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0章 总督考察

“大人,属下都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大人有没有想过,我们每个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为什么非要分出个高低贵贱呢?凭什么有的人就高高在上,有的人就要被踩在脚下?”
曾国藩一脸不满的问了乔志清一句,这一路上让他诧异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连不少的大姑娘一大早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街上乱逛,穿着一样和乔志清不伦不类,也不知道都是从哪里学的得。
“晏大小姐,你这一天都跑到哪去了?”
“乔大哥早啊。”
晏玉婷见曾国藩父女离开之后,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一个人苦着个小脸在书房里等待着乔志清。
“你就放心吧,太原府里的华兴盟早就做好了内应,里应外合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晏玉婷给乔志清宽了宽心,撅起小脸警告他道,“乔大哥,咱们都说好了,你要先娶我的,就算曾国藩同意把女儿嫁给你,那我也要比她早一天过门。”
王金锁亲自把三碗豆腐脑端了上来,在三人面前摆好后,招呼了乔志清一声。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曾纪芸在一旁也连忙拉了拉父亲的衣袖,看着旁边顾客的眼神,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
此时路上的行人已经慢慢多了起来,百姓们早早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街道两旁卖早点的小摊贩也都在规划好的地段摆好了桌椅板凳,叫卖声此起彼伏。
“他可是你们的巡抚……”
曾国藩瞪了曾纪芸一眼,深吸了口气,站起了身子。
曾国藩把m.hetushu.com手中的筷子重重的拍在桌上,对乔志清的思想感到一阵阵的恐慌,这个年轻人甚至比长毛贼还要没有规矩,也许他就是专门来破坏规矩的。
“志清,天、地、君、亲、师,在你的眼里还有这几样东西吗?”
此时已将近夏日,苏州的气温也慢慢回升了上来。晏玉婷又换上了最喜欢的束身旗袍,虽然隔了层衣服,但是乔志清还是清楚的感觉到那旗袍下包裹的青春活力。不觉盯着晏玉婷的胸部愣了半会,在晏玉婷把信纸放到桌上后才猛然回过神来。
“父亲,你这是做什么呢,好好的生什么气啊。”
“按照你的意思每个人都是同样的地位,那这个国家还怎么治理?要是没有礼数尊卑,那把君主的威严放在何处,还怎么教化育人,这些人还不反了天了。”
“山西这些年没有经过什么大风大浪,军备松懈是很正常的,你不要忘了我们可是给华兴盟的人送去了上千条洋枪,就算他们组织再松散,攻打个县城也是绰绰有余了,就是不知道对太原府起不起作用。”
曾纪芸看着一身油渍的王金锁皱起了粉额,身边的曾国藩也是紧皱着眉头一脸的诧异。
曾纪芸站在曾国藩的背后,大大咧咧的跟乔志清打了声招呼。
乔志清带着曾国藩父女在一家王氏豆腐脑的小摊上坐下,给三人各点了碗,外加了六根油条。乔志清是这里的常客,一过来老板就迎了上去。他自然不知道乔志m•hetushu•com清的身份,开始见他穿着清字军的军装,还有点拘束害怕,一口一个大爷的叫着。后来和乔志清熟悉了,见他没有架子,和乔志清闲聊了几次后,也改口称呼起了乔兄弟,乔志清也乐的他这么称呼。
“王大哥,你下去忙吧,这里有我招呼就可以了。”
“其实苏州新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用两个字就能概括,那就是‘重商’。大人和小姐随属下到大街上转转,就可以感受的到苏州新政的所在。”
曾纪芸还没说出口,乔志清就连忙把她的嘴误了起来。
官道两旁靠近府衙的地方,都是乔志清在城内修建的廉租房小区。每个小区都规划的有棱有角,房租也十分的便宜,每个月只有一两左右。这一年来,苏州城接纳了上百万的移民,城中聚集了至少五十万以上,从事着不同的工作。光是潘记洋行筹办的纺织厂,服装厂,火柴厂,造纸厂,还有与乔志清合资的烟草厂,就容纳了数十万的工人。更不用说官办的军械所,造船厂等厂矿企业,容纳的工人数量更是惊人。
天亮后,乔志清起了个大早。苏三娘已经有八个月的身孕,肚子也越来越鼓了起来。乔志清为了不影响她休息,便自个在书房里独居了起来。灵儿和惠儿伺候好他洗漱起床后,便欢快的上了学去。这俩小丫头几乎是一天换个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青春期开始发育了,胸脯一天比一天要鼓囊上一些。自从上学后,人也便的机灵了m.hetushu.com起来,说起话来也开始头头是道。
“那好吧,你们慢用,缺什么尽管点。”
乔志清进门后抱拳打了个招呼。
“大人早,小姐早。”
“好了,别赌气了,你是不是有消息告诉我?”
乔志清边看着密信,边自己嘀咕了一句。
乔志清笑了笑,也不期盼着一下子把眼前的这个老古董的思想给颠覆过来。
乔志清瞪了曾纪芸一眼,回头冲王金锁吩咐了一声。
曾国藩和曾纪芸因为是夜晚行至苏州,一路上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两人刚随着乔志清跨出府衙的大门,便都是满脸惊愕的神色。
晏玉婷长吁了口气,从怀里掏出情报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晏玉婷在官道上惊喜的又蹦又跳,看着眼前的场景,就像是梦里一样。
乔志清冲曾纪芸笑了笑,伏在她的耳边轻声抱怨了句,“你父亲的脾气真大,待会你帮我劝着他点。”
“好,好,好。还没嫁人呢,胳膊肘就竟往外拐。你们吃吧,老头子肚量小,早就吃饱了。”
王金锁听不懂曾纪芸说什么,憨厚的笑了笑转身又忙去了。
曾国藩斜了眼这个没出息的姑娘,沉着脸问乔志清道,“你今日要带老夫去苏州的哪里考察啊?”
“知道了,我和曾家小姐八子还没一撇呢,你瞎操个什么心。时候也不早了,快回去睡觉吧,我再忙上一会。”
乔志清轻笑着吩咐一声,小丫头终于撅着嘴娇哼了下,扭着屁股出了门去。
曾国藩不动声色的感慨了句,让乔志清备了马车,带hetushu.com着曾纪芸一同出了府去。
“好一个‘重商’,我们华夏千百年来都是士、农、工、商,商人排在末尾,老夫今天就看看你是怎么样重商的。”
曾纪芸边喝着豆腐脑边张口轻笑了出来。
乔志清似笑非笑的仰着英俊的脸庞,冲曾国藩认真的询问了一声。
三人用过饭后,曾纪芸吵着要去街上的服装店里看看,她上一次和曾纪静就来此游玩了一次,对里面的衣服爱不释手。如今看着大街上年轻女子花花绿绿的漂亮衣裳,曾纪芸恨不得马上就穿在自己身上臭美一下。
“你岳父大人考察女婿呢,我跟着凑什么热闹啊。”
“山西来消息了,华兴盟的人现在已经占领阳曲、古交、清徐、寿阳四个县城,把太原府团团围困了起来。你们山西的官兵还真是不经打,就靠着华兴盟的那些个绿林好汉,也能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乔大哥,我上次来的时候,这条官道还没有这么宽阔啊,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真好看。”
乔志清本来是准备把城内的道路都用柏油铺筑,自从徐寿在山海见识过洋人的柏油路后,就不分日夜的研究,硬是把沥青从石油里提炼了出来。不止一次的建议乔志清把苏州城内的道路重新规划,用柏油铺筑一遍。但是乔志清不想破坏了这个美丽的山水城市,还是坚持用青石板拓宽了道路。道路每隔一百多米就设置两张石椅,用于路人休息之用。春日里走在上面,就如同后世在公园里闲逛一般,十分的让人心情舒畅。
http://m•hetushu.com金锁不解的看着曾纪芸。
乔志清苦笑了声,边说边翻看起桌上的公文。
乔志清进门后,看见晏玉婷耷拉个小脸坐在卧榻上。不由的轻笑着拍了下她的小脑袋,在书桌前坐了下来。
苏州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工商业的繁荣早已远超此时的上海。从府衙出去便是一条拓宽的石条官道,官道人行道和车行道划分均匀,两旁新移植的柳树茂密成荫,走上上面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乔志清轻松的回了一句。
曾国藩跟乔志清吐了句心意后就出了门去,乔志清早就给他和曾纪芸整理了两间厢房,把二人送过去安顿下来后,自己一个人回了书房之中。
“大人,我们今日还是不谈公事,等用过了早饭,还得留着心情继续考察呢。”
曾纪芸鬼笑着看着乔志清吐了吐舌头。
“乔兄弟,你最近都忙些什么呢,好些日子没见你了。”
晏玉婷闷闷不乐的吐了一句。
这老板名叫王金锁,是半年前举家从河南逃荒过来的。祖上还留下这么点手艺,就在府衙登记后,在街边上租了个摊位。因为苏州民风开放,大街上来来往往的满是妇女。王金锁也放心的让老婆也过来帮忙,要知道以前女人是不能出家门的。
“乔大哥,你还真没有架子,和这些贩夫走卒也能称兄道弟。”
乔志清出了门后,便直接去了曾国藩的厢房。父女俩也起了个大早,乔志清过去时已经在院里晨练了起来。休息了一夜,两人的气色显然要比昨日精神了许多。
“乔兄弟?你和乔大哥兄弟相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