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8章 联络谋划

“袁大哥,来日方长,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相聚。此事事关重大,未免夜长梦多,还是趁早办理为妥。这个你拿着,就当是兄弟请你吃饭了。”
“乔大哥,京城刚刚传来了最新的消息。”
“你小声点,此事要绝对保密,不到最后一刻,决不能轻易外泄。”
“问吧,大哥还能骗你不成。”
袁榆生这心里一上一下的,也不知道这曾国荃要打什么注意。
乔志清笑了笑,说着就从书桌里取出一锭十两的黄金塞在了袁榆生的手上。这次朝廷赏赐了他五千两的黄金,他一回来就给府里的亲兵、军属和下人们赏了赏分了分,现在还剩下一些。
曾国荃拍了拍袁榆生的肩膀,终于和盘托出。
“九叔啊,有事你就快说吧,我都要被你给弄晕了。”
“九叔,您还不了解我吗,虽然大事办不了,但也不是个爱嚼舌头的人。”
袁榆生抱拳行礼,曾国荃点头后,才小心的退出了帐去,对天暗自长叹了一声,“想不到我袁榆生也有时来运转的一天,真是天助我也,乔志清还当真是自己命里的福星。”
袁榆生睁大了眼睛,也不知道乔志清在信上都写些什么?
乔志清万分严肃的盯着袁榆生的眼睛。
“乔兄弟,你看我刚来,还没和你好好聊聊呢,你着急什么啊?”
“袁大哥有礼,你比以前气色可好多了,有什么喜事要通知兄弟吗?”
曾国荃做好了一切,就把信封交在了袁榆生的手上,又叮嘱了一句。
“那就好,榆生啊,你来湘军中多年,一和-图-书直担任一个军需官的微末差事,九叔心里为你不平啊。你放心,只要你做好了这件事,九叔保你连升三级,到时候你想做什么九叔都满足你。”
“你懂什么,这是今年嘴流行的款式,还是潘妹妹亲手给我裁剪的呢,现在大街上的小姑娘穿的都是这样。”
“袁大哥,我问你句话你要老实告诉我。”
乔志清疑惑的皱起了眉心。
袁榆生轻笑了声,端起茶碗大喝了一口。乔志清这里的茶叶都是上好的雨前龙井,喝起来很是润口爽滑,袁榆生每次来这里总要带上一大包。
袁榆生看曾国荃这么客气的说话,还真有点不适应了,连忙苦着脸回了一句。
“好了,一路保重,我在南京等你的消息。”
乔志清皱了下眉头,接过了信封,撕开后仔细看了起来。
在乔志清进了客堂后,袁榆生连忙起身行礼道,“乔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袁榆生在船上休息了一晚上也没怎么的困倦,刚下了码头就迫不及待的招了个出租马车进了府衙。一路上对乔志清搞出的这新鲜玩意赞口不绝,这东西比自己养的马夫还要方便,到哪里一招手就能坐上。
“这个袁榆生,早不来碗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过来,他一个小小的军需官,算哪门子的将领啊。”
“榆生啊,快坐,刚好有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袁榆生在曾家一直不招这位九叔待见,今日猛然被曾国荃这么一叫,还以为自己又犯了什么大错,让曾国荃给知道了和-图-书。满心忐忑的刚进了军帐,就编好了无数的借口准备回应。
乔志清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说着就把密函打开。
晏玉婷光溜着白皙的身子说着就坐了起来,紧紧的把乔志清抱住撒娇了下。
曾国荃说着就在纸上写了起来,最后装在了信封里密封了起来。
曾国荃阴沉着脸先提醒了句,那笑容跟刀子一样,让袁榆生心寒的打了个哆嗦。
“是是是,侄儿都记下了,那侄儿什么时候动身呢?”
“其实这次的任务也很简单,九叔知道你和乔志清的关系一直很好,九叔就是想让你出访一次苏州,到乔志清那里打探一下,若是你岳父黄袍加身,乔志清是反对还是支持。若是他支持的话,九叔就亲自下苏州找他谈条件。这个任务不算重吧?”
“袁大哥,我们还是。”
袁榆生前脚刚走没一会,晏玉婷就迈着小步子愉快的进了书房,把一封情报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见到乔志清一副色眯眯的表情,在卧榻上坐下后,还故意把自己高挑的乳房给露了出来,仰着头挺了挺饱满的胸脯。
密函上的消息还是让乔志清大吃了一惊,上面提到,太监总管安德海奉命下苏州为皇上定制龙袍,没想到刚到山东就被山东巡抚丁宝桢给就地处决了。慈禧大怒,在宫里和慈安太后大闹了一场,如今宫里的形势异常的紧张。
“这件事是你九叔和岳父商量好的吗?还是你九叔一个人的意思?”
袁榆生笑着点头应和。
袁榆生刚进了军帐,曾国荃就招呼他在桌前和-图-书坐下,给他还斟了杯热茶。
晏玉婷被乔志清挑逗的欲火烧身,下面都变成了沼泽地,一听亲兵来传话,就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乔志清开玩笑的问了句,招呼着袁榆生在座椅上坐了下来。
乔志清看完了书信,故作平静的把信封随意的塞在了口袋里,然后邀请袁榆生进了书房,让亲兵在院里看守,谁也不准靠近书房一步。
“乔兄弟,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说出来也好让我心里确定一下,昨晚我一夜未睡,就怕你会拒绝。”
“好了,你天天做这事情就不觉的烦吗?”
袁榆生随着乔志清在书房的卧榻上坐下后,轻笑着问了一句。
“乔兄弟,你看你客气什么,大哥是过来找你办事来了,还让你破费。以后你到南京城,大哥请你到最好的酒楼搓一顿。”
“乔大哥,你今晚还来陪我好不好?”
乔志清看着袁榆生那游离不定的眼神,轻笑了一声。说着就坐在书桌前提起纸笔,给曾国荃回起话来。
“九叔放心,侄儿一定马到功成,绝不辜负你的重托。”
曾国荃又满脸笑容的许诺起了好处。
袁榆生思考了半天,听曾国荃的意思,似乎岳父并没有同意。要是告诉乔志清真相,那他要是不答应了,自己不是白跑一趟了吗?想到这里,袁榆生眼珠子一转,违心道,“当然是我岳父和九叔商量好的,不然我九叔哪里有那胆子。”
乔志清捏了下她的小鼻子,冲她眨了下眼,坏笑着就带着军帽出了门去。留下晏玉婷嘟囔着嘴,光着玉m•hetushu•com体在床上狠狠的踹了几下被子。
乔志清看着她贱贱的表情,恨不能过去对着她的屁股抽上几巴掌,看这小狐狸还发浪不了。
乔志清笑了笑,在她丰满的乳房上抓了一把,挪过身子就开始穿起了衣服。
“你啊,以后能不能把旗袍的开缝整低点,大腿都露出来了。”
“那九叔可就直说了,不过这件事你一定要保密,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可别怪九叔翻脸不认人啊。”
“袁大哥,事不宜迟,你马上就回南京通知你的叔父,就说我乔志清答应他的请求。这封信上就是我的条件,要是你叔父可以接受的话,就让他亲自来苏州和我谈。”
晏玉婷不屑一顾的撅了下嘴,性感的摇了摇嘴唇,冲乔志清妖艳了笑了笑。
“好了,乖啊。赶紧起床工作去,这几日的情势瞬息万变,你要是敢耽误了工作,看我一年都不碰你了。”
“哦,是吗?”
曾国荃连忙捂住他的嘴,瞪了他一眼。
袁榆生连连点头,心中窃喜万分。乔志清原来就跟自己提过岳父自立为王的事情,如今肯定会站在岳父的这边,自己这一去一定会马到功成,还能在苏州游玩上几天,当真是再好不过的差事。
袁榆生连连点头答应。
“曾国荃,他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袁榆生一脸的不情愿,还没在苏州好好玩玩呢,这可真成了跑腿送信的邮差了。
“哪来的喜事啊,大哥就是给别人跑跑腿,混口饭吃。这是我九叔曾国荃给你的书信,你先看看再说。”
“乔兄弟,我九叔的意思你都明白http://www.hetushu.com了吧,你心里是个什么想法,尽管告诉我就行,我好回去向他交差复命。”
“黄袍,加身!”袁榆生睁大的眼睛,惊叫了一声。心道,“莫非岳父是真的打算造反了,那自己以后可真的就是当朝的驸马爷了。”
乔志清回好了书信,说着就撞在了信封里密封妥当,然后交在了袁榆生的手上。
袁榆生偷看了一眼,心里暗自的鄙视道,“老家伙,我又对你的话没有兴趣,还把信封密封了起来,摆明了是不信任我。”
袁榆生舔着脸笑了笑,说着就把黄金塞进了衣袖里,也没有留在乔志清的府里用饭,就匆匆的赶往了码头,又乘船返回了南京。
“今晚就走,我让彭玉麟专门给你安排了一艘货船。还有,把九叔的这封书信亲自交到乔志清的手上,莫要有任何的差池。”
“九叔,您有事吩咐一声小侄就去办了,不用这么客气。”
第二日,乔志清正在被窝里和晏玉婷耳鬓厮磨的纠缠着,门外就有亲兵大声禀告,说是湘军将领袁榆生前来求见。晏玉婷熬过了初次,后面的日子渐渐尝到了甜头。每日里就跟着了魔似的,没事干就换着法子的纠缠着乔志清。要不是乔志清每天喝一碗人参鹿茸汤补气养血,早就被这小丫头给吸干了。
乔志清细想了一会,若是记得没错,这安德海应该早死了几年。也难怪,本来是两年后南京城才被拿下来,如今提早了两年,那历史上发生的一切,也相应了提早。不过此事倒是自己的一个机会,若是利用的好,也许能替慈禧这小寡妇出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