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9章 第一夫人

府里忙的最开心的也属晏玉婷了,她就像家里的女主人一样,不知疲倦的指挥着下人忙东忙西,不知道的还以为新娘子是她呢。因为事出突然,府里也没有经过大的收拾,只是张贴了大红的对联和窗花,整个府院都变的喜庆了起来。
“贫嘴,就知道逗我开心。”
请帖连夜发出,清字军的将领们也都抽空来到府中贺喜,有的前线的将领连口喜酒都没有喝,又匆匆的返了回去。因为荣禄阅兵仪式完成的当天,就率着大军重新启程,刚刚在丹阳县驻扎了下来。有仇必报是荣禄的人生格言,在勾容县吃了大亏,荣禄一定要在这里讨回来。
“后来啊,我就故意让姐姐不给他开门,那个傻姐夫竟然真的在门外跪了一晚上。第二天要不是我姐姐心疼,再让他跪上一天才解气。”
乔志清叹了口气,说着就举起手中的酒碗和顾云飞碰了一下,满饮了下去。
乔志清抹了抹嘴,笑着上前在苏三娘的脸上轻吻了下,回头哼着小曲就迈步出了门去。
晏玉婷满脸不服气的嘟囔了下小嘴。
苏三娘竟似个未经人事的女儿家一样,脸上泛着红晕端坐在床上静静的等待着乔志清。
乔志清好奇的抬起了头。
“这不是事出突然吗,你苏姐姐都五个月的大肚子了,我要是不管人家,还算个男人吗?还有,我这么匆匆的办了婚事,就是要告诉曾国藩,我乔志清不是一个木偶,谁想控制就能控制的住。”
“没事,还早着呢,我和_图_书一个人也闲不下来。等实在做不动了,再找个丫鬟吧。”
“三娘,以后这些事就招些下人做就行了,你肚子这么大了,要注意休息。”
苏三娘心里一暖,乔志清还真是一夜间变了许多,以前他可从没有这么疼人过。
天大量,阳光暖暖的照进屋子,乔志清伸了个懒腰,终于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苏三娘早已给他准备好了早饭,乔志清端着碗筷傻傻的看着苏三娘,第一次有种家的感觉,心里很是踏实。
乔志清晕沉沉的进了洞房后,苏三娘连忙扶着肚子伺候着他在床铺上坐了下来,转身又用热毛巾给他敷了敷脸,伺候着他褪了鞋子和衣服,在床上躺了下来。
“怎么了,志清,你肚子还不舒服吗?要不要喝点热茶。”
乔志清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正午时分,府外终于传来鞭炮齐鸣的响声。两队吹着唢呐、敲着锣鼓的乐队走在最前面,欢天喜地的卖力演奏着。乔志清还是一身崭新的迷彩军服,脚蹬明亮的黑色马靴,跨着高头大马跟在后面。满身的英姿俊朗,引得围观的无数少女连连欢呼。乔志清的后面便是八人抬的大红轿子,城中的同福客栈也算是苏三娘的娘家,乔志清就是在那里把苏三娘迎娶了出来。客栈中所有华兴盟的江湖好汉都是满脸的诧异,以前就听说苏三娘和乔志清关系密切,却不知道这位女盟主竟嫁给了朝廷的巡抚大人。不过华兴盟的高层却知道其中的情况http://www•hetushu•com,很快就安置好了众兄弟。乔志清也得以顺顺利利的进了客栈的大门。
“欺负,这才哪到哪。要是他只是个普通人,我早就让人拉他到城里批斗去了,像他这样重男轻女的落后思想,早就该治治了。”
晏玉婷说着就捂着小嘴坏笑了起来。
“三娘,你过来,别忙了。”
苏三娘看着他的呆样掩嘴轻笑了声。
乔志清边狼吞虎咽着边叮嘱了句,他这院里灵儿和惠儿一上学,是连个伺候的人都找不见了。
“你啊,云飞兄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你就不要再欺负他了。”
顾云飞端起酒坛子跟填鸭一样,把半坛子女儿红全都灌入了嘴中,含糊不清的冲乔志清哭诉了一句。
苏三娘妩媚一笑,依着乔志清的胳膊与他相拥着满心甜美的又是一夜。
晏玉婷毫不放在心上,一脸不解气的神色。
晏玉婷恍然失神了下,这才想起自己过来是干嘛来了,连忙把军报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算了,不跟你赌气了,你们男人就每一个好东西。昨天我姐夫喝的醉醺醺的跑到我姐姐那里,在门外面跪着赔罪,让我姐姐原谅他,你猜后来怎么了?”
“顾大哥,我知道你有难言之隐,啥也不说了,咱兄弟今天只喝酒。”
乔志清给晏玉婷宽了宽心,说着就拿起当日的公文批阅了起来。
乔志清走上前在她的小脸蛋上摸了一下,轻笑着在书桌前坐了下来。
自从苏三娘回女人村养胎之后m.hetushu.com,华兴盟中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了周秀英处理。今日姐姐出嫁,周秀英自然是忙前忙后,把客栈装扮的异常喜庆,几乎没每扇大门上都张贴大红的喜字。乔志清进屋时,可是费了一番的功夫。周秀英带着一帮的小姐妹又是讨喜钱,又是出难题,最后还是苏三娘给他求饶了下,周秀英才意犹未尽的放了乔志清进屋,把苏三娘小心抱上了花轿。
乔志清刚进了书房,就见晏玉婷一脸苦闷的坐下卧榻上来回摆弄着手指,眼睛似是哭过一般微微的红肿。
“怎么了,又有什么不开心的了?”
苏三娘坐在他的身边,温柔的摸了摸他的额头。
“快吃啊,看我干什么,玉婷妹妹在书房等了你好长时间了。”
“不喝了,新娘子还在洞房里等着你呢,我去给敏霞认个错去,我伤害她太多了。”
“对了,你不是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我吗?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吧?”
大红的花轿上下的摇摆,苏三娘在里面满心的激动,如同做梦一般。原本以为罗大纲死后,她的心就会平淡的死去,没想到却偏偏遇到了乔志清,而且他还是那么个负责任的男人。苏三娘的心中感到一阵阵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平静,她对乔志清的感激甚至超过了爱情,也许这种感激本身就是爱情。
“乔大哥,你真偏心,明明咱们俩认识的时间最长,可你第一个迎娶的夫人偏偏是苏姐姐。”
顾云飞昏昏沉沉的摇了摇脑袋,给乔志清推进了洞房里,和*图*书自己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出了院门,去了晏敏霞的小院。
乔志清的父母早亡,就在供桌上竖起两块牌位,两人三拜九叩之后,就在众人的欢呼簇拥声中进了洞房。待苏三娘在摆满桂圆和红枣的床榻上坐好后,乔志清坏笑着在她的脸上亲了下,就出去应酬宾客去了。
晏玉婷舒了口气,俏皮的扬起了脑袋。
苏三娘笑着摇了摇头,收拾完了碗筷,坐在床榻上又开始给肚里的宝宝做起小衣服来。
乔志清苦笑一声,替顾云飞捏了把冷汗,能碰上这样的女人也算他倒霉。
乔志清把苏三娘接回城里后,大婚的消息第二天通过华兴日报和华兴女报传遍了江南。府衙里张灯结彩,宾客满堂。乔志清的哥哥嫂嫂都是很传统的人,要是让他们知道苏三娘的身世,那肯定又会招来一番口舌,乔志清便没有通知家里。为了避嫌,苏三娘又用回了做姑娘时的那个名字,冯玉娘。
古时候的大婚都是孩子们的天堂,花轿刚落下的时候,就涌上一大群的小孩欢笑的蹦跳着给新郎官要喜糖吃。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现代的糖果,乔志清早就让人准备了一篮子的冰糖给这些孩子发放,看着这些孩子高兴的模样,他的心里一阵阵的高兴。
乔志清多喝了几杯,晕头转向的终于把最后几桌的宾客一一送走。这些人都是清字军的师长旅长级别的人物,乔志清就是和他们待在一起,心里才敞亮开心。众将们见到乔志清终于成家娶妻,也衷心的为他高兴,全都喝的和-图-书不省人事,有的干脆就在厢房里胡乱躺在了地上就呼呼大睡了过去。最后酒桌上只剩下乔志清和顾云飞两人,还是有些惆怅的抱着酒坛子就是不肯撒手。
“哦,差点忘了。丹阳前线刚刚发来最新消息,荣禄带着八旗新军已经重新向句容方向发起进攻了。”
“大帅,你说咱顾云飞是不是个混蛋啊,人家敏霞辛辛苦苦的为咱顾家怀胎十月,还生个宝贝千金,你说咱还冲人家摆啥臭脸色啊。”
“好吧,都依着你。”
“后来怎么了?”
乔志清在床上躺下后,脑袋显然是轻松了一些,看着苏三娘又是倒水又是整理衣服的忙碌样子,心疼的冲她招了招手。
“不用了,三娘。”乔志清拉起苏三娘的玉手,呆呆的看着苏三娘的眼睛,傻笑道,“三娘,你今天真好看,像是画里面出来的人一样。”
掀开轿帘之后,围观的人群再次发出一声惊呼。里面的那位女子身着大红的凤冠霞帔,就算怀胎五月,被包裹在宽大的霞帔下面也一点都显露不出,反而倒显得十分的雍容华贵。周秀英也是一身的红妆在一旁服侍着苏三娘,二人都是习武出身,胸挺臀翘,身材匀称而又紧实,站在一起倒也分不出个高下。乔志清看的一阵阵着迷,拉着苏三娘的玉手,小心的跨过火盆,款款进了院子的客堂。
夜色降临,宾客们玩闹了一天也渐渐的散去。晏玉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升起一阵空虚,在吩咐下人们收拾打扫完院子后,就鼻子酸酸的回了姐姐的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