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0章 女人的复仇

“当然愿意,我们青帮说多不多,少说也有两千多的人马。只要周盟主一声令下,我现在就把他们召集起来。”
赵海哆嗦着身子,刚回话完,仓外就传来了一阵的枪响。
话音落,邵华雄不甘心的从喉咙里闷吼了一声,长长的朝后仰去。
“兄弟们,跟门外的臭婆娘拼了。”
仓库内的弟兄犹豫着不知所措,众人自然知道清字军使的肯定是洋枪。要是这样出去,肯定是自寻死路。
仓库里的众人都吓的大了个哆嗦,抱着头就趴在了地上。
邵华雄从李虎手上夺过了大刀,眼神冰冷的走上前一脚踩在赵海的头上。
吴德才志得意满的带领着众人,在仓库里等候着周秀英前来训话。脑子里不断的幻想着自己成为上海霸主的那天,心里暗自感慨着自己的决定。
“二当家,我对不起你们,周秀英那婆娘带人把仓库已经包围了。他让你们放下武器投降,不然全部格杀勿论啊。”
李虎哪里能听的进吴德才的辩解,从怀里摸出匕首就朝吴德才捅去。
下午时分,青帮两千多弟兄几乎是悉数到场,全部在仓库里集合完毕。
仓库此时还有三百多青帮的门内弟子,全都自发的聚拢在吴德才的身边,听候他的差遣。
邵华雄瞪大了眼睛举手呼应,但满仓库竟无一人应和。
赵海一听就连连的摆手拒绝,苦闷着脸回道,“大姐,你就放过我吧,要是邵华雄知道我带你们来这里,那还有我的活路啊?”
“二当家,你立此大功,我m.hetushu•com该怎么奖赏你呢?”
李虎凝眉急忙劝阻了声,拎着大刀便走上前一脚把赵海踹了出去。
这时仓门外的枪声越来越近,守卫在仓门外的兄弟全部被清字军歼灭。
前军一一二团完全控制了仓库,打死青帮弟子三十二人,俘获三百五十一人。
仓门口守卫的弟兄猛然被前面的动静惊醒,眯着眼大喝了一声。
吴德才端着枪口,满脸冷笑的对着邵华雄,冲仓库的众人大吼了一声,“帮主擅杀同门,按帮规,杀无赦。”
周秀英端起酒杯敬了吴德才一杯,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吴德才。
这一句果然起了作用,李虎举着大刀硬是没砍下去,回头看了一眼邵华雄,征求起他的意见。
眼见就要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吴德才连忙冲身后的弟兄大吼了一声。
“谁啊,给老子站住。”
乌云蔽日,煞气冲天。
“你他娘的也配当同门,拿命来!”
“杀我兄弟者,我必杀之。”
下面的弟子面面相觑,也都跟着把手中的武器扔了下来。
天色见亮
“砰,砰,砰。”
仓库的所有兄弟对着面前的变故,一时惊讶的不知所措。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我们投降。”
众弟子都抱拳跟吴德才跪下了身子。
一声剧烈的枪响在仓库里回荡了起来。
李虎连忙奔到了仓门口,一看外面果然有无数的火把朝大门聚拢了过来。
“三弟,你醒醒吧,周秀英带着大军前来,我们不投降只有死路一条啊m•hetushu.com。”
吴德才眼疾手快,大汉一声,就扭头打开了军火箱,把一把把洋枪分发了下去。
“二哥,你干什么!”
邵华雄正做着春梦,正把个大姑娘压在身下,就被赵海的哀嚎声吵醒。
周秀英面色冰冷的轻吐了一声,挥下了手中的令旗。
吴德才趴在地上,嘶叫着哀嚎了一声,脱了上衣不断的在头顶挥舞着。
李虎瞪大了眼睛,心慌的冲邵华雄大吼了一声。
“帮主,帮主,不好了,周秀英打上门来了。”
吴德才被李虎紧紧的摁在了身下,面色焦虑的嘶吼了一句。
赵海跪下身子,眼珠子急转,头上一会就渗出了冷汗。
“周盟主言重了,谁不知道你已经贵为天下华兴盟的盟主。小的早就想为你效犬马之劳了,只是可惜邵华雄那狗贼一直助纣为孽,小人也是迫不得已才跟在他的身边。现在好了,以后能跟着周盟主替天行道,我们青帮也算是有个好的归宿了。”
“小海,你立功的机会到了。你现在进仓库告诉邵华雄放下武器投降,我就饶他一命。若是你招降了邵华雄,那大姐就放你一次。”
“你,好,狠。”
邵华雄已经做好了和周秀英翻脸的准备,一挥刀便朝赵海的脖子上砍了过去。
“好,周秀英势大。我们今晚必须保存实力,假装投降,待来日再重振青帮。”
这时,仓门口“轰”的一声巨响,货仓大门瞬间被炸成了碎末。
沉闷的迫击炮声想起,炮弹齐刷刷的就朝仓库飞射hetushu.com了出去。
仓库外,清字军已经调过来了迫击炮营,把炮口调整好角度,全部对准仓库。
刹那间密集的子弹朝仓门齐射了过去,看守仓门的几个弟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成了筛子。
“是,是,是,帮主,是周秀英带着人马打过来了。”
李虎终于反应了过来,暴怒的大吼了一声,说着就朝吴德才扑了过去,把洋枪夺了下来。
青帮二当家吴德才戴罪立功,将帮主邵华雄和三当家李虎诛杀,率众弟兄放下武器投降。
那弟子连忙点头哈腰的念叨了声,让开了栅栏,让赵海走进了仓去。
吴德才说着就把手中的利刃扔在了地上。
仓库里的兄弟正沉沉的打着瞌睡,一听赵海杀猪般的喊声,“嗖、嗖、嗖”的一时都站起了身子。
“大哥,我们真的被包围了。”
“什么?你说周秀英那婆娘就在外面?”
李虎的口中涌出一股热血,瞪大了眼睛盯着吴德才,终于瘫软的躺倒在了地上。
李虎大喝一声,说着就举刀要往赵海的身上砍去。
邵华雄一听就暴躁的拎起赵海的衣领大吼了一句。
“弟兄们,邵华雄和李虎罪孽多端,现已伏诛,还有谁不服气的吗?”
吴德才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从腰间摸出一把利刃就朝李虎的肚子捅了进去。
还是吴德才沉着冷静,一眼就借着昏暗的油灯看到赵海身上的血渍。
仓门外瞬间涌进来上百的兵马,全都端着洋枪把仓库里的众人包围了起来。
赵海连忙慌骗了一声,包头哀嚎。
和图书“喊什么喊,老子都不认识了。”
周秀英在仓库外设了酒宴,专门款待吴德才。
“三爷,你不能杀我啊,周秀英可说了,要是我死了,你们断然是没有活路了啊!”
“小海,你这狗东西,你敢出卖我们?”
吴德才连忙端起酒杯回礼,面色痛苦的哀叹了一声。
周秀英冷笑了一声,从腰间摸出驳壳枪定在赵海的头上,低喝道,“你不去,我现在就崩了你。”
“一切听从二爷的差遣。”
“二哥,你急糊涂了吧,咱们哪里会使唤这东西啊。”
那些早已经呆愣了半天的兄弟这才反应了过来,急忙拖拽起了李虎。
“是海爷啊,您怎么现在才回来,刚才帮主还到处找你呢。”
赵海看着邵华雄,脸上闪过一丝绝望,胡乱的抱头大喊了一句。
吴德才大笑一声,回了杯酒后,就让仓库里的弟兄,传唤分散在上海各地的青帮众弟子。
“弟兄们,抄家伙。”
一一二团在仓库门前全部做好攻击的准备后,周秀英让人把已经蜷成一团的赵海拖了上来。
“他娘的大半夜你鬼叫什么呢!”
“小海,你的腿怎么了?什么周秀英?她在哪里?”
邵华雄带着人把洋人送的军火全部搬进了仓库,让人在仓门外布置了两三道的防线。众兄弟激动的玩弄了一会洋枪后,也没人研究透洋枪的用法,便都劳累的睡了过去。连仓门口守卫的兄弟,也趴在麻袋上打着呼噜。
“那就再好不过了,事不宜迟,你现在就把青帮的弟子召集起来。我要在此处让清字军和_图_书帮他们操练一下,不然这些小子一点纪律性都没有。”
周秀英面露微笑,又敬了吴德才一杯。
“你们还等什么,快拉开他。”
赵海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他已经从周秀英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丝的杀气。无奈下只得硬着头皮,从亲兵的手里接过一条木棍,一瘸一拐的朝仓库的大门走了过去。
赵海冷着脸回了一句,走上前抬手在那小辈弟子的头上敲了一下。
吴德才想也想没想就应承了下来。
“弟兄们,大姐为你们报仇了。”
突然间,黑暗中闪过一道火花。
周秀英看着赵海一阵的冷笑,心里暗骂了一句,“狗东西,杀你还怕脏了老娘的手。”
“盟主放心,属下保证,只需要三天,便能给帮主带出一支精兵强将。”
鲜血飞溅,赵海的脑袋跟皮球一样滚在了一边,那惊恐的眼睛到死都没闭上。
赵海一进仓库,便嘶声哀嚎着朝邵华雄跛了过去。
“哦,是吗?”周秀英笑了笑,亲自给吴德才满了一杯,继续说道,“我这里正好有个事情需要你来做,如今上海刚刚被清字军占领,情势还十分的不妙,所以我想请你召集青帮的众弟子,暂时协助清字军维护好上海的治安问题。不知道三当家愿不愿意?”
周秀英拍着赵海的肩膀神情严肃的交代了一句。
吴德才手持利刃,振臂高呼了一声。
“帮主,小的可是和你拜过把子啊,同门不能相残的啊。”
“狗东西,我当初就不该留你。”
邵华雄不可思议的摸着胸口的血洞,长大了嘴巴看着吴德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