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3章 惨遭绑架

“太后,臣在奏折中已经给朝廷说的很清楚了,这次的首功当是荣禄总兵所有,臣只是在一旁负责策应,并没有出力,为何今日却被封为了镇南王,臣当真是受之有愧。”
身后果然传来一声闷哼,乔志清二话不说,转身就是一个摆拳。这次倒没有占到便宜,刚挥出拳头就被一个强健的臂膀接住,一个反手扭扣就把乔志清的胳膊给死死的锁住。乔志清这才发现这巷子中竟然埋伏了五六个壮汉,还没等乔志清开口询问,脑子后面就挨了一闷棍,两眼一黑,身子跟着就酥软的躺倒在了地上。
“镇南王就莫再推辞了,要不是因为你,本宫才不愿意白白的给你们汉人封一个王爷呢。镇南王,你说你该怎么感谢哀家啊?”
“喂,有人吗,你们好大的胆子,连本王也敢劫持,就不怕灭九族吗?”
乔志清琢磨了会慈禧话里的意思,不知道她在暗示什么,起身后跟她行了个大礼,便小心的退了下去。
此时正是街上人多的时候,从各地汇聚京城三教九流正开始一天的忙碌。北京城毕竟是一国的都城,经过几百年的积累,宫外的这条御街,比起苏州的官道可不知道繁华了多少倍。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熙熙攘攘,摩肩擦踵。
过了一会,四周还是没有回音,只是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就有一只大手端着茶碗塞进了麻袋中,对着乔志奇的嘴巴就灌了进去。乔志清也没喝几口,水却洒了hetushu•com一身。
“太后,臣还有一事不明,请太后示下。”
“你妹的,这群畜生不是想把老子净身吧,老子可还没好好玩过女人呢。上帝啊,这时候英雄也该破门而入了。”
乔志清不知道晕睡了多长的时间,才缓缓的醒来,睁开眼后四周竟然是黑洞洞的模样。稍稍活动了下身子后,才发现双手双脚都被紧紧的绑住。用鼻子狠吸了一口后,才明白自己是被套在了麻袋里了。
乔志清的心里一时纠结到了极点,只恨自己一个人乱逛些什么,若是董兴武在身边,那这几个人完全不是对手。若是自己真被净了身,回去可怎么向苏州的老婆们交代啊。就在乔志清胡思乱想的功夫,身边的壮汉一时都出了门去,房门合住后,只听见一个脚步声在屋内走动了一圈,便在床上坐了下来。
慈禧显然没有料到乔志清会这么大胆,平时哪里有人敢这么轻佻的说话,不过此话却说在了慈禧的心里,也好久没人这么直白的恭维过她的美丽,女人们不管再位高权重,始终把美丽放在第一位。乔志清这么一说,慈禧不怒反喜,沿着红唇“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乔志清故作一副忠臣的样子,抱拳跟慈禧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
“有什么事就讲吧,哀家也难得见你一次,你也不必太过拘束。”
“行了,要说的都对你说了,这京城可不太平,走路当心点。”
“原来镇南和-图-书王的嘴巴这么乖巧啊。”
“太后放心,臣一定会鞠躬尽瘁,护卫朝廷的威严。”
慈禧妩媚的笑的花枝招展,说着还伸出玉手在乔志清的手背上轻滑了下。那火热的眼神让乔志清看了,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那臣就告退了,太后休息吧。”
“你们是什么人,抓我过来想做什么?”
院内的丫鬟太监们顿时跪了一地,乔志清也是满脸不情愿的跪下了身子,带慈禧在一大帮丫鬟的服侍下进了屋后,才对众人吆喝了声,“都起来吧,乔大人随哀家屋中说话。”
慈禧下朝后,带着小皇帝在东暖阁用过了早膳才回了燕喜堂。乔志清随着林美珠在房门口候了半天,才听院外传来一声太监的尖利喊声,“太后驾到。”
丫鬟太监们小声的回了一句,这才起身各自忙开。
慈禧笑的更加的灿烂起来,双手忍不住捂着肚子深吸了口气,平静下来后突然端庄的直起身子,看着乔志清正色道,“那好,既然镇南王这样忠心,那本宫确实有件事情要让你处理。如今江南一带的长毛贼主力已经完全肃清,本宫想着如今留着湘军也没有什么用处了,所以朝廷下一步就要开始裁撤整编湘军,把地方军纳入朝廷的管辖。负责本次裁军的钦差就是你的老搭档荣禄。你也知道,湘军的那些将领从来都是桀骜不驯,对朝廷颇有微言,本宫担心湘军的将领不服。所以你要在后面继续支持荣禄,一旦有和图书变,不必请示朝廷,可自行发兵镇压。”
乔志清嘶声大喝了句,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四周除了自己的呼吸,竟然没有一点的动静。
乔志清抱拳领命,心里对慈禧另眼相看了起来。这个女人果然有强烈的权利欲,这粮食刚刚磨完,她就着手准备卸磨杀驴了。
乔志清轻笑了下,脸色又恢复了平静,跟慈禧说起了正事。
乔志清继续喊了一声,想引起绑匪的注意。他脑子里不断的盘算着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公然劫持朝廷的王爷,便想从绑匪的口中套句话出来。
乔志清轻笑了声,骄傲的扬起了棱角分明的下巴,直直的上下打量了下慈禧,轻佻的吐了一句。他说的倒也不是假话,此时的慈禧还是个年轻的小女人,加上她平时精心的保养,皮肤娇嫩的如同十八九岁的姑娘一般。那风姿耸立的胸脯即使被宽大的凤袍包裹,也是十分的饱满浑圆,随着她的一颦一笑上下颤抖。
“到底是谁把自己抓过来了呢,他们想做什么?”乔志清的心里暗自嘀咕了下,想起荣禄下朝时候所说的话,不禁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荣禄那小子派人干的?但是这样做到底对他有什么好处呢,他也犯不着用这么愚蠢的手段对付自己,那自己在京城就剩下曾国藩一个仇人,难道是曾国藩指示的?那也不可能,曾国藩也没必要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慈禧深吸了口气,抿了抿红唇冲乔志清眨了下媚眼,和_图_书一副欲火上身的表情。
乔志清躬身起来后,跟在慈禧的后面小心的进了大堂。堂中用红黄地毯铺筑,中间的位置是一座红木的凤椅,侧面便是一张卧榻,卧榻上码放着一张小桌子,桌上泣好了热茶。乔志清进屋后,慈禧便吩咐身边伺候的人都出了屋子,待房门合住后,又冲着堂中发愣的乔志清招呼了一声,让他在卧榻的一侧坐下。
“你们是谁,到底要做什么?”
乔志清谦虚的推脱了一声,想看看慈禧能不能改改主意,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架在火炉上一样,四面都是嫉妒的眼神。
乔志清边想边试探着活动了下手脚,看看能不能把绳索挣开,但结果很是让自己失望。这伙绑匪的手法十分的高明,所捆的绳索也是死结,乔志清根本就没有活动的余地。
乔志清猛然挣扎了起来,冲人群大喝了一身。
慈禧眯着眼冲乔志清肆意一笑,完全没有上朝时那种威严的感觉,反而带着一丝小寡妇的火热。
“有人吗,爷渴了,快给爷送点水进来。”
“镇南王,哀家还一直以为你是个大老粗的长相,没想到你却如此的俊俏年轻,当真让哀家很是惊讶啊。”
乔志清被水卡的干咳了几声,连忙喝止了一句。面前那人并不说话,离开后便听见关门的声响。
在逃脱无望后,乔志清索性闭上眼睛靠在身后的墙上闭目养神了起来,没过一会便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这一睡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突hetushu.com然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没过一会房门再次被打开,这一次却进来了很多的人。
慈禧暧昧的看着乔志清,端起小桌上的茶碗轻抿了一口。
乔志清出了宫后,也没看见董兴武的马车,稍等了会不见他过来,便不着急回去,而是换了便装,一个人在宫外的大街上信步闲逛了起来。当路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异动惊了乔志清一跳,凭借着特种兵的直觉,头也没回就使出一个游龙摆尾,一个后踹结结实实的踹了出去。
仍旧没有一人回话,但是却有三四人把乔志清的身子抬了起来,强硬的把乔志清平绑在木床上。乔志清在棉褥上躺下后,使劲的挣扎了一下,但是手脚都被这些人死死的按着,没一会连手脚也被捆个结结实实。更让乔志清惊讶的是,这些人竟然把他的儒袍解开,把亵裤也褪了下去。乔志清顿时感到一股羞辱和不安,剧烈的挣扎了下,但却无济于事,双手双脚都一点活动不开。
乔志清的脑中转的飞快,刚才麻袋松开口后,用鼻子嗅了下四周,隐约的闻见一股胭脂的味道。刚才那绑匪出门的时候,也未发出剧烈的脚步声,那地上一定铺有地毯。方才绑匪用的茶碗做工非常细腻,碗釉十分的光滑,看样子此处定是一处大户人家的闺房。
“太后,你比臣想象的还要美艳惊人,臣也是万分的惊讶。”
“太后放心,臣对您可一直都是忠心耿耿,一切全听太后的安排,臣绝无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