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6章 忠义的内奸

乔志清对黄飞鸿和亲兵挥了挥手,好奇的只盯着少年的眼睛。
“我叫邓世昌,今年十六岁。”
乔志清刚进了书房,屁股还没坐稳,门外就传来黄飞鸿兴奋的喊声,“大帅,内奸抓住了!”
黄飞鸿气势汹汹的跨进了门里,满脸的激动。
乔志清微微叹了口气,出了门在院子里活动了一圈,在一处小亭下坐了下来。
乔志清笑着把邓世昌安排到他本该去的地方。
王韬一一记下,心里也赞同乔志清的说法。
灵儿和惠儿过来后,乔志清打量了小姐妹一眼,示意她二人在石桌前坐下。
乔志清直起了身子,饶有兴趣的看着邓世昌。
“秘书,秘书是干什么啊?”
“大丈夫存于天地间,跪天跪地跪父母。毋宁死,腿不折。”
“大帅对世昌有再造之恩,理应受世昌一拜。”
惠儿可爱的甜笑了声,从身后掏出一张奖状大小的宣纸。
黄飞鸿红了脸点了点头,他为了此事可担了不少的恶名,乔志清自然不明白他心里憋的那股子闷气。
“算了吧,年轻的时候谁还不犯点错误。”
“大帅,就是这小子。前些天说家里的父亲病重,请假了七日要回上海探亲。但是据属下调查,他根本连南京城都没出去,一直躲在客栈之中。而且凶手身上的军服已经确认,就是由他提供。”
华兴书院在苏州找的那批学子都是一年制,华兴书院和华兴女校合并后,惠儿就在华兴书院混到了毕业。刚好随着华兴书院的搬迁,返回了南京和-图-书
“邓世昌?”乔志清看着少年心里咯噔一下,禁不住又问了一句,“你可是广州府人氏?父亲名叫邓焕?”
“乔大哥,你快给惠儿安排个工作吧。她上个月就毕业了,硬是在苏州玩到了现在才回来。”
“放肆,见了大帅还不跪下。”
那少年生的眉清目秀,身材挺拔矫健。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上去精气神十足。
乔志清充满好奇的问了一句,想不明白邓世昌和潘鼎新有什么关系。
乔志清调侃了一句,冲邓世昌抬手示意了下。
邓世昌愣了下,干脆就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大帅有什么亏待你的地方吗?为什么要当奸细?”
处理完邓世昌的事情,外面的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乔志清起身活动了下筋骨,对着身后的大清坤舆图沉思了起来。
少年面色镇定的回了一句,干脆站起了身子,按照华兴军的标准军姿站立。
邓世昌一听这话果然脸色一红就垂下了头,沉思了半天,最后低声回道,“大帅,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世昌罪有应得,你怎么惩罚,世昌都不怪你。”
“谢大帅。”
“属下领命,一切听从大帅的安排。”
“飞鸿,进来一下。”
乔志清站起身子上下打量了他一遍,二话不说,从桌下“嗖”的抽出一把明光闪亮的匕首。
“大帅认得家父?”
“大帅,是不是要收拾这小子了。”
乔志清不置可否的轻笑了声,他哪里认识邓焕,只是因为邓http://m.hetushu.com世昌才记住了他父亲的名号。
乔志清满心欢喜的夸奖了一句,没想到历史上这个民族英雄,还真是小小年纪有一身的傲骨。
黄飞鸿冷眉看着那少年,满肚子的怨气。因为他,黄飞鸿可是备受责备。
乔志清轻笑着问了一句,一点都不像是审问奸细。
“行了,你们都先下去吧。”
“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甜甜的呼声。
“我毕业了啊,这是我的毕业证。”
“本帅刚才还没说完,军纪不能因为你而败坏。死罪虽然可以饶恕,但是活罪难逃。出了这事情,你在亲兵营肯定是呆不下去了,本帅就罚你到海军的舰船烧上一年的锅炉,你可愿意?”
“你们怎么有空过来了?”
乔志清笑了笑,把纸条递在了黄飞鸿的手上。
那少年满脸的倔强,见到乔志清并不害怕,直挺着自己的身子。黄飞鸿对着他冷喝一声,一脚踹在他的腿腕上。那少年吃不住疼痛,膝盖一软终于跪了下来。
邓世昌也不傻,自然能听出个好歹来。乔志清明摆着就是在给他开脱罪行,而且参加海军一直都是他的心愿。每次他外出见到那些大型的舰艇,心里就抑制不住的兴奋。
大军已经开拔三日,按计划估摸着也已经开赴各前线。现在也没有军报传来,着实让人心里不安,要是在此时有电报就好了,坐在府里就能调动自如。
惠儿和灵儿一听都不解的睁大了眼睛。
乔志清笑了http://www.hetushu•com笑,收了匕首在书桌前又坐了下来。
“乔大哥,你在这里啊。”
“大帅说的不错,当年李鸿章攻入上海之后,我父亲的茶叶就成了淮军抢掠的对象。结果是潘鼎新帮了我家,给了我父亲很大的恩惠。后来华兴军招募亲兵,因为我是广州人的缘故,也被黄营长挑选了进来。大帅,我对淮军并没有好感。但是潘鼎新对我家有恩,他前些日子碰巧在街上看到我,那会我真的是打算回家看望病重的父亲。我跟他叙了叙旧,他知道了我在总统府做亲兵,就要我帮他混进总统府刺杀您。我死活都没有答应,只教会了他开枪,还把军服借给了他。出事之后,我知道自己犯了天大的罪过,还没主动认罪,就被黄营长给抓住了。”
“世昌,按照华兴军的军法,你确实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但是本帅见你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所以就宽恕你这一次。”
“啰嗦什么,你的心思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恶毒了,难道非要致他死地你才开心?”
乔志清苦笑了声,这才反应过来,这个时代还没有秘书这个词。要是放在后世,他肯定会调侃上一句,“上班秘书干,下班干秘书。秘书顾名思义就是小蜜的意思。”
乔志清一脸平静的吩咐了声,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起来吧,怎么一转眼自己说过的话就忘了。跪天跪地跪父母,本帅可不是你的父母。”
“好一个毋宁死,腿不折。”
乔志清还没有说完,邓世昌就感动的立马和图书给乔志清跪了下来。他方才还担心若是自己死了,谁来照顾自己的父亲,乔志清可是给了他天大的恩德。
乔志清故作惊讶的接过了宣纸,那上面正中间用油墨打印了“毕业证书”四个大字,下面就是有关惠儿的毕业信息。院长是冯桂芬亲笔签名的,字迹苍劲老道。
“是,属下领命。”
“吱咛”一声房门打开,黄飞鸿带头进来,对外面招了招手。一个脸上还有些稚气的少年,就被亲兵五花大绑的带了上来。
“这样吧,我这里正好缺一个秘书,就让惠儿过来做个秘。”
邓世昌言语有些激动的长长跪拜了下,这才站起了身子。
邓世昌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没有做丝毫的求饶。
少年还是不服气的昂首挺立,直迎着乔志清的目光,没有丝毫的害怕。
“行了,你不说本帅也能猜个一二。潘鼎新当初一定帮过你家的大忙,所以你才决定还他个人情。但是你又不想背叛我,所以只借给了他军服,而没有将驳壳枪给他。本帅猜的对吗?”
黄飞鸿一生崇尚侠义,对叛徒最为不耻。但乔志清既然这么吩咐,他就是有天大的怨气也不敢违背。只得悻悻的带着邓世昌退下,出门后备了马车直奔海军军营。
“你带人把邓世昌押赴这个地方受罚,速去速回,待会我还有事情要给你交代。”
邓世昌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大帅,你这是……”
“哦,这么快啊。”
乔志清低头写了张批条,冲门外吩咐了一声。
邓世昌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乔志清m•hetushu.com,刚才还以为他要亲手结果了自己。
刀光一闪,邓世昌的眼前一晃,但是身上并没有疼痛传来,相反绑在身上的绳子突然松了下来。
“有所耳闻。”
乔志清把前因后果想了一遍,只能找出这个理由。
“带进来吧。”
乔志清定眼一看,有些意外的笑了起来。只见惠儿和灵儿正手牵手走了过来,远远看着乔志清就是满脸的喜悦。
时至午时,乔志清兴致勃勃的带着众人,到食堂用过了饭才回了总统府。
学生的饭菜也非常的简单,三荤两素,还有一碗菜汤。食堂也是按照现代的承包制运行,政府每个月会给每个学生补贴一定的饭钱。这样引入市场竞争,才会良性的发展。
邓世昌中气十足的吐了一句,满身都是胆色。
邓世昌低沉的交代了一遍,满脸都是惭愧的模样。
乔志清寻思了半天,也没有个合适的职位。刚好自己的身边也没有个端茶倒水的人,惠儿到处也伺候过自己,做这个也合适。
“海军华兴号军舰……”黄飞鸿上下看了下字条,满脸失望的愣了下,问道,“大帅,就这么饶了这叛徒啊?”
乔志清冷冷的瞪了黄飞鸿一眼,挥手让他带着邓世昌退下。
“看来你很不喜欢给人下跪啊?”
邓世昌一听就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他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对乔志清的分析震惊的无以复加。
灵儿微笑的吐了一句,虽然嘴里抱怨,但是话里对妹妹却是满心的骄傲。她嫁给黄飞鸿后,也开始变的成熟了起来,并没有像惠儿那般的毛躁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