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1章 移民潮三

“那我们下去了,你忙吧。”
周馥见李鸿章有些退缩,连忙发自肺腑的劝谏了一声。
“玉山兄,我们真的错了吗?”
魏国栋不动声色的回了一句,小心的端过了茶盏,细细抿了一口。
第二日,南京总统府
李鸿章接过报纸放在灯光下一看,头版的巨大标题上就写着“千古一汉奸,合肥李鸿章”一句话,一时就把李鸿章气愤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但他还是强忍着愤怒读完了整片文章,每句话都像是刀子一样狠狠扎在了他的心里。
“玉山兄,你说朝廷收到我们的奏章没有?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屋子里的人都是轻吐了口气,收拾了下手件,便相继退了下去。
“郝婉莹?以后我就教你莹儿吧,阿姨一定会把你当女儿来疼的。”
“好啊,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大人,你可千万要保持清醒啊,乔志清怕是就想看见你自己犯糊涂。洋人来华夏不过是为了获取一点利益而已,而乔志清是想夺取江山啊。您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大清给的,要是大清朝亡了,你可什么都没有了!”
“真可爱啊,乔大哥,你是在哪里找到她的呢?这小脸瓜子长的,真是个美人胚子。”
“是,是,是。”
晏玉婷笑了笑,温柔的拉起了她的小手。
“属下明白。”
“好吧,叔叔答应你,叔叔给你找个事情做,你就在这里住下来。待会就让阿姨给你收拾个房间。再把你的小身子洗一和-图-书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大人,开弓没有回头箭,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只要我们打败了清字军,那你便是大清的第一功臣,乔志清自然就是千古唾骂的反贼,何必在乎这一时的得失荣辱呢。”
小女孩高兴的点了点头,扬起小脑袋紧盯着晏玉婷看了一会又想起自己的娘亲,不由的眼角又流下了泪珠子。
周馥在一旁犹豫了下,还是从袖子里拿出了华兴日报,递在了李鸿章的手上。
李鸿章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吐了出来,怅然若失的举手狠砸在身旁的圆桌上。
周馥在一旁安慰了一声,心里也满不是滋味。俗话说文能证道,也能杀人。乔志清的这一招果然杀人于无形之中,比真刀真枪来的还要痛苦。
“是,大帅。”
李鸿章背着手满心惆怅的问了周馥一句。
“乔大帅,魏某对你也是仰慕已久,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拜见您。”
“大人,这是这几日苏州几家报社发表的文章,上面的消息都对你很不利啊。”
“她娘亲刚刚过世,如今是个孤儿了,你就把她留在你身边做个使唤丫头吧,也省的你再乱找了。”
乔志清给她抹了抹泪珠子,轻声安慰了一句。
乔志清和话的功夫,门外便传来一声欢快的询问声。话落便见一靓丽的女子走进门来,把小女孩都看的瞪大了眼睛,那女子在的眼里的就像是从画里面出来的仙女。
乔志清掐了掐小女孩肥嘟嘟的脸蛋,对和图书这个懂事的小姑娘很是满意。
夜色已黑,此时忧心忡忡,在书房里来回踱步的还有浙江巡抚李鸿章。
周馥抱拳躬身解释了下,给李鸿章宽了宽心。
小女孩见了晏玉婷也不认生,大概是刚失去了母亲,跟晏玉婷说话的语气都充满了亲切。
“还有一点我想提醒大家一下,人人生来都是平等的,生命也没有贵贱之分。不要认为城外的那些流民的性命就是低贱的,就算是死伤一些也是无所谓的事情。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只要是从外地迁徙到南京城的流民,从今日散会后,要是再有一个流民饿死,或者是病死在城外,该谁承担责任就一个也逃不了。”
“其实目前这种混乱的局面也只是暂时的,本帅相信,不出一年,南京城一定发展的比苏州还要繁华。我们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权责的划分还不明确,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又多管。我建议尽快的对江苏省,重新进行行政区域的划分。正式的发公文撤府置市,由每一个市的市长负责本市的行政管理。”
魏国栋父女两人赶了一夜的路,终于在天亮后到了南京。连住的地方都还没有安置好,就直接进了总统府,求见乔志清。
小女孩睁大了眼睛,说着心里一酸又闷声哭了起来。
李鸿章有些郁愤的骂了一句,清字军如今已经大兵压境,朝廷方面却没有丝毫的动作。淮军目前只能依靠洋人提供的军饷,独自面对来势凶猛的清和*图*书字军。连福建的左宗棠都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
“玉婷啊,你来的正好,你身边不是还缺个使唤的小丫鬟吗,你看这个小女孩怎么样?”
晏玉婷跟乔志清交待了句正事,就迫不及待的想给这个小女孩打扮一下。
晏玉婷一进门便注意到在卧榻上坐下的小女孩,只见她虽然穿戴的破烂不堪,但是模样却异常的俊俏,大大的眼睛,俊俏的脸蛋,尤其是那吹弹可破的皮肤,白里面还透着红润。
乔志清起身冲晏玉婷笑了笑。
李鸿章瞬间感到无尽的疲惫,仿佛有无数的压力在一瞬间向他袭来。
“本帅再补充一点,如今我们实行的省、市、县制度,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城市的管理功能,必须在县以下建立乡、村,一级的基层政府单位。这些政府的相关部门一旦完善,你们便能尽快的从目前的混乱局面中,找到一条突破口。如果各部门各司其职,本帅相信不管从外地涌过来多少的移民,你们也能轻松地应对。”
乔志清紧盯着魏国栋的眼睛,心中暗自佩服了下他。此人果然出身名门,气度不凡。在自己的面前竟也神色坦然,不卑不亢。
晏玉婷欢喜的点点头,在卧榻上坐下后,轻抚着小女孩的脑袋问了一句。
“好吧,我知道了。这孩子今天还没吃饭,你待会再带她吃点夜宵去。”
乔志清冷着脸闷哼了句,满脸都是不容拒绝的严肃。
李鸿章颤抖着身子,愤恨的把手上的报纸摔http://m.hetushu.com在了地上。
“乔大哥,你让我给谁收拾个屋子啊。”
“乔志清这是想让老夫身败名裂,变成千古罪人啊!”
“也罢,老夫一生坚守仁、义、礼、智、信,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己任。连老师曾国藩举兵清君侧的时候,也按兵不动。为了大清,老夫就担着汉奸的恶名了。”
众人都是满脸认真的点了点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傻姑娘,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叔叔就是你的家人啊。”
众部长都拿出纸笔,各自把乔志清的提点记在了纸上。
华兴日报这几日连续披露了李鸿章勾结洋人,意图卖国求荣,充当洋人走狗的证据。甚至把洋人每次提供给淮军的武器和银两数量都讲的清清楚楚,竟也丝毫不差。这自然得益于晏玉婷控制的那无孔不入的火狐系统,淮军的所有动作都没能逃出火狐的眼睛。
“叔叔,我以后是不是就没有娘亲了?”
“还考虑什么?信里面已经讲了很清楚了,清字军连祖宗的鞭子都给剪掉了,这摆明了就是造反吗。”
小女孩也珍重的点了点头,开心的“咯咯咯”的笑出声来。
乔志清领着魏国栋在书房的卧榻坐下后,给他斟了碗茶水。
乔志清笑了笑,说着便站起了身子。
乔志清忙了一晚上,也是刚刚起来。正好招待着父女二人用过了饭,让晏玉婷领着魏子悠去了厢房,自己和魏国栋畅聊了起来。
“乔大哥,魏国栋一家人明日便能赶到南京,我已经让人http://www•hetushu.com通知他们明日来见你。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带着莹儿下去洗个澡去。”
乔志清轻叹的跟晏玉婷介绍了下。
晏玉婷笑了笑,跟乔志清打了声招呼,就欢快的拿着小女孩退了下去。
“我叫郝婉莹。”
“听说魏先生对外国的律法政体很有研究,本帅也正好有几个问题想听听先生的意见。”
乔志清点了点头,对晏玉婷叮嘱了句,便坐在了书桌前批阅起桌上的公文。
“魏先生,久仰大名,没想到今日才得以相见。”
乔志清环顾了下众人,各部长都是赞同的点头应和。
乔志清顿了下,端起茶碗小呡了一口。
“大人,乔志清刚被朝廷封为镇南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现在弹劾他造反,朝廷自然会深思熟虑。”
乔志清回了书房之后,方才躺在卧榻睡觉的小女孩也没了睡意,疲倦的睁开眼神后,两眼无神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郑观应满脸羞红的点了点头,坐下身子后,认真聆听起乔志清的训话。
“好了,这几日就辛苦大家了,有什么问题尽管来询问我。今天就到这里了,天色也不早了,本帅就不留你们吃饭了。”
小女孩紧盯着乔志清哽咽了下,没一会便乖巧的点了点头。她年纪虽小,但是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让她的心性也过早的成熟起来,自然分得清乔志清话里的好坏。
“叔叔,我娘亲说不能随便接受别人对我的好。我什么都会做,洗碗,倒水,扫地,做什么都可以,我不在这里白吃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