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1章 新年攻势一

如今江南的各势力,只有李鸿章的淮军还有一些战斗力,剩下的都不值得一提。
上海一收复,南京城在江东的威胁也得到彻底的解除,剩下的就准备开始平定江南。
在仓库等待任命的两千多青帮弟子无一幸存,全部葬送在了迫击炮的火力覆盖之下。
周秀英冲乔志清吐了吐舌头,俏皮的敬了个军礼,转身就退了下去。
乔志清微叹了声,冲周秀英交代了一句。
仁和镇就是一个四周丘陵环绕的小镇子,并不适合大规模兵团的展开。
李鸿章自然知道德清县的重要,急忙调集了张遇春所统帅的春字军,张树声所统帅的树字军,共计五万多的兵马前去救援。
吴长庆退无可退,只能寄希望于德清城池,心里暗自祈祷着李鸿章能赶紧派兵支援。
士迪佛立也迎来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在一炷香的炮火覆盖下,公董局的法式大楼轰然倒塌。在里面负隅顽抗的两百多人无一人幸免,士迪佛立被人确认身份时,已经被炮弹炸的血肉模糊。唯一可以确认他身份的东西,就是大拇指上的那颗翠绿扳指。这扳指曾经属于大清国咸丰皇帝,现在,被陈炳文送到了乔志清的手上。
经过一轮的实战,张宗禹亲临前线,也渐渐领会了乔志清关于阵地战的论述。在庆军发起第二次进攻后,张宗禹便命令士兵们挖设了战壕,布置防御阵地。在战壕的掩护下,组成层层的火力网。
淮军来势汹汹,张宗禹自然不肯怠慢hetushu•com。在德清城外只留下了右师进攻,自己则率领中师赶往了仁和镇的阵地上。
苏三娘抱着乔武捷和周秀英聊的正为开心,乔志清进门后,二人连忙起身作揖行礼。
三日后,张宗禹越打也放的越开,对手中的武器也是更加的自信。没等淮军发起进攻,便命令各师团对淮军主动发起了冲击,目标直指淮军设在后方的指挥部。
淮军的人数再多,也受不了迫击炮弹爆炸的威力。那一颗炮弹下去,方圆十米的人不是被震的七窍流血,就是被四散的弹片炸的血肉模糊。
周秀英的神色显然比以前轻松了许多,当初小刀会覆灭,她的身上就一直背着沉甸甸的仇恨。如今大仇得报,心情自然开心了起来。
密集发起重逢的步兵就更加的可怜,清字军已在各高低构筑了完整的火力网,根本就找不到防御的漏洞。
主战场一时从德清县城,改到了仁和镇。浙江省丘陵山地众多,有七山一水两分田的说法。
士迪佛立望着窗外,忽然想起了自己当年入侵北京的样子。那年,北京城的夜晚也跟现在一样,除了英法联军在街上肆意抢掠烧杀外,清朝人也都躲避的无影无踪。
战斗持续了两天,庆军一万多人竟伤亡八千之多。剩下的两千多人逃进了县城,再也没有再主动出击过一次。
李鸿章从上海逃出后,就一路南下杭州。张宗禹对德清县发起进攻的消息,也很快就传到了李鸿章m•hetushu•com的手上。
“那就好,当初小刀会的事情也是因我而起,如今也算有个了结。你回去后好好休息,公安部还有一大顿的事情等着处理呢。”
一时间旌旗飞扬,人头攒动。乌压压的一片全是手持洋枪的淮军,对面便是已经开始准备冲击的清字军。
庆军完全就是背水一战,士气十分的高涨。在张宗禹刚落脚后,就派兵主动出击。
吴德才在火海里满脸狰狞的大骂了周秀英几句,不一会便被弹片撕裂成了肉泥。也许下辈子的时候他一定会记住,子曰,“女人和小人难养也。”
乔志清折腾了一天,最后终于找了个理由偷溜了回来。刚到书房门口,就听见里面欢声笑语,很是热闹。
士迪佛立要是喜欢欣赏江景的话,肯定会在黄浦江边欣赏到最美丽的烟火。他也绝对不会再期盼,青帮会在背后捅上清字军一刀。
周秀英笑着点了点头,有些心神不安的盯着乔志清。
市民们终于可以平安的过一个安稳年,拼命的想把聚拢在头上的阴霾驱散。
不过张宗禹早有准备,立刻下令迫击炮并进行还击。迫击炮兵居高临下,双方炮战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淮军的炮兵阵地就被炸成了一锅粥。
张宗禹刚率着三个师的人马进入德清县,便派左师绕道拿下了德清县和杭州之间的仁和镇。在仁和镇挖设战壕,层层布防,彻底断了庆军和杭州的联系。
周秀英看着乔志清满脸的红晕,眼神躲躲闪闪m.hetushu•com的不敢正眼看乔志清。
“志清,你回来了。”
在迫击炮的轰炸下,淮军防御的阵地上瞬间被撕开一道口子。左师和中师也在此时发起冲击,迅速的从防御的裂口处,对淮军进行大纵深的穿插分割,包围歼灭。
庆军是安徽人吴长庆所筹建的团练武装,设有兵勇两万多人。是淮军中的精锐部队,以善打硬仗为名。
张宗禹开始时还摸不到远征步枪的门路,依旧按照密集队形和庆军相抗。虽然远征步枪的射速是庆军的数倍,但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两方以命相搏,还是出现了不少的伤亡。
淮军也不过刚刚征调的民夫,端上洋枪有的还没有三天,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只是进行了一轮的还击,便全部争相四散逃命。
淮军经过洋人的极力支援,已经完全撤换掉了冷兵器,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前膛燧发枪。
张宗禹初来乍到,一时还真有些手忙脚乱。双方互相炮击了一个时辰,庆军便涌出一万多人,全部手持洋枪,朝清字军的阵地冲了过去。
张宗禹分兵在各个关键的高地上挖设战壕,做好了防御的准备。淮军想要增援德清县,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水路早就被清字军的海军封锁,淮军就是想水路增援,也没有那么多的船只以供使用。
“知道啦,你忙吧,我这就回去睡上一觉。”
果然,形势瞬间发生了逆转。庆军半蹲的射姿,完全就成了清字军的活靶子。
乔志清多喝了几杯,有些晕http://www•hetushu•com晕沉沉的在书桌前坐了下来。
上海的大局已定,周秀英返回南京的时候,已是除夕的日子。
“怪你有什么用呢,事情已经发生了。青帮自从漕运没落后,就沦落成了地痞流氓。百姓们早就对他们恨之入骨,如今有此一劫也是他们的造化。不过以后再不能造这大的杀戮,每个人都有他将功补过的机会。”
租界的夜晚很是宁静,除了不断进驻的清字军外,街道上没有任何外人的身影。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还有,我一下处决了青帮两千多人,你不会怪我吧?”
“上海的事情都办完了?”
淮军不但是密集冲锋,还是挺着身子向上冲击。清字军在战壕的掩护下,毫不费力的开上一枪,便能打中一人。而淮军一排排的密集子弹飞过,不是朝天上空放,就是打在了战壕边的石块上。
本来淮军的武器就不占优势,在这个崎岖的丘陵地带,就更加难以结成密集的枪阵。
在陈炳文进攻上海的时候,张宗禹也在德清县和淮军的庆军大战了一场。
第二天从南京传来了乔志清的最高命令,公董局里的洋鬼子一个不留。
要知道,在没有橡胶轮胎的此时,旧式的野战炮全都是木头制作的轮子,移动起来十分的不便,尤其是在凹凸不平的山地上。
“你们俩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乔志清看着周秀英的俏脸,关心的问了一句。
总统府里也是格外的热闹,这是众人在南京过的第一个年,所和图书以乔志清也专门设了酒宴招待大家。
南京城里到处张灯结彩,烟花齐飞。
宴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连在前线的各军长也都抽空回来蹭吃蹭喝了一顿,日落后就被乔志清赶回了前线。
冲击的号角吹响之后,张宗禹这时才把迫击炮兵派上了用场,对淮军的阵地开始密集的火力压制。
德清县是西线的门户,要是丢掉,张宗禹便能直插杭州。
苏三娘神秘的笑了笑,抱着乔武捷就出了门去。
乔志清笑着摇了摇头,低头又拿起明日开国大典的方案看了起来。
战斗持续了三天,淮军连一座高低也没能夺下来,伤亡却成千上万的递增。
淮军连忙收缩兵力,结成一道道防御阵地。在不到方圆二十公里的平原上,竟一时把剩下的四万兵马全部集结防御。
李鸿章把吴长庆布防在杭州城的门口,其重要性也可想而知。
“没什么,秀英刚从苏州回来,我就替你招待了她一会。你们俩聊吧,我过去哄武捷睡觉去。”
“办完了,青帮已经被一网打尽了。”
这一晚,公董局被包围的士兵连续突围了三次,但每次都是有去无回。
乔志清看着周秀英给她宽了款心,拿她的小性子一点都没有办法。
张遇春和张树生也是久经沙场之人,但是一时却被张宗禹的新战术彻底的打懵,匆匆的收拾了一万的残兵,就全部朝杭州退缩了回去。
战斗打响后,让张宗禹意外的是淮军竟然携带了不少的火炮。步兵一发起进攻,火炮部队在后面马上开炮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