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8章 定都南京

“洋人们很快就会把银两和洋枪送过来,但是老夫这心里总不是滋味。本来我们华夏一脉同气连枝,不管乔志清造不造反,也是自己的家事。现在我们却联合外人欺负自家的人,若是传出去,恐怕要落得个汉奸的骂名。”
李鸿章神色黯然的在书桌前坐了下来,显然没有刚才的激动欢喜。
此时天气已是寒冬腊月,苏三娘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束身旗袍,瑟瑟发抖的站在门口看着乔志清,让乔志清的心里不由的愧疚了一下。不管她那火热的身材还是让乔志清心神荡漾了下,那种成熟的魅力是晏玉婷远远比不上的。
乔志清闷哼了声,坚持了一下便再也按捺不住躁动的身子,一把抓住苏三娘那高耸的胸脯。把她的长腿搭在腰间,便激烈的运动了起来。
乔志清的手更胆大了些,向里面伸到了苏三娘的秘密花园撩拨了起来。
乔志清检阅完了水师,当晚便返回了苏州。府衙里忙成一团,各家各户都忙着收拾东西,准备随军北上南京。
天亮后,府衙的各部门还有军属们,便分批在左师的护卫下朝南京进发。
晏玉婷头上绑了个粉色的头巾,手里拎着扫把,全身弄的都是尘土,十分的滑稽。惠儿因为上学便留在了苏州,晏玉婷的工作又要求保密,所以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丫鬟。她实在忍受不了脏乱差,便亲力亲为了起来。
苏三娘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以前总听他说民主的,也从来没有见过民主长的是个什么www.hetushu.com模样。但是他不当皇帝苏三娘可是听了个明明白白,脸上的秀眉紧蹙道,“我不懂你们说的大道理,但是我知道国家就跟我们的小家一样,总得有个当家主事的一代代的传承下去。要是按照你说的,谁都可以当这个家,那天下不就乱了?”
乔志清不喜欢热闹,便在东面的花园里,找了个院子当做自己的总统办公室。院子里设有一间正堂,左右各四间偏方。院中花团锦簇,就算是冬季也盛开着不知名的鲜花。院前就是一座巨大的人工湖,全都是用精美的太湖石堆砌,很是美轮美奂。
苏三娘已经有两三个月没有碰到乔志清的身子,哪里能经受这样的挑逗。话音刚落,就忍不住蠕动起了双腿,花园里也瘙痒难耐的变的湿热了起来。
乔志清笑了笑,点了点头。急忙把身上的棉外衣解了下来,给苏三娘披好,拉着她的手进了卧寝。
“你说的对,乔志清野心勃勃,老夫当初见他是个人才便收留了他,没想到养虎为患,他最终还是想要造反。”
“志清,我们在苏州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往南京啊?”
“大人,您刚走没多久,前线就发来紧急消息。清字军已经开始大举进发湖州和上海,怕是就是奔着我们来的。”
二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整整折腾到了后半夜才筋疲力尽的睡了过去。苏三娘舒服的近乎晕厥过去,不断的用玉手抓挠着乔志清的身子,仿佛要把乔志清融化在和_图_书自己的身体里。
“怪不得洪秀全进了南京后,就没有了斗志,这里的确是一个享乐的天堂。”
“行吧,这几日公事繁忙,也没有时间陪你和武捷,你要担待着点。”
苏三娘“啊”的一声,嘤嘤叫出声来。满面红涨的配合的解开乔志清的衣服,平躺在了床上,不断的蠕动着两条纤白的大腿,伸出脚丫子紧贴着乔志清的胸口,一直滑到了下身,双脚并拢,小心的套弄了起来。
乔志清轻笑一声,知道苏三娘一定是暗示他今晚回她的房里睡觉。自从和晏玉婷成婚之后,便一直都冷落了苏三娘。
“是啊,我堂兄当年用邪教蛊惑人心,一旦建立了政权,就开始变得贪图享乐起来。正所谓上行下效,太平天国走到今日,也是自取灭亡。”
乔武捷刚刚吃过了奶,小家伙一个人躺在摇篮里睡的又香又甜,偶尔嘴角还不住的泛着笑容。
“建国?你要学洪秀全在那里当皇帝吗?”
周馥说着就把手中的军报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那就最好,我建议你多和教育部的容闳咨询。他原来留学美国,对国外的制度法典很有研究,相信会给你很大的启发。”
苏州府衙
乔志清和洪仁玕在湖中央的厅廊里坐下后,低声感慨了一句。
洪仁玕起身抱拳回应,送走了乔志清后。便按照他的提点,去了教育部找容闳商议。
苏三娘果然迎了进来,极不自然的看着乔志清,说完自己的脸倒先红了起来。
李鸿章越想心里m.hetushu.com越不是滋味,凝眉看着周馥轻吐了句。
“大帅这话从何说起呢,我们又没有割地又没有赔款,反而从洋人那里获得了武器和银两,怎么就能说成汉奸呢?大帅,您对乔志清再也不能手软了。依照属下的分析,曾大帅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就是乔志清在暗中捣鬼。既然他容不得我们,我们便拼死也要和他一战。”
苏三娘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虽然她早就知道乔志清有一天会造反,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曾经的天王府已经被修缮的焕然一新,曾近的天王府大门已经按照乔志清的吩咐,请洋人的工匠重新设计建造,新建起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西方古典门楼,足有二十米城墙的高度。大门外墙设八根爱奥尼亚立柱,并镌有巴洛克线条;内墙设三樘拱形连顶缕空铁门,每拱两扇,向内开启。
乔志清的呼吸声渐粗,直接伸手把苏三娘的丝质亵裤给抽了下来,坏笑的把手指直接伸进了花园里。
“我们要在南京建国了,这次去了就永远不会再搬家了。”
周馥给李鸿章宽了宽心,心里松了口气。刚才还总担心洋人会提什么苛刻的条件,现在看来是洋鬼子真的动怒了,反而让淮军捡了个便宜。
南京城这座破落的都城,再次焕发了她的青春。众人一路没作停歇,奔波三日,终于踏上了这片热土。
府里的丫鬟已经沏了壶热茶端了上来,洪仁玕给乔志清和自己各满了一杯,也是暗自惆怅的感慨了一句。
m•hetushu•com人进了屋后,苏三娘急忙关好了房门,怕冷风把乔武捷吹着了,又给火盆里加了几块木炭。这才褪了外套,陪着乔志清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对,是建国,建立一个两千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朝代。但我不是这个国家的君主,只是代表天下的百姓,暂时管理这个国家而已。他们要是不满意,马上就可以撤掉我,换上一个更加有才能的人来管理。”
整个总统府基本还是从前天王府的原貌,各部门也相应的规划了办公区,并不再像在苏州时重合在一起。
“该来的总归回来,老夫就要看看,是他的清字军厉害,还是老夫的淮军厉害。”
李鸿章点了点头,认同了周馥的说法,心里的压力也一时轻松了许多。
苏三娘温柔的盯着乔志清,她生了孩子之后就不再过问政事,对目前的局势一无所知。
乔志清端起茶碗抿了一口,面色深沉的叮嘱了一句。
基本样式跟后世的南京总统府一个样子,正中的位置也刻的是“总统府”三个大字。
苏三娘已经让人把乔志清的书房收拾一空,乔志清进去后,大包小包的东西堆在地上,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李鸿章阴沉的低喝了一句,把军报揉作一团,狠狠的攥在了手心里。
“腐败只是太平天国灭亡的一方面,最关键的是洪秀全还没有跳出那个封建思想的怪圈。仁玕兄,我们身上的胆子可都不轻啊,既然我们宣称的这个政府是新政府,那就一定要制定一整套的新制度,让人一看就知道新在和图书哪里。不要弄了半天,还是和以前的封建制度一样,那样我们可就愧对自己的子孙后人了。”
“这个没有关系,权利总会在制约中得到平衡。只要有一套完善的制度,就不会有人一手遮天。”
乔志清满意的建议了一句,话落便站起了身子作势告辞。
苏三娘的房间就在东侧,他是乔志清的第一任妻子,东侧为大,晏玉婷也没敢和她争抢这个房间。
“乔大哥,我把这几天的军报都放在你的书桌上了,里面还有一封李鸿章发给你的书信,你尽快的批阅一下。”
洪仁玕连连点头应和,满脸都是恭敬。
“属下一定照办,大帅放心就好。”
乔志清回了院子后,晏玉婷正让人张罗着,把正堂西侧的两间偏房给收拾了出来,当做自己的住所,还有情报处的办公地点。
“请大帅放心,属下这几日就在研究各国的法典章程,而且也咨询了很多留学国外的人才。属下相信,只要是权利得到相应的制衡,那就一定可以遏制腐败。让我们的政府永远处在,新陈更替的良性循环之中。”
“志清,你回来了。东西我已经让人给你收拾好了,今晚就来我屋里凑合一夜吧。”
乔志清看着她的俏脸轻轻一笑,手却不自觉的在苏三娘的大腿上抚摸了起来。
乔志清饶有兴趣的在洪仁玕的陪伴下,在总统府里游玩了一圈。每一处的建筑都是雕龙画凤,金碧辉煌。而且布局十分巧妙,充分的把山水利用了起来。暗藏了天人合一的道家思想,身处其中很是让人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