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1章 旧情复燃

慈禧愤怒的面色都开始扭曲起来,狠狠的把报纸从帘后扔到了殿上。
乔志清斩钉截铁的提醒了老尼姑一句,满脸都是不容拒绝。
京城皇宫
“施主稍等,我进去跟师姐禀告一声。”
曾纪芸把自己的遭遇跟乔志清讲了一遍,脸上渐渐的有了血色,开始变的润红了起来。
“怎么会呢,你这么可爱,她们见了你一定会喜欢你的。”
“纪芸,跟我回去吧。乔大哥跟你保证,以后绝不会再让你流一滴眼泪。”
“纪芸,你怎么来的南京?我听你叔父的意思,你是在汉口行营走失的。”
“太后请息怒。”
乔志清低声回了一句,满脸的焦灼。
“纪芸,你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
几位心腹大臣都被召进了养心殿里,还有刚刚从西安赶赴京城的荣禄也在其中。
乔志清伸手把怀里的丝绢掏了出来,放在曾纪芸的面前。那丝绢上的一行小子还清晰在目,“君若不娶,我便不嫁。日日盼君来,共结连理枝。”
时至下午,曾纪芸终于醒了过来。这时她已经恢复了平静,拉过乔志清的胳膊轻抚着上面的伤口。
乔志清依旧保持着盘腿的姿势,静静的抚摸着她的秀发。感受着她的愤怒,她的哀怨,她的思念,仿佛一刹那两个人的心意相通,所有的五味杂陈都涌上了心田。
大臣们都跪下身子高呼一声,连座前的小皇帝,都被慈禧尖利的嘶喊,吓的抹起了鼻子。
乔志清从怀里摸出一两银子放进http://www•hetushu.com了功德箱中,进了大殿后,对着菩萨虔诚的跪拜了下。
人死为大,不管曾国藩杀过多少的人,是怎样的屠夫刽子手,毕竟已经归于尘土。乔志清提起曾国藩的时候,也不再是根如鲠在喉的鱼刺。
曾纪芸哭的累了,就伏在乔志清的怀里睡了过去。屋子里一下子归于了平静,曾纪芸就像个受伤的小猫,终于找到了依靠,不时还香甜的打起了娇憨。
“施主还是请回吧,白云庵都是出家之人,早已了断了俗世情怨,恕不见客。”
曾纪芸终于品尝到那腥咸的味道,松开乔志清的胳膊后,嘶声大哭了起来,似有万千的哀怨发泄了出来。
乔志清满脸霸道的对小尼姑吩咐了一声,没等小尼姑反应过来,乔志清已经推开了走了进去。
白云庵修建于十几年前,那时太平军刚刚攻破南京,城里的妇孺们为了躲避太平军的侮辱,就把紫金山的一座破庙翻修了下,集体在此出家为尼。经过十几年的不断翻修,如今已经是一座香火鼎盛的庙堂。
曾纪芸撅着个大脑袋,满脸歉意的看着乔志清。
老尼姑闭着眼睛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好好好,乔大哥什么都答应你,你先跟我回去。等我联系上你的九叔,我们再谈婚事好不好?”
乔志清看着曾纪芸,满脸都是疑惑。
不一会,房门打开,小尼姑满脸为难的冲乔志清说道,“施主请回吧,师姐说她不想见你和图书。”
乔志清透过门缝看了下里面,屋当中坐着一个身穿僧袍的女子,正在敲击着木鱼念诵着经书。
“我父亲虽然死了,但是家里的九叔还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我九叔同意,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疼吗?”
乔志清冲小尼姑轻笑了声,跟在她的身后穿过了大殿,在后院的一处僻静的茅草房前驻留了下来。
魏子悠爬到了半山腰,便气喘吁吁的再也走不动道。
“施主,你认错人了,这里没有纪芸,贫尼法号慧芸。”
曾纪芸酥软的伏在乔志清的肩膀上,说着又忍不住流起了眼泪。
皇座下的大臣噤若寒蝉,生怕慈禧会把怒气发到自己的身上。
老尼姑拒绝了下,起身就要离开。
乔志清为曾纪芸擦了擦泪痕,满脸的恳求。
虽然那女子背着身子,但是乔志清还是一眼认出了她,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
曾纪芸骄傲的扬起了大脑袋,跟乔志清提了个条件。其实她就是想让乔志清和曾家的人和好,不要再结下更深的仇怨。
塑像下,一个面色苍老的尼姑正闭着眼睛敲着木鱼。身后跪着清秀的小尼姑服侍,看样子应该是白云庵的庵主。
“当初我和父亲吵了一架,就从军营跑出来了。本想气气他,让他和你和好。但是没过几天就听到了我父亲病危的消息,我没脸面见我的九叔,刚好遇见了在汉口云游的师傅。我一时想不开就皈依了佛门,师傅见我俗事未了,只让我http://www.hetushu•com带发修行。”
屋里的陈设十分简单,一张秀床,一张桌子,一个念经的蒲团。
乔志清笑着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忍不住把她搂在了怀里。
乔志清轻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曾纪芸的眼睛满是爱意。
曾纪芸闭着眼并不回话,继续敲打着木鱼,但是眼角分明挂着泪珠子。
“那你家中的夫人怎么办?如果我跟着你回去,她们会不会不开心?”
乔志清苦涩的吐了一句,依偎着那女子盘腿坐了下来,凝神看去,那女子不是曾纪芸又是何人。
乔志清合上了房门,站在那女子的身后满心的惆怅。那女子并没有剃去头发,只是用发簪高挽了起来。虽然穿着僧袍,但是还是掩盖不住她那迷人的气质。
乔志清瞬间感到一股剧烈的疼痛,由胳膊传向大脑。但他仍然咬牙坚持着,任由曾纪芸撕咬着,不一会额上便冒出了丝丝的冷汗。
“纪芸,我们虽然不能弥补过去犯得错误,但至少可以让将来过得没有遗憾。跟我回家吧,乔大哥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你。”
乔志清刚要伸手去搀扶他,曾纪芸拉过了他的手腕,一口便咬在他的胳膊上,喉咙里发出阵阵的嘶吼。
“你为什么又要来打扰我……”
曾纪芸隐忍了半天,终于还是放声大哭了出来。双手抱在怀里,抽泣着匍匐在了地上。
小尼姑吩咐了声就推开门进了屋去。
“行了,你退下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有劳了。”
曾纪芸哽咽的和*图*书几乎要断过气去。
“师太,曾纪芸尘缘为了,她不属于这里!”
曾纪芸一想起乔志清在她之前娶了两个夫人,小肚子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说着就伸出玉手,在乔志清的腰间狠狠的拧了下。
负责在庵里监视的火狐,已经和魏子悠联络上。跟乔志清汇报了情况后,便收了任务,下山去了。
曾纪芸猝不及防,瞪着眼睛愣了一下。一会便配合的张开小嘴,和乔志清亲密交融在了一起。她身上的防线一下子完全被乔志清攻破,犹如喷发的火山一样,肆无忌惮的抱紧了乔志清,疯狂的吮吸着他的味道。
乔志清让魏子悠和亲兵们在外等候,自己一人进了庵中。
大门正对的便是白云庵的主殿,门口放着一个四方的木质功德箱,殿中供奉着一尊身披黄布的观音塑像。
“纪芸,你知道你失踪的这段日子,我的心里有多么牵挂你吗?”
“是,师傅。”小尼姑双手合十回了一句,欠身恭送师傅出门后,回过头对乔志清吩咐了一声,“施主,请跟我来。”
老尼姑愣了下,好半天终于对身后的小尼姑吩咐道,“慧贞,去带这位施主见你慧芸师姐。”
乔志清的胳膊上留下一排腥红的牙印,鲜血已经顺着手腕滑落了下来,正好打落在那丝绢的梅花上,把那花朵染成了更加深红的颜色。
慈禧拿着南京发行的中央日报,郁愤的几乎吐出血来。
“你们都看看,乔志清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他竟然敢把皇上和一个乞丐相提并m.hetushu.com论。你们都给哀家说说看,皇上怎么就能和一个乞丐平等了?”
乔志清龇牙咧嘴的躲了下,看着她娇俏的红唇,终于忍不住捧起来轻吻了上去。
乔志清无奈下便把她背了起来,此时朝阳刚从东方升起。魏子悠紧贴在乔志清的后背上,贪恋的珍惜着拥抱他的每一分钟。直到上了山顶,才依依不舍的从乔志清的背上爬了下来,也没见乔志清已经汗流满面。
“当初你为什么要和我父亲作对,现在他死了,你终于开心了吧。”
“没事的,傻丫头。你父亲要是知道我找到你了,他一定会很高兴的。等我们结了婚,就去祭拜下你的父亲。虽然我和他政见不和,但他也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
白云庵的大门已经敞开,里外都有庵里的尼姑清扫着尘土。
慈禧冲小皇帝低喝了句,不断的喘着闷气。
“施主是来求功名,还是求利禄?”
老尼姑和身后的小尼姑都微皱了下眉心,脸上浮起一丝的愠色。
上山的路都是凿石而修,十分的陡峭。
“乔大哥,你知道吗,我在这里一个安稳觉都没睡过,一闭上眼就是你和父亲的影子。在梦里,我无数次梦见咱们和和气气的在一起吃饭。没有争吵,没有打斗。可是现在我再也看不见我的父亲了……”
“师太,在下既不求功名,也不求利禄。在下只求见一个人,她就在你们白云庵出家。”
“哭哭哭,就知道哭,大清的江山眼看就被你给哭掉了。”
那女子轻声吐了一句,继续敲打着木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