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6章 回军的算盘

苏三娘却是感动不已,搂着乔志清的脖颈靠了一会,没想到乔志清竟然没出息的呼呼大睡了起来。苏三娘笑了笑,给他身上披了件衣服,一手抚摸着肚子,一手抚摸着乔志清的脸庞,闭着眼也甜甜的睡了过去。
“马兄弟,情况怎么样了?”
穆宏冰冷的大笑了出来,冲身边的将领耳语了几声,便吩咐穆家的人马下去秘密行动。
“没事就好,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么担心你。”
“穆老爹,我看前面的山道是过不去了,我们必须重新选择道路才行。”
马步青双眼瞪得浑圆。
乔志清端详着京城发来的密奏沉默不语,朝廷处于谨慎,还有平衡各方面的关系,在此次对南京城立功将领的封赏问题上犹豫不决,唯恐赏罚不明,让这群手握重兵的将领们起了不满之心。所以特意下了密诏,再次询问乔志清的意见。乔志清上次为了向那位岳父大人示好,就上奏朝廷,把功劳推脱在湘军的身上。但是和曾国藩闹翻之后,又改换了主意,既然和湘军必有一战,那也不用遮遮掩掩,如今只能先把湘军逼上反路,再趁乱浑水摸鱼。逼迫湘军造反就两条路子,一个是抢他们的功劳,一个是解散掉他们的武装。
李青云愤愤的大骂了声,狠狠的跺了下右脚。
晏玉婷就知道他的那德行,心里便更加的有了底气,掩着嘴偷笑了一声,接过信纸便要出门而去。
穆宏幸灾乐祸的抽动了下嘴角,但是并没有笑出来hetushu.com
“什么?”
乔志清白了她一眼,提笔给朝廷回信了起来,在信里狠狠的把荣禄的八旗军夸赞了一句,把攻破南京城的功劳全部记在了荣禄身上。并暗示若是事情有变,清字军定会站在朝廷的一边。
苏州府衙
“这里面一定有阴谋,若是回军混在这里面,我们的防御阵地肯定会被回军冲散。”
马步青不得不佩服了下穆宏的老奸巨猾,这个老东西有此计策也不早早提出来,却等着自己的马家军消亡殆尽,果然是狠毒的厉害,连自己人也要算计。
“你就放心吧,陕回十八营那么大的势力也被王世杰打的落花流水,就潞安府的那些回军还不够王世杰撒牙缝的呢。”
乔志清心里默算了下时间,连忙冲出了书房,向院中的寝房奔去。
“马兄弟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一点,老夫其实早就想出了一条妙计,而且现在后路已经被一股不明身份的军队堵住,我们可是没有后路了啊。”
“没问题,我这就安排人带你下去休息,你就在这院子里先住下来。”
苏三娘正满脸虚弱的躺在床上,小丫鬟刚给她稍稍擦拭了下身子,乔志清进屋后,小丫鬟便端着脸盆小心的退下。
“夫人她好像要生啦。”
晏玉婷撅着嘴弱弱的吐了句,她也知道乔志清心烦,不敢过于挑逗他,万一这家伙生气打自己一顿,那可就惨了。不过晏玉婷也好奇乔志清生气起来是个什么样子,这m•hetushu•com么长的时间还没见他对自己发火过。大清朝从来都是男尊女卑,也不知道乔志清是怎么长大的,想着法子的提高妇女的地位。
晏玉婷终于忍不住调侃了乔志清一句。
乔志清果然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还冲晏玉婷苦笑了出来,把信纸叠好后起身交在了晏玉婷的手上,让她立即八百里加急发出去。
洋大夫用他那不标准的汉语一字一句的道出。
乔志清看着她精灵古怪的样子,不由的无奈的摇摇头,若是真娶了这位晏大小姐,也不知道她的小脾气会不会改一改。
“这招浑水摸鱼的招数回军已经在安塞城使用过一次,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卑鄙的在山西也用一次。你带左营先把百姓们都集中起来,然后这样……”
穆宏看着马步青垂头丧气的样子,自然猜出了一二,刚才也有前方的探子传回的消息。穆宏故意这么一问,是想趁机打掉马步青在联盟里的威信,让穆家独自说了算话。
马步青不知道他有何妙计,但是看穆宏信誓旦旦的样子,也只能咽了口气,等待明日再做打算。
回军大营里已经乱成一团,不断向回军靠拢过来的小股部队已经把此情况做了通报。马步青垂丧着头回到了军营,他心里明白这支回军的队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看似六七万的人马,实则只有万余的战斗力,刚刚却已经倒下了大半。这剩下的兵马只够欺负欺负汉人的百姓,要是拼死动手,也只能靠着和*图*书人数徒添些声威。
晏玉婷虚弱的吐了口气,紧握着乔志清的手指轻笑了出来。
寝房外已经挤满了人,为了保险起见,晏玉婷的肚子九个月大时,乔志清就在军医处调拨了两个女护士专门伺候。此时卧房内正传来苏三娘痛苦的嘶叫声,她先前虽两次家人,但却没有生育过一次,如今又是大龄产妇的年纪,自然比她人更为凶险上一分。乔志清不相信接生婆的手艺,专门让军医处懂得妇科的洋大夫随时待命,如今那洋大夫已经在屋里忙碌了一炷香的功夫,但孩子还是迟迟没有生产的迹象。
山西武乡县
“三娘,你还好吧。”
“乔大哥,你在为你的那位岳父大人不知道怎么选择吗?”
晏玉婷轻松地冲乔志清眨巴了下大眼,说着就出了门去。
“大夫,夫人怎么样了,孩子生出来了没有?”
乔志清长吐了口气,冲身后的灵儿和惠儿吩咐了一声,带着洋大夫下去休息去了,然后急匆匆的进了寝房。
乔志清在门外干着急没有办法,折腾了一夜,天亮后房门突然打开,一个斯文的洋大夫拉开口罩从屋里走了出来,一脸的疲倦。
“等下,今天有没有王世杰的军报发来?”
乔志清刚坐下身子,门外就传来了灵儿和惠儿紧张的呼声,说话的功夫就冲进了书房。
由穆宏率领的回军已经做好了所有突围的准备,马步青在一旁苦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原来穆宏的妙计就是把附近所有村庄的汉人都搜和图书捕了过来,让这些汉人走在最前面,化装成汉人的回军混在人群之中,若是山坡的守军让这些汉人通过的话,混在其中的回人就趁势发起攻击,然后等待在一里外的回军也趁势发起总攻。
“哼,我就知道你还在想着那个芸妹妹。”
灵儿笨嘴笨舌的半天憋不出句话来,把乔志清着急的站了起来,大声问道,“夫人怎么了?”
乔志清也是紧张的一夜都未合眼,连黑眼圈也熬了出来,十分的狼狈。
“没事的,放心吧。”
进攻发起之后,大约三四千的身着汉人服装的百姓一波波的涌了上来,全都是哭天喊地的冲着清字军的阵地哀叫着。士兵们这下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清字军从来没有对着百姓开枪的传统,自从他们加入清字军以来,这条军规就如同刺身一般烫在他们的心上。在老百姓距离山坡五百米的时候,布防的清字军终于对天鸣枪示威,示意老百姓停下脚步。但这些老百姓的身后就是虎视眈眈的回军,好不容易逃出虎口,有谁愿意会放弃这一线生机。老百姓们仍旧超前迈进,他们都在期盼着自己的官军不要伤害自己人。
马步青失落的垂下了头,马家如今的精锐丧失已尽,在联盟里已经没有了说话的资格。这个临时组建的联盟可是以拳头论大小,刚才也许真不该让三千多的弓箭手也过去送命。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个哑巴。”
乔志清皱了下眉头,好奇的看着这俩个小东西。
“是啊,后路都断和_图_书掉了。我们只有拼死向前突围,我相信山坡的守军也没有多少的粮草了,明日一战,老夫自有妙计对付他们。”
乔志清在她的身边小心的坐下,温柔的抚摸了下她的脸庞。
乔志清忍不住道了句肉麻的话,连自己都笑了出来。
惠儿沉了口气,终于娇喊了出来。
“老爷,不好了。”
晏玉婷给乔志清送来了迷折后,就无聊的坐在卧榻上看着愁眉不展的乔志清,无聊的摆弄着自己的小脚,时而不知道为何抿着嘴傻笑几声。
山坡上的张闲见此情况彻底的傻了眼了,深吸了口气,脑中不断的盘算了起来,布防在在最前线的左营营长李青云,也迅速的撤回指挥部向张闲询问着对策。
“你啊,这小嘴就是得理不饶人,曾国藩怕是不肯把女儿嫁给我了,我们马上就要喝湘军翻脸了。”
“后路,没有了?”
张闲沉默了一会,然后在左营长的耳边轻语了几声。左营长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连忙敬了个军礼下去准备去了。
“夫人,夫人……”
马步青未曾预料的是,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就在夜色刚黑的时候,王世杰的大军已经穿过了襄垣县,把回军的后路全部堵死。就算是回军此时选择后退的话,也是死路一条。
“出什么事了?慢点说。”
“没事的,大人,夫人只是正常的分娩反应,孩子估计也就这两天就要诞生,所以我必须待在府中守候。”
乔志清刚反应了过来,连忙抬头问了晏玉婷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