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2章 血染的风采

曾国藩的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拉起弟弟的手,劝慰了一句,“国荃啊,生老病死乃是人生常事,我这把老骨头折腾了一辈子,也活够了。不要哭了,让大哥舒心的离开好吗?”
“大哥,都怪兄弟不好。当初兄弟要是听你的,哪里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你也不会这么快就离开我。”
曾国藩的气息越来越弱,面色平静的微笑了一下,终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方才他和手下的一个士兵比赛枪杀湘军的数量,他好不容易获得了胜利,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眼前的那艘货船惊讶的大叫了出来。连忙奔进了舱头,吩咐船长调转船头,对准货船开炮。
曾国藩在行军途中来回的奔波,早就病入膏肓的体制再也经受不住过早而来的冬季,几次陷入了昏迷,眼看着就要走到生命的尽头。
威尔逊冲床舱里的火炮手大吼了一声。
威尔逊歇斯底里的大吼了声,心里暗自祈祷着货船被炮火惊扰,延缓冲击的速度。
苏州府衙
火狐连夜将安庆的军情传回了苏州,乔志清细细的看完,呆立在了靠椅上默然不语。
于世龙一上岸就双腿发软的走不成路,在兵勇的搀扶下,才勉强进了军帐。一见到曾国荃就跪在了地上,哭天喊地的大声哀嚎了起来。
乔志清伤感的起身,站在窗前长吐了口闷气。
安庆一战,湘军水师全军覆没。除了极少数水性好的兵勇逃出外,没有一人生还。
曾国藩哀伤的老泪横流,从床头摸出了m.hetushu.com一封书信,递在了曾国荃的手上。
于世龙一听曾国荃的语气,就心道不好,连忙磕头如捣蒜的哀求一声,“大帅饶命啊,小的是受了彭大帅的嘱托才回来复命的,不然小的也定当和水军一同赴死。”
乔志清愤愤的吐了句,双拳紧攥的咯吱作响。
“不能在等了,不过有没有效果,快给本将军开炮。”
曾国荃终于忍不住长泣了出来,满心都是愧疚。
货船的四面顿时水花四溅,但是速度并没有放缓下来。还是和一把利箭一样,冲向了行驶在最前面的威尔逊的战舰。
“大帅,不好了,水军全完了,全完了。”
“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啊,落后就要挨打,湘军也算是大清国第一的水军,在洋人面前却如同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我倒想看看,是洋人的舰船厉害,还是我们的‘华兴号’厉害。”
“可是我们现在只有一艘“华兴号”舰船,怎么能敌得过五艘军舰呢?”
“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纪芸……”
彭玉麟的右腿被弹片炸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鲜血已经将身上的战袍染红。但彭玉麟却紧咬着牙关,没有一丝的恐慌,把军刀扎在甲板上,还是笔直的挺立着胸膛,冷冷的看着前方的军舰。
甲板上的士兵也是满脸的欢呼雀跃,对准漂浮在江面的湘军将领们便扣下了手中的扳机。一会的功夫,货船上的将领便没有一人幸存,全部葬入了江http://www.hetushu.com中。
“彭玉麟可真是条汉子,只可惜他却跟错了主子。不然我定当祝他一臂之力,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哦,上帝,这个中国人是疯了吗?”
布莱尔在船舱中再次嘶叫了出来。
二十多门火炮再次发出了震天的响声,面对五十米外的货船,根本就不需要瞄准,就齐射而出。
布莱尔在船舱上正匆忙指挥火炮手调整角度,回头对威尔逊宽了宽心。
于世龙绝望的大吼了一声,一会帐外便传来一声惨叫,接着就再也没有了声响。
床舱里的火炮依次射出,发出剧烈的吼声,朝货船轰炸而去。
联合舰队一路秋风扫落叶般,把各府县关口的湘军炮台都炸成了废墟。一路驰骋到了信阳。按照计划,和荣禄接上头后,用军舰把荣禄的护国军,全部转用到了对岸的汉口。护国军一时士气大震,分成几路追击溃逃的湘军而去。
联合舰队此时以为战事结束,都放松了警惕。把船头掉了过来,在江中枪杀湘军为乐。船头并没有布置火炮,只能掉过船身,才能开炮射击。
威尔逊面对着不远处已经清晰可见的货船,心脏都快要跳动出来。照这样的速度相撞,那军舰定然会被撞沉在这大江之中,自己也一定会成为皇室的笑柄。
“国荃啊,难道这么长时间你都没看出来吗。不管你想不想造反,这背后都有一股力量逼着你走这条路。老夫终究还是败在了乔志清的手上,他虽然年轻,但是和-图-书行事却是异常的老辣。老夫心服口服,死而无憾。唯独是你和纪芸让我放心不下,你要答应老夫,不论到何时也不要放弃希望。老夫给你准备了一条后路,全都写在了这封信里。你按照上面的做,一定会逢凶化吉。若是今后有机会的话,替老夫找到纪芸,告诉那个丫头,是老夫对不起她……”
洋人此时的炮弹都换成了开花弹,一片片碎裂的弹片四溅飞出。货船上的将领顿时被炸到了一片,甲板上也冒起了黑色的硝烟。
晏玉婷担心的皱起了眉头,害怕乔志清莽撞行事。
终于,在货船冲击到一百米距离之时,军舰终于调转过了舰身。在一排密集的活力网的交织下,几乎有二十多发炮弹同时撞击在了货船之上。
“将军,船身还没调整过来,我们和货船正好是死角。”
“上帝啊,我们胜利了。”威尔逊激动的几乎要跳起身子,连忙冲出了船舱,在甲板上冲士兵嘶叫了一声,“把这些可恶的中国人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曾国荃抽泣着不断的点头应和,全身都跟着激烈的颤抖起来。
“洋鬼子此番行动定然会消耗不少的军火,带他们回返的时候,我们清字军从南京的炮台开始,就朝这五艘军舰轰炸。就算炸不沉他们,也让他们消耗下弹药。等他们弹药用尽时,华兴号再突然杀出。老子就不相信,他们还能安然回了上海。”
货船说话的功夫距离威尔逊已经只有五百米的距离,而且是从西向东,顺流之下,速度非常m.hetushu.com之快。威尔逊紧张的哆嗦了下,连忙抓住脖子上的十字架祷告了一声。
于世龙从混战中逃出,幸亏威尔逊对湘军的看法改变,处于谨慎,在天黑后,命令联合舰队停留在安庆的上游抛锚休整。于世龙这才趁机乘船回了汉口,向曾国荃禀告军情。
威尔逊被布莱尔的喊声惊醒,但还是不舍的端着洋枪杀掉了最后一个落水的湘军。这才站到了高处,拿着望远镜看向了前方。
“曾老九,你不能杀我。老子跟着你南征北战多年,你不能这么对待老子啊。”
“完了,完了,全完了。”
天亮后,威尔逊再次命令联合舰队拔锚。湘军失去了制江权,完全没有了缓冲地带。曾国荃紧急下了命令,把湘军连夜往湖南一带退撤。
汉口湘军行营
曾国荃伏在曾国藩的身前泣不成声,久久不能平复心情。
曾国荃绝望的坐在帅椅上长叹了一声,他心里明白,制江权一丢,北方朝廷的兵马必然会大军压境。如今湘军四面楚歌,怕是要走投无路了。
彭玉麟紧咬着牙关,冷冷的看着前方。众将在他的身后整齐的站立,全都是一副义无反顾的神情。面对即将而来的死亡,没有人后退一步。
“哦,上帝,快些保佑你的子民,让这些魔鬼下地狱吧。”
曾国荃怒吼了一声,帐外便进来两个亲兵,拎起于世龙的胳膊就往外拖拽而出。
“开炮啊,怎么还不开炮。”
于世龙泣不成声,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晏玉婷还以为乔志清是受了什么刺激,连hetushu•com忙伸出小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轰,轰,轰”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在最后一次苏醒后,曾国藩强撑着把曾国荃叫到了身边,交代起了后事。
“你说什么?彭大帅呢,他难道也死了?”
乔志清冷哼了声,连忙下了军令,让各部队都进入了备战的状态,随时准备战斗。火炮旅几乎全部被派了出去,在南京到江阴的沿岸布防了下来,就等洋人的舰船返回。
“洋鬼子也真是厉害,只有五条舰船便能把湘军水军打的片甲不留,怪不得当初都把京城给攻占了。”
“死了,全死了。”曾国荃愣了下重重的坐在了帅椅上,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眼神冰冷的看着于世龙呵斥了一句,“彭大帅都为湘军尽忠,你也有脸活着回来?”
炮弹密集冲向前方,巨大的冲击力一下把就货船的船首炸成了碎片。
“彭大帅跟洋鬼子同归于尽了,他让属下转告大帅,他下辈子还要跟着大帅南征北战。”
“开炮,开炮,开炮。”
曾国荃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虽然他心里知道湘军的水军和洋人的舰队有差距,但也不至于一天的时间就全军覆没。
晏玉婷站在他身边也是低落的感慨了一声。
彭玉麟双目如炬,极不甘心的从喉咙中吐出一口热血,随着货船沉入了江中。
曾国荃眼神冰冷的大笑了一声,全身杀气四溢的低吼道,“本帅已经收到彭大帅的嘱托了,你也可以安心去见水军的兄弟了。来人啊,把这个贪生怕死的东西给老子拖出去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