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9章 移民潮

“没关系的啊,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晏玉婷开心的直起了身子,郑重的问了句,“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要是我生个女孩你会不会嫌弃我啊?”
晏玉婷点了点头,跟乔志清介绍了下。
江面上的军舰、货船、乌蓬小船来来往往,这几日陈玉成的新三师正奔赴安庆府,由水师最大的江苏号和安徽号负责转运。巨大的军舰在江面上十分的耀眼,不时还发出震天的汽笛声,屡屡吸引江上的路人观望。
晏玉婷平复了心情,还是忍不住红着脸告诉了乔志清。
“去南京城的移民区看看。”乔志清淡淡的吩咐了声,看着黄飞鸿高兴的样子,调侃了一句,“看来飞鸿少侠的婚后生活过的挺滋润的吗,都说是好火费碳,好女费汉,你和灵儿可要注意一点。”
乔志清皱了了下眉头,心里有了些想法。
晏玉婷在卧榻坐下后,满脸幸福的看着乔志清。
“把这封信让人给李鸿章回过去,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李大人执意要与我们为难,那就让历史的车轮把这些跳梁小丑都无情的碾碎吧。”
民政部在每个聚居点前,都临时搭建了一个登记造册的屋子。屋外排着长长的人流等待着等级造册,一切倒也井然有序的进行。
“你俩看什么看,后面排队去,想加塞可没门啊。”
“乔公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乔志清激动地一把搂住晏玉婷转了一圈,把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坐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www.hetushu•com她的俏脸。
“好吧,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晏玉婷有些失落的垂下了头,说着眼泪就打湿了眼眶。
黄飞鸿换了便装,坐在前面赶着马车,面带喜色的问了乔志清一句。
乔志清笑了笑,回了书桌前提笔便给李鸿章回起信来。
“你放心吧,早就找好了,你还记得从前华兴女院的那个魏子悠吗?”
“魏子悠?当然记得。她在华兴女报上天天披露我的糗事,还没找她算账呢。”
“傻瓜,男孩女孩我都会当成宝贝的。不过你最好生个女孩,这样我也就儿女双全了。”
他身边的好几个年轻人都跟着叹了口气,满脸的无奈。
“到底怎么了吗,你哭什么。”
乔志清和黄飞鸿走到了一处队伍的前面,排队的几个年轻人还以为他二人是过来加塞的,警惕的不断的打量着二人。
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指着乔志清横着脸冷哼了声。
“他是给我下战书来了,老狐狸要和洋鬼子联合起来对付我们了。”
乔志清的心里一阵阵的温暖,在书桌前坐下后,便撕开李鸿章的亲笔书信,端详了起来。
乔志清有些激动地喊了出来。
“乔大哥,李鸿章找你干什么呢?不会他也有闺女要许配给你?”
“太好了,玉婷,多长时间了?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移民区的帐篷密密麻麻的连营不知道多少里之长,乔志清放眼望去,最少有三四十万人之多。江面的码头此m.hetushu.com时还不断的来自四面八方的流民上岸,都是拖家带口的背着大包小包的行礼。
“好吧,我就等着看你能给本夫君生个什么出来。最近你也留意点给你找个伺候的丫鬟。手里的工作也开始放一放,注意点休息,找个可靠的人慢慢的接手你的工作。”
乔志清开玩的笑了笑。
李鸿章句句真切,最后竟也肯放下身段,和乔志清兄弟相称,让乔志清也颇感意外。
“老夫不知道现在该称呼你镇南王还是乔大帅,这两年来你的变化也太大了。从当初投奔老夫时那个一无所有的毛头小子,一下就成长为朝廷封疆裂土的王侯。老夫看着你的时候经常在感慨自己的碌碌无为,只想趁着正当年的时候再为国家做点什么。朝廷待你不薄,该给你的都给了。最近你们清字军大兵压境,不知道意欲何为?一步错步步错,老夫不希望你越走越远,望弟珍重。兄,李渐甫。”
乔志清在苏州的时候就实行了户籍政策,每个人都有一张身份的证明,跟后世的身份证差不多。拿着这张身份证,就可以到城内的小区租住房子,然后寻找合适的工作。廉租房可以出租给一人,也可以十几个人同时合租,并没有什么限制,这样也是为了方便那些身无分无的人。
“我听说她父亲也是一位大贤?”
乔志清抬起了头,放下了手上的毛笔。看着自己那几个四四方方的毛笔字,轻笑了一声。来这个时代已经两年,毛笔字却总是hetushu.com练不好。看上去还是跟个孩童写的一样,因为这事还总被晏玉婷笑话。
黄飞鸿果然一下就涨红了脸,垂着头傻笑着只是挥动着手中的马鞭。
“玉婷,对不起,是我太过疏忽了,你怀孕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
马车在城门口停下后,乔志清和黄飞鸿便下了马车,步行着出了城去。
“乔大哥,你口气可真大。不过这话我爱听,你永远是最厉害的。”
晏玉婷嬉笑着提醒了一句。
乔志清笑了笑,整理了下桌上的文件。让亲兵喊了黄飞鸿过来,就带着他出了府去。
“好消息?难道曾纪芸有消息了?”
乔志清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轻笑了下。
“这样吧,你有时间让人把魏国栋叫过来,我正好有件事需要找个有担当的人来做。”
“美得你了,我偏偏给你生个儿子,都说是母以子贵,生个女儿肯定被你冷落了。”
乔志清进了大堂,内屋便是已经收拾整齐的书房。里面和苏州的摆设差不了多少,但是却比苏州的书房大了两倍。家具都是清一色的红木制成,在窗户下同样放置着一张卧榻,上面铺着锦绣的被褥,两旁摆设着山水盆景,鲜花翠竹,很是古色古香。
乔志清有些愧疚的轻抚着她的发丝,温柔的致歉了声。
登记屋的边上就是举着招工牌子的各工厂,不断的有精壮的男子和年轻的姑娘在询问着工资待遇。有的拖家带口的人并不在意这些工作,拿到身份证明后就直接奔进了城里。城墙上http://m.hetushu.com到处都张贴着移民南京城的流程,已经过去一个月的时间,这些人也早就了解规矩。大多是进城后,先找到住的地方再做打算。
乔志清笑了笑,没有理她,提笔就给李鸿章回起信来。
年轻人放松了警惕,面色低沉的回了一句,“俺们是从河南过来的,今年老家遭了旱灾,庄家颗粒无收。没办法了,地里面的野草都吃光了,只能拖家带口的逃荒出来了。”
“你放心吧,我们就是本地人。听你的口音,是河南过来的吧?”
这书房都是晏玉婷亲手布置的,她比乔志清和苏三娘要早来一天,书桌上都是刚刚整理好的公文信笺。
南京城的移民区建在北城外的空地上,这里距离长江的渡口最近,迁徙到这里的流民大多都先聚集在此处,等待着民政局的等级造册。
乔志清正思索着怎么给李鸿章回信,门外却传来了晏玉婷的娇笑。她刚刚收拾完了房间,换了身衣服后,就扭着纤腰进了书房里。
晏玉婷抽泣了下,笑了出来,抱着乔志清静静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晏玉婷撅了个小嘴,傻笑了下,起身整理了下妆容。
乔志清无奈的掏出了丝绢,坐在她的身边给她抹了抹眼泪。那丝绢还是曾纪芸送给他的,一拿出来,乔志清的心又凉了半天。
乔志清轻松的笑了声,把手上装好的信封递在了晏玉婷的手上。
城外此时一片萧条,南京的冬日虽没有北方的那么寒冷,但是一阵北风吹过,还是让人冷的打了个哆嗦。
www•hetushu.com晏玉婷笑了笑,崇拜的看了乔志清一眼,接过了信封便出了门去。
“乔大哥,有个好消息要通知你一下。”
如今城中已经建成十几座规模宏大的廉租房小区,每座小区有上千间的屋舍,现已经容纳流民五十多万。即便如此,还有多半的流民生活无处着落,乔志清就是想下去看看具体的情况。
“已经有两个月了,最近一吃点东西就反胃的不停。我去军医那里看过了,这才确定了。”
乔志清笑着和他套了句近乎。
“对啊,她父亲魏国栋可是大师魏源的小儿子,学术的造诣和容闳不相上下。”
晏玉婷慵懒的伸直了下身子,全身的风姿毕露,凹凸有致的很是诱人。
“我怀孕了,你又要当父亲了。”
南京城自从经受了湘军的洗劫,城中大半的房屋被毁。乔志清下拨了专项的资金,用于给城中新迁徙的流民建造廉租房小区。也是吸纳一部分流民从事建筑行业,尽快的自食其力。每间廉租房都是两层的江南小楼,白墙灰瓦,很是好看。在流民找到工作后,每个月只需支付二两的银子。南京城如今的几大工厂平均工资都在十两左右,足够流民的日常生活。若是有足够的银子,这些房屋也可以花二百两完全购置成自己的产业。
“她已经在我身边工作多时了,这次来南京我专门带她过来。那小妮子思维缜密,见多识广,一定会是你的好帮手的。”
晏玉婷应和了声,说着就准备离开屋子。
“曾纪芸,曾纪芸,你的眼里就只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