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8章 整风运动一

“是,总统大人。”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问我?”
此时官道的两边已经开始热闹起来,比起苏州来,更多了些一国都城的大气。
此时惠儿已经从卧榻上爬起了身子,梳洗妥当后就乖乖的坐在卧榻上等待着乔志清回来。想起昨晚的一幕,又忍不住抱着小脸傻笑了起来。
乔志清顺手拿了十元,仔细查看了下做工,也没还给魏子悠。
老板点头哈腰的站起身子,伸出右手比划了下。
这个时代反正没有电视,乔志清就是光着屁股走在街上,也没人能认出他是谁。
乔志清顿了下,端起桌上的茶碗抿了一口。
乔志清笑着吆喝了声,在一家混沌摊坐了下来。
屋子里宁静下来后,乔志清很快就进入了梦想。
摊主惊叹了声,没想到还有山西的老乡在这里当官。
“老乡啊,公子,你是山西哪的?”
“乔大哥,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只是昨天太累了,所以才起的晚。”
“好嘞,客官稍等,马上就好。”
乔志清干笑了几句,也没有和他多费口舌。从怀里摸出一两银子放在了桌上,快步朝总统府返了回去。
惠儿有些为难的皱起了秀眉,和乔志清商量了一下。
“老板,闺女想读书是件好事,现在都讲究男女平等了,兴许她读书出来还能当个大官做呢。”
乔志清主动问了容闳一句。
小姑娘对着乔志清上下打量了下,趁着客人不多,和乔志清闲聊了起来。
惠儿看着乔志清那色眯眯的眼神,顺着身子一看,终于发现了问题。小脸一羞就跟小泥鳅www•hetushu.com一样,立马就钻到了被窝里。
三人也都是聪明之人,自然听出了乔志清话里的意思。全都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容闳还是有些不明白的皱起了眉头。
“山西榆次府。”
“总统好。”
“当然有用,男女是平等的,女子上学无可厚非。而且文化越高,对这个社会的贡献就越大。”
“现在?乔大哥,我对总统府还不熟悉,要不要明天再开始工作啊?”
“小懒猪,起这么早啊,太阳不是还没照到屁股吗?”
乔志清不容拒绝的训和了声,冷冷的威胁了下。
“榆次啊,我们是临汾府的,离你那也不远。”
乔志清看着小姑娘满脸对上学的渴求,忍不住问了摊主一声。
小姑娘紧致的身材,俊俏的脸蛋,绑着两个大辫子,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很是好看。
“公子,还没给你找钱呢!”
“公子,来点豆包吧,刚出笼的热包子。”
“乔大哥,你把头转过去。”
魏子悠把自己积攒的一百两银子也拿了出来,换了一厚摞的纸钞,还兴冲冲的给乔志清看了看。
乔志清掏出怀里的丝绢抹了抹了嘴,开导起了摊主。
“算是吧。”
乔志清不知道,惠儿在书院学的就是外交礼仪,所以看上去每个动作都相当的专业。
“酸辣汤,小笼包,混沌,快来品尝喽。”
“行了,结账吧,多少钱啊?”
“哎,女人终究是要嫁人的。供她上学,还不如趁现在多赚点钱,到时候多给她多置办几件嫁妆。”
乔志清主动http://www.hetushu.com的询问了一声,把手上的茶碗放在了桌上。
老板看乔志清好说话,也不担心,把心里的话毫不犹豫的吐了出来。
乔志清吃了口混沌,皮薄肉多,十分的爽口。
容闳肯定的回了一句,不知道乔志清想做什么。
“得了,我睡觉了,你再打扰我小心我抽你屁股。”
“老板,来碗馄饨。”
行了一百多米,官道的两边就是刚刚出摊的小贩。乔志清非常鼓励服务业的发展,这些摊主也算的上是自主创业的先驱了。
“老板,你女儿今年多大了?”
乔志清也有些尴尬的急忙闪过身子,一想起自己竟然对一个小姑娘动起邪念,乔志清就恨不能抽自己两巴掌。
乔志清疑惑的皱了下眉头。
乔志清淡淡一笑,三两下的就把碗里的混沌吃了个干净。
天一亮,惠儿还在卧榻上八子朝天的呼呼打着娇鼾。乔志清为了避免尴尬,睁开眼后便穿上了衣服出门溜达了一圈。
如果苏州是小家碧玉,那南京城就可以称得上是大家闺秀。
“容闳,你说女孩上学有没有用?”
“今天早上我出去吃了个早饭,发现了几个问题。那摊主有个十四岁的小女儿,小女儿问我怎么就可以上学。那摊主就拉过她对我说,女孩子上学一点用都没有,纯粹就是白花钱。吃完了饭,我结账。摊主只收铜钱和银子,不收纸钞。你们感觉这个事情正常吗?”
“总统府就这么大,你长着嘴巴是用来吃东西的啊?快点去,耽误了乔大哥的事情,明天就把你嫁m.hetushu.com了。”
乔志清抿了口茶,对着那姑娘轻轻一笑。
“碰巧了,我也是山西的。”
惠儿把头都快埋进了怀里,不断的拨弄着自己的手指。
惠儿吐着舌头掩嘴偷笑起来,折腾了一天她也困倦了,合上眼一会就睡了过去。
“公子说笑呢,政府这是想抢我们的钱呢。你说说看,就那么张破纸,就要跟我们白花花的银子换,这不是坑人了吗?”
乔志清迈进房门后,惠儿连忙起身俯身作揖了下。
老板拿出了零钱,还没有给乔志清找钱,他已经不见了身影。
“客官,请用茶。”
“其实很简单,你们做事情,不要总是用行政手段强迫百姓接受什么,其实可以从侧面引导他们。比方说送子女上学这件事情,教育部就可以打造几个成功的典型,让老百姓真实的看到,并且坚定不移的相信,读书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这样就算是你不强迫他们,他们也会主动的把子女送去上学读书。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把官老爷的心态放下来,多出去走走,主动去通过各个渠道宣传你们的政策。不要总是纸上谈兵,制定一些让所有人都看不懂的政策出来。”
乔志清调侃了句,在书桌前做了下来。
“那就对了,我见过很多官府的人都穿你这样的衣服。”
惠儿撅着嘴垂下了脑袋,果然认真了起来,苦闷的垂着小脑袋就出了门去。
“得了,今天你就开始上班吧。现在到内阁把教育部部长容闳,财政部部长盛宣怀,工商部部长潘永泉给我叫过来。”
三人这才松了口气,各自笑了hetushu.com声,在书桌前的红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混沌来了。”
乔志清莫名其妙的陈述了一段,轻笑着环顾了下三人。
乔志清笑着指了指客座,示意三人坐下说话。
摊主一听就激动的跟乔志清套起了近乎,他穿着官家的衣服,非富即贵,摊主也乐得认个这样的老乡。
“丽丽,爹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上学那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才能做的事情,你不要再跟客人问东问西了。”
“公子,你是官府的人吧?”
一个稚气未脱的姑娘满脸甜笑的喊了声,给乔志清斟满了一碗。
小姑娘掩嘴笑了下,有些难为情的看着乔志清欲言又止。
“乔大哥,你回来了。”
乔志清边说边把几人的名字和部门,写在了纸上递给了惠儿。
乔志清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十元的纸钞,这钱还是昨天魏子悠送他的。
摊主爽朗的招呼了声,马上把刚刚包好的馄饨下到了开水里。
惠儿乖巧的进了书房,对乔志清高兴地汇报道,“报告总统大人,三位部长都过来了。”
“你说的很多,我也是这么想的,可能一些开明的人也都会这么想。但是普通的老百姓不会这么想,他们会把送子女上学看成一种投资,而这种投资一般在短期内见不到任何的效益,所以他们通常都不会做这样的选择。所以我感觉这个事情很正常,因为老百姓基本上都是这样认为的。”
“公子,这边来,上好的油条、豆腐脑。”
“今年刚满十四岁,我们是山西迁徙过来的,到南京落脚还不到一个月。娃昨天看见人家书院开学,心里就http://www.hetushu.com总惦记着这事。你说我们这穷苦人家,读那么书也没用啊,更别说是一个女娃了。”
乔志清规定更换纸钞,必须由政府的官员带头执行。
这时候,摊主大声吆喝了声,把混沌端在了乔志清的面前。
“总统的意思是?”
小贩们看见乔志清卖力的呼喊着,不断的招呼着路上的行人过来就座。
老板收起了烟袋,满心不情愿的叹了口气。
摊主拉了拉女儿的胳膊,一脸的不满意。
开春后,天气回暖,清晨的空气一闻就让人神清气爽。索性无事,乔志清便独自出了府去。
惠儿全身滚烫的身影都有些娇颤,这可是她第一次让男人看到自己的身子,虽然这个男人是她仰慕的那个人。
惠儿高兴的笑了笑,有模有样的双手抱在腹下,欠了欠身,转身出了门去。
“好吧,那我试试吧。”
乔志清有些意外的看着惠儿,赞赏的吩咐了一句,“不错嘛,比我预想的可快多了。你先下去吧,把部长们都叫进来。”
“行了,都坐下吧。好久没见面,特意找你们过来聊聊。”
乔志清终于把心里的话吐了出来,满脸严肃的环视着三人。
“铜板?政府不是已经下令使用纸钞了吗,你怎么还收铜板?”
一盏茶的功夫后,门外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
三位部长进门后,躬身对乔志清行了一礼。
“公子,十个铜板就够了。”
摊主见时间还早,也不着急,在乔志清身边坐了下来,“吧嗒吧嗒”点了一锅烟叶抽了起来。
小姑娘犹豫了下,终于壮着胆子吐了一句,“公子,你知道怎么就可以去上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