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3章 中流砥柱

乔志清赞同的笑了笑,夸赞了晏玉婷一声。
乔志清冷静的分析了下,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谢太后容禀,”张之洞满脸激动的长跪行礼,抬起腰板继续禀奏道,“其实江南的形势并不像太后想象的那般糟糕,关键只在一步棋,只要这步棋子走对了,那便可以把全局都调动起来。”
“你说的这些本宫也了解,既然要战,敢问张探花,兵从何来?军饷从何来?”
慈禧挑了下秀眉,有些好奇的看着张之洞。原来张之洞刚得中探花,祁俊藻就在慈禧面前推举过他几次,说他是中流砥柱之才,堪当大用。慈禧对张之洞还有点印象,张之洞目前的翰林院编修一职,就是慈禧安排的。
曾国藩当初举义时,把两宫太后批判的狗血淋头,好像朝廷如今所有的困局,都是两宫太后垂帘听政引起的,所以慈禧就是有万般的妥协,也不可能咽下这口闷气。
“美得你了,我偏偏就给你生个儿子。”
其实此时的局面众人也都看的清楚,但是却没有一人敢貌似进谏。没想到张之洞这个小人物提了出来,太后竟然没有发火,真是让人又嫉妒又后悔。
“什么依靠?慈禧还能从天上搬来救兵啊?”
乔志清一时惊喜的站起了身子,那年轻女子正是他那个日本的妹妹,乔山杏。
“你说的这个倒是很有可能,我们必须得在这半年内平定江南,这样洋人就算是倾巢而来,那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张之洞还想再劝,不过听慈禧的口气,也暂时忍http://m•hetushu.com耐了下来。
慈禧闷哼了声,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太后,曾大帅从头到尾都没有造反之心,他只是乔志清的阴谋给陷害了。依据微臣调查,当日在京城劫走曾国荃的就是乔志清的亲兵队。乔志清就是想离间朝廷和湘军,在一旁渔翁得利啊。太后万不可再中乔志清的奸计,尽快的安抚汉人的团练大臣,平定江南祸患啊。”
晏玉婷掩着小嘴调侃了一声。
“进来吧,我没事。”
“行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魏子悠吧,你以后给我乔家再添个女儿就行了。”
慈禧好奇的问出声来。
“恭喜张大人高升啊”
张之洞其实也没有真凭实据,只是靠猜测而已,不过此时只能找出一个理由,把罪名都推给乔志清,给慈禧一个台阶下。
“其实我倒觉得慈禧满有眼光的,知道这天下也没人是你的对手,着急的想和你划江而治。张之洞此举也只是拖延时间而已,对战局并不起多大的作用。”
“是的,庆生君在信里的意思,好像是幕府遇到了什么大的危机,德川庆喜就来中国看看能不能寻求一些帮助。”
张之洞细思了下纳头叩拜。
“这个还真说不定,你忘了我们可是把上海的洋人都给得罪了。要是这些洋鬼子在半年后增兵过来,那我们的处境可就微妙了。”
“慈禧可没有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她一定是在等待着什么依靠,想拖延时间而已。”
乔志清盯着地图山的上海沉思了良久,琢和图书磨起朝廷的用意来。
“算了吧,我还是安心做我的总统夫人吧。今后我的工作都移交给魏子悠了,你有事找她就好,我要搬去姐姐那个院子安心养胎了。”
“没有,是我自己请假过来的。乔大哥,庆生君从日本来消息了,他和他的哥哥不日就专程来中国拜访你,到时候就接我回去成婚。”
乔志清目送着她离开后,伸手活动了下身子骨。在卧榻上坐下后,靠在扶手上小憩了一会。
晏玉婷怀孕后,性子就变的越来越沉稳。如今挺这个大肚子,眼看着都走不动道来。
众臣工也跟着高呼了一句,跪拜行礼。
“你这个丫头,当初不让你做总理,真是委屈你了。”
“山杏啊,你怎么来南京了,学校放假了吗?”
“退朝。”
“据微臣所知,江南诸省,江西巡抚刘坤一手握精兵两万多,福建巡抚左宗棠也有浙军三万多人,广东巡抚郭嵩焘也有粤军五万多人。还有四川总督骆秉章,更是有兵马二十多万。这些人或多或少都与湘军有莫大的联系,只因为怕朝廷的株连之罪,所以才不敢妄动兵马,各个处于观望的状态。若是朝廷赦免了曾国藩的罪过,重新安抚汉人团练,那江南的半壁江山定会保存。”
张之洞饶了一大圈,终于把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
慈禧满脸冰冷的攥紧了拳头,要是赦免曾国藩,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哪部棋?”
慈禧有些疲惫的冲众臣工吩咐了一声,站起身子领着小皇帝就和慈安退了下去。
和*图*书太后,奴才也能证明,劫走曾国荃的确实是乔志清的亲兵,与曾国藩大帅没有关系。”
“……”
乔志清笑了笑,同意的点点头。
“太后……”
“放肆,不要再跟本宫提那个曾家反贼,不然,小心你的脑袋!”
张之洞还未讲完,慈禧就嘶声大骂了出来。
慈禧看着那俊朗的面庞微微一愣,转而长吁了口闷气吐了一句,“那就说说看,要是没有讲出个一二三来,立即拉出午门斩首示众。”
乔志清刚闭上眼睛,门外就传来一句甜甜的呼声。
“太后英明。”
突然,一句中气十足的劝阻声响遍朝野,把所有的臣工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朝堂的一个小角落。
乔志清的脑中飞速的旋转,把最近发生的与日本有关的线索全部汇集起来。
“哦?张探花有何话讲?”
张之洞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痛陈利弊,满脸的忠肝义胆。
“张探花,你不用再劝了,本宫这就下旨,把福建巡抚左宗棠,江西巡抚刘坤一,广东巡抚郭嵩焘三人提拔为总督一职,这样他们也该理解朝廷的宽容大度。为曾国藩平反一事你休要再提,不然也以反贼论处。”
慈禧挑眉凝视着张之洞,满脸的期盼。
张之洞毫无惧色,挺胸直面慈禧。
慈禧的话音刚落,朝堂上就哭丧声一片,跟自己的爹娘死了一个模样。
殿上的太监尖声高呼了一声,众臣工这才都站起了身子,各怀心思的退出殿去。
恭亲王此时也冒死进谏,高喝着补充了一句。
晏玉婷若有所思的点和_图_书点头,头头是道的分析了一声。
朝廷的懿旨一下,乔志清就得到了消息。在书房里拿着地图上下的查看,不由的轻笑出来。
房门打开,一个身穿素色襦裙的少女,探头探脑的跨进了门里。对着乔志清双手放在腰间,甜甜的作揖了一下。
英、法、美诸国在北京都设有领事馆,而且恭亲王筹办的总理衙门,就是专门用来和洋人打交道的。慈禧自然不会忘了这些,一定会想办法寻求洋人的帮助。
各大臣退朝时都跟张之洞抱拳行礼了下,表情各异,有的大臣言语中无不是酸溜溜的味道。
晏玉婷对张之洞却不放在心上,对慈禧反倒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太后,当年洪贼之乱,朝廷也是军饷枯竭,但是曾大帅却可以力挽狂澜,最终剿灭洪贼……”
乔志清笑了笑,好奇的问了一句。
乔山杏老实的回了一句,一脸的忧色。
晏玉婷撅着小嘴吐了吐舌头,说着就笑嘻嘻的出了门去。
朝堂的众大臣都为张之洞暗自捏了把冷汗,关系好的已经转头不断的向张之洞眨眼示意。
南京总统府
乔山杏羞涩的垂下了头,小心的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不能谈啊太后,臣,张之洞,有话要说。”
“太后,当年明太祖朱元璋占据江南,大元朝也派出了使者苟合,可结果怎么样呢?朱元璋还是回师百万过了大江。何况江南是朝廷的赋税之地,要是拱手让给贼子,那朝廷不出一年,必然会陷入无钱可用的境地。我们与乔志清只有一战,别无他法。”
www.hetushu.com慈禧的心中不断的盘算了下利害得失,在帘后和慈安商议了一声,终于神色严厉的抬头道,“本宫可以不和曾国藩有牵连的大臣计较,但是为了朝廷的威严,曾国藩罪不可恕。当初他率大军西征湖北,一下灭掉官文的五万多大军,仅此一条,就是滔天的罪名。若是本宫赦免了曾国藩,那将朝廷的威严置于何地!”
“乔大哥,你傻笑什么呢?
“恭喜张大人了”
朝堂上的大臣互相使了个眼色,连恭亲王都忍不住心动了下。
“太后容禀,臣就是冒死也要讲完。”
乔志清轻笑的称赞了一声张之洞,不过对朝廷赐封的这几人都满不放在心上。
前些日子陈炳文攻打上海的时候,法国和美国的陆海军全部都朝日本撤去。如今日本上下都在吵着变法图强,这些洋鬼子估计是和倒幕派扯上了关系,幕府才这样紧张的寻求外援。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乔志清慵懒的伸了下胳膊,对着门外吩咐了声。
“乔大哥,你现在有空吗?”
“这个张之洞还算有点见识,朝廷养的也不全是饭桶吗。”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你们都下去准备吧。另外张之洞谏言有功,特赐封张之洞为军机处行走,协助恭亲王共同制定对敌之策。”
晏玉婷无所谓的笑了笑,目前她最在乎的就是肚子里的孩子,其他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了。
“你是说让本宫承认曾国藩是造反有理了?”
“那太好了,我还以为德川庆生那个臭小子把你忘了,你是说德川庆喜也要来中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