所伙计的殴打。
荣禄睁大了眼睛看着胜保,有些不相信。
胜保盯着乔志清浪荡的笑了声,脑子里想起上次在苏州府衙遇到晏玉婷的情景,不觉的跨下那话又蠢蠢欲动了起来,寻思着哪天非要趁机抄了乔志清的后路,把晏玉婷压在自己的身下,畅快的蹂躏上一番。
乔志清无语的笑了笑,抱拳告辞。满清的这些畜生入关上百年还是畜生,和畜生说起话来就是对牛弹琴。
胜保放下了酒壶,用袖子抹了抹嘴,泛着酒气憋屈的长呼了一声。
乔志清轻笑的看着这个成熟的女人,她虽上了年纪,但是身材却保持的不错,尤其是胸前的那两颗丰乳夸张的高耸,连说话也跟着上下的颤抖。穿着最新款的碎花束身旗袍,还把头发烫成了波浪纹。既显得妩媚动人,又不失成熟庄重。
“胜保大哥想多了,这位姑娘是这位德川公子的未婚妻,小弟正打算送他二人东渡日本呢。”
山田杏子也跟着跪下了身子叩谢,满脸的梨花带雨。她虽生在日本,但却有强烈的贞操观。被卖到蓬莱会所后,誓死也没有接客。老鸨不想弄出人命,便故意磨着她的性和图书子,也没有强迫她,只让她在这会所中做些陪酒迎客的活。但耐不住有好色之徒在她的身上动手动脚的占着便宜,山田性子这几个月似在地狱摸爬一半,心中不知道积压了多少的委屈一时倾泻而出。
“行了,不用客套了,你们也算与我有缘。我也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以后我们有机会还是要相互合作的。你们先和我回苏州,我会安排货船把你们送回日本。”
“是是是,奴家这就去办,大人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多谢公子。”
乔志清走后,胜保和荣禄便顺势在这个屋子坐下,让老鸨送了些酒菜上来,边吃边和荣禄畅聊了起来。老鸨早就认得胜保,他可是会所的贵客,盛宣怀亲自交代,胜保在这里的吃喝玩乐不用花费一文钱。所以胜保终日里游荡此处,燕窝鱼翅每餐都有,现在闻一下都能吐出来。各个国家的姑娘们也挨个玩了个遍,不管是日本的,越南的,菲律宾的,还有俄罗斯的大白妞,都被他压在身下耕种过。最近玩的也开始有些腻歪开了,跟荣禄不断的泛起了抱怨。
“谢谢公子大恩,在下没齿难忘。等在下回到日本,一定禀告家父,重重报答公子。”
“悠闲个屁啊,啥也干不了。虽然说躲在这金匮城不用打仗,每日里有女人玩,有赌场快活,可叔叔我这心里越来越不得劲了,叔叔感觉像是狗一样,被乔志清关在了这里。前几日叔叔那里有几个军官在赌场里输光了银子,http://www.hetushu.com动手搅了下场子。可你猜怎么着,直接被清字军给抬着送回来了,他娘的,叔叔我硬是没敢吱气一声。窝囊啊!”
天亮时分,乔志清让黄飞鸿唤了会所的掌事过来。那掌事是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因为能言会语,办事干练。刚被盛宣怀从老鸨中提拔了上来。当黄飞鸿报上乔志清的名号后,那掌事满脸惨白的跟着就跑了过来参见。昨晚的事情那几个汉子都向她做了禀告,她自然知道乔志清还被强收了一百两的银子的事情,推门进去后,看着乔志清一脸的冷峻,差点吓的都瘫倒在地上了。
荣禄在身后看着山田杏子,眼睛也一下直了起来。暗道昨夜就没让乔志清给介绍几个,挑选的那七个女子哪里有屋里的这女子一半诱人。
“乔兄弟,多日未见,你也不来看看老哥啊。”胜保大大咧咧的上前和乔志清打了个招呼,回头盯在了山田杏子的身上,淫笑的问道,“乔兄弟果然好眼光,这日本姑娘可是个烈性子,哥哥来了好几次,都不降服不了她。”
乔志清起身把二人扶起身子,他对日本人从来都是站在利益的角度考虑问题。这些人现在看起来跟一只温顺的绵羊一样,但是一旦强大后,那便是一只贪婪的恶狗。
掌事的垂着头,半天才嗫喏的从嘴里蹦出句话来,不敢看乔志清的眼睛。
“胜保大哥和荣兄弟故人相逢,你二人先慢慢聊,小弟回苏州还有要事要忙,就不在此相陪了。”
“误会个屁啊http://m.hetushu.com,你别被那小子的慈眉笑脸给骗了,那小子心肠可黑着呢。这金匮城全是他的产业,如今单单一月,纯利润便在五百万两以上,给你那十万两算个屁啊,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荣禄闻言,连忙警惕的打开了房门观察了四周,见四下无人后,这才合住了房门示意胜保小声点。
德川庆生见到前几日对自己满脸不屑的恶女人,竟然对乔志清毕恭毕敬,心里明白乔志清一定是个身份尊贵的人。听到山田杏子自由的消息后,连忙抱拳给乔志清跪下身子叩拜。
掌事连连点头应和,虽然乔志清笑着看她,但她却总感觉那笑容里有一把把刀子扎过来,恨不能马上就消失在乔志清的眼前。
“乔兄弟真是急公好义,要是按大哥的性子,怪她是谁的妻子,只要是大哥喜欢的,就一定要弄到手里。”
“奴家叩谢公子大恩。”
一行人告辞后,乔志清便直接带着黄飞鸿三人,还有那对小情侣回了苏州。盛宣怀在得到会所掌事的通知后,因为没有乔志清的命令,也不敢贸然前来迎接,乔志清是最讨厌这种官僚主义的人。
“没有了,你下去吧。“乔志清淡淡的吩咐了一声,回头冲那对日本小情侣微笑道,“你们自由了。”
“你不用害怕,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今日叫你过来,就是要为这个日本姑娘赎身,你去把她的花名册注销掉,我待会便带她离开这里。”
胜保进屋后,山田杏子似是惊慌的小鸟一般,连忙躲在了德川庆生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