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9章 杀气聚集

这天注定是场冷血杀戮,先是沿线的村庄被一个个摧毁。最后所有的乡勇团练全部聚集在了安塞县中,紧闭城门和回军抗衡。
“老乡,您没看最近的报纸啊。政府里专门下发了通知,由公安部和教育部联合执法,要求六岁以上的适龄儿童全部上学深造,否则会重重的罚款啊。好在学费都是政府负担的,咱们只管个生活费,我这才让闺女去读书识字了。”
魏子悠分明看着乔志清的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心里一惊连忙询问了一声。
“唉,老乡,咱们又见面了。”
乔志清对曾纪芸吩咐了声,低头又批阅起了公文。
乔志清轻叹了口气,想起自己当初看到安庆府被曾国藩屠戮,满肚子对他都是怨气。但如今站在一个统帅的角度,或许只有牺牲掉少部分的利益,才能换取大部分群体的利益。
乔志清在她的肚子上摸了下,皱着额头轻笑了声。
“乔大哥,我不清楚我父亲都做过什么,但是他一直都是位慈祥的父亲。”
“乔大哥,你今天心情不好啊?”
摊主满脸兴奋的跟乔志清讲了句,表情十分的好笑,就像是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乔大哥,我没事。逝者已去,我们应该尽量的保护生还的百姓不再受到伤害。”
“收,当然收了。城里银行的人天天过来都给我们宣传纸钞的好处,还介绍了些理财的方法。说是把钱存进银行里,还能有利息赚了。随时取,随时给,可比放在家里方便多了。银子咱这里早就不收了,现在全部换成www•hetushu.com了钞票了。”
“子悠,对不起,刚才吓到你了。”
“老板,今天怎么没见你闺女啊?”
魏子悠点了点头,收好军报后就退了出去。
“乔大哥当然是好人,你看看现在的南京百姓多快乐,他们的幸福都是发自内心的。”
老板满脸高兴的应和了一声。
天亮后,在城外驻扎的数十万回军全部涌入城内,肆意的烧杀抢掠,跟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白彦虎也放开了胆子,第一个要报仇的就是陕北的安塞县。当年他在此处被华兴军打的丢盔卸甲,全军覆没。如今憋了一肚子的仇恨,正好找了个发泄的地方。
安塞县在一天之内成为了一座鬼城,数十万的冤魂凝聚在安塞县上空,让日月都失去了颜色。
那老板盯着乔志清看了半会,突然兴奋的大叫了一声。
曾纪芸的肚子吃的跟个汤圆一样,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十分的可爱。
“可是心肠好了,也会办坏事的。我现在有些开始明白你的父亲,也许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的。”
“纪芸,乔大哥是不是一个好人呢?”
乔志清给她宽了款心,看见曾纪芸终于露出一丝轻松的表情,他也跟着开心了起来。
乔志清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了下,二人正好路过了夜市的小吃摊。乔志清便拉着她的小手,找了个摊位坐了下来。
乔志清的心情却和这份闲适无缘,曾纪芸和他走了半天的路,也没听他说过半句话。
“子悠,你说的对。你把这封军报八百里加和图书急发给王世杰,我们是该为活着的人多做些事情了。”
此时的屋外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虽然被灯火笼罩,但还是显得十分的寂寥。这时在府里的墙角处突然有几个黑影闪过,像是幽灵一样很快就融入了夜色之中,巡视的亲兵竟然一点都没察觉。
“你吃不了干嘛要强撑着,看看那肚子都鼓起来了。”
乔志清翻看着书桌上的公文,通知了曾纪芸一个好消息。
曾纪芸激动的一下就站起了身子。
“这家做的馄饨真不错,以前我在长沙府的时候都没吃过。”
“老乡,您上次在我这里可还存了一两银子呢,这钱万万不能再给了。什么时候想吃馄饨,尽管来吃好了,我都给你记着帐呢。”
乔志清对魏子悠致歉了声,眼睛里渐渐清明。提笔便马上跟王世杰回了封书信,让他全线收缩兵力,只对太原的周边进行防御。然后派两路大军西渡黄河,先平息陕北回乱,然后继续向西征剿回军。只要是遇到回人,无需请示,无需俘虏,一律格杀勿论。
“老板,你现在收不收纸钞呢?”
“好吧,乔大哥。那我先下去了,你不要再内疚了。”
乔志清对政府的执行力度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曾纪芸起身便回了总统府。
“云南?云南在哪里啊?乔大哥,你带我去见见我九叔吧,我劝说你俩和好。”
“子悠,都是我的错,全他妈的都是我的错啊。”乔志清疯魔一般把手里的纸笔全部摔在了地上,挥手抽了自己两耳光,嘶声怒斥道,“都怪http://www.hetushu.com我急功近利,纵容荣禄。心存仁慈,纵容回人,才造成今天的局面。可怜我汉人百姓又要遭受无妄之灾。我就是把回人屠光了,也再救不了他们的性命。”
白彦虎回到陕西后,多少有点“我胡汉三又回来”的感觉。胡汉三是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了。白彦虎是吃了我的我杀了你,拿了我的我还杀了你。
这次白彦虎可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十万的兵马,有上万的骑兵,将近一万多人拥有俄国人提供的洋枪。剩下的兵马也终于用上了钢刀长矛弓箭,装备比起以前使用的竹刀升级了不知道多少。
乔志清突然摸不着头脑的问了一句。
陕西大地刚刚从战乱中平息下来,如今又遇到了灭顶之灾。
白彦虎进攻的那日,风沙蔽日,残阳如血。
驻防在西安一带的荣禄也默认了白彦虎的行为,只要白彦虎不把手伸到西安一带,汉人死不死,他是不会并不派兵阻止。
二人又聊了两句,老板便端过来来了两大碗的馄饨。乔志清和曾纪芸用过饭,刚要给他掏钱,那老板就急忙拦住了他。
乔志清祝福了他一声,心里暗暗放心了下来。十年育树百年育人,如果教育搞不好,国家也不用谈未来了。
曾纪芸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嫉妒,好不容易放松的心情一下子又纠结了下,满脸失落的退了下去。
“云南在很远的地方,你放心吧,能谈的来的乔大哥就一定不会动用武力。相信不用很快的时间,你就能见到你的家人了http://www.hetushu.com。”
“是你啊,怎么换地方了?”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了下来,官道的两边的灯笼也渐渐被点燃。在昏黄的灯光中,夜色也变的不再那么单调,反而让人感到一股温馨和浪漫。
魏子悠从来没有见过乔志清歇斯底里的样子,听他怒吼了声,肚里的心肝都震了下,一时就抹起泪来。
“二位吃点什么,馄饨还是酸辣汤啊?”
乔志清愣了下神,半天缓不过气来,肚中纠结的连肠胃都连在了一起。
安塞县经过乔志远的重建,刚刚才恢复了生产,县城里不过十来万人口。
乔志清侧面打听了下,想看看纸钞的推行效果。
“乔大哥,你不要吓我啊。”
曾纪芸吐了吐舌头,跟着乔志清进了书房,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那行吧,有空我便来光顾你的生意,你忙吧。”
“傻丫头,哭什么,咱们过去吃个夜宵吧。”
乔志清也突然想起了这事,意外的看了摊主一样,他倒也不是个贪财之人。
“好吧,那我下去了睡觉了,乔大哥也早点休息吧。”
“早上在总统府那边,夜晚就移过来了,晚上这里人多。
乔志清长吐了口闷气,在书房里坐卧不宁,于是出了大堂,唤上曾纪芸出了府中。
“大帅,您没事吧?”
城中的百姓正生火做饭,孩童们也在门外三五成群的嬉闹,丝毫没有注意到灾难的降临。
乔志清紧咬着嘴角,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乔志清意外的看了魏子悠一眼,满脸肃穆的把军报递在了魏子悠的手上。
老板兴冲冲的回了句和*图*书,故作有见识的模样,说话起来十分的自豪。
“纪芸,我待会还要去看看晏玉婷和孩子。如果没什么时的话,你就先睡觉吧。”
“纪芸,今天忘了告诉你,我们的人已经和你叔父联系上了。他现在已经在云南站稳了脚跟,而且你的家里人都安然无恙。”
华兴军平定回乱之后,大家都满以为可以安生度日。加上乔志远从陕北撤走后,陕北已经处于权力的真空地带,这块地方的武装就剩下各村的团练。县城里连常备的兵马都没有,只有一百多个手持刀枪的衙役。
“那就好,你闺女那么求学上进,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乔志清也是意外的轻笑了下。
曾纪芸终于等到乔志清为她父亲说了句公道话,不由的激动的热泪盈眶,连声音都变的哽咽了起来。
魏子悠知道他心系百姓,才会这样撕心裂肺的疼痛。不觉安慰了一声,为他宽了宽心。
老板招待完了其他客人,连忙回头吆喝了一声。
乔志清笑了笑,突然想起那个好学的小丫头来。
陕北一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百姓们争相朝周边的省府逃命。光是山西和陕西接壤的地方,一天就收纳了二十多万的灾民,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朝山西聚集。
曾纪芸指着路上的行人连忙肯定了下,不知道什么事都让乔志清开始怀疑人生了。
但是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回军上来后就直接用火炮炸开了城门,然后派大队的骑兵集团冲锋。只用了一个时辰就把城内的武装力量全部清除,牢牢控制住所有的城门,严防汉人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