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5章 剃头

“灵儿,去把剃头的刘师傅给叫过来,老爷我要打理下头发。”
“乔大哥,京城好玩吗?听火狐的人说你还被绑架了?他们都对你干嘛了?”
“是,是,小人遵命就是了。”
俩小丫头静静的看着乔志清的头发一缕缕的掉在地上,都是满怀疑惑又期待的瞪大了眼睛。
乔志清笑了笑,无奈的应和了一声。晏玉婷这才满意的哼着小曲出了门去。乔志清拿她没有办法,新婚礼就新婚礼吧,也难道热闹一场。
“玉婷,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生病了吗?”
此时府衙里到处张灯结彩,乔志清和晏玉婷的婚期就在明日。刚回了府中,众人还以为是府里的哪家办喜事,最后才明白原来是这位新册封的镇南王也纳王妃了。
乔志清好奇的睁大了眼睛。
苏三娘给小家伙穿上了衣服,陪乔志清在院子里坐了下来。她这个月的心一直都提在嗓子眼上,唯恐乔志清在京城出个什么意外。直到乔志清回来后,才一下开心了起来。
乔志清笑了笑,有些疲倦的伸了个懒腰,终于在书桌前坐了下来。
“那可不好,攻打南京时只有你出的力最少,占的便宜最多,湘军知道这消息,还不恨死你了。”
乔志清忙了一天,终于全部批揍完了所有的公文。在卧榻上沉沉睡过去后,天还没亮门外就响起了剧烈的鞭炮声。府里上下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好的,老爷慢等。”
“刘师傅,你把这辫子全剃了吧,长短就全部留成一寸和-图-书。”
“志清,朝廷这次都是怎么封赏你们的?”
乔志清言语肯定的催促了下。
晏玉婷把一切都准备妥当,灵儿和惠儿今日也不用上学,专门负责伺候乔志清。晏玉婷给乔志清准备的西装也拿了过来,她也不知道在哪里看了洋鬼子结婚的礼节,回来后和潘巧玉一商量,非要给自己也这么操办一下。潘巧玉一直看不惯西装的样式,倒是把领子改成了平领,跟后师的中山装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个人一商量,还把这套改良的西装命名为“中华装”,准备乔志清免费宣传后,就上市销售。
“没有就好,新娘子要是病了,我这花轿明天可是接谁过门啊。”
“答应,答应,一切都随你吧。”
苏三娘和乔志清在石桌上坐下后,看着他父子俩随口问了句。
乔志清干笑了声,没有回她的话,惠儿哪里知道乔志清是想把头上的鞭子全给剃了,估摸着待会要被吓死了。
“是是是,小人都记下了。”
乔志清看着妻子和孩子心里稍稍平静了许多,把小家伙递给苏三娘后,这才起身回了书房。
刘师傅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连双手都忍不住颤抖了下。
“对了,说正事吧。乔大哥,桌子上都是这几天的军报,我都给你整理好了。你走的这些日子,淮军可都没闲着。南京城一破,江南各地残余的太平军都争相投降。浙江省除了湖州城外,其余城池已经完全落入淮军的手中,连左宗棠的两www.hetushu.com万多浙军也被排挤到福建一带,李鸿章是想把浙江全部握在手里了。”
晏玉婷趴在桌上好奇的看着乔志清,那日她收到乔志清被绑架的消息,差点被吓死了。结果没两日就传来了乔志清获救的消息,也不知道乔志清是怎么逃脱的。她派火狐暗查了多日,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朝廷给我封了个镇南王,小武捷以后就是王爷的儿子了。”
刘师傅这才缓过神来,他抓们为这府衙上下的男女剃发,每个月少说也有十两的银子,哪里还能找到这么好的活计。乔志清一吓他,老头子自然什么也豁出去了。
惠儿在身后沿着嘴轻笑了声,看着乔志清帅气的模样,暗自叹了句,什么时候我也能和晏玉婷姐姐一样,嫁给老爷就好了。
乔志清站在梳妆镜前,仔细的打量着自己,摸着手中的鞭子突然下了狠心。
晏玉婷此时已在书房里等了乔志清半天,方才听说他回来,着急的跑过来,结果看见他在逗孩子玩,也没有过去打扰他。
“刘师傅,本官让你怎么剃你就怎么剃,太祖是满人的太祖,管我们汉人屁事。你要再敢推三阻四的,这份活就别干了,本官再另找他人。”
“是啊,全剃。刘师傅,你动作快点,本官也还赶时间呢。”
晏玉婷水灵灵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乔志清。
乔志清微叹了口气,事已至此,随和他事先料想的不一样,但是总还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向下发展。荣禄这颗棋子没挡www.hetushu.com在前面,倒是让自己冲上第一线去了。人怕出名猪怕壮,乔志清现在就像是站在风口浪尖上,左右不招人喜欢。
晏玉婷见乔志清进门后起身打了个招呼,不知道为什么涨红了脸蛋,又羞涩的低着头不断的拨弄着手指。
“没有,讨厌,明知故问。”
“好了,不说这烦心的事了,明天就是你和玉婷妹子的婚事,一切我都跟你安排好了,这几天可把玉婷妹子给担心死了,就怕你回不来。”
“他是浙江巡抚,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此次朝廷虽然给了我一个镇南王的名号,但是并没有给什么实际的权利,两江总督仍旧由曾国藩担任。朝廷怕是最喜欢看到这种局面,每个人都有造反的实力,但却没有一个人敢最先造反。”
刘师傅刚要下刀子,乔志清就微笑着提醒了一句。
晏玉婷挪开了身子,垂着头低声回了一句。
“你就别管了,你穿起来一定很英俊。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没一会,一个精瘦的老头就提着个木头箱子,跟着灵儿进了书房,见到乔志清后连忙下拜,“小人叩见大人,大人万福。”
“好吧,你不想说就算了,反正我也会慢慢调查的。明天记得打扮的帅点,我已经让潘妹妹专门给你定做了一套“中华装”,我要给苏州的姐妹们做个表率,推行新式的婚礼。你要是敢穿着这身军装,就不要过来了。”
“大人,这可不行啊。当年太祖入关的时候,就规定了发式样子,要是您和*图*书全剃了,可是大不敬之罪啊。”
“老爷,你这头发是该剃剃了,额上都有一寸长了。”
苏三娘大肚的笑了声,从乔志清的手里接过了小家伙。这个小东西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哭叫了两声,乔志清再怎么哄也不管用。
乔志清坏笑了下,与晏玉婷相依着坐下了身子,在她的小脸上轻抚了下。
灵儿和惠儿自然听到了二人的对话,但是他们知道乔志清的脾气,既然是他决定的事情,那谁劝说也没有作用。她们自然不会上前找骂,但是也不知道乔志清在打什么主意。
刘师傅一时激动的跟乔志清跪了下来,满脸恐慌的劝谏了一声。
“没做什么,就是一个老朋友开了个玩笑。京城好玩啊,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要在那里生活了。”
乔志清把小家伙上下扔了下,小家伙也不怕还怕,对着乔志清瞪着个大眼,只是咯咯咯的笑着。
晏玉婷瞪了个大眼叮嘱了乔志清一句。
“三娘,辛苦你了。”
苏三娘激动了下,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替乔志清担心了起来。
乔志清连忙言辞闪避,这种丢人的事怎么能说出口。
灵儿笑着作揖了下,就小跑着出了门去。
乔志清心里一急,也一时改变不了这个老顽固的想法,只能用命令强行要求了一声。
刘师傅连连点头,打开工具箱取出了剃头刀子,在水磨石上磨了几下,试了试手感,就站在乔志清的身后准备下起刀子。
乔志清也好久没有穿过这么现代感十足的衣服,穿戴整齐后,人也跟着精m•hetushu.com神了许多。就是身后的一条大辫子和这中华装十分的不相称,掉在背后甩来甩去的十分令人作呕。
晏玉婷冲乔志清撅了下嘴,平静下来后跟他谈起了公事。
“没事的,我估摸着朝廷是故意想这样离间汉人,让我们互相牵制抵消。如今太平军之乱基本平定,朝廷马上也要开始裁撤汉人的军队,这湘军就是朝廷的第一个眼中钉,这次就看曾国藩能不能挺得过去了。要是他造起反来,那我们办起事情也容易多了。要是他奉旨裁撤了湘军,那下一个要裁撤的军队就是我们清字军。”
“中华装?长什么样子?我怎么没听过有这种衣服?”
乔志清边看着军报便吐了一句,自从他担任江苏巡抚后,就与淮军交涉了上海驻军的问题。李鸿章以淮军还在编练为由,任赖在上海不走。不过上海附近的太仓、昆山两府都被清字军驻防,江苏省除上海外,其余各府县如今都归清字军统辖。乔志清在浙江的湖州打下一颗钉子,李鸿章同样也在上海留下一颗钉子。
“刘师傅,快些起来吧,不是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清字军不兴给人下跪。”
乔志清一行人回到苏州后,什么都顾不上处理就直接回了府院的寝房,把儿子抱起来一个劲的傻笑着。小家伙已经满月,比乔志清走的时候胖了一圈,肉嘟嘟的很是可爱。
“剃掉鞭子后,不就变难看的吗?”
“乔大哥,你回来了。”
乔志清瞥了他一眼,让灵儿搬了个椅子,在院里坐了下来。
“全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