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7章 捡便宜

“你手下的人还真是厉害,只有三十几人,就把本王的指挥所给端了,不错,在下正是陈玉成。今日才得以见到乔大帅,果然气度不凡,佩服,佩服。”
“苏州?你是乔志清?”
房门打开之后,只见屋内横卧着三人,都被打的鼻青脸肿,口吐鲜血,痛苦的捂着肚子趴伏在柴草上。其中的一个年轻人的眼睛上果然长了两颗黑痣,犹如两颗眼珠子一般。
“齐步走。”
他这次对八旗兵为期一个月的特训可是下了狠功夫,完全照搬了清字军的编制把这一万多的兵勇编列成三个步兵旅,一个特战旅,特战旅下包括一个火炮团,一个工兵团,一个骑兵团。特战旅由荣禄亲自指挥。
“一、二、三、四!”
“大帅,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小股长毛贼,就顺手给解决了。还抓回来三个头头,现在就关在后院的茅房里,还没来得及移送大牢呢。”
“英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要死叔父陪你。”
三人疑惑的皱起了眉心,不知道乔志清要搞什么鬼,要知道朝廷一直视他三人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马上除之后快,乔志清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立功受赏的机会。
黄飞鸿等了乔志清半天,终于见他回来,跟在后面进了书房,从怀里掏出了书信,递给了乔志清。
乔志清长吸了口气,平复了下情绪便带着黄飞鸿去了后院。
“就在芜湖府,我们走水路在那里登陆后,正好遇见湘军和长毛贼激战,幸亏曾和图书大人给了我们路条,这才平安的穿过交战区。在路过一个小村时,发现了一百多长毛贼的队伍,我们就趁着夜色消灭了他们,然后包围了一个指挥所,里面的几个人看着挺像大官的,我们就顺手把他们活捉了回来。”
军规军纪也按照清字军的针对性的制定了五条:吸食鸦片者斩、奸淫掳掠者斩、临阵退缩者斩、不听指挥者斩、同室操戈者斩。在军规军纪颁布之后的第二天,荣禄就派人抓获了一百多仍旧偷偷吸食鸦片的兵勇,当着全军的面一个不留,全部杀头。第三天这种情况显然有了好转,但还是有五十多的兵勇因为吸食鸦片被当场砍杀,第四天这种情况完全的消失,以前那些鸦片篓子,就算是身上再瘙痒难忍也咬着牙硬是坚持了下来,谁也不想因为这事情掉了脑袋,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过了这阵子再吸呗。
陈得才和赖文光连忙同声应和,丝毫没有把生死放在心上。
乔志清接过了手帕,微皱了下眉,不禁心里感动了下。这手帕很是普通,不过是他当时随手递给曾纪芸抹汗的,没想到她还一直带在身上。手帕上还用红色丝线缝了三个小子,“盼君来。”
乔志清笑了笑,让手下连忙给三人松绑,搀扶着三人在柴房外的石桌前坐了下来。黄飞鸿一脸警惕的在一旁守护,就怕这三人对乔志清不利。
“哦,大帅,属下离开时,曾家小家还专门让小人把这个手帕交www.hetushu•com给大帅。”
“开始吧。”
黄飞鸿忽然记起了什么,连忙又从怀里摸出一个手帕,递给了乔志清。
“怎么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曾国藩难为你们了?”
黄飞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对乔志清憨厚一笑。
“这个曾大帅胃口可真大,收了我乔某的银子,还想让我交出兵权,娶他个女儿还非要搞的我倾家破产才行。”
柴房门口此时由一队的亲兵团团防守,乔志清过来后,亲兵门连忙敬了个军礼。
“真是巧的很,英王手下的两位大帅也光临本帅这苏州城,真是让在下倍感荣幸啊。”
“长毛贼?在哪里遇到的?”
乔志清微笑的吩咐了一声。
“若是我猜的不错,这位应该就是赖文光大帅吧?”
多隆阿的左旅是这万余八旗兵的精锐,都是四十以下的青壮年组成。
伴随着一句句响亮的口号声,左旅的四千五百多兵勇在多隆阿的带领下踏步而来,手持洋枪,腰挎大刀,步伐统一,喊声嘹亮。
乔志清眯着眼轻笑着看着壮汉。
壮汉瞪了乔志清一眼,大声吆喝了一句。
接着就是右旅、中旅、特战旅的方队依次而过,乔志清在观礼台上颇有意外的颔首微笑,这支军队估计也将是八旗军中纪律最为严明的一支了,荣禄还真是个带兵的人才,怨不得在历史上权倾一时。
那年轻人显然吃了一惊,瞪着乔志清半天说不出话来。
乔志清回了个军礼,款款下了命和图书令。
观礼结束后,乔志清赞赏的为八旗将士们加油鼓劲了一番,便带着众宾客依次退场,回了苏州。
陈玉成身边的一个壮汉痛快的端起茶碗大喝了一口,满脸都是愤怒。
“报告巡抚大人,八旗新军列队完毕,请您检阅。”
荣禄大吼一声,冲不远处待命的旅长挥下了手中的令旗。
乔志清苦笑着自言自语了声,合上了信纸。曾国藩给他开出的条件是,马上裁撤清字军,在江苏省由湘军驻扎后,乔志清方可迎娶曾纪芸过门。
亲兵们笑着提醒了两句,说着就打开了房门的锁子。
“英王,没想到大老远的把你给请到苏州来了。”
乔志清心里一时明白了一二,前些日子就有军情传来,说是陈玉成兵败从安庆撤军回来,没想到此次又出现在芜湖境内。
中年人恭敬的抱拳对乔志清称呼了一声。
“是啊,大哥,我赖文光岂是贪生怕死的小人,要死我们一起死,不用求着狗官。”
乔志清好奇的看着黄飞鸿,此处到长沙最多也不过一周的路程,怎么也用不了一个月。
“那敢问这位英雄的大名?”
“在下扶王陈得才,乔大帅有礼。”
乔志清站在门口对着那年轻人轻笑了一声,故意诈了他一句,想肯定下心里的想法。
陈玉成满脸严肃的称谢一声,端起茶碗就一饮而尽。
“轰,轰,轰”
“碰巧?这天下还有这么巧合的事?你要杀就杀,休得再来侮辱我们。”
陈玉成失落的垂下头,http://m.hetushu•com抱拳赞叹一声。身边的两人也是满脸的羞愤,垂着头满脸的唉声叹气。
乔志清爽朗的大笑了一声,丝毫没有处置三人的意思。这三人无一不是太平军赫赫有名的大帅,也不知道为什么沦落到了芜湖,让黄飞鸿轻松捡了个便宜。
特训结束后,乔志清也被要求在检阅台上观礼。金匮城的八旗军营第一次显得如此的庄严肃穆,操练场的四面鼓声震震,旌旗飞扬。荣禄身穿一身的铠甲,跨着战马英姿勃发的走到观礼台前下了战马,对乔志清敬了个标准的解放军军礼,搭配着他那身铠甲的将军服,显得很是怪异有趣。
“正是本帅。”
乔志清瞪了下眼睛,边问边打开了信纸。
那年轻人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惊问了一句。
“乔大帅,感谢你在寿州搭救本王一命,若不是你,本王早就被苗沛霖那个叛徒给暗害了。不管你准备怎么待本王,本王都不怨你。但还请你放过本王的叔父和赖兄弟,本王下辈子也愿意为你当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本王就以茶代酒,敬你一碗。”
“大帅,你小心点,那个眼睛上有痣的长毛贼凶的厉害,属下们都揍了他好几次了都不老实。”
荣禄在收到乔志清“赞助”的军火后,很快投入了实兵训练之中。朝廷给的十万人的军饷,总共一百万两白银刚刚到位,除了在乔志清那里花了五十万两的军费,剩下的银子全部给八旗兵勇们分发了下去,没人足足分得了五十和图书两的白银,一下子就把颓丧的士气全部调动了起来。
黄飞鸿神采飞扬的说完,似乎在讲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要知道他们一个联队也不过三十多人。
“眼睛上有痣?”
乔志清笑着摇摇头,回头看着陈玉成身边的一位老成持重的中年人。
“大帅,这是曾大人给你的书信。”
荣禄声音洪亮,底气十足。一个月不见,脸上也被阳光晒黑了许多,比以前的小白脸倒是多了些冷峻的酷意。
黄飞鸿带着亲兵也在这天从长沙返回,这一来一去竟在路上耗费了一个月的时间。
“飞鸿,到后院看看那几个长毛贼去。”
远处一刹那震起隆隆的炮响,二十门野战炮依次发射,直冲天际。
乔志清看着他的反应,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暗自偷乐一声,这个黄飞鸿还真是捡了个宝贝回来。朝廷悬赏缉拿陈玉成的赏钱可是不低,想来他在安庆府折腾了那么旧,曾国藩也一定恨他入骨,要是曾国藩知道陈玉成被抓到了苏州,肯定会满心激动的严令乔志清把他千刀万剐了。
乔志清让手下端了茶水上来,给三人各自满了一碗,微笑的说道,“说来,本帅和英王还真是有缘分,本帅的手下也是碰巧才遇到了英王,倒不是本帅刻意所为。”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遵王赖文光。”
乔志清惊讶的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把英王陈玉成给请来了,他就是两眼生痣,人称“四眼狗”。
“把门打开吧,我想见见这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