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9章 拒亲

“没有。”
晏玉婷此时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落,反而为曾纪芸抱怨了一声。
他们哪里见过火狼用的那铁家伙是什么玩意,只感觉耳边传来一阵鞭炮的响声,子弹就像冰雹一样刷刷的砸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反应,枪阵便被生生的撕成了碎片。侥幸活命的哪里还顾得上堵截,恨不能多生两条腿,一溜烟便远远的躲得不见了人影。
深秋的天气很是让人神清气爽,府衙的后院张灯结彩,都在为一对年轻的新人庆祝着结婚之喜。
晏玉婷一直闭着眼睛装睡,乔志清刚把她抱起来,她就忍不住轻声问了一句。
晏玉婷冷哼了下,褪了鞋子便钻进了被窝里,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在湖北的曾纪芸若是知道了乔志清的心意,便不会在被窝里笑的这么开心。
慈禧心急的追问了一句。
面对越来越难以掌控的局势,慈禧终于把目光集中在了洋人的身上。经过恭亲王和洋人的反复谈判,今日终于有了结果,匆匆的赶赴了宫中给两宫太后汇报。
曾国藩也是无奈之举,如今形势微妙,他只能尽可能的少树些敌人才能保存自己。一旦两宫太后真的迫于压力还政皇上,那自己可就真的成了出师无名的反贼了。但是清字军实力雄厚,要是乔志清和他站在一条战线上。那他便是如虎添翼,这天下也少有人敢与他为难。
曾国藩也确实如晏玉婷所言,在乔志清的亲兵刚护送着曾国荃到了湘军的驻地,曾国藩知道事情的原委后,hetushu.com想也没想就给乔志清回了封书信。在信中感谢了乔志清一番,并表示已经同意将曾纪芸许配给乔志清,让乔志清选个大婚的日子。
乔志清自然知道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和曾国藩结亲意味着什么。提笔便回了一封书信,婉言拒绝了曾国藩。信中称值此多事之秋,当以国事为重,一切儿女私情还得等到天下平复后再说。写完后便让亲兵把信送了出去,他也劳累了一天,伸了个懒腰跟着上了卧榻。钻进被窝后,把晏玉婷紧紧搂了起来。
曾国荃回到军营见了大哥后,就匆匆去了侄女的闺房,高兴的把曾纪芸狠狠感激了下。
“得了吧,见一个爱一个,谁还不了解你啊。若是我猜测的不错,曾国荃回到军中,第一件事便是劝说他大哥把曾纪芸嫁给你。”
在曾国荃把曾国藩写给乔志清的书信,告诉了这个大侄女后。曾纪芸几乎兴奋的晕厥了过去,再三确认了几次才肯定下来,父亲是答应了把自己许配给乔志清了。
“恭亲王,洋人们答应帮咱们了吗?”
曾纪芸在被窝里幸福的呢喃了一句,脑子中不断的幻想着乔志清来迎亲的场面。那时他一定会跨着白马,用八抬大轿把自己娶过门。那会的自己一定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自己也会为乔志清生儿育女,做一个贤妻良母。想到这里,曾纪芸不由的偷笑了出来,面红耳赤的用小手掩住了俏脸,好半天才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和-图-书甜甜的睡了过去。
“回太后的话,奴才已经紧急和洋人们协商了此事。但是他们提出了一个十分不合理的要求,奴才就拒绝了他们。”
“什么要求?只要是我们大清国有的,他们想要什么我们都给还不行?”
“看看吧,我猜的不错吧。曾国藩还真是大清的曹操,说到就到。
“乔大哥,我终于可以嫁给你了。”
火狼在京城里这么一闹,差点没把两宫太后气了个半死,都以为是曾国藩派来的人做的好事。于是京城全部戒严,在城内大肆搜捕同党。一时间人心惶惶,尤其是汉族的官员,更是人人自危,噤若寒蝉。在朝廷上说话稍微用词不当,就会被两宫太后狠狠的斥责,轻则罢黜,重则受刑。
晏玉婷好奇的秀眉紧皱。
曾纪芸见到叔父平安归来,一时激动的眼泪长流,心中对乔志清更是爱慕了三分。他对自己承诺的事情从来都没有食言过,在这一刻曾纪芸有种强烈的安全感充斥全身。
因为黄飞鸿的父亲还远在广州,事出仓促,乔志清和晏玉婷便坐在了父母的席位后,受了新人三跪九拜之礼。
婚礼过后,乔志清和晏玉婷在那里讨了杯喜酒喝,便一起回了书房。亲兵们都是生龙活虎的年轻人,乔志清坐在那里,这些年轻人也玩的放不开。果然他前脚一走,黄飞鸿就被抬进了洞房里。天还没暗,就开始闹起了洞房。
“没办法,按照目前的态势,朝廷一定会承受不住压力,让两宫太后遵循祖和图书制,还政皇上。到时候湘军便成了众矢之的,各路手握重兵的军阀们都将要狠咬上他一口。大清朝想当曹操的大有人在,面对权力的诱惑,兄弟情义,师生恩情都全是泡沫,一戳就碎。”
“是啊,恭亲王,都什么时候了,洋人们只要肯帮咱们,一切都好商量。”
“你都答应曾国藩了?”
晏玉婷撅着嘴悻悻的吐了句,话音还没落下,外面便有亲兵给乔志清送来了曾国藩的亲笔信。
乔志清真心的为这对新人高兴,回了书房后还暗自乐的合不拢嘴。
“你们男人争来斗去,到最后受伤的总是女人。以前我最嫉妒曾纪芸出生豪门,现在看来倒也不是那么的让人羡慕。不过是你们玩弄权柄的一个棋子,谁也没有真正为她考虑过。”
慈禧一听就震怒的大骂了一声,拂袖离开。慈安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吩咐恭亲王退下后,自己也疲倦的离开。
第二日,乔志清的亲兵,刚把信送到了曾国藩的汉口行营。曾纪芸就得知了消息,兴奋的迈着小步子去了父亲的军帐,想知道乔志清定了什么时辰过来娶亲。没想到刚到父亲的军帐门口,就听见父亲破口大骂了一声,“这个乔志清真不识抬举,我曾国藩看得起他,才会把女儿许配给他。他竟然敢拒绝老子,他算个什么东西。”
晏玉婷也是满脸喜悦的在卧榻坐了下来,看着乔志清敬佩的说了一句,“当初我留这对姐妹花在府里,也是盼着她们长大成人,能在你的身边和-图-书服侍你。没想到你还真够舍得的,对这世上难寻的宝贝也这么大方。”
苏州府衙
如今在两宫太后的眼里,所有的汉人都是曾国藩后盾。都盼着太后退位,由曾国藩来当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火狼全部撤出京城的那天,大学士祁俊藻就撞到了枪口上。他本身也是十分反对曾国藩的谋逆之举,而且也主张调兵讨伐。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他却谏言了一个让两宫太后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接受的提议。那就是两宫太后遵循祖制,还政皇帝,撤掉垂帘听政之举。如此曾国藩便没有了起兵的借口,天下的忠臣也都会重新看清曾国藩的面目,站在朝廷的这边。
“为什么?你就不怕曾纪芸伤心吗?”
两个太后当然是满心的不快,祁俊藻刚说完,就被慈禧当朝斥骂了一番,下朝后便降旨将祁俊藻贬回老家,永不叙用。若是有人再敢有如此谏言,定斩不饶。
乔志清伏在她的香肩上深吸了口女儿香味,迷醉的伏在晏玉婷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恭亲王犹豫了下,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京城的神机营是八旗军中装配最精良的部队,清一色的恩菲尔德步枪。但是这些八旗子弟们也是同样最没有血性的部队,平日里舞刀弄枪的也只能吓唬吓唬百姓,真正面对火狼的远征机枪狂扫时,防守的八旗军差点没有吓尿了裤子。
“太后!”恭亲王哀嚎了声,咬着牙禀奏道,“洋鬼子想让太后们还政皇上,如此才可派兵助我们平叛。”
在宫m•hetushu.com女的通传之后,太后们连忙把恭亲王召进了养心殿里。恭亲王刚进门叩拜行礼,慈禧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朝里的大臣本就是一帮贪污成风,阿谀奉承之辈。祁俊藻一走,就更没有人敢多说上一句。曾国藩西征灭掉湖北的官文大军后,朝中更是一片哗然。就算是有见识的官员,也都各自保持了沉默,当一天的和尚撞一天的钟。
乔志清感慨了声,心里不觉的为曾纪芸难过了下,也不知道她得到消息后,会做什么样的反应。
乔志清让晏玉婷和灵儿说媒后,灵儿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晏玉婷。她和惠儿失去父母后,不自觉的就把晏玉婷和乔志清当做了父母。晏玉婷开口,她自然不会拒绝,而且她心里也确实喜欢黄飞鸿。
“混账东西,一帮野蛮人竟然对我天朝的国事指指点点,本宫就不信了,离了洋鬼子,我们还真就剿不平曾国藩了。”
乔志清愣了下,瞥了晏玉婷一眼,苦笑了声,“你这脑袋里成天装的都是什么啊,灵儿和惠儿又不是一件东西。强留在身边服侍自己,也不过是找了两具空皮囊而已。你相公我有那么噬色如命吗?”
乔志清心烦意乱的转过了身子,也没了和晏玉婷缠绵的兴致。二人各睡一边,各自惆怅的闭上眼,一沉默就是一夜。
慈安也补充了句,曾国藩叛乱一事,慈安可是丢尽了脸面。在叛乱的第一日就给各省府的督抚下诏平叛,但是却无一人响应。慈安也心灰意冷的懒得再多管什么,一切都由着慈禧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