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4章 杭州和谈二

乔志清已经钻进了被窝里闭上了眼睛,正昏昏沉沉的准备见周公去。听到曾纪芸的呼声后,就无奈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打开了房门。
三人打成协议后,乔志清便让蔡达传达了军令,让华兴军故意给温州府和衢州府让出一条通道。假装在后面围追堵截郭嵩焘的粤军和刘坤一的赣军,直到把两支军队逼近金华府和丽水府为止。
乔志清不知道,她的身子昨晚也同样的躁热。早上醒来时,亵裤上已经湿漉漉一片。
“乔大哥,你睡了吗?”
乔志清为了此次和谈,显示出极大的诚意。所有围困温州府和衢州府的华兴军,各退后十里安营扎寨。没有乔志清的军令,严禁主动出击。
曾纪芸皱了下眉,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郭嵩焘率先抱拳苦笑了声,满脸都是失落。他在温州府各县布置的据点都被华兴军一一拔掉,如今只剩下温州府的三万多人马。仗打到这个份上也真没办法继续了,再打下去那就肯定是全军覆没。
在华兴军的一路护送下,第二日同时赶到了杭州。
“纪芸,你怎么会在这里?”
郭嵩焘满脸抑制不住的兴奋,一听乔志清的心胸和见识,就知道他不是为了私利而起兵造反的流寇。
天亮后,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床上。乔志清马上就溜下了床,用凉水洗了把脸,才渐渐平复下了欲火。
郭嵩焘和刘坤一看在眼里,对乔志清的仁义也是心存感激。
“此话当真?”
“乔大哥,我睡不着。让我在你的和图书屋里睡吧,有你在身边我心里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两人跟着满饮了下去,三人相视而笑,又商谈起具体的起义细节。
乔志清完全就像是睡在火盆上一样,小腹的欲火噌噌的上跳,燥热的差点没流出鼻血来。
“好,干了这一碗,大家以后就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了。”
乔志清打破了沉默,满脸真诚的环顾了下两人一眼。
曾纪芸给他铺好了被子后,乔志清顺势吹灭了烛火,在被窝里钻了进去。
乔志清在府衙休整了一夜,脸上的疲倦也一扫而空。二人抵达府衙后,乔志清带着曾纪芸亲自出门迎接。
曾纪芸瞪着个大眼睛,满脸的哀求。
曾纪芸见了二人也是满脸欢喜的大叫了一声。
只有昨晚抱着乔志清的时候,曾纪芸才感觉自己的心完全的静了下来。没有丝毫的担心,没有丝毫的恐惧。
“那怎么办?反正我不想回那个空屋子了,黑洞洞的一躺下就害怕。”
“是啊,乔大帅,我们俩没什么意见。只要能给兄弟们求条活路就行,其他的要求万不敢谈。”
郭嵩焘跟着端起了茶碗,满脸都是豪迈。
曾纪芸大眼睛转了一圈,终于还是做出了妥协。大半夜的跑到人家屋里,还把人家给撵下床,想来怎么也不合适。
曾纪芸好似是见到了亲人,大哭了一场。最后在乔志清的安慰下,才慢慢平静了下来,满脸伤感的送走了二人。
两人刚和乔志清行礼示意,看见曾纪芸后,同时惊呼了声。
“乔大帅,我www.hetushu.com们俩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今日与其说是来和谈的,倒不如说是来求降的,哪里还敢谈什么条件。”
“算了吧,乔大哥。你还是睡在床上吧,我相信你。”
曾纪芸乖巧的给每人都斟了碗茶水,甜甜的道了声就退了下去。
用过了早饭,乔志清在大堂里让蔡达带着士兵。挨家挨户的在大街上,把商铺的掌柜都请到了府衙里。
刘坤一也是满脸激动的吆喝了声,恭敬的端起了茶碗。
乔志清在曾纪芸的大脑袋上轻拍了下,招呼着她在屋里的床上坐了下来。
曾纪芸轻声问了一句,满脸都是羞涩。
“郭叔叔,刘叔叔,你们先谈正经事吧,待会咱们再叙叙旧。”
郭嵩焘和刘坤一晚上便离开了浙江,在走之前好生安慰了下曾纪芸,为她父亲的死感到惋惜。
曾纪芸不放心的叮嘱了下,但是却把玉手伸进了乔志清的被窝里,和他的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曾纪芸并没有起床的意思,舒服的伸展了下四肢,抱着被子继续做着美梦。
曾纪芸上前欢快的招待了声,有了她在中间说话,乔志清和两人的碰面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尴尬。和和气气的看上去,倒像是老朋友相逢。
“郭叔叔,刘叔叔。”
“二位大人,久违了。”
郭嵩焘和刘坤一也赞同乔志清的意见,两人都是秘密前来,李鸿章和左宗棠并不知道他们反水的事情。若是按照计策能混进城内,那一定能轻而易举就拿下金华和丽水,正好为投靠华兴www.hetushu.com军纳个投名状。
杭州的夜十分的寂静,曾纪芸念起了往事,翻来覆去的怎么也无法入睡。于是壮着胆子从屋里溜了出来,在乔志清的屋外敲了敲门。
乔志清坚持了一夜,真的什么也没做。倒是曾纪芸,就像是泥鳅一样在被窝里钻来钻去,一会就和乔志清躺在了一个被窝里。
“打地铺?不行,不行。我最近腰上犯风湿病,不能睡在地上。”
曾纪芸看着他色眯眯的眼睛,下意识的把双手抱在怀里。大眼睛转溜了一圈,终于想了个办法,建议道,“乔大哥,要不你睡在地上吧,我给你打个地铺好不好?”
乔志清看曾纪芸可怜巴巴的样子,连忙安慰了她一句,不再逗她。
“二位大人,咱们也不绕圈子了。我今天也是抱着十分的诚意和二位大人坐在一起。二位大人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应下的,就一定满足二位。”
与其说是请,倒不如说是逼迫一样。兵勇们全都拿着长枪,商铺的掌柜见了,哪个还有半点拒绝的意思。
“痛快,二位果然是大仁大义之人。为了华夏民族的复兴,干了。”
“乔大哥,你要怪哦,不许学坏。”
华兴军把乔志清的命令传达之后,二人各自带着一队亲兵出城。
“怎么了,大晚上不好好睡觉,乱跑什么呢?”
“两位大人真是客气了,华兴军和湘军颇有渊源,咱们本就是一脉相连。二位大人若是诚心举义的话,两支兵马还归两位大人指挥,只是按照华兴军的规矩进行整m.hetushu•com编操练即可。”
乔志清看着她满脸正经的模样,不由得无奈的轻笑了出来。曾纪芸那表情,分明就像是看着一个大色狼一样。
刘坤一也是同样的表情,衢州的情况和温州的差不了多少。华兴军一来就断掉了江西的退路,如今打也打不过,退也退不成。完全就成了瓮中之鳖,眼巴巴的在城里等死。
乔志清爽快的站了起来,一口气全抿了下去。
乔志清调侃的吓唬了曾纪芸一句,举起的右手对着曾纪芸的胸脯比划了下。
乔志清语重心长的点了点头,诚心的开导了两人一句。
“这怎么可以,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我晚上肯定会管不住自己的。”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还是睡地上吧。”
如今对华兴军自然是心存提防,就怕华兴军连最后的积蓄也抢了去。
按照乔志清的计划,先不对外通报两人起义。如今左宗棠和李鸿章还准备负隅顽抗,不如采用反间计,让二人带着兵马分别驰援金华和丽水府。然后和华兴军里应外合,一口吞下淮军和浙军,江南从此便再无战事。
乔志清客气的道了一句,看着二人毫无斗志的样子,不由的暗自笑了笑。
曾纪芸的身子本就有些微胖,全身肉呼呼的十分的丰满。尤其是那两颗硕大浑圆的乳房,就像是磁铁一样,不断的引诱着乔志清。
乔志清一脸的苦闷,那感觉就像是送到虎口的小绵羊告诉老虎说,你要乖乖的,不准吃我。
乔志清看着曾纪芸粉额微皱的模样,不由的又逗了她一句。在http://www.hetushu.com一刹那似乎又回到了后世,当初他就是这么把自己的初恋骗到了床上。而这一幕再次发生的时候,乔志清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小妮子可是懂事多了啊。”
郭嵩焘和刘坤一同时大笑了声,抿了口茶后,渐渐平静了下心情。屋子里一下安静了下来,三人都各怀心思的盘算起和谈的问题。
“当然是真的,两位的能力我都看在眼里。如今正是我大汉子孙崛起之日,不管是处于什么样的目的,都不要再相互争斗了。大家须得精诚团结,为华夏的早日崛起而奋斗啊。”
一行人进了客堂,中间的位置摆放着一张方形的长桌。乔志清在中间的主位上坐下后,两人分开两边相继坐了下来。
“郭大哥所言只是我心中所想,乔大帅,今后我们兄弟俩跟定你了。咱们以茶代酒,干上一杯。”
他们是真的怕了,走了长毛贼,又来了浙军,走了浙军,又来了淮军,家中有点积蓄的都被搜刮一空。
郭嵩焘和刘坤一都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三人一碰面,乔志清就畅快的抱拳打了声招呼。
“说来话长,我们快些进屋吧。”
“乔大帅的话正和我二人的心意,清廷倒行逆施,早就天怒人怨。当初我二人只是为了保全一方的安宁,避免兵祸伤及百姓,这才带兵抵挡华兴军南下。今日听到乔大帅的肺腑之言,果然不是洪秀全一干反贼所有的境界。我二人心服口服,日后全凭乔大帅调遣。”
这半年来她真的就没睡过一个好觉,都是在半夜的时候被噩梦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