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2章 替罪羊

乔志清对着胜保冷笑了声,像是一只狮子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晏玉婷边抽泣着,便依偎在他的怀里,抽泣的询问道,“乔大哥,你现在终于做上了一品大员,你和曾国藩的那个赌约也要兑现了,要是你娶了曾纪芸后,还会不会这么对我好呢?”
晏玉婷破涕而笑,从乔志清的怀里挣开,撅着小嘴回道,“花心,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见一个喜欢一个,全天下的女人你都想聚在自己的身边。”
乔志清苦笑了声,终于明白这个丫头在想些什么,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担心。
荣禄坐上胜保的大帅之位后,整个人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满脸的志气焕发。摩拳擦掌的急着干出一番事业,给朝中看不起他的人都看看。在整顿完军中的大小事务,把自己的人马安插到军中各个重要的职位后,就跑到苏州跟乔志清谈起自己统兵后的计划来。
“那若是乔大哥把她们都娶回家,你会开心吗?”
事情变得风平浪静之后,晏玉婷长长的松了口气,在书房里,乖乖的站在乔志清的书桌旁,半天才吐出一句,“乔大哥,谢谢你,在你回来之前我总担心你会大骂我一顿,让后就把我赶出家门了。”
“怎么了玉婷?乔大哥不是都说了,这件事不怪你吗!”
“玉婷,谢谢你。”
“乔大哥,你待我荣禄和胜保跟亲兄弟一样,我荣禄也当你是亲大哥啊。但是胜保那老匹夫却不拿你当兄弟看,你的女人他也敢非礼,他死的活该,晏小姐杀他一点都没错。和-图-书
乔志清饶有兴趣的抬起头,平淡的看着荣禄。
“大帅?什么意思?”
“乔大哥,若是我荣禄真的能坐上大帅之位,定会誓死跟随你左右。”
荣禄咧着嘴大笑着在乔志清的对面坐了下来,满脸认证的冲乔志清说道,“大哥,小弟自从掌兵以来,那可是兢兢业业,严肃整顿了军中混吃混喝的不良习气。如今军容整齐,士气旺盛,小弟觉的是时候该做些什么了。”
“那好,你马上就给朝廷上一道奏章,就说胜保陪你在金匮城调查变法同党的时候,遇到了乱党的偷袭,胜保大帅不幸为国捐躯,请朝廷速做决断。”
荣禄又惊又喜的抱拳给乔志清跪下了身子,心脏几乎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这件事当真是时来运转,自己不仅没事,还有可能坐上大帅之位,统领数十万兵马,那胜保也是死得其所。
乔志清看着她乖巧的样子,不由的笑出声来,柔声安慰了她一句。
慈禧却因为此事乐开了花,本来只是让荣禄到苏州露露脸,给他的身上镀镀金,没想到却发生胜保遇刺的意外。本来还没有借口提拔荣禄,偏偏乔志清不知道为什么却和荣禄站在了一起,这下慈禧便有了依靠,当下就成全了这一好事,让自己的小情人接管了胜保的数十万大军。朝中的其他大佬都在冷眼旁观,此事关系到满族内部的权利更换,他们也都明哲保身,不发表任何的意见。在胜保将士对荣禄的拥戴书寄到朝廷后,再也听不到任m.hetushu.com何反对的声音。荣禄也莫名其妙的就从一个神机营的翼长,一下子做到了大帅的职位。
“哦?你想做什么?”
乔志清回到书房后,又加书了一封对胜保后事的建议,信中称,“自己在江苏剿匪不力,让叛党钻了空子,痛失朝廷大将,请朝廷治罪。另外大军不可一日无帅,荣禄将军年轻有为,在胜保大帅遇刺的事情发生之后,面对大军的骚动,冷静应对,顷刻间安抚了众将士,如今军心所向,都盼着荣禄将军能够执掌三军,万望朝廷定夺。”写完后,连忙派人把两封奏章八百里加急发到了朝廷。三天后,朝廷收到消息,两宫震怒,群臣喧哗。急令乔志清协同荣禄彻查此事,务必抓住元凶,将叛党一网打尽,另外暂时任命荣禄为金匮城八旗军统帅,暂时代理胜保的所有职务。
“甚好,那我就提前恭贺荣禄大帅了。”
乔志清苦笑了声,他也时常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对于从小接受着一夫一妻制思想长大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时代后,招惹了这么多的女人留在了自己的身边。晏玉婷、潘巧玉、苏三娘、周秀英还有曾纪芸,他们每一个都是天下少有的绝色美女,自己到底是因为爱还是占有欲才把她们都留在身边呢?
“好,你是个聪明人,跟你说话一点也不费力气。你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不光是你,就胜保的那十几万八旗兵,我乔志清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他们捏成粉末,只要是朝廷不逼的太紧,我乔志和*图*书清是不会对你们动手的。现在就有个升官发财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就要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大帅,荣禄大帅在外求见。”
荣禄不解的睁大了眼睛。
晏玉婷傻傻一笑,但是脸上分明挂着苦痛。是啊,哪一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她的所爱,晏玉婷不时圣人,她的爱也是自私的,但她面对乔志清的权势时,只能选择屈从。
乔志清认真的盯着晏玉婷的大眼,完全不是开玩笑的样子。
“荣大帅在此处再歇息几日,若是朝廷的调令下来,本官再亲自前来恭贺。”
晏玉婷冲荣禄狠狠的瞪了下大眼,撅着嘴跟在乔志清的屁股后面也出了门去。荣禄的脸色一下子恢复了过来,兴奋的拍着桌子大笑的连嘴巴也合不住了。
“玉婷,你说乔大哥花不花心呢?”
“你把乔大哥想成什么人了,为了荣华富贵连家人都随便让外人欺负吗?你做的对,乔大哥不怪你,还要重重的奖赏你呢。”
“荣禄,你掏心窝子说,我乔志清待你和胜保怎么样?”
乔志清抬头看了下荣禄,不觉轻笑的摇了摇头,这臭小子换了身大帅的铠甲,他本就身材健壮,穿戴起来倒是有那么几分统帅的味道。
“开心,只要乔大哥以后不要忘了给我的那份爱就行。”
荣禄写完,乔志清拿起来端详了一会,便收了起来,抱拳恭贺荣禄。
乔志清抱着晏玉婷静静的闭上眼睛,很暖,很柔,很舒服。
乔志清轻笑了声,说着就站起了身子,准备出门。
“胜保死后,朝廷定会和-图-书找个放心的人继续在金匮城统帅八旗军,我定会向朝廷举荐,由荣禄将军接替胜保的职位。”
荣禄眼珠子一转,也顾不上考虑,提笔就在纸上按照乔志清的交代书写了一遍。
谕旨下达的同一天,乔志清便对金匮城大牢里的十几个贩卖鸦片的死刑犯严刑逼供,并哄骗称,若是他们主动的承担刺杀荣禄的这些罪名,事后就能立功减刑,甚至无罪释放。死囚们在威逼利诱下,最后都在认罪状上签字画押。罪状收集完毕后,由荣禄带着这十几个刺客进了胜保的军营,宣布了胜保遇刺的消息和朝廷的任命状。死囚们面如土色的按照供词所述,对胜保手下的将士坦白了刺杀的经过,将士们群情激动,把这些刺客当场斩杀。在荣禄把乔志清送给他的十万两银子分给众将领后,赢得了众将领的一致拥戴,并联名写了拥戴信上奏给了朝廷。乔志清骗了这些死囚们,即使胜保的将士不杀他们,他们也不能活着了。
“小弟一切都听从大哥的安排,大哥让小弟做什么,小弟照办就是了,绝无半点怨言。”
“让他进来吧。”
“快别贫嘴了,说吧,你找我何事?”
乔志清冷笑了声,回头就大步出了门去。
晏玉婷听了他的话,反而更加委屈的哭了出来,垂着头抹了泪珠子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如今不是刚刚过完春节吗,小弟想带着兄弟们打一场胜仗,给朝廷那群在背后嚼舌头的都看看,我荣禄天生就是领兵打战的大帅,这样也让那些为胜保喊冤的人都死死心。”
荣禄hetushu.com连连恭维一声,嘴唇子吓的直打哆嗦。
乔志清不明所以的走到她的身边,依着她的身子坐了下来。
乱党的证词连同将领的拥戴信很快传回了京城,朝廷里看着这突然的变故,有人欢喜有人忧。胜保是恭亲王的人,虽然平时骄纵不堪,但总是恭亲王一手提拔起来的,而且掌握着数十万的兵马,是恭亲王的一支重要的力量。但不知道为何,乔志清偏偏建议荣禄当了大帅,而且西太后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乔志清的建议,真是让恭亲王郁闷的摸不着头脑。
乔志清想在晏玉婷的脸上寻求一个答案,一个安慰自己的答案。
乔志清虽然面色平静,但是言语中却是阵阵的杀气。他方才一听到晏玉婷那日的遭遇,心火就噌噌的往上跳,但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强逼着自己忍耐了下来。他相信晏玉婷说的话,要不是胜保动粗的话,晏玉婷也不会闲着无聊对胜保下杀手。这让他想起了李薇儿的遭遇,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受到半点的伤害。
不一会,荣禄便满脸精气神十足的进了书房,冲乔志清抱拳就是一句问候,“乔大哥,这才几日不见,兄弟就想你个不行,你快看看兄弟的这身行头怎么样?”
荣禄连忙应和,生怕乔志清收回刚才所说的话。
乔志清淡淡的说完,让身后的亲兵拿了笔墨纸砚放在了荣禄的面前。
乔志清和晏玉婷正缠绵的功夫,忽然听到门外亲兵的通传,连忙起身整理了下衣冠,晏玉婷小脸通红了连忙退了下去。
乔志清端坐在书桌前,对门外的亲兵吩咐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