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9章 三骄子

乔山杏回过了头,关心的看着乔志清的眼睛,她已经很快适应了自己的角色,是一个很称职的妹妹。
众人一同去了正堂给祖宗的牌位上了香,三叩九拜之后,这才高兴的散开四处张罗着,给乔志清设宴接风洗尘。
“乔大哥,你们中国可真大。”
乔志清笑了笑,听大哥这话的意思,乔耀光的行事做法,倒是和华兴盟的宗旨相仿。
乔志广叹了口气,冲乔志清愤愤的抱怨了起来。
乔志清脸上有些不高兴的连忙把乔志广搀扶了起来,他这个大哥从小读四书五经长大,满脑子的忠孝廉耻,什么都要讲个礼仪尊卑。
下午时分,乔志清便在渡口上了货船,踏上了回乡的旅途。乔志清此次回山西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视察马荀创办的钢铁厂,其次带着乔山杏顺便认祖归宗。货船是由苏州轮船制造所专门为乔志清定做的,排水量不过两百多吨,从外表看与普通的小货船没什么区别,但是却在里面装配了蒸汽动力系统,可以日行千里。而且船身用铁皮包裹,在甲板的前后配备了两架远征机枪,子弹两千发。整个就是一艘缩小版的军舰。
乔志清的马车刚到门口,就有伙计们连忙冲进了大院中向乔志广禀告。院内瞬间唢呐齐鸣,乔氏宗族的老少全都出了大门迎接。待乔志清下了马车,乔志广带头跪拜行礼,大呼“巡抚大人万福,草民乔志广带乔氏一门子弟热烈欢迎巡抚大人归乡。”
“你说老二啊和-图-书,前段时间给家里来过一封信,说是陕北的回乱刚平,老百姓们现在流离失所,连口饭都吃不上。他在那里忙的一塌糊涂,也就顾不得回家了。”
乔志清站在她的身后哀叹了一声,眼睛中却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河岸上田地荒芜,人烟稀少,百里间竟只见到了几户的人家。频繁的战争已让这个国家元气大伤,很难再恢复往日的生机。
乔志清走后,府里的大小政务便教给晏玉婷打理。因为江北此时还不太平,张乐行的捻军被剿灭后,还有不少小股的捻军在江北流窜。为了掩人耳目,乔志清此行并没有大张旗鼓,除了黄飞鸿率领的一队亲兵外,只有乔山杏一人随行。乔山杏在华兴女院只待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进步却异常的迅速,说起汉话来不仔细辨别,还真不知道她是个东瀛人。
乔志清举杯回敬,这么长的时间也没问过家里生意上的事情,心里多少有些愧疚,自己用贩卖茶叶的银子筹办了团练后,也没再给家里添过一分钱。
乔山杏一身传统的素色襦裙打扮,乌发梳成云鬓的样式。一双大眼明亮有神,微笑起来妩媚动人。一会就博得了长辈们的喜爱,加入乔氏宗祠的事情自然不成问题。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山杏,你们家乡漂亮吗?”
“乔大哥,这一路你好像都不是很开心?”
乔志清舔了下嘴唇,露m•hetushu.com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要是那天,日本的樱花开出血红的颜色,你还会这么开心的陪着乔大哥去看吗?
乔山杏两眼放光的又回到了那个纯净的恋爱时光。
二人正欢畅的说着话,就听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爹,是不是小叔回来了啊?”
“我的家乡?当然很漂亮。那里有很多的樱花,盛开的时候跟挂满了雪花一样。女孩们会穿上漂亮的和服,和她喜欢的男孩相伴着一起看樱花。乔大哥,你要是有机会来日本,我一定陪你去看樱花。”
小年的这天,家家户户都开始打扫房屋,祭拜灶神。乔志清召集了所有将领和官员,把各军务、政务,都仔细的叮嘱了一遍,算是开了个年终总结会,该表彰的表彰,该批评的批评,最后提前给众人拜了个早年。
“再说吧,有空我和他聊聊,兴许他留在山西也有大用处呢。对了大哥,咱家目前的生意周转开了没有?现在都忙些什么?”
一路无事,船行了三天的时间,便到了洛阳境内。因为黄河处于冰封期,便把船停靠在了渡口,让船家在此等候返程。一行人又换乘了马车,过陕州后便进入山西的境内。本来乔志清还想绕道延安,去看看二哥乔志远和王世杰,但是乔山杏一路颠簸,小脸早就变成了苍白的颜色,乔志清便暂且放弃了这段旅程,一路上马不停歇,十几匹骏马来回赶路,终于在年三十的晚上赶回了祁县。
“别提那小子m.hetushu•com了,最近和一帮学生不知道在瞎闹些什么。前些日子回家告我,说咱家是什么大地主阶级,要让我把族里的土地分给穷人们。我一气之下说了他两句,那臭小子还跟我翻了脸,也不知道去哪里滚混去了。”
乔志清看着她纯净的眼神,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移开了这个沉痛的话题。
乔志清舒了口气,大哥到底是经商多年,什么样的困境也难不住他。
乔家每年除夕夜的宴席都准备的十分的丰盛,有八碗八碟之多。黄飞鸿等亲兵都是地道的广东人,第一次吃到山西的美味,一个个都是狼吞虎咽,赞口不绝。乔山杏也坐在女眷的宴席上大口的品尝着美味,很快就与乔志清的大嫂好的跟亲姐妹一样。山西的菜肴跟山西人一般,实在而不张扬,虽样式不如其他菜系的精美,但是却能让人大快朵颐的满足一下肚腹。
乔志清见大哥伤感的样子,连忙转了话题。耀光是大哥乔致广的儿子,刚刚成年,生的眉清目秀,聪明过人,和乔志清的性格很是相投。乔志清在家的时候,也总是缠着他四处乱玩。
乔山杏第一次见识到江南以外的山川民俗,一路上都是兴奋不已,站在甲板上冲河对岸不停的赞叹。船过了扬州后,顺着京杭大运河一路向北,越走天气越是寒冷,河岸两边已经被茫茫的白雪所覆盖,银灿灿的一片,很是壮丽。
乔志广在下人的搀扶下带头站了起来,身后的族人也都满脸兴奋的站http://www.hetushu.com起了身子。
乔志清也把乔山杏拉到了身边,给族中的长辈一一的介绍。
“哦,对了,耀光去哪里了?今天怎么没有见到他?”
一路走来,到处都是张灯结彩,鞭炮齐鸣。山西没有经受大的战乱,百姓的生活显然安稳富足很多。马车一进入乔家堡,乔志清便如归根的落叶一般,心里一阵阵的踏实。家里在几天前就收到了乔志清回家的消息,可是把大哥乔致广乐坏了。他大病渐愈,气色显然比以前好了很多。这几天为了迎接这个巡抚兄弟回家,乔志广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把偌大的院落里里外外都翻修打扫了一边,全部张贴上了喜庆的春联,各院堂都挂上了大红的灯笼。他小时候一直对这个不务正业的弟弟伤透了脑筋,可没想到偏偏是这个弟弟,在一年的时间内坐到了苏州巡抚的位子上,连朝中的大学士祁俊藻也亲自为乔家题了道牌匾,上书“三晋骄子”四个大字,被乔志广恭敬的供奉在了正堂之中。
乔志广也是凝眉叹了口气,没有乔志远在,家里是跟缺了样什么似的,让人心里空落落的。
乔志清端起酒盅敬了乔志广一杯,没有乔志远在,他这心里就跟少了个东西似的。乔志清虽是后世穿越而来,但却保留着这个时代的乔志清全部的记忆。在记忆里,每当大哥发脾气揍自己的时候,总是二哥在一旁护着。他心里自然也和二哥更亲密一些。
“对了,志清。你现在是江苏的巡抚大人,让耀光跟在你身http://www.hetushu•com边随便做个什么,那也是官家的人了。他一天吊儿郎当的也不跟我学着做生意,这么混下去总不是办法。”
“那就好,这样我也能安心了。现在我们开挖煤矿,都是全部依靠人力和蓄力。等我这次回到苏州,就给大哥购置一批机器回来,要是用上机器的话,那煤矿的开采可比现在的效率提高百倍。”
“谢大人。”
乔志广说着便举起酒盅敬了乔志清一杯。
“大哥,二哥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家吗?”
“你这臭小子,家里差点都被你害惨了。自从你拿自己家的钱给官家办事了后,我没办法只能用咱家的宅院作抵押,才从日升昌票号里贷了银子出来。把包头的生意慢慢的盘活了。不过在你当上苏州知府后,那日升昌的掌柜的就把抵押的字据还给了我,我们乔家的贷款,也只收一半的利息。前几个月,你让马荀从苏州回来,在省府办了个钢铁厂。我们家的生意就主要集中在开挖煤矿上,给钢铁厂提供煤炭。”
“这倒是有点意思。”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呢,大家都快起来吧。”
“樱花?”
酒过三巡,乔志清挨个敬了族中的长辈一杯,便回了桌前,和大哥边吃边聊了起来。兄弟俩一年未见,都是满脸的激动。自从乔志清跨进这个大门起,乔志广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
乔志广言语间对这个巡抚兄弟可是无比的欣慰,如今平遥几大票号,那可是都抢着往乔家投银子,还不都是看在乔志清的面子上,想日后在江南有个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