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6章 临危托孤

李秀成失落的叹了口气,他不止一次劝过洪秀全让城别走,但洪秀全是打定了注意要坚守到最后一刻,甚至赌气的连李秀成的总理大臣都给罢免了,让李秀成赋闲待在了府中。
洪秀全冲李秀成摆了摆手,便再也没有了话说。
李秀成让女官通传之后,洪秀全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吩咐李秀成进屋。
李世贤连忙点头应和,转身就匆匆的下去。
洪秀全长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也不想再折腾,今日对李秀成也算是说了几句知心的话,算是临危托孤了。
李秀成进屋后就跪在洪秀全的床前叩拜了一下。
“哪有,这是你苏姐姐和我商量好的,准备把晏玉婷那个丫头给娶过门来。但是那个丫头非要有个媒妁之言,我这里寻思了半天也没有个合适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干过这事?”
“说媒?你又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娶了我苏姐姐,心里还不知足啊?”
李秀成惊喜的跳起了身子,一脸的激动的冲李世贤吩咐了一声,让手下备了轿子,匆匆的就赶往了天王府。
冯子材低估了天堡城的战斗力,一上来就组织了左旅迎面冲击。没想到刚冲到山腰上,就听到山顶的石洞中枪声大作,乱箭飞射,左旅冲在最前面的一百多人一会便倒在了血泊之中。清字军仰身冲击,本身就跟枪靶子没有什么区别,冯子材狠的跺了跺脚,连忙让左旅撤了下来,哪知道山上顿时又响起了隆隆的火炮声,后师的左旅顿时又被炸到了一片。
“记下了,请天王放心,属下一和图书定拼死护卫幼王的安危。”
李世贤站在忠王府的门口,着急的看见李秀成的轿子返回,急忙迎了上去。轿子落下后,从里面竟然先出来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竟是幼王,洪天贵福。
李世贤刚和城外的荣禄交手返回城内,本来计划着先把荣禄插在孝陵卫的这颗钉子拔下,但没想到荣禄的八旗军不知道何时变的异常的勇猛,自己率着三万多人,攻击了好几次但竟然都被打退了下来。
李秀成看着他慈爱的解释了一句,给这个小天王宽了宽心。
自从南京城中断了粮草之后,洪秀全每日便带头以草团为食,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今日里生了场大病,便在床上躺了下来,奄奄一息。
李世贤刚在忠王府的门前下马,便直奔李秀成的书房而去。
清字军的各师长从苏州城返回后,连夜就开始做了战前动员,一切准备好后,四更时分便开始动身起程。冯子材在镇江的后师最先赶到钟山脚下,还没等陈炳文率领前师过来,就对天堡城发起了攻击。
“大哥,你在府里吗?”
洪天贵福换上了衣服,憨傻的问了李秀成一句。
“幼王,我们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天王过不了多久就与我们汇合了,你要乖乖的听话,不要让天王担心。”
李秀成咬着牙重重的叩拜了一下,起身便退下去了后宫。
李世贤口干舌燥的进了屋子,找到茶壶直接端起来就倒进了嘴里。
“天王英明,属下这次前来真是为了此事。如今南京城四面被围,城中的粮和图书草已全部用尽,我们如今只有让城别走,才能保全实力,以图东山再起,还请天王不要再犹豫,速做决断。”
李秀成看他垂头丧气的这幅模样也猜出了一二,失落的在书桌前坐了下来。
李秀成在心里默算了下,有些惆怅的回了一句。不知不觉,人生的一般光阴都奉献给了太平天国。
天堡城是太平军修筑的重要军事要塞,全部用青色巨石筑成,上面有太平军一个旅的兵勇防守,全部装备着洋枪,还设有数十座的炮台。曾国荃当初攻打过好几次,但都是大败而归,也暂时放弃了这一块硬骨头。
周秀英笑了笑,露出了嘴里的两颗小虎牙,十分的乖巧的回了一句,“记下了,你都嘱咐过好几次了。”
洪秀全干咳的更加厉害,好半天才平静了下来,问了一声。
“秀成,刚才朕说的话你都记下了吗?”
夜幕完全的拉了下来。
李秀成回了句,走上前恭候在了一边。
刘秀成拉着脸色呵斥了句。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什么银子,先保命就不错了。带上银子,我们还怎么突围!让兄弟们自带三天的干粮还有弹药,剩下的全部丢掉。”
“那好,你退下吧,到后宫里带着幼王今晚就离开吧,也省的夜长梦多。该说的朕昨日都对幼王讲过了,朕早就料到了今天,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南京城由干王守着,一时半会还丢不了。”
“大哥,天王都是怎么说的?”
“你说的不错,我怎么就忘了翼王还在四川和清军纠缠了,若是我们和翼王联和-图-书合的话,或许还有一丝反败为胜的机会。我这就去天王府劝说天王离开,兵贵神速,你即刻把我们的兵马全部集合起来,一旦有命令,立即突围。”
洪秀全没有回答,转移了话题,突然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快别提了,让我先喝口水。”
李秀成呼了口气,连忙冲李世贤吩咐了一声,说着就带着幼王回了府中,给他换上了平民的衣服。
“二十多年了,你也由一个毛头小伙子成长为了天国的忠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实你说的本王心里都明白,但是本王老了,走不动了,也不想走了。这南京城就是本王的宿命之地,本王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你如今才刚到中年,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候,幼王洪天贵福就交给你辅佐,你带着他离开就行了。”
洪天贵福闷闷的答了一句,垂着头又玩弄起手上的拨浪鼓来,这个拨浪鼓还是洪秀全亲手为他做的,洪天贵福一直带在身上。
洪秀全在女官的服侍下坐起了身子,吩咐女官下去后,冲李秀成招了招手。
李秀成神色严肃的恳求了一声,看着天王病危的样子,不觉有些感慨了下。
周秀英满脸的轻松,笑嘻嘻的接下了这个媒婆的工作。
“这有什么难的,就包在我身上了,晏家的那个丫头早就盼着你娶她了,这不过是走一个过场。”
“大哥,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声令下了。那圣库里的一千多万两银子怎么办?要不要派人带走?”
“大哥难道忘了,翼王石达开如今全力经营四川,成都可号称是和图书天府之国,我们要是突围出去和翼王联合的话,定可以在四川重新东山再起。”
李秀成强逼着自己平复了心情,神色严肃的抱拳领命。
“是。”
南京城上空的战云密布
洪秀全合上了眼老泪纵横。
“去你的,谁说要嫁给你了。”周秀英一下红了脸蛋,顿时手足无措的站起了身子,告辞道,“你个大色鬼自己忙吧,我就不在这里陪你了。”说着就垂着头迈着小步子跑了出去。
“回天王的话,属下在道光二十九年就加入了拜上帝会,如今已有二十多载的光阴。”
“属下领旨。”
“忠王,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父皇为什么不跟着我们一起去?”
李世贤紧随着他进了忠王府,犹豫的问了一声。
“秀英,你以前跟人说过媒吗?”
“想不到啊,我们堂堂的太平军竟连个八旗军也打不过了,天国何时竟落败道如此的地步。逃,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呢?”
李秀成皱着眉头听见李世贤的呼叫后出了书房。
“天王,属下来看您来了。”
夜半三更后,一支十万多人的部队悄无声息的从太平门出城而去,连城中的其他兵马也没有惊动,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一夜间走的无影无踪。
第二日傍晚时分,城中的众兵勇终于听到了风声,一时军心大乱,忠王带回的其他旧部都携家带口的脱离了队伍,从太平门仓皇逃出。但是此时钟山上已经响起了隆隆的炮火声,没过一会的功夫便是密密麻麻的枪响声。众人都吃了一惊,没等反应过来,便见遮天蔽日的黑色炮弹和_图_书砸了下来,顿时人群大乱,拔腿又冲进了城内。
乔志清看着她娇羞的模样,终于轻松的摇了摇头,哼着小曲在书桌前坐下,给王世杰写起密信来。
李世贤满脸激动地提醒了李秀成一句。
乔志清点了点头,突然好奇的盯着周秀英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好吧,那一切都拜托周女侠了,要不女侠愿意,也一起嫁过来吧,省的以后要再办一次婚礼。”
乔志清无奈的苦笑了声。
“你这次前来是不是又要劝说本王让城别走啊?”
“世贤,你怎么回来了?孝陵卫拿下来了?”
李世贤按照李秀成的吩咐,在城中把从浙江带回的兵马全部集合了起来,当初出兵时三十万的兵马,如今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了十万之多。
“哦,我知道了。”
周秀英掩嘴乐了一声,调侃了乔志清一句。
李秀成一时悲从心来,伤感的跪在地上哀嚎了一声,倒也是发自内心的悲恸,声声情真意切。
“是,那我这就去让弟兄们准备动身。”
“天王,属下还要跟着你打到北京城,推翻满清朝廷啊。”
乔志清玩笑似的抱拳称谢,一脸暧昧的看着周秀英俏丽的小脸。
李世贤大喝了口茶水,还没来得及喘气,就对李秀成建议了一句。
“大哥,你还是到天王府中再劝劝天王吧,趁着钟山的天堡城还在我们手中,赶紧带着城中的兵马突围吧,再晚可就来不及了。”
“世贤,什么也别说了,今晚我们就带着幼王从太平门突围。”
“秀成啊,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忠王,你近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