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4章 荣禄谈狗

乔志清在她的脑袋下拍下了下,就在书桌前坐下,给北京华兴盟的董兴武去了封密信,飞鸽传书了过去。
曾国荃冷哼了声,也不用筷子,抓起碗里的酒菜便大口吃了起来。
乔志清紧跟着开玩笑的补充了句。
此时灵儿和惠儿已经放学回来,自从晏玉婷嫁过来之后,两个丫头就跟在晏玉婷的身边伺候,乔志清也多半睡在晏玉婷那边。灵儿和黄飞鸿最近也越来越亲密了些,两个年轻人没事的时候便黏在一起,乔志清到后院时,二人正在花园里约会。
“纪芸,大人之间的世界你不懂,很多时候我和你父亲都是身不由己。天色也不早了,你在这里休息一会,我去安排搭救你九叔的事情。”
曾国荃瞪大了牛眼睛,双手紧攥着柴草,连牙齿都咬的咯吱作响。
“那好吧,晚辈就不打扰曾大人休息了。改天曾大人走的时候,晚辈再去送你。”
“乔大哥,你干嘛要这么着急走啊,我还没吃饱呢。”
“老夫今日还真对你刮目相看啊,你这人还真是不虚伪,当狗都当的这么真实。就凭这个,老夫要敬你一杯。”
“灵儿是个好姑娘,你要待她好点,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她,本帅非揍你不可。”
荣禄冷哼了声,志得意满的站起身子,大笑着拂袖而去。
“没错,有件棘手的事情要让你和火狼上京城一趟,我已经飞鸽传信给京城的董兴武,到那之后一切由他接应安排。”
“报告大帅,黄飞http://www.hetushu•com鸿前来报到。”
年轻人抱拳冲牢里,正在闭目养神的曾国荃招呼了一声。
曾国荃的待遇还算不错,刑部尚书因为跟曾国藩有旧交,所以给他专门准备了个单间。除了在大堂上对曾国荃用了些酷刑,在大牢里并没有为难过他。
“来,曾大人,你我虽然在南京多有嫌隙,但毕竟您来了京城,作为地主之谊,晚辈也要敬你一碗。”
乔志清笑了笑,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乔志清把黄飞鸿和火狼送走,又到了办公区找到了洪仁玕,和他商议起了发行纸币的事情。洪仁玕一听就拍手叫绝,连连附和,当下就和乔志清商讨起了大概的细节。第二天便把华夏银行和山西的几大票号的掌柜都叫到了府里,着手筹办起了发行纸币的问题。
“好吧,荣大人,多谢你的酒菜。老夫吃的很满意,老夫现在要睡觉了,慢走不送。”
京城的天牢,就坐落在现在天安门广场的西侧,又称刑部大牢。在这里关押的犯人非富即贵,从前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曾国荃冷笑了下,满脸都是鄙视。
牢头把房门打开后,献媚的弯了弯腰,行了个大礼后,便退出了牢房。
曾纪芸悻悻的进了书房,不满意的抱怨了句。
“是,大帅,属下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早知道是你小子干的,也就是你小子总盼着老子死。你就真的以为老子死了,南京城就是你的了吗?hetushu.com乔志清就会乖乖的被你整下去吗?”
乔志清连忙吩咐老张不用再麻烦了,偷偷的在桌上放了五两的银子,就带着曾纪芸回了府衙。老张看到乔志清的银子连忙追了出去,但是乔志清已经不见了踪影。
黄飞鸿笑了笑,说着便起身告退。临走前跟灵儿道别了声,带着一队精心挑选的火狼特战组成员,便坐着货轮船朝京城奔去。
乔志清笑着示意了下,让黄飞鸿在石桌前坐了下来。
“曾大人,你有所不知,你住的这件牢房以前可是肃顺老大人住过的。他在咸丰爷那会也是权倾一时,不过现在怕是早就化作了尘土。前些日子你还是威风凛凛的公爵,侯爵,一不小心就成了阶下囚。你说人活这一辈子,是图个什么呢?”
“曾大人的心里是对晚辈有气啊。没错,偷取袁榆生身上反信的是晚辈,送曾大人来这里的也是晚辈,建议朝廷杀你的还是晚辈。你恨晚辈也是应该的。曾大人明白,这个伯爵也不过是晚辈仗着满族人的身份得到罢了。其实攻打南京城曾大人可是出了大力,但是最后却让晚辈和乔志清得了便宜。所以晚辈为你不公啊。曾大人放心,总有一天,晚辈会把乔志清在你身上抢走的功劳全部夺回来。”
荣禄把酒菜拿出来在草垫上摆好,端起酒壶给二人各自满了一碗。
“你是来看本官笑话的吗?”
乔志清点了点头,脸色马上变的凝重了起来。
荣禄放下了酒碗,唏嘘http://m•hetushu.com的哀叹了一声。
荣禄回敬了曾国荃一杯,看着曾国荃蓬头垢面的样子,心里不由的洋洋自得了起来。当初在南京城处处受曾国荃的压制,今日过来就是为了故意显摆下自己,满足下扭曲的心理。
乔志清无可奈何的轻叹了声,招呼着曾纪芸躺了下来,待曾纪芸闭上眼睛后,便小心的退出屋子,去了后院把黄飞鸿召了过来。
“二位爷,你们慢慢聊,小的先退下了。”
荣禄淡淡的吐了句,仿佛眼前的人是他的朋友一样。
“曾大人,你说的不错,晚辈确实是朝廷养的一条狗。但是这普天之下,除了太后和皇上外,谁又不是朝廷养的狗呢。咱们辛辛苦苦的给大清朝看家护院,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抢几块肉吃。所以说,您要是下去了,也别怪这个怪那个,想开了心里就不难受了。”
“图什么?荣禄大人年纪轻轻就位列伯爵,该图的不都得到了吗?”
天亮后,曾纪芸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回头便见乔志清坐在椅子上,拉着她的小手趴在床上静静的睡着。心里当下一暖,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传遍了全身,壮着胆子闭上眼睛偷偷的在乔志清的脸上吻了一下,连忙又缩回了脑袋,红着脸用被子捂住,傻乎乎的笑了半天。
曾国荃冷笑了声,端起酒碗毫不客气的就一饮而尽,完全没有担心酒里放没放毒,让荣禄一时敬佩万分,端着酒碗也满饮了下去。
黄飞鸿这才放心了下来,傻乎www.hetushu•com乎的笑了声,抬头看着乔志清问道,“大帅,是不是有新任务了?”
乔志清在后院的操练场上闲坐了一会,黄飞鸿便小跑着过来笔直的敬了个军礼。
乔志清笑着给她盖好了被子,在她的身边静静的坐着,看着她涨红的眼眶,怕是刚才又偷偷的抹了不少的眼泪。这个备受宠爱的大小姐,恐怕一时半会的还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就算是自己那个世界的她,也是那么的在意亲情,甚至为了父母断了自己和她的关系。命运弄人,这个世界又让自己碰到了她,但还是因为亲情,偏偏两人就是不能在一起。
曾国荃心理郁闷到了极点,碰到荣禄这么脸皮厚的对手,自己栽在他手里也值了。
荣禄油滑的辩解了声,满脸的诡笑。
黄飞鸿一听便红着脸垂下了头,还以为乔志清是过来批评他来了。
苏州府衙
黄飞鸿立即也跟着严肃了起来,笔直的挺起胸脯敬了个军礼。
“曾大人,这句话你可说错了,不是晚辈盼着你死,是朝廷盼着你死,太后盼着你死。你说岳飞是秦桧害死的吗?不是,是岳飞手上的精兵,让宋高宗感到了威胁,是宋高宗要杀他的。南京城是不是晚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你死了,晚辈便会把你的湘军整编起来。你放心,晚辈绝不会亏待你的将领,还会带着他们再立新功呢。”
“就等您这句话呢,属下这就下去准备了。”
“得了吧,你看看你肚子都吃成什么样子了,要是再这样管不http://www.hetushu.com住自己的嘴巴,我以后可不带你出去了。”
曾纪芸在卧榻上平静了一会,心里又空落落的伤心起来,面色难过的轻吐了一句,“乔大哥,你说我们要是永远这么开心该多好啊。你、父亲、还有九叔,我们一家子和和睦睦的在一起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斗来斗去呢?”
曾国荃冷笑了几声,端起酒碗和荣禄碰了一下,又满饮了下去。
“好了,坐下吧,刚才和灵儿那丫头约会去了?”
曾国荃听声音便知道是年轻人是谁,嘴角略微抽动了下,睁开了眼睛。那牢门口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荣禄。
“我相信你,今晚就起程动身吧,就坐上次我们去京城的那艘改良的蒸汽小货船。武器和人员由你挑选,想要迫击炮本帅都给你带上。”
夜黑后,天牢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从门外进来一个志气高扬的年轻人,手里拎着一篮子的酒菜,给牢头塞了块银子后,在牢头点头哈腰的带领下,便行到曾国荃的牢门外伫立了下来。
“曾大人,好久不见。兄弟今日特意备了酒菜,来看看你。”
乔志清夜半才回了书房,曾纪芸早就睡得打起了娇憨,连被子都蹬到了一边,把浑圆白皙的大腿赤裸裸的露在了外面。
老张家的爆肚儿绝不是吹出来的,刚端上桌时,曾纪芸看见盘子里跟毛毛虫一样的东西,吓的都跳起来了,不过强忍着吃了两口后,便被那脆香滑爽的美味惊讶的赞不绝口,连吃了三碗,肚子都撑得浑圆,还是不满意的抹着嘴吵吵着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