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5章 黄袍加身

苏州府衙
“当然不能,枪打出头鸟,我们要保持中立,见缝插扎。各方肯定都不会主动的招惹我们,还会给好处拉拢。我们就趁机积极备战,等湘军和朝廷拼个你死我活,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
“皇上,如今满清鞑子已经尽失民心,正是我汉人子孙夺回祖宗江山的好机会。皇上文功武德,天下第一。一旦下旨举兵讨贼,定会让天下臣服,四海归心。皇上,这是上天的决定啊。”
“行了,都多年的老弟兄了,还客气个什么。”
“你们的心意老夫都领了,老夫今日召集你们聚在一起,主要就是跟你们敲个警钟。不管朝廷待我们湘军怎样,我们就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也坚决不能造反。老九他走错了路,朝廷要罚他,老夫也爱莫能助。老夫在这里提醒你们一句,要是有人和老九怀揣着同样的心思,老夫劝你们趁早悬崖勒马,以免跟老九一样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众将士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连忙上前扶起了曾国藩的身子,把他送回了府宅。
乔志清把曾纪芸的被子拉开,认真的通知了她一声。
乔志清坏笑着出了书房,等曾纪芸穿戴洗漱后,便让亲兵一路护送着曾纪芸回了南京城。
鲍超冲彭玉麟使了个眼色,诡笑着抱拳对曾国藩称了一句。
“好了,本帅该提醒的也都提醒了,一切都看你们的觉悟了。刚才你们说在寒山寺,为老夫求了个护体佛衣。呈上来让老夫见识下,m.hetushu.com这天底下还有这么神奇的衣服?”
曾国藩说到曾国荃的遭遇,虽然面色强装大公无私,但还是看得出来,他的心里有多么的纠结。
曾国藩头一次震惊的手脚都抽起劲来,身子一下瘫软的重重坐在了帅位上。
彭玉麟和鲍超相互诡笑了声,冲曾国藩招呼了一声。
“好好好,老夫就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乔志清正在昏睡中,忽然感觉脸上一热,一股女儿香沁人心扉,睁开眼便见曾纪芸蒙着脑袋,在被窝里面偷笑的花枝乱颤。
彭玉麟率先高呼一声,又长长叩拜下了身子。
“一切全凭大帅吩咐。”
彭玉麟冲帐外长喝了一声,不过一会便有两个丫鬟恭敬的捧着一身叠好的金黄衣服,上前站在曾国藩的身后,给曾国藩穿戴了起来。
“大帅,这件佛衣极有灵性,穿着前必须得闭目养神,默念佛经。这才可与佛祖的心意相通。”
乔志清幸灾乐祸的吐了句,给各部队都下了备战的命令,让门外的亲兵八百里加急传送了出去。
乔志清盯着她那饱满又十分挺翘的胸部咽了口唾沫,木然的点了点头。曾纪芸的身材要丰满圆润上许多,自然胸脯也是傲人的高耸,大致和正在哺乳期的苏三娘一般,但却比苏三娘的不知道坚挺了多少。
此时在帐外,一场兵变正在同时展开。由吉字营的李臣典所率的一万兵马,和霆军的一万兵马同时出击,把南京城和图书中八旗军的驻地团团包围了起来。
曾国藩刚好的旧疾复发,只觉得一股甜热从咽喉直冲脑门,禁不住就喷了出来。双眼一花,就滚落在了地上。
曾国藩呆愣的睁大了双眼,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的那里是什么佛衣,明明就是一件绣着九条金龙的皇袍。
“纪芸,你九叔的事情我昨晚已经安排好了,用不了一星期,他便会回到南京,所以我想今天就送你回去。”
曾国藩轻笑了声,心里对这件佛衣还真有所期待。话落就闭上了眼睛,默念起熟悉的佛经来。
曾国藩今日便把那些不安分的将领,全都召集了起来。准备给各将阐明要害,劝他们都安分守己的放下手中的兵权,好好的做一方的行政大员。
“不会的,朝廷马上就会收到消息,各方的兵马便会全力围剿湘军。曾国藩如今自保都难,哪里还能腾出手和我们为难。”
“你们,你们害苦老夫了。”
众将都跟着又叩首了下来。
“请佛衣!”
晏玉婷已经有了相当缜密的政治头脑,担心的看着乔志清。
曾纪芸连忙摇头拒绝,嘟囔起了肉呼呼的小脸。
曾纪芸一听父亲重病,马上就来了精神,一下惊恐的直直坐起了身子,浑然忘了自己还只穿了半身的小亵衣。
曾纪芸这才注意到乔志清色眯眯的眼神,一时脸蛋羞红的跟苹果一样,连忙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胸脯,努着嘴娇嗔的瞪了乔志清一眼。虽然曾纪芸不知一次的和-图-书想象着和乔志清洞房花烛的场面,但是她毕竟是曾家的小姐,从小接受的保守思想也让她放不开自己。
因为荣禄不在南京,八旗军群龙无首。在湘军发起进攻后,便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相互各自为战。只用了一天的时间,除了多隆阿带着左旅从太平门突围而出,其余两个旅部全部被湘军斩杀,没留下一人。
“皇上请遵从天意。”
曾国藩在帅位上坐下后,所有将领都抱拳拱手行礼。
曾国藩好奇的吐了句,也想和众将拉下关系,不要大家以为他多么的冷酷无情。
曾国藩毕竟大起大落多次,很快就从挫折中恢复了过来。他现在也意识到了湘军中弥漫的暴戾之气,这些将领虽然都受了朝廷的册封,但是却没有得到朝廷切实的好处。
“大帅,属下们在你大病期间,日夜在寒山寺为您上香祈祷。特为大帅求来了一副护体佛衣,要是穿上它,每日里诵经礼佛半个时辰,便能百病不侵,还请大帅笑纳。”
“末将拜见大帅,恭喜大帅身体痊愈。”
占领南京之后,长毛贼的圣库早就被乔志清搬空。但是朝廷却总以为是湘军私吞了这批银两,专门还下旨让湘军公开军费账簿,摆明就是想逼着湘军造反。
“那你说曾国藩真的登基称帝后,第一个对付的人会是我们吗?”
“你们这是要陷老夫于不忠不义啊。”
晏玉婷在一旁调侃了乔志清一句。曾纪芸住在书房的时候,她一步也没有踏足这http://m•hetushu.com里,憋了好几天的气终于有机会发泄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可以接受其他人,就是看曾纪芸不顺眼。这个姑娘一脸的傲气,见了人也爱多说话,给谁都摆着大小姐的面子,看着就烦人。
帐中坐满了湘军中的刺头将领,大部分都和曾国荃有着莫大的关系。众将都以鲍超、彭玉麟为首,按照身份的高低相继站立。吉字营的将领也来了很多,全都以李臣典为首。
彭玉麟煞有介事的凝眉提醒了一句。
乔志清又惊又喜的拿着前线的最新军情,心里推断着曾国藩该怎么处理此事。此时的湘军已经犯下了滔天之罪,就算曾国藩畏罪自杀,也逃不过灭九族的重罪。按照曾国藩的性格断然不会走这条路,那他定然会重新执掌湘军大权,联络各方先稳定当前的局势,再行后招。
“好了,大帅,您可以睁开眼睛了。”
曾国藩在帅位上百感交集,他心里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这一刻,他的脑中竟然混乱的没有一点方寸。
“我才曾大人现在肯定被气的半死,心力交瘁的挣扎着该怎么处理此事呢。”
曾国藩默念完了最后一句咒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见坐下的众将都突然面色严肃了起来,全都双膝跪地,给曾国藩长长的叩拜了一下。
军情立即十万火急的传回了苏州,因为城中的八旗军还未解决干净,湘军也没有注意到太平门的这股敌军。多隆阿提心吊胆的过了一夜,天亮后苏州便传来消息,让天和_图_书堡城的清字军放行。
乔志清笑了笑,脸上很是得意。这一天他等了太长的时间,几乎是见到曾国藩的第一面起便开始谋划。
晏玉婷松了口气,古灵精怪的轻笑了声。
“末将恭贺皇上荣登大宝,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平门外的天堡城驻扎着两个旅的清字军,看多隆阿率部从太平门突围后,便知城中生变。待多隆阿冲到山脚后,便开枪密集射击。不管多隆阿派使者怎么哀求,也不放这股八旗军路过。
乔志清轻笑了下,在地图上把各部分的驻防地点都标注了起来。
乔志清编了个理由劝起了曾纪芸,实在不想趁人之危,用这种手段得到曾纪芸。
众将都出乎曾国藩意料的齐声抱拳回了句,表情各有不同。
“乔大哥,我不想回家,更不想看见我的父亲,他为了自己的虚名,连九叔的性命都可以置之不顾,我要和你在一起。”
“曾大帅到。”
随着门外传令兵的一声呐喊,曾国藩步伐稳重的进了军帐。
“纪芸,我和你父亲虽然政见不同,但还没有缺德到拐卖人家女儿的份上。南京城刚有消息传来,说是你父亲的病又加重了些,你就别再气他了。”
“皇上……”
“你说的是真的吗?”
“乔大哥,你这岳父还真能折腾,说反就反了,你以后可是反贼的女婿了。”
“那我们怎么办?要跟着你那个岳父打起造反的旗号吗?”
曾国藩目光锐利的环顾了下众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