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6章 三百年必兴王者

“讨厌,今天就放过你吧。天色也不早了,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你说什么?是不是湖南来消息了?”
曾国藩冷眉自问了一句,攥紧了拳头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
乔志清前思后想了半天,还是谁也不想得罪,说了一个折中的答案。晏玉婷肯定会把自己的回答四处乱说,要是有天让曾纪芸知道了,那可是不知道这位曾家小姐的脾气怎么样了。
“苏州巡抚?大人说的可是那个乔志清吗?”
“是啊,刚刚从湖南收到袁榆生的书信,问你这位巡抚大人什么时候上门迎娶曾纪芸?”
“这还用说,当然是湘军了。湘军如今将近三十多万的人马,重重围困着南京城,荣禄的那点八旗军还不够湘军的零头。”
乔志清提点了一句。
乔志清总受不了女人为自己抹眼泪了,这就是他的软肋,任凭是谁,只要在他面前抹了泪水,乔志清的心马上就能软了。
赵烈文字惠甫,年少时即有才名,对佛学、易学、医学、军事、经济之学都有涉猎,是曾国藩身边最重要的谋士。
“不错吗,有进步。湘军和朝廷也不都是一条心的,古话说胸怀利器,杀心自起。湘军如今这么强大的势力,整个江南几乎都是曾国藩的门生和好友,下面的将领当然都希望曾国藩能站的更高一点,自己也跟着封官加爵。若不是曾国藩死忠朝廷,怕是下面的人早就给他黄袍加身了。要是荣禄这次在里面一搅和,我就想看看曾国藩还能不能压制住手和*图*书下将领的反叛之心。”
“好好好,你漂亮,你比曾纪芸漂亮,这总该行了吧。”
赵烈文抱拳一时不知道曾国藩的意思。
“这乔巡抚还真是个多情之人,学生以为没什么不可啊,他如今的身份也不让曾家的荣耀失色。”
“哈哈,好玩,这世界上还真有女婿打岳父主意的。”
曾国藩摇了摇头,苦恼的感慨了一声。
“那学生告退了,老师还请保重身体。”
赵烈文端详着乔志清的来信,信上言道,“总督大人万福康寿,小子自从见到贵府小姐起,就一直对她倾慕有加,视若红颜知己,欲意携手一生。但奈何总督大人有心为难,与小子立下赌约。小子无奈下才弃商从军,南征北战,随历经生死,但也不改初衷,如今终于坐上一品大员之位,还请总督大人成全小子与令千金的美事,以兑现当日之约。小子感激不尽,至此敬礼。”
赵烈文睁大了眼睛,他在李鸿章后来的来信中也隐隐的感觉到李鸿章的忧虑,只是刚才不方便说出来。
乔志清又昧着色心恭维了一句,这天下的美女何其多,怎么着也没有最漂亮的。
“对,就是那小子,一年前他来益阳贩茶,碰巧就搭救了老夫的小女。对小女又爱慕有加,想娶她为妻。但老夫当时看他骄纵狂妄,又是商贾之家,怕他是故意接近老夫,借着老夫的名号行苟且之事。所以就跟他立下一个赌约,要是他一年后做了朝廷的一品大员,就答应把小女嫁和-图-书给她,万万没想到了,一个毫无根基的年轻人,竟然真的能在一年之内迅速崛起,荣升到江苏的巡抚之位,实在是让老夫诧异啊。”
乔志清不知道为何突然伤感的感慨了一句,想想乔家和镖局的伙计,也大多成了清字军的将领,也有人死在了战场上,永远回不了家乡,这一年来走的可真是不容易。
“大人是说乔志清会造反?”
曾国藩抚了抚胡须,微叹一声,对着赵烈文说起了往事。
“三百年必兴王者?”
“老夫怕就怕在这个不世英才上,一把剑往往都有两刃,能伤人亦能伤己啊。老夫也从各个渠道听说过乔志清在苏州的新政,每一件事都是惊世骇俗之举,他年轻气盛,对朝廷又没有敬畏之心,恐怕将来引起的祸患比洪贼更甚。”
夜深后,乔志清长长的打了个哈欠,终于忍不住给火盆里又加了几块木炭,在卧榻上钻进了被窝里,也不敢招惹晏玉婷,自己独自在一旁呼呼的睡了过去。他和晏玉婷几乎是同枕共眠两个多月的日夜,两人却真未曾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当然,说出去肯定没人会相信。
晏玉婷突然鬼笑着挺了挺胸,期待的看着乔志清。
乔志清苦笑了声,无奈的感慨了一声,又回了书桌前,认真的批阅起各地的公文来,年后一切都开始蓬勃发展起来,他也丝毫不敢有懈怠之心,每天几乎只有两三个时辰的睡眠,还总感觉时间不够用呢。
“坏了,这几天忙晕了,差点把这事http://www.hetushu.com给忘了,这一年之约这么快就到了。去年的这时候,我还带着乔家和镖局的一帮伙计在湖南贩茶呢,如今却当上了这大清朝的巡抚,真是世事难料。”
晏玉婷显然是很不满意的嘟囔了下嘴巴,失落的褪了鞋子依着墙角静静的坐了下来,只是一会又无缘无故的伤感的抹起了泪珠子。
乔志清顿了下,又问了晏玉婷一句。
晏玉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抹了抹眼泪,一溜烟的钻进了被窝里,拉起被子把小脑袋也紧紧的盖住。
晏玉婷坏笑着从怀里摸出了书信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曾国藩背着身子面壁沉思良久,终于对赵烈文吩咐了一声,“老夫知道该怎么做了,你下去吧。”
“哦,我明白了,乔大哥的意思是,让湘军对朝廷产生反叛之心,逼着湘军造反,然后我们趁势火中取栗?”
“你们俩都好看。”
乔志清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在晏玉婷的身边坐了下来,盯着她那双好奇的大眼,细细的解释道,“其实首功是谁的,对我们清字军并不重要。我们又不指望着朝廷给封侯加爵,但是对湘军的将领和荣禄来说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是朝廷的人,自然会为了这些虚名拼了命的打仗立功。”
“惠甫,你看看这个,江苏那个新上任的巡抚大人给老夫要账来了。”
“大人,天道循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当今天下朝纲崩塌,人心不古,天下一统久矣,势必分剖离析。三百年必有王者兴,就算您能掌控了hetushu•com一时,也掌控不了一世,不如顺其自然吧。”
“你说的是真话?”
曾国藩凝眉长叹,忍不住重重的拍在了书桌上,满脸都是忧色。
晏玉婷恍然大悟的拍了下小脑袋叫了出来。
“你说说看,湘军和八旗军谁有可能拿下南京城?”
赵烈文放下了书信,轻声笑了一句。
天亮后,乔志清和晏玉婷在灵儿和惠儿的服侍下,起了个大早。晏玉婷走后,乔志清就趴在书桌上认真的给未来的岳丈大人修了封书信,并让黄飞鸿带着一个联队的亲兵,押送了十万两的银子当做是见面礼给长沙的曾国藩送了过去。这不仅仅是为了去年的那个赌约,他目前根基不稳,此刻必须选择和曾国藩结盟,不然一旦南京城破,朝廷要是把目光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那定然要被湘军和淮军南北包了饺子了。
一周后,曾国藩收到了乔志清的书信还有十万两的银子,在招待了黄飞鸿一行人下去休整后,连忙派下人把手下的谋士赵烈文请到了书房里。
赵烈文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旁敲侧击的安慰了曾国藩一句。他对这个腐朽的王朝早已没有了信心,若是乔志清真像曾国藩和李鸿章所言,倒是符合《易经》中的命数,并没有什么惊奇的地方。
晏玉婷抽泣的扬起了脑袋盯着乔志清。
“那就对了,湘军在南京城围困了一年多,大仗恶仗不知道和太平军打了多少次。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湘军和八旗军一起攻进了城内,你想想看,要是朝廷把首功都给了八旗军,你说湘和*图*书军将领的心里服气吗?”
曾国藩的心里又一次升起一股力不从心的感觉,上一次是在李秀成和陈玉成大破江南大营时,曾国藩羞愤的几乎要跳江寻死,身上毫无回天之力。
赵烈文看着曾国藩愁眉苦脸的样子,禁不住摇了摇头,抱拳退了下去。
晏玉婷大笑着拍手叫好起来。
赵烈文微皱了下眉头,接过了信纸,不知道乔志清什么时候和曾国藩有过交往。
乔志清轻笑了下,女人总喜欢问这种奇怪的问题,就像有的女人经常会问,要是她和婆婆一起掉进水里,老公会先救谁一样。而且通常对这种无聊的问题还特别的放在心上,作为一个成熟的老公万万不能随意的回答。
“惠甫,你就别说笑了,老夫这头自从乔志清当上巡抚之日就开始疼个不停。别人不了解乔志清,你当真不知道他的事迹吗?”
乔志清夸奖了晏玉婷一句,眼露精光,脸色无比的自信。
晏玉婷越听越有兴趣,眉飞色舞的回了一句。
“此事变数太多,老夫不想用全家的性命做赌注,但若是老夫不答应,怕又会被天下人耻笑。难啊。”
“当然是真的,你晏大小姐是最漂亮的,天下没人能及。”
湖南长沙府衙
“乔大哥,你说曾纪芸和我比起来,到底是谁好看呢?”
乔志清看着晏玉婷幸灾乐祸的表情,突然反应了过来。
“大人赎罪,学生还真不知道乔志清是什么人,也只是在和渐甫(李鸿章)的来信中,听说过几次他的作为,说他是不世英才,渐甫对他倒是有很高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