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5章 过不去的天堑

马步青敬畏穆宏是个长者,语气从来都十分的柔和,并没有大声的反驳。
穆宏沉默了下,当初他还想着把这五百的火枪兵当做自己的亲卫部队,如今看也就只剩下这个办法了。
“穆老爹,如果我猜的没错,前面山坡的汉人用的武器正是洋枪,而且射程还在我们的弓箭之外,所以我们不能硬拼,得想个办法才行。”
队伍中有个彪形大汉跨着战马,挥舞着手中的钢刀,拍马大喝一声,毫不畏惧的朝前面的冲去。周围的人一听,情绪也稍稍冷静了下来。大胆的骑兵也拍马呼啸着跟着他超前冲去。
“这究竟是从哪里冒出的部队?”
最先开火的却是回人的洋枪兵,一排排的洋枪仰射而出,而且洋枪兵的背后同时还冒出一阵阵的箭雨,把整座山坡都覆盖了起来。
马步青冲穆宏建议了声,他们攻打县城时可是在县衙的军火库中捞到了不少的好东西,其中就有老式的鸟铳,燧发火枪,还有大量的弓箭。他在陕北时也曾见识到清字军的排兵布阵的方法,自然对火枪的运用有所心得。
远处高低的马步青愤恨的眼珠子都快要喷出火来,那三千的弓箭手可是辛辛苦苦从万人冢挑选出来的,只用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全部搭配在一个不起眼的山坡上,最可恨的是竟不能伤掉敌方一人。
由于回人使用的是老式的前膛枪,还有大量的鸟铳抬枪之类,虽阵法整齐的冲击,但是在远征步枪面前,就如同一个个hetushu.com活靶子一般。远征步枪在五百米的范围内都会造成剧烈的伤害,但是前膛枪只有两百米左右的有效射程,由于没有准星,枪弹打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偏离的轨道。只是硬靠着密集的枪阵射击,才勉强能打中目标。
“呦,不错嘛,回人竟然还有洋枪,正好那这群乌合之众练练手。”
张闲端着望远镜看着山下回军的派兵不争,嘴角轻轻上扬,冷夏了下,吩咐所有的兵勇把回军放进两百米内的范围再打。
马步青的眉头几乎全部簇拥在了一起。
穆宏摊了下手,冲着马步青凝起了额头。
“穆老爹,现在不是说气话的时候,方才我们马家最精锐的骑兵连续进攻了两次,死伤上千,但却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我们应该想个办法,决不能在此硬拼。”
张闲的任务是奉命阻击,这个小山包是回军抵达太原府的必经之路,所以回军撤退后,张闲也没有下令追击,只是让手下的弟兄严阵以待,节省弹药,坚持到王世杰的大部队的来到。
王世杰在潞安府稍作补充,片刻不留的就率大军朝北进发而去。一路上风卷残云,解决了不少回军的小股部队。此时从四里八乡汇聚的小股回军,可不断的向北边的大军靠拢,王世杰正好在后面赶上,二话不说也不管男女老少,只要是回人装扮的即可就地处死。这一路的所见所闻已让王世杰的心冷如磐石,离开潞安府后,这一路上可http://www.hetushu•com没见一个完整的村落,不是被回军全部屠杀一空,就是背井离乡的也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张闲端着望远镜看着这股骑兵,并没有着急的开枪,而是把他们放进了两百米的距离之后,才挥下了手中的令旗。
“洋枪?洋枪怎么了,我们的子民都受真主的护佑,潞安府的兵勇不也有洋枪,还不是被我们打的落花流水,所以我们得横下一条心,要由为真主赴死的精神,那便一定能把这股汉人全部消灭。”
回人们起义后,并没有形成一家独大的场面,而是推举出了一个联盟性的组织,所有的大事也均有联盟中的头领说了算话。联盟中势力最大的也就是马家和穆家两个大姓,正在地图上比划的也就是马家的头领马步青。
穆宏愤愤的骂了一句,完全没有把回人的生死放在心上,因为他相信,所有忠于真主的人,在死后又会重新复活。
张闲在山坡上看着满地的尸体冷哼了一声,乔志清刚把远征步枪送到新二师的手中,所以张闲只在训练中见识过它的力量,这次实战才真正的让张闲大开眼界。这种步枪比起原来的前膛枪还要厉害百倍,不但威力增大,最重要的是便于防守,不需要密集枪阵的配合,以此弥补换弹的空隙。这样便能完全的发挥单兵作战的优势,只要有充足的子弹,便能以一敌百。
“砰,砰,砰”
张闲暗自冷哼了句,反正也不担心回人冲上来吧。所以http://m.hetushu.com只到回人冲进二百米之内的时候,还是没有动静。
马步青在高低上远远的看着这场争斗,嘴角不由的冷笑了声,心里暗道,“看来敌人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吗。”
异变在此发生,看似密集飞出的子弹,却没有一颗打在了清字军的身上。因为清字军采用的是最新式的远征步枪,只需要拉动枪栓便能完成换弹,并不需要半蹲着放完了火药放铅弹,临了还得用通条捅上一捅。所以躲在战壕里掩体里的清字军并没有一人负伤,倒是在洋枪兵和弓箭手冲近一百米之后,山坡上突然枪声大作,那子弹迸发的响声可比回军使用的洋枪大了数倍,一时间正在仰头放枪的第一排洋枪兵全部被子弹打穿了身子,滚落在了山坡之上,第二排预备的洋枪兵还没起身,就被第二波的子弹打个透心凉,第三排正在换弹的回军更是不必说,齐刷刷的跟割草一般,被收割一空。
“穆老爹,你们穆家不是还有五百多的火枪兵吗,加上我们马家的火枪兵,足有两千多人。据我观察,山坡上伏击的敌军也就是一千多人左右,我们就用火枪对火枪,一定会冲破防线,一举拿下整座山头。”
马步青冷色对穆宏分析了一遍,他方才在高地上对前面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值得一提的是马步青去年还专门和几个年轻的族人奔赴陕北参加暴动,当陕回十八营被完全消灭之后,马步青才又逃回了山西。
回军骑兵在将领的带领和_图_书下几乎倾巢而出,他们不过是临时组织的部队,冲进的队形显然散乱不堪,完全没有章法。一冲进两百米的距离,顷刻间就被远处飞来的子弹打的人仰马翻。这群信仰真主的人以为自己在几天后真能复活,完全不恐惧死亡,面对着前面一排排的骑兵倒下,后续的骑兵仍是奔涌而上。但无论怎么冲击,就是进不了一百米的范围之内。死伤越来越多,尸体铺满了整个山道,连本就不宽敞的道路都被堵塞。
此次攻击由马步青统一指挥,在火枪兵聚拢之后,弓箭手也准备妥当。马步青随即带着五千的兵勇涌上前线,在距离清字军阵地五百米外的时候,发动了攻击。他也从在陕北的回军中见识道使用洋枪的方法,把五千人分为东西两个部分,一同排列五行,三行的洋枪兵,两行的弓箭手。保持着还算整齐的行列,端着火枪提着弓箭朝山坡上冲去。
回军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见,顷刻间便死伤一片。冲在最前面的人连忙掉头后撤,队伍也跟着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枪声一点都没有停歇的迹象,回军在山西肆虐这么长时间,还没有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前面的回人也没人见识过洋枪的威力,还以为眼前的山上被汉人施了魔法,稍稍靠近就会被被不明物体打的皮开肉绽。
“穆老爹,你就放心吧,我们马家再出三千的弓箭手,一定会大破敌人的防御阵地,到时候这些汉人统统剥皮抽筋,以祭奠死去兄弟的在天之灵。”
“呜……”
和*图*书“不自量力。”
“不要乱,真主在天上保佑着我们呢,想上天国的跟我冲啊。”
穆家头领穆宏坐在一边不高兴的大喝了出来,显然对刚才的撤退十分的不满意。他在联盟中的辈分也是最大,所以说话也最有底气,总是一副暴躁的大嗓门。
牛角的呜鸣声在上千的骑兵倒下之后,终于在回军中响起。回人们这才发现,也许前面的道路真被恶魔下了诅咒,所有的回军在此时同时后撤,在十里外稍微宽敞的小村中安营扎寨。
所有的会人将领都聚在一起,拿着一张不知道何时绘制的破旧地图,在上面不断的指指点点。
“那你说怎么办?”
回军营地
“马大帅,如今我们回军的气势正旺,为何要突然下令后撤呢?”
弓箭手此时看着前面的洋枪兵一片片的倒下,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暴露出了嗜血的本性,大吼着快步向上攀爬。他们心里明白,只需要六、七十米的距离便到达弓箭的有效射程,他们可都是马家的精锐力量,自然对生死无所无惧。但是这股浪潮也很快被对面的枪林弹雨打破,真正当进攻到六十米开外的时候,只剩下一百多人,终于全部满弓朝上射去。这一百多人还没能看到箭雨落下,便统统的被子弹打成了肉泥。最后躺下时眼睛怔的浑圆,这才发现弓箭齐刷刷的落在敌军前面的十来米处,并没有射死一人。
马步青用右手抱拳狠狠的砸在桌上,穆宏看着他的自信满满的神色,不由的心动了下,答应了马步青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