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3章 英王纳降

“英王,好久不见,今日兄弟特来接你们回苏州。”
“是,大帅。”
赖文光暴跳如雷的大喝一声,抽出大刀作势就要拿那将领问罪。
“叔父,出城的路都被鞑子封死了,要死我们死在一处吧。”
陈炳文收起了信纸,脸上还是挂着笑容,抱拳跟陈炳文道了一声,想再争取一下。
“看清楚了,是清字军的打扮,足足有万余人之多。”
乔志清用完汤后,苏三娘收拾了碗筷,也没有回寝房,直接在书房的卧榻上陪着乔志清过了一晚。
苏三娘让厨房给乔志清煲了碗鸡汤,亲自给他端进了书房里。自从乔志清和苏三娘成婚后,晏玉婷也再没有缠着乔志清跟他睡在一处,书房的夜晚也恢复了宁静,只有乔志清一人不断的忙碌着。
陈得才激动的连连点头。
陈得才突然带兵冲进了府里,满脸兴奋的大喊一句,“英王,我们得救了,清字军打过来了。”
陈炳文带着亲兵在府衙的门口下马而立,眼前就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苏三娘此时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了肚里的宝宝身上,只想着安安稳稳的过几天悠闲日子,也不想为任何事劳心费神了。
荣禄眼冒凶光,说完就让额尔赫在城内打扫战场,自己让手下找来了纸笔,急忙将句容城的战况告知了慈禧,当然也没有提长毛贼向乔志清纳降的事情,只说是叛贼全部被绞杀一空,完全是八旗军所为,并没有借助外援。
“英王,我看乔志清是不会来救咱了,和图书咱跟鞑子们拼了吧。”
“这些祸国殃民的反贼,留着也是浪费粮食。你传我命令,不管长毛贼是投降还是反抗,一律格杀勿论。”
荣禄在城中的高地上看到胜负已定,不由得孤傲的大笑了一声,他这口气可憋了太长的时间,今日终于可以一雪前耻。
“你啊,就是太心急了。这么大个国家,沉睡了上百年了,你一下子就想让她清醒过来,这怎么可能呢?”
城中的八旗军此时已完全停止了进攻,清字军已经从各个城门涌入,接管了城内的各个重要路口。陈炳文一接到乔志清的来信就星夜集合兵马赶来,还好太平军还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八旗军的兵勇都是由清字军操练而出,在心理上就输过清字军,完全没有抵抗的想法。清字军的将领一宣布停战的命令,八旗军们就立即收起了洋枪,全部集合接受清字军的换防。
“你看清楚了没有?”
人群中有个将领垂着头低喊了一句。
乔志清笑了笑,在卧榻上坐下,端起鸡汤喝了几口。
“对不住了荣禄将军。乔大帅信上说了,句容城给你,但是城中的太平军必须一人不少的带回苏州。”
“听王,终于把你们盼来了。”
“大帅,我们还是降吧,这么打下去,迟早会拼光的啊。”
赖文光眼疾手快,一脚踹在了陈玉成的右手上,拉住陈玉成的身子大吼一声,“英王,你这又是何苦呢!”
“天不亡我,弟兄们,打起精神来,我们有救了,把你和_图_书们手里的刀枪都拿起来,别让人小瞧了咱们。”
赖文光护着陈玉成冲出了县衙,有些急躁的冲陈玉成大吼一句。
“大帅,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反贼带走吗?”
陈玉成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激动。
荣禄此时已下了高地,在文庙的官道上迎接陈炳文的到来,当看了乔志清霸道无比的信件时,气愤的连手指都颤抖了起来。但却丝毫不敢抗命,因为八旗军的弹药此时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完全不是清字军的对手。
陈玉成满脸的失落,呆呆的伫立在原地,也不管远处飞落的炮弹,攥着拳头大声长叹道,“既然我陈玉成命绝于此,那也都是天意。你去带着弟兄们找准鞑子最薄弱的地方突围,我带人掩护你们。”
就在此时,城中突然传来一声声雨点般的枪响。外面擂鼓涌动,喊上阵阵。
“哎,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人生苦短,这每天的时间总感觉不够用,我现在都恨不得生出四个手来。”
陈得才见陈玉成和赖文光过来,禁不住皱起眉头喝止了一声。
陈炳文满面严肃的毫不犹豫的拒绝。
县衙中一片喧闹,太平军的兵勇们聚在一处,满脸都是无可奈何的沮丧。众人与八旗军交战了一早上,没有占到一点便宜,连一队人马也没冲出包围圈,一早上竟有五千多的弟兄死在了枪炮之下。枪声越来越近,已经能清楚的听到八旗军的冲杀声,不过一炷香恐怕府衙也会被八旗军攻克。
“志清http://www.hetushu.com,喝点鸡汤歇会吧,别累出病来了。”
“英王,你们怎么来了。这里有我守着呢,你们快突围吧。”
陈玉成说完豪迈一笑,拔出腰里的大刀就往脖子上抹去。
苏三娘进了屋后,说这话就把汤碗在卧榻的小桌上放下。
三人相视苦笑一声,随即组织着兵勇暂时退出了文庙一带,朝后防御而去。
“得了吧,这种事我可做不得,你让我率领些江湖的草莽汉子还行,这些需要动脑筋的还是交给你吧。”
“明天华兴党就要开课培训了,你这个主席还要不要过去讲几句啊?”
“大帅,长毛贼已经全部给我们赶到府衙了,这些人是杀是留啊?”
天亮后,句容城外。
陈炳文大笑了一声,说着就让清字军接管了县衙,太平军的将士也都放下了刀枪,整齐的按军列站好,欢喜的向清字军纳降。
乔志清放下了纸笔,疲倦的伸了个懒腰站起了身子。
众将士都是同样的表情,全都垂丧的低下了头。
赖文光看着手下的将士无精打采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子就举刀大喝。
右旅长额尔赫不服气的在一旁低吼了军。
黑压压的炮弹如同冰雹一样直接在县衙的房顶砸了下去,陈玉成的指挥所里一时一片混乱,所有的人都窜出了屋子,胡乱的找地方躲避。
乔志清点了点头,小心的摸了摸她的肚子,舒心的笑了起来。
荣禄满身的杀气,咬着牙冷冷的下了命令。
“好吧,那你就在府中http://www.hetushu.com静养身子吧,这件事就由我打理了。”
陈得才在此处正指挥着上万的太平军四面朝八旗军冲杀,但是一波波的太平军冲上去,就跟送死一样,还没近身就被八旗军密集发射的子弹打成筛子。官道上已经铺满了一层太平军的尸体,全都是被子弹打的皮开肉绽,鲜血把官道上的石条都染成了红色。
苏三娘拉着他的手坐在了卧榻上,轻笑着宽慰起他来。
赖文光严词拒绝,陈玉成知道他的秉性,也没有多劝,带着他一起上了战斗最为激烈的文庙处。
“陈师长一路奔波过来支援,小弟感恩不尽,但是可否把城中的匪首让给小弟,小弟也好向朝廷交差啊。”
右旅长额尔赫满脸欢喜的上了高地,对着荣禄抱拳叩拜了一声。
“英王,你说的是什么话,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乔志清趁着微弱的烛光,完成了最后一篇关于华兴党章程的论述。开春后,各地的华兴党代表已经在华兴书院集合完毕,准备为期三个月的特训。除了东北三省,新疆和西藏外,大清朝关内十八个行省均有代表参加。此时台湾还未设省,但因为天地会的关系,也派出了代表参加。
“还能怎么办,我们现在还远不是清字军的对手。总有一天,老子非要把乔志清给活扒了不可。”
陈玉成冲身后的兵勇大吼一声,提着大刀就带兵勇们出了县衙。
陈玉成满脸的无所畏惧,一副毅然决然的表情。
“文光,算了吧,事到如今也怨不得弟兄们。”陈玉http://www•hetushu.com成在一旁急忙规劝了一句,缓缓的站起身子冲眼前的弟兄训话道,“兄弟们,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都是我陈玉成对不起大家,是我没有带着大家打出一片天地。大家要降要战我陈玉成绝不拦你们,下辈子若是我陈玉成再遇到你们,就当牛做马的给你们赔罪了。”
“弟兄们,大家都听本帅说上一句。如今我们四面被围,战是死,降也是死,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就算是死,也要让鞑子们看看,我们太平军没有一个孬种!”
陈玉成也是满脸的激动,上前就把陈炳文的双手紧握了起来,眼眶里竟泪花闪动。
“他娘的,乔志清真是欺人太甚了。”
陈炳文抱拳回话,说完转身就朝前线跨马而去。
陈炳文看着陈玉成,激动的连忙抱拳上前。
“那就多些荣禄将军体谅了。”
苏州府衙
荣禄看着陈炳文的背影禁不住大骂了一声,挥起手上的钢刀就重重的砍在身旁拴马柱上,顿时金戈交鸣,火花四溅。
荣禄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不过却是满脸喜色的回道,“那也好,既然陈炳文有投降之意,也省的我们再费心拼杀了,一切就交给陈将军处理就是。”
“啥也不说了,咱兄弟以后又要再一个帐下共事,兄弟我心里畅快啊。”
额尔赫抱拳领命,咧着嘴冷笑了声,转身大步奔去了前线。
“你竟敢祸乱军心!”
八旗新军的二十门野战炮已经全部调整好了角度待命,荣禄志气昂扬的挥下了手中的进攻的令旗。在火炮密集发射后,步兵也同时发起了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