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5章 陕北汉子三

马步青在后面冷冷的看着汉人们像是飞蛾扑火一样,一群群不顾生死的倒在枪口之下。心里生出一种嗜血的快感,暗自想起了武乡一战中,当初面对华兴军的枪口时,那种生命的脆弱。没想到短短一年间,自己却掌握了决定别人的生死的最强武器。
“李青云。”
山路可不似平地一样好走,尤其是还要边爬山边开枪。还没等结成枪阵,就被山上的弓箭手放箭射杀。
“弟兄们,华兴军如今已经奔袭到绥德县,离我们只有百里之遥。我们的身后可站着数十万的百姓,今日哪怕战斗到最后一人。但是,延安城,不能丢!”
此时百姓们已经自发的组织起来,虽然只有简单的铁锹木棍等农军,但是却有三四万人之多。在山畔上层层布防,严防各个据点。
张闲冷冷的吩咐了一声,看着满地的汉人尸体,气愤的火冒三丈。
“血战到底,血战到底。”
“预备……”
白彦虎跨马路过城门,见到葛飞熊的人头也突然一愣。让士兵拿过了弓箭,在他的人头上补了两箭,这才志得意满的进了城去。
回军此次攻打延安府,伤亡三万多人。所有的回兵都是满眼的怒气,进了城后,终于找到了地方发泄。在城内见人就杀,见房子就少,完全就像是冲进羊圈的饿狼一样。
令旗挥下。
李青云连忙下去让传令兵把军令带到了各师部,并让城墙上布防的迫击炮营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大帅,您忘了上次我们陕回十八营可是有三十多万的和-图-书人马啊。现在有马步青在城外抵挡,我们要是从南门撤离,还有机会,再晚可就来不及了。”
郝老鼠在白彦虎的耳边轻语了声,满脸的着急。
延安府的北门只剩下马步青一人,带着五千兵马抵挡华兴军。
隆隆的炮声在火炮队中响起,但是确实从别处发来的炮弹。
城中的杀戮也逐渐停息,到处都是百姓的尸体,火光把天空都映成了红色。
城墙都兵勇都奋力高呼了起来,满脸都是无畏之色。
“难道又是清字军?”
回军的洋枪队冲进缺口后,天平已经朝回军倾斜。城墙的各处相继被回军占领,在城墙上搬运砖石的民夫们已经开始断断续续的后撤。谁在面对死亡时也能岿然不动,在此时也许还有一支人马。
城墙上,张闲端着望远镜看着身着各色衣裳的回军,脸上浮起一丝愤恨的表情。
将领们纷纷表示应和,全部下去重整兵马,带兵就朝北门涌去。
葛飞熊面色冷酷的振臂高呼,其实他也不知道华兴军行到哪里,随口一说也是为了鼓舞士气。
白彦虎对手下嘶吼了一声,满脸的不可思议。
黄昏时分,火炮终于被骡马载运了过来,在山下调整好了射击角度。
葛字营的兄弟像是肉盾一样,硬生生的迎着飞来的子弹。
葛飞熊知道撑不过今日,让城里的老百姓全部扯到了凤凰山上,城墙上只剩下五千多兵勇和一万多民夫防守。
延安府处于狭长的山谷地带中,群山环抱,延水穿流,任有千军万和-图-书马也施展不开。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情了?”
白沙儿也带头附应了一句,他早已听说过华兴军的厉害,为了保险起见,虽然连面都没见,但还是主张撤离。
炮轰声维持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不知道有多少的炸药在回军的阵地上爆炸。四散的弹片像是天女散花一样,把一个个回军炸的血肉模糊。等炮轰声平静下来后,白彦虎才拍了拍脑袋上的尘土,晕乎乎的站起了身子。
“来人,把那汉人的头看下来挂在城墙上。”
葛飞熊眼看着弟兄们死伤殆尽,凶狠的嘶吼一声,举着大刀,带着剩下的两百名弟兄全部朝回军涌了上去。
葛字营早就没了弹药,见回军从断口处冲进来,完全不顾生死的上前抵挡。
白彦虎冷冷的细思了一会,这时从远处奔来一匹探马,从马上翻身下一士兵,满脸惊恐的抱拳跟白彦虎,禀告道,“报告大帅,城北一带发现大量的汉军,人数足有数十万之多,城门处已经完全被攻破,我们死伤惨重啊!”
凤凰山位于延安城中心,乃延安“四大名山”之一,因“叶生吹箫引凤”凤凰山风景图的传说而得名。也是延安城的主要依托,历代城防工事都修筑在山的东坡及山畔上,为守城屯兵扎寨之地。
葛飞熊的人头挂在城门上迎风摆动,但是那铜铃般的大眼还是怒视着前方,怎么也没有闭上。
马步青再次见到华兴军时,眼睛激动的几乎冒出火来。城门处已经失守,马步青便在城内的一和_图_书处空地上,排下一块块的枪阵准备和华兴军拼命,占线足有数百米之长。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好样的,马步青。马上带着你的洋枪兵出城应战,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数十万!”白彦虎瞪大了眼睛,当下对手下的将领吩咐道,“快些从南门突围,我们来日再战。”
马步青在混乱中急忙找到了白彦虎,连忙把他护卫在中间。
进攻发起半个时辰,死伤数千不说,连半山腰都没摸上去。
“大帅,末将愿意出阵迎敌。”
白彦虎瞪着郝老鼠,又知道他犯了胆小的心思,连忙呵斥了句。
“大帅,从刚才的炮火来看,这可是清字军的主力啊!”
马步青率着洋枪兵再次向缺口处发起进攻,而且抱着必胜的心态,一上来便是狠拼猛打。
“给各师部传令下去,让各部按计划行事。左师负责面前的这股回军,右军负责追击残敌,中军负责救助城内生还的百姓。见到回军格杀勿论,不必请示。”
半个时辰后,枪响声逐渐停息。
“轰隆,轰隆,轰隆。”
“对啊,大帅,胜负不在这一时,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
马步青和清字军也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如今有了洋枪,见了仇人就分外的眼红,立马就想找华兴军拼命去。
白彦虎举起了令旗,亲自指挥炮队。
“嘣,嘣,嘣。”
城内来不及撤走的百姓,还对回人抱有一丝希望。此时却如同待宰的绵羊,即便躲进地窖,也被回人拉出来全部砍头。
“大和-图-书帅,不好了,好像是汉人的援军来了。”
回军的大炮齐射,不过这次却齐刷刷的对准昨日断裂的城墙。虽然经过民夫用石块加固,但是在铁球的猛砸下,还是很快变成了残渣碎屑。
张闲对身边的将领大声吩咐了一声,那将领便是在武乡县和张闲一起负责阻击回军的李青云,如今在左军中担任副军长。
白彦虎在山下气的牙根作响,让手下停止了进攻,等待火炮对的到来。
白彦虎嘶吼了声,待马步青走后,把将领们都唤了过来。
因为火炮的压制,弓箭手全都无法展开队形,马步青很快就冲过了弓箭手的防线,在距离断口处十几米的时候,全部端枪射击。
郝老鼠满面哀求的建议了声,身后的其他将领也是同样的表情。
“末将领命。”
延安府上空杀气肆虐,怨气弥补。虽是正午时分,却不时的刮起了冷风,连阳光也完全的被乌云遮蔽。
“清字军的主力又怎么了,咱们现在有数万的人马,还怕他们?”
回人们向山上冲击时,因为火炮还没有运送过来,即便是洋枪兵也不占有优势。
马步青看着葛飞熊的眼睛,突然心生出一丝的凉意,这让他感到很是不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竟然在一个死人的面前生出畏惧之意。
使用冷兵器的回军也不轻松,刚爬到半山腰上,就被民夫们用滚落的石头砸落了下去。
白彦虎满脸的扭曲,他还不知道清字军改名成华兴军的事情,一提起华兴军愤恨的牙根就开始痒痒。那时华兴军可是把http://m•hetushu•com陕西的回人都清剿一空,只留下他和郝老鼠一万多的兵马逃到了宁夏。
葛飞熊手持大刀,刀尖深入地面三分。双眼浑圆的瞪着回军,满身的血洞,嘴脚已经鲜血长流。
洋枪吐出嗜血的嘶吼,黑色的子弹从枪口飞射而出。
天亮后,回军再次把主力调集在北门,每个头领都被下了死命令。白彦虎亲自带队在后面监督,若是谁再敢畏缩不前,立即军法处置。
山上的百姓看着山下杀气腾腾的回军,哭喊声一片,已经再不抱有一线希望。有的妇女为了避免遭受到回军的侮辱,一闭眼就从山上跳了下去。
“弟兄们,冲啊,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城门大开,城墙的兵勇眼见回人冲进城内,最终放弃了城墙,朝凤凰山的第二道防线后退而去。
凤凰山上此时已经聚集了十几万的百姓,回军的主攻部队已经在山下全部聚集,准备将这些百姓赶尽杀绝。
马步青指挥着枪阵朝前发起进攻,满脸都是一副和华兴军拼命的样子。
马步青看着这二百多的汉军,丝毫不放在眼里。举刀,挥刀。
火炮队一炮未发,全部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射而来的炮弹炸成了碎花子。
前面的弟兄嘶叫着迎着枪口倒下,后面的弟兄踩着尸体前仆后继的冲击。
“轰,轰,轰。”
那密集的枪阵一排排朝前发射,枪声大作,弹雨如林。
白彦虎被爆炸的余波冲击到了一旁,身后的卫队急忙护在他的周围,把他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是,大帅。”
“预备,发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