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8章 死战

华兴军目前配备的远征步枪,可以在一百米的范围内打穿一个手掌厚的松木板,更不用说是老百姓使用的普通门板。
山下淮军的指挥所里,潘鼎新端着望远镜满心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第二日,德川庆生跨着高头大马把乔山杏八抬大轿的接到了码头。
子弹穿过雨幕,“嗖、嗖、嗖”的打穿淮军的尸体,一时间哀嚎声、惨叫声传遍了旷野。
“不行,我们已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决不能轻易退缩。我就不相信清字军还有多少的弹药消耗!”
方圆近十里的战线上一时枪声大作,不过在大雨中却显得十分的沉闷。
百姓们哀声载道,但却都是敢怒不敢言。先是被左宗棠的浙军搜刮了一边,接着又来了李鸿章的淮军,又被上下搜刮了一遍。有的百姓连过冬的口粮都被抢了去,最后活活饿死在了大街上。
潘鼎新冷冷的大喝了声,像是一个输红眼的赌徒一样,咬牙切齿的想扳回一局。
潘鼎新对乔志清的政体并不了解,只知道乔志清新立了朝廷。在他的心里,乔志清已经坐上皇位了。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左师师长罗三元这时急忙奔到了指挥所,见到张宗禹后满脸的着急。
潘鼎新提醒了句,说完就让自己的鼎字军中的弓箭手冲了上去。
罗三元在张宗禹的身后提醒了句,心里暗暗祈祷援军赶紧到来。
老百姓大多受了乔志清的恩惠,都把他当做是上天恩赐的一代明君,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报http://www.hetushu.com答他们的君主。即便没有见上“公主”一面,也是高兴的手舞足蹈,大声的欢呼祝福。
张宗禹端着望远镜看着淮军怪异的举动,不由得心里一乐。
在指挥所里观看军情的罗三元心里紧张到了极点,但是在大雨的冲刷下,弓箭根本就达不到预计的射程之内,一根根的在战壕的不远处跌落了下来。
在百姓们的眼里,乔志清就是又一个洪秀全。只是不称呼皇帝,改成了总统。
“张兄弟,你还不知道吧。乔志清已经在南京城登基了,清字军也被他改成了华兴军。”
冲在最前面的淮军是一排独轮车阵,装备着清一色的独轮小车,车上用装满泥沙的麻袋堆积。
城中的盗窃案和强奸案瞬间剧增,老百姓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罗三元拿下了帽子,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雨水。
随行的亲兵和丫鬟抬了五十箱的嫁妆,但上面都贴着封条,在船上安放妥当后,专门有亲兵负责看护,并不允许他人靠近。
适逢大雨,淮军更是士气大振,以为华兴军的火器马上就成了烧火棍子。
南京总统府
南京城的百姓得知乔志清的妹妹要出嫁后,全都自发的沿途欢送。一路上舞龙舞狮,敲锣打鼓,场面十分的热闹。
“你冷静点,淮军因为距离太远,子弹还没办法穿透门板。等他们冲击一百米的范围内,就知道远征步枪的威力了。”
南京政府也派出了大量的公安在街上维持秩序,牢牢的www•hetushu•com把好奇的百姓阻隔在官道的两边。
“砰,砰,砰”
山坡的雨水混着血水冲击直下,把整座山都染成了红色。
“两位兄弟,现在就可以派弓箭手出击了。只要冲进了一百米的范围内,弓箭可比洋枪好使多了。”
独轮车的后面便是举着门板的士兵,一道道并排冲击,如同向前推进的墙壁一样。
“好了,你下去忙吧,有事我再唤你。”
乔山杏一身大红的凤冠霞帔,经过潘巧玉亲自剪裁,配上乔山杏那凹凸有致的娇躯,美得惊为天人。
“是,乔大哥。”
乔志清淡淡吩咐了魏子悠一声,拆开军报在地图上提笔就指指画画起来。
张遇春端着望远镜在一旁夸赞了几句,眼睛里对华兴军无比的轻蔑。
“砰,砰,砰”
“管他是清字军还是华兴军,都不是我们淮军的对手。”
“军长,我们的弹药已经不多了,要是他们还不退兵,我们就要做好白刃战的准备了。”
“潘大哥,情势好像很不妙啊,要不让兄弟们扯下来再做打算吧?”
“潘大哥,撤吧,清字军的火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我们的门板根本就不起作用。”
鼎字军此次还是负责中线的突破,树字军和春字君继续围攻两翼。
这时中军军长谭广林,右军军长罗长风相伴着跨马而来,一脸的慌张。
张遇春狂妄的大笑了声,身边的张树生则是紧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张遇春也着急的建议了声,冲在嘴前面的上万门板兵,眼看着就消亡殆尽。
http://www•hetushu•com不好了,军长,弟兄们都快没弹药了。”
刹那间,黑压压的箭雨就在山坡上一处处的腾起。
乔志清平易近人的冲魏子悠轻笑了下,从她的手上接过了军报。
此时淮军眼看着就和华兴军短兵相接,潘鼎新咬紧了牙坚持着。暗自的祈祷清字军的弹药用尽,那就是牺牲掉一半的淮军也是值得的。
进攻开始后,潘鼎新便让三军都换上了大刀长矛,也不和华兴军拼火器。
没有听到撤退的命令,即使山坡上已经倒满了尸体。淮军竟然能够还是顽强的保持冲锋,并没有一人后退。
新一军现在已经被淮军围困了四天,士兵们携带的口粮也差不多用尽,有的哨队已经在山上挖起了野菜。
在门板兵冲击到五十米的范围之后,几乎是碰到一张透明的墙壁。被华兴军的弹雨牢牢的阻击在外面,竟不能前进一步。
船队行开后,围观的人群渐渐的散开。只有一个俊朗的公子站在江岸上,伤感的轻吐了一句。看着船帆渐渐消失在江面上,这才带着属下跨马离开。
魏子悠有些激动的汇报了一声,乔志清可是专门叮嘱她注意新一军的消息。
魏子悠看着乔志清专注的模样,不由的心神错乱了下,继而脸蛋不知道为什么涨的通红,连忙转身就溜出屋去。
“以后别称呼我总统了,就跟着你晏姐姐叫我乔大哥就好。”
淮军的尸体一排排的刀下,后面的兵勇又嘶吼着补充了上去,但还是无济于事的冲击了两三步,就无力的倒在同伴的尸体hetushu.com之上。
“军长,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啊,就算我们吧子弹打光了,也伤不了几个人。”
躲在独轮车后的兵勇,瞬间失去了遮挡,暴露在了华兴军的枪口之下。
张宗禹在军帐外冒雨察看军情,心里为自己的对手暗自叫好了一声。
在冲击到距离华兴军二百米的范围之后,山上阵地上的华兴军终于开枪射击。
乔山杏的身份,搁在从前那就是这个新朝廷的公主。
张树生端着望远镜,看着山坡上一排排倒下的兵勇,心疼的大叫了起来。
乔志清果然没有去送行,乔山杏强颜欢笑的在码头下了轿子。寻了半天也不见乔志清的身影,最后终于失望的上了船去。
杭州城内的市民首当其冲,每家的门板都难以幸存,全被淮军征缴。
华兴军的各营哨此时也摸出了经验,不再朝麻袋上空房枪。而是集合了各队中的神枪手,专门射击独轮车的木质轱辘。
山坡上此时已经尸首遍地,在冲击到七十米的范围之后,淮军的弓箭手终于在门板兵的身后拉满了弓箭。
没了独轮车的掩护,举着门板的淮军也迎来了末日。战壕中的华兴军一枪换着一枪的射击,子弹就像是雨点一样密集的砸了过去。
魏子悠有些意外的愣了下,转而高兴的笑了出来。俏脸上还露出两个小酒窝,羞涩中又带了几分的甜美。
“还强悍的部队,要是他们也拥有我们的武器,今天的这仗可不容易打啊。”
这一招果然起了作用,随着一颗颗飞射的子弹打在了轱辘上。本就承受着沙土重量的和_图_书轱辘,一下就“咯吧”的炸裂,趴窝在了山坡上。
魏子悠刚刚整理完各个地方发回的情报,就迫不及待的去了乔志清的院子,把一封军报递在了他的手上。
“潘大哥,你这招可真厉害。清字军的洋枪也不过如此,跟弓箭没什么区别。”
现在好了,连门板都被拿了去,各家各户都是门洞大开。整日里迎着寒风,没办法胡乱的用棉被遮盖了事。
躲在门板后的兵勇不是被贯穿的子弹打死,有的侥幸没有被子弹打穿的门板,却因为巨大的冲击力,把兵勇的双手震裂,一麻木就把门板扔在了地上。
冲在最前面的独轮车却是起到了不少的作用,车上的泥沙袋不断的有子弹打中,但是几乎都没起到什么作用。
张宗禹看着他慌张的样子,脸色拉长的呵斥了声,把手上的望远镜递给了罗三元。
不过山下的战斗却一点都不乐观,因为下了大雨。淮军手上的门板被打湿之后,又多了一层防护。在两百米的范围内,只有少数的人因为曝出了身体被子弹打穿。
安溪战场
乔志清手上的这封军报就是昨日发出,淮军在昨天已经对新一军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潘鼎新用着三天的时间,让士兵们四处搜集了上万个门板和麻袋,终于对华兴军发起进攻。
此时淮军已经距离华兴军百米之遥,因为下雨路滑,所以独轮车也行动的异常的缓慢。
“总统,新一军发回消息来了。”
鼎字军、树字军和春子军都是淮军最精锐的力量,兵勇大多是安徽打出来的团练老兵,战斗意识十分的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