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9章 这只是个生意

曾国藩瞪着他半晌无语,胸口剧烈的起伏了几下,面色终于缓和了下来。
曾国荃表情阴沉的冷笑了一声,端起茶碗又小呡了起来。
曾国藩无奈的做了妥协,要是朝廷真把功劳都给了荣禄,他这几年的努力可都白费了。况且湘军的将领也是知道了此事,肯定会酿成一场兵变,到时候处理起来可就更难办了。
曾国荃惊讶的喊出声来,还没等话落,帐外就进来一位兴高采烈的女子,一见到曾国荃冲上前抱在他的怀里。
曾国藩好奇的冲乔志清皱起了额头。
“女大不中留,不嫁又能怎么办呢,这鬼丫头在家里变着法子的气我,又是上吊又是绝食的,我怎么就养出这么个宝贝来。”
“一个人过的习惯了,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总督大人包涵。”
“难道总督大人这次来苏州不是跟属下谈这件事吗?属下哪里敢威胁总督大人,这只是个生意而已。属下也看不惯荣禄贪得无厌的样子,但是西太后就是喜欢他,摆明了就是想让属下站在荣禄的这一边,属下也是十分为难啊。”
曾国藩气呼
“你这里怎么连个丫鬟都没有?平常端茶倒水的都是你自己做吗?”
那女子正是曾纪芸,平日里在家被曾国藩宠坏了,也没有个大小姐的样子。曾家子弟众多,曾纪芸偏偏就和这个九叔的关系最好,从小被曾国荃抱在怀里长大。
曾国藩端起茶碗抿了一口,冲乔志清随意问了一声。
乔志清开玩笑的反问了一句。
“大人过誉了。”m•hetushu.com
“成交。”
“属下只想带着清字军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大人若是想裁军,尽管拿自己的湘军动手就好,我们清字军还得继续为朝廷效命呢,一个人也不能撤。大人只要不对清字军逼的太急,清字军还是大清的军队,一定不会让大人为难。”
“不会是一身铜臭味吧?”
曾国藩一杯清茶下肚,面色也转而缓和了下俩,和乔志清闲聊了起来。
“大人,你若是真想知道清字军的战斗力,属下不介意我们演练几下。还有的问题我想提醒下大人,你真的以为湘军的将领什么功劳都没有得到,就心甘情愿的被你裁撤吗?”
“属下行的端做得正,并不怕别人非议。但是大人该多注意点才是。如今匪患既除,湘军也无了用武之处,朝中可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在大人身上。大人手中握着三十多万的兵马,可让有些人不太放心啊。”
乔志清不置可否的轻笑了下,心里暗叹曾国藩的见识过人,可惜说什么都晚了,要是曾国藩当时能预料到一年后自己的成就,不知道会不会当场就砍了自己。可人毕竟不是神仙,在他的思维里一定不会想到,一个身无背景的年轻人,会在一年之内坐上统领三军的大帅。
“看来此事都是真的了,乔巡抚收留这么多反贼在身边,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九叔,终于见到你了,你怎么也不回来看看我。”
“好,年轻人节俭一些还是好的。老夫www.hetushu.com此次来你这里,也就是想看看你的苏州新政是个什么样子,有个地方睡,有口热茶喝就足够了。”
乔志清满脸的决断,没有一丝退让的意思。
“实不相瞒,朝廷已经给属下发来公文,询问属下是谁在收复南京城的战役中立了首功。属下正愁着怎么向朝廷回复,正好问下大人,南京城到底是湘军出了力气,还是荣禄的八旗军拼死攻城了呢?”
一行人回到府衙后,曾国藩在曾纪芸的搀扶下从马车上下来,在乔志清的招呼下进了书房之中。待曾国藩和曾纪芸在卧榻上坐下后,乔志清连忙给二人斟了碗茶水,躬身立在一旁。他虽然不喜欢这个老头,但是这次毕竟他是来和解的,没必要把关系闹的水火不容。
乔志清淡淡的皱了下额头。
乔志清轻轻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你说的对,老夫这次前来确实有件事情要与你商量。”曾国藩笑了笑,转头对曾纪芸吩咐道,“纪芸,我和你乔大哥有重要的事情谈,你先出去随便转一转。”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湘军的将领为朝廷立了大功,朝廷的奖励也是理所当然的,怎么会亏待了众位将领?”
曾国藩看着曾纪芸无奈的叹了口气,说着就让曾国荃整理出一间空房来,带着曾纪芸下去休整了下来。
“如今南京城已经平定,不知道乔大人对南京城的重建有什么看法没有?”
“你在威胁老夫?”
曾纪芸听话的点了点头,冲乔志清吐了下舌头,娇红着连从他m.hetushu•com身边走了过去。曾纪芸出门后,乔志清缓缓把房门拉住,在曾国藩的对面笔直的坐了下来。
曾国藩斜着眼冷哼了一句。
“哦,是吗?乔巡抚还真是个不追名逐利的人,南京城若没有清字军相助,恐怕也不会这么快就攻下来吧。老夫怎么听人说,太平军的干王率大军就藏在苏州呢?乔巡抚不会该有别的想法吧?”
乔志清诡笑的看着曾国藩,并把军机处的秘折找了出来,递在了曾国藩的面前。
曾国藩凝眉反问了一句。
“总督大人有事请讲。”
“免礼吧,江山风大,我这身子骨受不了,还是回你的府衙再细说吧。”
乔志清大方的回了一句,轻松一笑。
曾国藩笑了笑,对乔志清另眼相看了起来。像他这样位高权重的年轻人,连个伺候的丫鬟也不要,着实让曾国藩意外。
乔志清在收到曾国藩要来苏州视察的消息后,连忙让沿途的清字军注意警戒,自己带着亲兵在苏州渡口终于在日落时分等到了这位总督大人的大驾。
曾国藩笑着摇了摇头,怅然的回道,“老夫看到的是你对权利的漠视,老夫当是身为两江总督,而你只是一个商贾子弟,看见老夫竟没有一丝的敬畏之心。在这乱世之中,像你这种人,不是治国能才,就是祸国奸雄。老夫是怕你娶了纪芸之后,更加的有恃无恐,生出无限的祸患。现在看来,该来的总是要来,怎么防范都是徒劳。”
乔志清平静的回了句,一点没有做作的表情。
曾国藩这此轻装简行,只和_图_书带了两位随从和曾纪芸三人。上了岸后,又一次见到乔志清,不觉有些恍惚的感觉,总想不明白这个年轻人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江上的风浪皱起,让曾国藩禁不住冰凉的哆嗦了一下。他穿着一身深灰色的儒生打扮,由曾纪芸小心搀扶着看样子衰老了许多。
第二日,曾国藩在南京城的各营巡视了一番,午时就让水军统领彭玉麟调拨了一艘舰船,带着曾纪芸直接下了苏州。
“你说说你的条件吧。”
乔志清毫不隐瞒,直愣愣的回了一句。
“怎么了?纪芸也过来了?”
乔志清凌然一笑,斩钉截铁的回道,“不能。”
曾国藩摆了摆手,说着就上了前面的马车,曾纪芸跟在他身后,欢笑的冲乔志清眨巴了下眼睛,跟着上了马车。
曾国藩脸上一时有了愠色,杀气腾腾的看着乔志清。
“你知道老夫当初为什么不同意你和纪芸的婚事吗?”
曾国藩双目滚圆的瞪着乔志清,语气也加重了几份。
乔志清大笑着又给曾国藩斟满了茶水,端起茶碗和曾国藩碰了一下,以茶代酒,敬了曾国藩一杯。
“年轻人,做事情要三思后行,说出来的话可是要负责任的。你觉得你们清字军会是湘军和淮军的对手吗?”
呼的应承了一句,老家伙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让人牵着鼻子走了。
“好,老夫答应你。一切还维持现状,湘军不与你们清字军为难,但是攻破南京城的首功必须是湘军的。”
乔志清终于撕破了伪装,把问题跟曾国藩挑明了。
曾国藩的脸www.hetushu.com色一会晴一会暗,好半天才近似低吼的冒出一句,“老夫的湘军立马就可以全部裁撤,你的清字军能行吗?”
乔志清目光敏锐的看着曾国藩,腰板笔直的挺立。
“大人,南京城是湘军和八旗军攻打下来的,一切也得由大人和荣禄说了算,属下没有什么意见。”
乔志清轻笑了声,与曾国藩四目相交,丝毫没有畏惧。
“大人,你这次前来该不会仅仅是为了看看苏州新政吧?”
“是,父亲。”
“愿闻其详。”
“纪芸,快把你九叔放下,越大越没个规矩。”
乔志清神色淡定的抱拳的迎上前去。
“总督大人,好久不见。”
“你个臭丫头,都快嫁人了,还这么疯闹,以后看你的婆婆怎么收拾你。”曾国荃笑着摸了下她的脑袋,回头问曾国藩道,“大哥,你真的决定把纪芸嫁给乔志清那个臭小子了?”
乔志清毫无退缩之意,屋里的气氛一时凝固到了极点。
曾国藩拉长个脸训斥了下,曾纪芸抿了下嘴偷笑了下,乖乖在一旁站立。
曾国藩愁闷着脸,点了点头,让门外的亲兵把小姐喊了上来。
“当初你救了小女一命,小女也对你情有独钟,老夫不想把女儿嫁给你,倒不是因为你的身份。你知道老夫见你的第一眼,看到了什么?”
曾国藩顿了下,抿了口茶润了润嗓子。
“大人说的一点也不假,洪仁玕所统帅的二十多万太平军目前正驻扎在苏州。但是他们已经向我们清字军缴械投降了,属下正打算整编这支队伍为朝廷效力,并没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