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8章 京城行

李天二说着就从怀里摸出一袋的银子,数也没数就扔给了张老汉。
三人跟在乔志清的身后东张西望,他们都是初次入京,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乔志清倒没有什么好奇的,他穿越前当兵复原后,就是在北京读的大学,这里有名的地方也都不知道玩了多少次,和后世也没有多少的区别,就是房屋矮了些,道路破了些,街道窄了些。
“这个?那好吧,不去就不去了,不过你到了北京一定不能再拈花惹草的,勾引些不干不净的女人回来。”
这话让正在边上忙碌的老板给听见了,满脸乐呵的跟乔志清打了个招呼,“这位爷,你说这话我爱听,咱们老张家的爆肚那可是全京城里最正宗的,我这儿就给三位爷尝尝。”
“老张,快给小爷们整点猪肚,肚子都他娘的饿的叫起来了。”
“你看看这个,朝廷要宣你们这些在围攻南京城中立功的大臣赴京城受封。乔大哥,大清对你不薄啊,又要给你加官进爵了。”
“爷,这年头混个温饱就行了,哪里还指望发那大财,你真会逗咱开心。”
乔志清用完了饭和摊贩聊了起来。
李天二跟着插嘴了句,肩膀上疼的吸了口凉气,但嘴巴依旧强装大爷。
乔志清苦笑了声,放下谕旨闪起折扇来。
老张听到呼声连忙起身招呼,对那群兵勇点头哈腰的哀求了下。
一个带头的兵勇坐下后就冲老张大声吆喝了下。
摊贩用他那轻飘的北京口音吆喝了一声,把三碗烫好的爆肚http://www.hetushu.com放在了桌上,一人还给了碟蘸料。
“乔大哥,这次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老张封了火门,反正也没有客人,索性坐下来和乔志清闲聊了起来。
“是啊,这些天是活够了,想临走前带上几个,怎么了,你要不要跟着我下去转转?”
“放心吧,我的晏大小姐,京城里步步杀机,我哪里还有那心思。”
“臭小子,你们都听见了没。快把爷几个放开,神机营的人你们也敢动?”
“什么事啊玉婷,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
“五六两?是有点少,凭你这手艺每个月至少得赚五六十两,才对得起这个张家招牌。”
晏玉婷把手上的诏令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轻笑着调侃了一句。
梁宽也跟着黄飞鸿附和着,两眼都是憧憬。只有梁世荣咧着嘴傻笑的,沉默不语。
“朋友,吃饭给钱,天经地义。刚才老张说你还欠了他两个月的饭钱,先把帐结了,再吃这一顿。”
“结账?”那几个兵勇突然嚣张的大笑了起来,带头的那个姓李的兵勇“嗖”的下就把手上的大刀给拔了出来,重重的看在木头桌上,满脸凶恶的大喝一声,“老张,你是不是不想在这前门大街上混了啊,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李天二出来吃饭,什么时候给过钱啊。爷今儿就告你一声,在前门这块,天是老大,爷是老二。快给爷整桌爆肚儿,爷要吃的不满意,砸了你这摊子。”
乔志hetushu•com清左手从怀里摸出匕首,一用劲便贴着李天二的鼻子扎在了桌上。这一下便吓的李天二尿出了裤子,闭上眼大声哀嚎了一句,“爷爷饶命,爷爷绕面啊,我给,我给还不成吗?”
乔志清轻笑着捏了下她的小鼻子。
乔志清招呼了对面的烧饼摊又来了六个烧饼,四人就着爆肚便大口吃了起来。这看似不起眼的东西,一吃到嘴里酥脆爽滑,立马让人胃口大开。
乔志清站在李天二的身后,大手一挥重重的摁在他的肩膀之上。把一桌子的八旗兵都惊了一跳,连忙就抓住刀鞘拔刀子。黄飞鸿三人眼疾手快,嗖、嗖、嗖一出手,便抬脚把刀踹开,一个擒拿便把四人的脑袋都摁在了桌上。
晏玉婷撅起了小嘴可怜巴巴的央求了一声,乔志清和她结婚的日子已经定在了端午的那天,距离今天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小丫头一点都不安分,天天闹着要跟乔志清生个孩子。在晏敏霞细心的教导下,她可不再傻乎乎的以为和男人睡上一觉就能生出孩子来,每日里抱着个春宫图满脸涨红的翻看着,如今一见到乔志清就春心四起。
乔志清把今天的公文都整理了下,随后也出门去了府衙的办公区,给各部的官员交代了下工作。自从扩兵改革之后,乔志清便在府衙规划出一片办公区来。各部的官员也都走马上任,苏州城正以一种健康的方式,循环有序的向前发展。天黑后,又约见了在苏州驻防的几个军长叮嘱了几句http://www.hetushu.com。扩编后,各师长都荣升一级,变成了统领三个师的军长。乔志清也盘算着按照后师的军衔从北京回来后对各将进行授衔封赏,这样做也能解决很多的权责问题。比如在战场上,说是一个师部的师长阵亡,就马上能由最高军衔的旅长暂代师长的职务,不然三个旅长一时就吵破天了。
“闭上你的臭嘴,再说话舌头给你割了。张老汉的饭钱你是给还是不给。”
老张显然是被吓住了,愣了一下无奈的摇摇头,走到火炉边上再也没有话说。
第二日清早,乔志清便让黄飞鸿带着一个联队的亲兵上了特质的蒸汽铁甲船里,沿着京杭大运河直接向北京驶去。各地的叛乱逐渐平息后,河道两旁显然呈现一股繁荣复苏的味道,比起年前回山西那会不知道热闹了多少。河道上的田地里至少能看到耕种的农夫,紧挨着河道的建筑也多了不少。但这种景象过了淮河之后,便很快又颓丧了下来。这里曾经被捻军折腾了十几年,现在依旧是百里无人烟,土地荒芜,杂草丛生。船行了三天三夜,一行人终于到了北京。乔志清只带了黄飞鸿、梁宽、林世荣三兄弟上岸,其余亲兵全部在船上留守。
老张憨厚的笑了下,正说话的功夫,五个身着八旗军服的兵勇,就在另一边的桌子上坐了下来。
“爷,你这是损我呢,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叫我老张就行了。这地段生意还成,就是税收太重,每个月能落个五六两银子,我就谢天谢地了。hetushu•com
乔志清笑着举起折扇在他两人的头上一边敲了一下。
晏玉婷的小脑袋细细盘算了下,说的也是,反正马上就要结婚了,也不急于这么一两天。
“你看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子,本公子可告诉你们,高手在民间,越是这种地摊做出来的菜才越地道。”
老张一看乔志清要对李天二动手,赶紧跑过来好言相劝道,“几位爷,别打了,这钱老张不收他的了。李爷是神机营的人,你们惹不起。”
张老汉不知所措的愣了下,咬咬牙还是捡起钱袋取了三两银子,把剩下的又还给了李天二。
乔志清摇了摇手上的纸扇轻笑了声,和三人一路走走看看,直到行至了前门大街,道路才一下子便的宽敞了起来,两边的商铺也都是两三层高的屋子,街道也是用石条铺路,很是整齐。
“那就好,我去看看苏姐姐和你那小公子,你忙你的吧。”
乔志清那爱多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起来,嘴角抽动了下站起了身子,直接朝李天二的那桌走了过去。黄飞鸿三人也心有神会的站了起来,紧跟在乔志清的后面。
“哎,李爷,您来了。您这前俩月的饭钱还没给结了。小人的老婆还等着赚钱抓药呢,您看是不是先给小的结上一次。”
“爆肚儿来了。”
“全天下的城市还不都长的一个样子,你以为京城是用金子铺路,银子砌墙啊。”
黄飞鸿看着路边上的破房烂瓦经不住感慨了声,除了入城时那高大绵长的城墙还让人惊讶了一下,一进了城门便让人失望和-图-书了起来,走了一路连个像样的客栈还没找到,沿着城墙盘旋而过的护城河里飘散的满是粪便的臭味。
“小子,你快放开我们,活腻歪了吧!”
“老板,你在这儿的收成怎么样啊?”
“老张家?”
“公子,京城就是个这样啊,比咱们苏州可是差的远了。”
乔志清轻笑了声,冲老张吹捧了句。
李天二的脸上显然有了一丝惧色,但还是强壮镇定的威胁了一声。
“是啊,公子,听说北京全聚德的烤鸭做的不错,我们去那里吃呗。”
乔志清看着那中年人皱了下眉头,自己上学那会就常去什刹海爆肚张,莫不是这人就是爆肚张的祖宗?
“你去干什么,一路上山高路远的,你还没到北京小身子骨就颠簸坏了。再说了,你要走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谁来帮我处理。”
乔志清皱了下眉头接过了诏令,暗道一声,这次朝廷可是动了本钱,要好好的给这些个封疆大吏奖赏一番了。
晏玉婷满意的翘了下嘴巴,说着就起身款款的走了出去。
乔志清端着茶碗喝了一口,降了降身上的火气。
乔志清带着三人在路边上随便找了摊位坐了下来,黄飞鸿忍不住笑了声,“瞧见没,公子又要请我们吃路边摊了,每次不管去哪里就没进过一次酒楼。”
乔志清起身伸了个懒腰,在卧榻上坐了下来,使劲的呼扇着手中的折扇,天气闷热的让他心烦意乱的静不下心来。
乔志清说话的功夫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三分,把李天二的肩膀抓的连连惨叫。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