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4章 新三师

乔志清把徐耀介绍了遍,给陈玉成宽了宽心。徐耀自从在攻打湖州城中立了大功,黄文金可是被他打死的,之后乔志清就一直想给他提拔重用下,如今刚好有这个机会,就把徐耀安插在了新三师里。
“所谓建立共和,就是在推翻满清朝廷后,创建一个共和制的国家。这个国家也不再属于皇帝一个人,而是由天下的百姓共有。”
苏州华兴书院
乔志清微笑示意。
“同意,同意,同意。”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本帅给你三天的时间整顿军队,你带回的那五万人要按照清字军的编制裁撤到一万多左右。兵贵精而不在多,那么多兵勇也是徒费些军饷。三天后本帅会挑选将官对你们这支军队进行特训,你们这支部队的番号就叫‘新三师’。师长由你担任,左右旅长由你叔父陈得才和赖文光担任,中旅长本帅给你亲自挑选。”
座下的党代表们都兴奋的拍手叫好。
“英王,我们又见面了。”
陈玉成红了下脸,端起茶碗小呡了一口,润了润干涸的嗓子。
乔志清说完,台下顿时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乔志清也在随后宣读了华兴党的纲领和章程,经过党代表的一致投票,全票通过,大会也决定由乔志清担任华兴党第一任主席。
“这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们的洪天王逆天而行,在取得了一点点成就后就不思进取,每日里只知道躲在后宫淫乐,不是大清朝击败了你们,而是你们自己打败了自己。”
www.hetushu.com陈玉成心里震惊了下,却不知乔志清能说出这样的话,但从他对太平军的态度也不难看出,他绝对和满清鞑子不是一路人。想到这里,陈玉成的心中不觉轻松了许多。
陈玉成满脸激动抱拳行礼,对着乔志清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乔志清说着就从书桌上把一份信纸交给了陈玉成。
“说的好。”
“在下代太平军的所有将士,叩谢乔大帅的搭救之恩,请受在下一拜。”
乔志清笑了笑,边说边给陈玉成和自己斟了碗热茶。
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年轻人也跟着站起了身子,大声答道。
“多谢大帅。”
乔志清耐心的提点了一句。
“看来传言都是真的,大帅果然把土地都分给了老百姓。请大帅放心,从今天起我陈玉成的性命都是大帅的,不管大帅以后有何吩咐,属下都定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谢大帅,这个中旅长是什么来历,属下能知道一二吗?”
三日后,陈玉成按照乔志清的吩咐,把太平军中的老弱病残都裁撤了出来。刚开始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在军营里闹着要跟着陈玉成,但在陈玉成给众人介绍了乔志清的条件后,众兵勇都满脸惊喜的欣然接受,他们跟着太平军也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如今有人给白白分地,那自然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这下再也听不到一丝的怨言。甚至有些胆小的年轻人都吵着要退伍当个平民,陈玉成自然都不拦着。
乔志清环视了下http://www.hetushu.com阶梯教室的四周,党代表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经过几天的接触,他们也都各自相熟。在知道乔志清的身份后,也都暗叹不已,难怪苏三娘盟主能在苏州光明正大的从事反清的活动,原来她的丈夫就是江苏的巡抚大人。
乔志清给新三师挑选的军官也在这日赴任,开始对这支新军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特训。潘记服装厂又接到一个大单子,赶工生产出了两三万套迷彩服给新三师补充了上去。新三师的兵勇第一次船上这么奇怪的衣服,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但是随后越看越是顺眼,对军服爱不释手,甚至都不舍得脱下来睡觉。
陈玉成满面严肃的冲乔志清又跪拜下了身子。
陈国平侃侃而谈,气度非凡。
“这一切都是在下的愚钝,在下当时对天国还抱有幻想,没想到天国竟落败到如此的地步。”
“大家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华兴党的代表,也是华兴盟中的后起之秀。我想请问下各位,我们华兴党是做什么的呢?”
江苏省代表陈国平举手示意,冲着乔志清轻笑了一下。在华兴党成立后,乔志清就在苏州挑选了不少的年轻精英加入了华兴党,包括华兴三杰都有参加。他们因忙于公务就没有到来,此次大会由陈国平代表江苏。
陈玉成进门后二话不说,冲着乔志清纳头便拜。
“是为了打土豪,分田地而设立的。”
“好了,起来吧,回去好好带兵就是了,趁着年轻力壮,多为天下的老百m•hetushu•com姓做些事情吧。”
“好,坐下吧。”乔志清笑着挥手示意了下,继续讲道,“大家都说的不错,我相信你们入党时也都宣读了这四句誓言,‘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平均地权,建立共和’。前两句我也不多讲了,就是把满清鞑子给赶跑,换成我们汉人的天下。这后两句刚才的这位的很不错,平均地权的意思就是打土豪,分田地。而这个建立共和?我想问下在坐的有没有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大帅说的极是,在下如今已对天国心灰意冷,遂决定带着众兄弟弃暗投明,加入大帅的麾下,也好以后跟着大帅建功立业,为属下的弟兄谋一条生路。”
“是徐大哥?太好了,当初我奉命南征的时候还和徐大哥把酒言欢过,后来就听说他被清廷杀死了,没想到如今竟得以相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大帅说的极对,属下都记下了。”
“英王,其实你被困寿州的时候,本帅就有心想招你到清字军来,但奈何时机不到,这一耽搁连年都过了。”
这一万多人的枪械弹药也随后由苏州军械所补充完毕,全都是崭新的仿制洋枪。一分发到了兵勇的手上,可是把众人高兴的合不拢嘴,他们可是在这洋枪的上面吃了大亏,要不是荣禄的军队装配着这玩意,怎么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一时新三师士气高涨,精神百倍,操练起来也是万分的认真,没有一人懈怠。只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整个新三师的军容焕然一新,跟清字军的hetushu.com老兵几乎都无所差别。
乔志清粗略的交代下,刚在陈玉成的太平军撤回之前,乔志清就拟定了一份将领的名单,安置到陈玉成的太平军中做中下层的军官。一是为了便于操练,而是为了制约平衡。
“坐下吧。”乔志清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继续讲道,“陈国平说的不错,我们华夏如今之所以被洋人肆意凌辱,就是因为洋人的制度比我们的先进。我们华兴党成立的目的也不光光是为了推翻满清鞑子,我们更是要创建一种千百年来都未曾有过的制度,这就是共和制。在共和制的国家里,将不再有奴才、仆人、丫鬟,我们每一个都将成为平等的个体,再也没有等级的压迫和歧视,而这个国家的也将归于我们每个人所有。”
华兴党终于迎来了第一场全国代表大会,会议由乔志清主持。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乔志清检阅完了新三师的操练表演后,就把各师长都从前线召集了起来,准备和太平军最后一战。
乔志清笑着把他搀扶了起来,又叮嘱了些具体的细节,这才让亲兵把陈玉成送出了府去。
陈玉成不住的点头赞同。
乔志清笑了笑,摆手示意那年轻人坐下。
乔志清轻笑着扶他起身,招呼着陈玉成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乔志清惋惜的叹了口气,不住的摇了摇头。
陈玉成激动的睁大了眼睛。
“这个人你肯定听说过,他就是当初在上海起义的小刀会的首领,徐耀。如今在我们清字军新一师的机枪连担任连长,我想他担http://www.hetushu.com任你的中旅长之职是再合适不过了。”
第二日,华兴党员们便正式开始了三个月的特训,在前一周内进行军事特别训练,在其后由华兴书院主讲西方政治学的老师,为党员们进行关于西方民主制度的授课。
乔志清在主席台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下各地的代表,十八省外加台湾的党代表,一共来了七十二人。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不过你的眼界应该放的更长远一些,你不但是为了自己的手下在谋生路,而是为了天下的百姓在谋生路。本帅虽不是你们太平军,但是本帅和你们追求的理想是一样的,那就是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
党代表们一时窃窃私语了起来,突然有个年轻人举手示意,在征得了乔志清的同意后,站起身子回答道,“我们华兴党是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而设立的。”
陈玉成有些不放心,担心和这个中旅长搞不好关系。
“说说看。”
“好,说的不错,还有吗?”
“大人,我可以回答吗?”
陈玉成的五万太平军经过两日的奔波,终于赶到了苏州城,在城北和新一师相邻着安营扎寨了下来。乔志清立即派人给这些太平军补给了足够的军粮,在一切都安顿下来之后,陈玉成才匆匆赶往了苏州府拜见乔志清。
“这个说来话长,你和徐耀慢慢细说吧。这是一份清字军的编制图,还有详细的军规军纪,你回去好好研究下。裁撤的太平军本帅会让人把他们安置在苏州,没有可以分得三四亩的良田,让他们不要担心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