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0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酒过三巡后,荣禄的话便多了起来,眉头紧锁的看了下乔志清。
“难说,你在军中的资历尚浅,论军功远比上曾国藩。但凡事都有意外,湘军的势力越大,朝廷就会越是忌惮,应该会想办法平衡湘军的势力。一切都听天由命吧。咱们今日只喝酒,不论公事。”
“没错,表哥,我手下的人看着他们进去的。”
说话的功夫,楼上便下来四人,领头的年轻人摇着扇子看着荣禄丝毫没有畏惧的表情。
乔志清笑了笑,对祁俊藻弯腰行了个大礼。
乔志清冲张之洞抱拳回礼,转头对着祁俊藻恭维了一声。
李天二的话音刚落,荣禄就抬手给了他一巴掌,一下把李天二打的愣在了原地。
年轻人大笑了一声,翻身从马上一跃而下,手一挥便有数十支洋枪把董兴武围了起来。
乔志清模棱两可的回了句,稍稍宽慰了荣禄下,便和他又喝起酒来。
“乔大哥,你这是看不起兄弟啊,到了京城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呢?”
“大哥放心,小弟这就办。”
领头的那个年轻人显然有一丝吃惊,正当官军们往楼里冲时,急忙举起了右手拦住了众人。
荣禄使劲的点了点头,冲李天二瞪了下眼,急忙让他带着手下撤了兵马。他则一脸谄媚的跟着乔志清上了二楼。
董兴武看着年轻人,脸上的青筋曝露,脚下微微一动,就要窜上前扣住年轻人。
祁俊藻款款扶着乔志清,笑着跟他介绍了下身边的年轻人。
张之洞不卑不亢m.hetushu.com的抱拳招呼了声,在祁俊藻坐下后,跟着在客位上挨着乔志清坐下了身子。
乔志清冲荣禄笑了笑,满脸不屑的损了李天二一句。
乔志清淡淡的说了句,说着就转身带着手下的三人上了二楼。
“大人,这不太可能吧,小人这里可住的都是良民啊。”
“乔大哥,你说这次朝廷是怎么打算的,兄弟有没有希望封王加爵呢?”
“乔巡抚,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幸会幸会。”
“快请起,请起。今日老夫的家里真是高朋满座,志清啊,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今年的探花郎张之洞,现在刚被任命为授翰林院编修,是老夫的得意门生。”
祁俊藻话音刚落,张之洞就忍不住抱拳看着乔志清问了一声。
“请老师放心,王世杰乃是学生手下的天纵将才,如今潞安府的回乱已经平定,王世杰昼夜行军,现已经进驻太原府,相信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山西的回乱便会彻底的平息下来。”
那马上的年轻人一脸傲气的冷笑了声,问身边的一个官军道,“二子,你确定招惹你的人就住在这里吗?”
乔志清在来北京前就让火狼打探清楚祁府的路线,出门后让董兴武备了辆马车,带着黄飞鸿三人就直奔道了祁府的门口。
那个称呼年轻人表哥的官军正是李天二,这几日正好荣禄因为朝廷封赏的事情回了北京,李天二本就是想到府里寻荣禄游乐,谁知道在路上竟然遇m.hetushu.com见了乔志清,被狠狠的揍了一顿。
荣禄当着众人的面给乔志清抱拳行礼,把身边的兵勇都惊讶的一下子矗立在了原地。他原来在京城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也是这些神机营弟兄的偶像。
夜半时分,桌上的一坛子二锅头都被几人喝的一滴不剩,荣禄晕晕乎乎的起身告辞,一个人摇摇晃晃的下了楼梯,出了门便被外面等候的下人给扶上了马车。
正在此时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大笑,笑声落就响起一声大喝,“荣禄兄弟,你是来找我的吗?”
“荣禄兄弟那里的话,我只想趁着这次册封的机会,在京城安静的游玩上几日,并不想太过招摇。”乔志清笑了笑,起身给荣禄斟了碗酒,把自己的酒碗端了起来,笑着说道,“来啊,为了今天的误会干上一杯。”
祁俊藻的府宅是一个敞亮的四合院子,分前院和后院两个部分。院门的门板装在后柱的上面,大门和门廊占一间屋子大小,门外的两扇墙呈外八字形状,这就是京城中代表身份的“广亮大门”,住在这里面的人不是皇亲国戚,就是朝廷的高官要员。
“乔大哥,你这来京城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我这表弟打小就不懂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计较。”
荣禄也爽快的端起了酒碗,和乔志清碰了下后,都各自满饮了下去。
“行了,我不跟你表弟计较。让你的手下都扯下http://www.hetushu.com去吧,围在人家客栈的跟前,还让人家老板怎么做生意。”
董兴武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京城的神机营在八旗军中可是最难缠的,没想到被乔志清淡淡一喝,就灰溜溜的拍屁股走人了,也不知道这个盟主究竟在朝廷是什么身份。因为荣禄跟乔志清进了房里,董兴武不想暴露身份,让荣禄怀疑自己和乔志清有牵连,所以在一楼的柜台上又拨弄起手中的算盘珠子来。
“那就好,我们山西从来都是风平浪静,就是几年前林凤祥北上的时候闹腾了几天,如今百姓们刚刚休养生息了过来,怎么也不能被这些回贼给打乱了。”
“表哥,你不打他们,打我干什么啊?”
“是这样啊。”
李天二看着荣禄点头哈腰的样子,便知道眼前的这几人来历不凡,一时也呆在了原地,脸上再也没有一丝嚣张的表情。
祁俊藻抱拳招呼了一声,乔志清四人也同时抱拳行礼,待乔志清使了个颜色,黄飞鸿三人便点点头出屋等候。
“张之洞?”
荣禄进了包间后,对乔志清连连抱怨了一声,满脸嬉笑的在宴桌上坐下了身子。
乔志清满心轻松的回了一句,太原府一带的回乱本就是他让华兴盟的人假扮的,王世杰去了自然是药到病除。
李天二一下子委屈的都要哭出来了,冲荣禄哀嚎了下,涨红了脸蛋。
“荣贤弟,你这表弟的脾气可真是不小,这北京城果然是藏龙卧虎,连个神机营的小兵勇都这么厉害。”
和_图_书志清在门口让门子通传了之后,没一会便被门子带进了院中,在客堂里稍坐了下来。客堂里的小丫鬟熟练的给四个人各自满了杯茶水,抱拳躬身的侍奉在了身后。乔志清端起茶碗一口茶水还未下肚,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畅快的笑声。笑声落,一个留着白须身着儒袍的老人便在一个年轻人的搀扶下进了客堂。乔志清虽没有见过祁俊藻,但从二人散发的气场不难看出,那二人的身份都不会低微。
“志清,你能来看老夫,老夫心里很是高兴。当初也不白费老夫在朝廷里为你说了那么多的好话,刚好老夫也有事想问你一下。我们山西闹了回乱,你让老夫建议调遣王世杰的军队剿匪,不知道现在的结果怎么样了?”
“老夫说今早怎么喜鹊临头呢,原来是有贵客至此了。”
祁俊藻舒了口气,这几日老头子总在为老家寿阳的亲戚担惊受怕,如今听乔志清的口气也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
乔志清四人也喝的有点大了,就地滚落了一地,呼呼地就睡了过去,直到天亮后才缓缓的醒来。距离封赏的朝会还有一天的时间,乔志清在洗漱过后,就带着黄飞鸿三人去了京城的祁俊藻府中。这位同乡在朝中一直对乔志清多有照顾,乔志清第一个想拜访的就是这位清流派的领袖。为此还让黄飞鸿携带了前朝唐伯虎的几幅真迹,这位同乡向来清高,但是对唐伯虎的画作却是没有一点的免疫力。
李天二看乔志清这么大胆的出来,一时就狗仗人势的就指着http://m.hetushu.com乔志清大骂了一句,“孙子,看爷爷今天不削了你,还敢跟小爷嘚瑟。”
祁俊藻一脸担忧的看着乔志清皱起了额头。
“你他娘的都胡说些什么,还不给我滚回去。”
身边的那官军扭曲着脸大叫了声。
“表哥,没错,打我的那帮人就在楼上。”
乔志清在楼上听见下面吵吵闹闹,便明白肯定是今天教训的那个官军来找麻烦来了,正想看看他能找来何方的神圣,可听了一会竟然发现是荣禄的声音,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掌故的,这客栈的四周都被我团团围住了,你就是叫的再大声,他们也跑步了。”
董兴武已经确定这些官军是为了乔志清而来,故意大声回了一句,希望乔志清能听到自己的暗示。
“乔大人,这次朝廷对攻打南京城的将领论功请赏,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荣禄的眼珠子急转了下,轻叹了口气,也不愿多想,端起酒碗就陪乔志清喝了起来。
“老师,学生可是日思夜想的想见你一面,今日终于如愿以偿了。”
年轻人冷笑了声,转头看向了董兴武,冷喝道,“掌柜的,你刚才也听见了,你这店里可住着四个袭击官军的反贼啊。”
“老师的弟子果然器宇轩昂,日后定当是朝廷的栋梁之才。”
乔志清的心里暗叹了下,抱拳对那位年轻人略略的行了下礼。这位年轻人生的英俊潇洒,眼睛明亮有神,很是气度不凡。他被后人称为“晚清四大名臣”,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比肩,想来自有过人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