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5章 反间计

那将军不是别人,正是在安溪镇大败而回的张树声。
李鸿章上了城墙后,刘坤一见到李鸿章,马上就嘶喊了起来,“渐甫兄快些打开城门,救兄弟一命啊。”
刘记米铺的掌柜满脸焦急的问了一声,那个被称作老王的中年人,就是他的隔壁,王记布行的王掌柜。
淮军装备精良,城中还有数百门大炮。乔志清此举,可是让前线的部队减少了不少的伤亡。
大汉又忍不住嘶吼了一声,面色都开始扭曲了起来。
“哎,谁说不是呢,兵祸一年甚于一年。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远走他方得了,守着这个祖业真是让人心力交瘁啊。刘掌柜,待会我要有什么不测,看在多年邻居的面子上,请多多关照下我的家人啊!”
“乔大帅,你没有骗我们吧,真的可以无息贷款?”
乔志清尽量简要的给众人介绍了一遍,也不管这些人有没有听说过银行这个词。
城外已经乱作一团,在城墙上已经能看到华兴军的先锋部队。
刘坤一率先策马扬鞭朝城内奔了进去,后面的部队也相继进了城去。
“报……大帅,江西总督刘坤一率上万惨军来投,华兴军就在身后追击,马上就要打到城下了。”
“纪芸,你去收拾下东西。今天我们就回南京,杭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
金华府城墙下,一个大汉对上面的兵勇嘶吼了一声,满脸的着急。
“大帅,我侄子也在苏州卖鞋子。”
果不其然,乔志清的话就像是重磅炸弹在人和-图-书群里炸开一样。
这时堂外传来一声兵勇的大喝,“乔大帅,到。”
堂下的众掌柜果然是一脸的惊讶,愣了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王掌柜,你这是何意啊?”
为了增加戏份,刘坤一和围攻金华府的张宗禹做足了戏码。华兴军不但全线动员紧追不舍,还朝刘坤一的队伍开炮射击。不过用的都是空心炸弹,只听响声,并没有炸药。
李鸿章端起望远镜环顾了一圈,确实看见刘坤一的部队里硝烟四起,情势十分的危急。这时也顾不得多想,连忙让张树声放下吊桥,大开城门。
张宗禹在阵前冷笑着,用望远镜观察着城墙的动静。身后的罗三元忍不住问了一句,“军长,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啊?”
王掌柜苦笑了声,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玉山兄,有什么不对的吗?”
曾纪芸看了乔志清半天,又顺着乔志清的目光低头看了看,终于惊叫一声,连忙用被子盖住了身子。
“快去禀告李大帅,华兴军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屋子里一下都安静了下来,众掌柜的都是恭敬的抱拳侯立,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乔志清的眼睛上下在曾纪芸的身上游走,还在回味着那春光乍泄的瞬间。
“我也不知道啊,可能又是没军饷了,想在我们身上打主意呢,这日子正是没法过了。”
“对啊,大帅,您让我我们过来有何事吩咐啊?”
众掌柜的都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乔和_图_书志清毕竟在江南还享有声誉。大家平时也都买报纸查看新闻,对一切新事物虽然没见过,但总算是有所了解。
两人各自愣了下,乔志清看着床上那春光乍泄的香艳场面。虽然经久战场,但仍是热血喷涌的一阵阵眩晕。
周馥在一旁连忙劝阻了一声,眉头皱成了一道细缝。
乔志清轻了着环视着众人,等大家议论了一会,这才拍了拍断案桌上的惊堂木,对众人吩咐道,“大家安静一下,听本帅讲两句再说不迟。”
“大帅切不可莽撞,刘坤一在此时前来,当中想必还有蹊跷啊。”
乔志清边走边打了声招呼,最后在堂上的断案桌前坐了下来。
曾纪芸此时一丝不挂的坐在床上,那饱满白嫩的胸脯也毫无遮掩的曝露在外。两颗红枣又挺又立,娇鲜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大帅,我们相信你。”
乔志清没出息的摸了摸嘴角的口水,连忙尴尬的点了点头,眼睛仍上下打量着曾纪芸,恋恋不舍的推出门去。
李鸿章不解的看向周馥,满脸的疑惑。
大街上凡是挂着招牌的掌柜们都被请到了这里,在大堂里议论纷纷。
张宗禹平静的交代了声,心里暗暗佩服起乔志清的计谋来。
城墙的一位将军,端着望远镜环顾了一圈。马上朝城中的府衙奔去,一到了府衙便跳下了战马,让门口的护卫通传了一声,就朝府里的书房奔了过去。
乔志清顿了下,让众掌柜稍稍消化一下。
“各位掌柜的久等了,m.hetushu.com在下刚才忙了些军务,失敬失敬。”
“我没工夫和你们开玩笑,如今江南即将平定,从此之后再无战乱,所以重建的工作,还得靠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完成。本帅是想来通知大家一下,过不了几天,南京的各大银行都会在这里开设分号。大家如果有资金不充裕的地方,可以去申请无息贷款,尽快的把手里的生意重整起来。”
“岘庄兄莫要惊慌,老夫这就命人给你打开城门。”
乔志清刚落座,王掌柜就迫不及待的抱拳问了一句,满脸都是恐慌。
乔志清笑着点了点头,进屋后,把蔡达叫过来叮嘱了几声,午时刚过便带着曾纪芸回了南京。
乔志清满意的点了点头,站起身子告别了众人。
“大帅,我们早就听说你把苏州建设的很繁华,就是一直战乱,没顾得上看啊。”
曾纪芸此时已经从被窝里慵懒的爬了起来,刚迷迷糊糊的把眼睛睁开,乔志清就推开门闯了进来。
刘掌柜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知道他心存去意,正准备耐心开导。
“玉山兄,如今回江西的路已经被完全封锁死了,岘庄兄就是想回江西也回不去啊。他既然相信我李鸿章,我就不能见死不救。”
王掌柜激动的满脸涨红,感觉全身一下子都要瘫软一样。
“乔大帅,您就别逗小的们开心了。”
“众位,首先请大家放心,这次我并不是来给大家要钱来的,而是给大家送钱来的。”
“等待城里的信号,你现在让部队先www.hetushu.com清理掉城外的各据点。然后挖设战壕,布置防御阵地,严阵以待。”
“大帅,我儿子就在苏州开服装店。”
“啊,你出去。”
“快去禀告李大帅,就说江西刘坤一带兵来投,万望收留。”
“大帅静下心来想想,刘坤一虽说和你同属淮军旧部,但是却早已和你面和心离。如今浙南四府都被华兴军团团包围,就算是刘坤一要突围,那也应该是朝江西而去,怎么又跟着我们跳进套子里了呢?”
这时,不远处已经传来噼里啪啦的枪响。
人群里恐慌的议论纷纷,生怕乔志清再和他们谈交税的事情。
李鸿章一听就满脸着急的站起了身子,他当初在曾国藩的帐下任命,从来都是心高气傲,见谁都不服气。但是却与刘坤一十分的交好,情同手足。
“……”
周馥满心的忧虑,暗暗有丝不好的预感。
“乔大帅,您这次召集我等前来,所为何事啊?”
张宗禹与淮军作战多日,也不由得暗自佩服起了他们。虽然华兴军的武器占着优势,但是淮军的气势竟然一点都不弱。没有后退的命令,他们就是拼进最后一人,也会坚守阵地。
府衙的大堂原来是杭州知府断案的公堂,华兴军占领杭州后,知府弃官逃跑,这公堂也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
王掌柜也是满脸懊丧的摊了摊手。
“好,今天就到这里吧。各位也可以去苏州转一转,去向亲戚朋友取取经。本帅相信,苏州的今天,就是杭州的明天。”
刘掌柜无奈的哀求m•hetushu.com一声,已经做好了打算。要是此次再被征缴税银的话,他就当初撞死在这大堂里。
浙江金华府和丽水府的城外,此时同时出现两路大军。两地已经被华兴军完全切断,城内的将士们并不知情。
这时华兴军已经露出了人影,在背后硬是追击着刘坤一的部队全部进城,这才在火炮的射击范围外停留了下来。
李鸿章不容拒绝的反驳了声,毫不犹豫的带起瓜皮帽就带着张树声出了门去。
众人顿时都沸腾了起来,感觉就跟天上掉馅饼一样。虽然有些不明白银行是什么东西,但是无息贷款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老王,你说这华兴军的大帅招我们过来,是干什么啊?”
曾纪芸轻声叫了下,满脸的失落。她知道回到南京后,乔志清便不再属于她一个人。
乔志清满脸正色的点了点头,环视了下众人,轻笑着问道,“各位有谁的亲戚朋友是在苏州做生意的?”
“这么快?”
曾纪芸在里面飞快的穿上衣服,打开门这才羞涩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众人果然不再吭气,全都是眼巴巴的看着乔志清,心里暗自祈祷坏事不落在自己头上。
刘坤一带兵进了城后,李鸿章大致一看,他们的衣冠竟然都十分的周整,队形慌乱中又不散乱。的确像周馥所说,有很多可疑的地方。念及此处,李鸿章多了个心眼,让赣军先在城门处驻扎了下来。派出了一万多的淮军,全副武装的在三面城墙上严加防范。
“是岘庄(刘坤一的字)兄,老夫这就与你一同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