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8章 干妹妹

三人商量了一晚,由德川庆生独自先行回家,带着乔志清的拜帖呈给德川庆生的父母过目。就说是在苏州城游玩时,见到了乔志清的妹妹,两人一见钟情,希望父母能够成全。依照乔志清目前江苏巡抚的身份,那地位一点也不比德川庆生的父亲低下,这事情操办也就成了。
乔志清搀扶起她柔弱的身子,满脸真诚的看着她的眼睛。
“顾大哥,今日嫂子刚刚生下千金,右师又得胜归来。本来是双喜临门的好事,我还想着为你好好接风洗尘呢,没想到你自己却独饮了起来,你倒是还认得我这大帅。”
晏敏霞在屋中把外面的情况已经听的清清楚楚,万万没有想到顾云飞回来后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从前那个英姿焕发的女中豪杰,此时只是抱着女儿簌簌的流了眼泪。任晏玉婷在一旁再怎么的安慰也无济于事。
顾云飞的话音还未落,房门被推开,接生婆高兴的从里面出来,冲众亲友大喊一声。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李秀成撤回南京城后,苏南一带再无大的战事,年关将至,大街上已经不时传来鞭炮的响声。苏南的百姓在连年的兵祸中,第一次安稳的过个春节,自然都是满心的欢喜,离年三十还有十几天,大街小巷里就已经全是年味。
“大帅,对不住啊,今天是我让他们陪我多喝了几杯,你别怪罪他们啊。”
顾云飞看到晏玉婷,又有些不敢相信的追问了一句。
晏玉婷一气之下,直接出了府衙,在城东的军营中找到了正在右师www.hetushu.com里视察一线官兵的乔志清,把顾云飞的蛮横无理向乔志清抱怨了起来。
“你姐姐当真生了个闺女?”
顾云飞刚进自己的小院之中,里面已经聚集了大大小小的亲友在门外着急的等待。忽然房里响起一阵婴儿的啼哭,顾云飞激动的几乎是疯狂的大吼了出来,“我顾云飞有儿子了。”
晏玉婷粉额紧皱的抱怨了好一会,乔志清故作头痛的呻吟了一下,她才担心的闭上了小嘴,连忙扶住乔志清的额头,给他按摩了起来。
“你说什么?为什么不是儿子?怎么是个闺女呢?”
顾云飞长叹了口气,打了个酒嗝,端起酒壶也懒得倒在杯子里,直接灌进了口中。
乔志清对这位半路捡来的干妹妹可是异常的看重,让晏玉婷给她在华兴女院报了班,上学读书。她极有可能就是未来日本的幕府将军夫人,当然要好好的培养才行。
乔志清满脸轻松的摇摇头,他对家族门第到没有那么多的禁忌。
山田杏子一下停止了抽泣,满脸惊讶的盯着乔志清。
“生了,生了,母女平安,生了个千金
“姐夫,你干嘛呢,快放开王妈妈。”
乔志清在晏玉婷三番两次的要求下,终于动身在城里的一个酒楼里找到了顾云飞。右师的几个旅长团长都在,几个人都喝的酩酊大醉,见乔志清进来都慌乱的连忙站起身子敬了个军礼。
晏玉婷冲顾云飞柳眉紧皱的嗔怒了一句,重重的把房门关住,也懒得让他进去打扰姐姐的安静和图书了。
“这个……”山田杏子犹豫了下,不敢相信的问道,“乔大人就不怕小女辱没了你们家族的门庭吗?”
乔志清扶着额头,还有些晕乎乎的直起了身子,喝了解酒汤后,脑子才慢慢的转过弯来,问晏玉婷道,“我是怎么回来的啊,你姐夫去哪里了?”
“还能怎么样,嫁给了那个没良心的王八蛋,现在只要是一个人的时候就偷偷的抹眼泪,劝都劝不住。我就纳闷的不行,姐夫以前也不是那种人啊,怎么对姐姐生女孩的事情反应这么大呢。”
“闺女怎么了,我姐姐在里面为你顾家生孩子,半条命都要没了,你是什么态度啊?”
乔志清也不便多问,见他这么惆怅,索性陪着他一起大喝了起来,最后直接醉倒在了地上,醒来时已在书房的卧榻上,连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
晏玉婷马上就要当小姨了,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姐姐的身边,等待着这个小家伙的诞生。乔志清也过去看了好几次,跟着提心吊胆的生怕晏敏霞出个什么意外,他对晏敏霞还是贼心不死,每次见她都是一脸的尴尬。不过这种情绪被他很适当的掩盖,也许就他心里清楚。
乔志清苦笑了声,这不过是人家的家事,他哪能从一旁插上话。乔志清知道这个时代重男轻女的思想,但却没想到有顾云飞那么严重。生个女孩就女孩呗,以后接着再生,又不是两人都不孕不育了。乔志清不知道,他这次可是真的猜对了,顾云飞确实是不孕不育了。不过此事外人没有和图书一个人知道,这事情还得从郜永宽阴谋夺位的那次说起。
“无事的,你我有缘,本官也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德川庆生对你一往情深,本官也想做个月老,能成全你们的美事也是大功德一件。”
乔志清轻笑着摇了摇头,把山田杏子的和服拉上,知道是山田杏子想用身子和自己做交易了。
晏玉婷在他身边守护了一晚上,见他醒来,小心的端了碗解酒汤过来,边喂着他边撅着小嘴娇嗔道,“让你教训我姐夫去了,你怎么喝的比他还醉啊?”
慕王谭绍光被李秀成软禁的当日,郜永宽便回到了嘉定城中把谭绍光的嫡系将领都软禁了起来。在逼迫顾云飞叛变的时候,还用了大刑。顾云飞一个响当当的汉子,硬是挺了过来,不过却因此没有了生殖的能力。
乔志清冷着脸训斥了一声,端起酒杯自饮了一杯。
顾云飞的右师终于从陕北归来,在城东的营地驻扎了下来。乔志清给他们举办了盛大的欢迎仪式,邀请了四方的贵宾前来迎接。借此机会,也给在与回军征战中立功的兵勇颁发了奖章,每位参战的兵勇也都分得了五十两银子作为奖赏。其他师团的兵勇都大呼羡慕,乔志清也没有冷落了他们,每人都分发了十两银子作为年终的红包,把清字军的兵勇们高兴的欢呼声震天动地。
顾云飞满面愁苦的端起酒杯又满饮了一杯。
山田杏子激动的又给乔志清叩了下头,又哭又笑的连忙出了门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正在蒙头大睡的德川庆生。
和*图*书志清轻松的点点头,突然灵光一闪,要是把山田杏子抓住手里,那个德川家的傻小子还不得乖乖的听自己的吩咐。
乔志清眉头紧锁,也暗自的纳闷此事。顾云飞从前也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怎么就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呢。有时间还得劝劝他,决不能让他把这种情绪带到领兵作战中。
晏玉婷听到外面的动静后,连忙出了门冲顾云飞瞪了一眼,娇喝了一声。
“那你姐姐怎么样?她刚生了孩子可不能生气。”
“大帅,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告诉你,别再提你嫂子的事情了。你要还把我顾云飞当兄弟,咱哥俩今天就只喝酒,其他的事一切免谈。”
接生婆被吓了个半死,连忙苦着脸的哀求道,“将军息怒啊,生男生女也不是老身可以做主的啊。”
晏玉婷愤愤的替姐姐鸣了下不平,如今的姐妹俩倒是换了性格。
将领们连连点头,军规里可不允许将士私出军营喝酒的,但是此次是得胜归来的第一日,乔志清也不想和他们计较。
“你还好意思问,昨晚你喝的不省人事,是我姐夫背着你回来的,他把你放在卧榻上后,就倒在地上睡了一晚。我早上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醒来去军营了。你俩昨晚吐的到处都是,一屋子的酒臭味,我费了好大的力气刚刚才整理完。”
“杏子,你不用这样,你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也许我可以帮帮你们。”
顾云飞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推开众人,一个跨步跃到接生婆的身边,抓起了她的胳膊大吼了一句。
“行了www•hetushu.com,你们都下去吧,由我陪着顾师长就好。”
乔志清对晏敏霞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风风火火的女侠身上,岂不知她早已换了性子,变成一位多愁善感的家庭妇女。
乔志清淡淡的吩咐了一声,在酒桌上坐了下来。
山田杏子把乔志清的建议给德川庆生详细的讲了一遍,把那小子激动的鞋也没穿,便光着脚拉着山田杏子就进了乔志清的书房,重重的给乔志清跪了下来,纳头便拜。哪里还有日本贵族的一点风度,这小子的心思到跟个孩童一般。
“这个其实也不难,德川家的人不是嫌弃你的身份卑微吗,我可以让你加入我们乔家的族谱,要是你做了我乔志清的干妹妹,看谁还敢再小视你的身份。”
欢迎仪式结束后,顾云飞匆匆应酬了下,就迫不及待的回了府衙的家属区。晏敏霞这几日刚好到了分娩期,顾云飞回来的前一晚就闹着分娩,折腾的府里的人一夜未睡,都跟着守在一旁招呼,结果忙了一晚上最后也没了动静。
天亮后,德川庆生便把山田杏子托给了乔志清照顾,自己一个人称作英国的货船回了日本。乔志清把山田杏子的事情稍作加工的通知家里的大哥大嫂,当然省去了她在金匮城为娼的那一段。大哥大嫂收到信后,对此事十分很热心,张罗着什么时候乔志清与这妹妹一起回去,正式的开祠堂入族谱。山田杏子也随了乔志清的姓氏,正式更名为乔山杏。待开祠堂入了族谱后,可当真就是乔志清的家里人了。
“这怎么可能,乔大人,你真的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