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6章 复仇血刀

“来不及了,都举起枪来,跟华兴军拼了。”
张闲冷笑了一声,挥刀便对着他的脖子砍去。
老百姓都跟着振臂高呼了起来,愤怒声响彻天地。
此时已经为时已晚,天完全黑下来后,回军被打死四千多人,剩下一千多人缴械投降。
华兴军的兵勇也收到了感染,全部振臂高呼。一波下去,又是一波涌起。
“知道了,马上就来。”
“来人啊,把回军的俘虏押上来。”
张闲皱着眉思索了下,放下了纸笔走出了军帐。
乔志清愣了下,半天没有一句反驳。他自然对政事清楚明白,乔志清不说他也知道其中的缘由。
“大哥,我们也撤吧。”
华兴军的子弹像是雨点一样,从四面八方齐射而来,完全就没有躲避的余地。
天亮后,在城中肆虐的大火终于逐渐熄灭。
“大哥,我们快撤吧,大帅已经带着大部队走了,我们被出卖了啊。”
马步青的身后突然有战马来传,从马上跳下一个兄弟,满脸的焦急。
百姓们一看到回人都是满脸的愤怒,愤愤破口大骂起来。相互拥挤着冲上前,就要把回人灭掉。
老者捶胸顿足,身后的百姓都跟着哭丧了出来。
“军爷,你快把我们延安城的恩人放下来吧,若不是他,我们这数十万人也要死在刀下啊。”
华兴军的士兵排成一行,维持着现场的秩序,等待着张闲的命令。
迫击炮营已经调整好了角度,在李青山挥动令旗之后,顿时有数百发炮弹,集hetushu.com群朝马步青的洋枪阵中砸了下去。
“狗汉人,你们在武乡不也是这么对待回人的?老子就是死也足够了,咱们回汉两族不共戴天,只要我们回族存在一天,你们汉人永远舒服不了。”
延安府是他当初主政的地方,对那里的百姓都怀有很深的感情。如今延安府遭此大劫,他自然是比乔志清还要郁愤。
“军爷,他就是我们延安城的团练头领,葛飞熊。就是他统帅各团练在城墙上坚守了两日,这才等到军爷到来啊!”
将近十万的军民丧生在回军的刀口之下,腥红的鲜血把地面都染成了红色,汇成了一道河流,流入了延河之中。
“血债血偿,动手……”
老者老泪横流,满身激动的颤抖。
“饶命啊,我们知错了。”
只要有炮弹落下的地方,瞬间便在人群里开花四射。本就密集排列的洋枪队,一颗炮弹爆炸便有数十条性命丧尸。
华兴军用的是最新式的散兵战术,即步兵在接敌行动中呈疏开队形行动,在达到步枪射程之内时分成散兵线,一面射击,一面利用地形掩护前进。到达冲击出发地时再会齐,最后在优势火力掩护下向敌人展开冲锋。
“二哥,你看看这个。”
这时左师开始发起进攻,三个旅部迅速从左中右三个方向,把回军分割包围。
“杀!杀!杀”
“轰隆,轰隆,轰隆。”
刀光闪过,鲜血迸溅,尸首两段。
一千多颗人头同时掉落,全部跪和_图_书在了十几座坟墓的面前。
乔志远这段时间也接触了不少的新思想,也逐渐认识到了自己当初的愚蠢来。所谓的君臣父子,忠孝礼义,不过都是君主们奴役百姓的谎言,而自己竟然在这个谎言中沉迷了二十多年。
张闲莫名其妙的走了过去,把领头的一位老者搀扶了起来。
但是真正当华兴军的第一颗子弹飞过来后,马步青才意识到两方的差距。
张闲用刀尖把马步青的下巴抬了起来,冷冷的低喝了一声。
张闲皱着眉好奇的看着老者。
昨夜他已经让人审问完毕,知道了这股回军头领的来历,竟然是在武乡一战中,逃跑的马步青。
“二哥,此事都是因为你忠心的那个狗朝廷所起,若不是他们放纵回人对付汉人,回人再怎么也不会从宁夏一路打到延安。”
“你放心吧,总有一天老子会把你们回军赶尽杀绝。现在,你先去给他们到地府赎罪去吧。”
“……”
天色见黑,最后一场大战在延安府展开。
张闲看着众百姓大吼了一声,满脸的血气上涌。
“他娘的都愣什么呢,快放枪啊!”
马步青笑的神色扭曲,整个人都仰面长啸起来。
延安一战,军报很快传回南京。
午时,百姓们把城内的尸体全部抬到了挖设妥当的壕沟里,填成了十几座硕大的坟墓。
华兴军休整一天,救济百姓之后,随即对白彦虎所率的参军发起追击,一路把回军赶到了铜川府,直逼西安。
乔志远http://m.hetushu•com抱头嘶声哀叹了一声,满脸的悔意。
火光四溅,弹片横飞。
马步青被飞来的子弹打中了右腿,跪在地上被手下的将领围在了里面。
乔志远把一挥手拍在了卧榻的小桌上,双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马步青当然见识过这种炮弹的威力,但总以为手上有了洋枪,也可以和华兴军搏上一次。硬是让手下坚守阵地,谁要是敢后退一步,立即军法处置。
马步青昨晚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好几次,天亮时又被华兴军用冷水泼醒。如今满脸的惨白,对着张闲的刀尖,竟然嘶声大笑了起来。
乔志清看着延安府巨大的伤亡,眼睛中郁愤的几乎冒出火来,连忙派人到华兴书院把乔志远请到了书房里。
乔志远一进了书房的大门,便朗声问了一句。
“志清,二哥错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二哥当初是愧对了汉人的祖宗,认贼做君啊!”
尤其是看到葛飞熊阵亡的事情后,更是一脸的惋惜。当初葛飞熊可是他一手组织起来的团练武装,和他也拜过把子,是个响当当的好汉。如今遭此不测,真是天妒英才。他没给延安丢脸,没给自己丢脸。
回军们哪里还顾得上射击,恨不能马上就从面前的魔鬼手下逃出去。
马步青看着三面冲来的华兴军,已经放弃了突围的愿望,只想着就是死也要带走几个仇人。
“大家都快起来吧,葛将军的仇本将一定会报。不灭回人,誓不还师。”
“狗东西,你活m.hetushu.com着真是造孽啊,抬头看看你们干的好事。”
回军已经被迫击炮弹炸破了胆子,面对华兴军的全军冲锋,一时呆愣的竟然连枪都不会放了。
中师在城内营救幸存者,扑灭大火。并且和凤凰山上的百姓取得了联系,把百姓们连夜都从山上接了下来。挤出了一半的部队军粮,给百姓们生活造饭。
回人们看见马步青被砍头,惊恐的全身战栗。
因为天色已黑,为了避免埋伏,右师把回军全部赶出城后。便在城门处安营扎寨,防御妥当。
“三弟,你说吧,你想要二哥做什么?”
张闲正在地图上研究着下一阶段的行动方案,帐外就有亲兵焦急来传,“军长,你快出来看看吧。”
“回人真是欺人太甚,真当我们汉人好欺负吗?”
“砰,砰,砰。”
“不灭回人,誓不还师!”
帐外的情形让他大为吃惊,足有数万的百姓,跪在城楼的一颗人头下大声痛哭。
回军半蹲着开枪射击,因为射击的速度太慢,有没有准星,完全就成了华兴军的枪靶子。阵型像是纸片一样被完全的撕裂,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马步青的这五千多人完全被左师包围。
“哦,怎么回事?老先生,你站起来慢慢说。”
对面的华兴军竟然完全没有列成枪阵,全都端着洋枪边开枪便朝前冲击,在二百米外竟然都能精确的开枪射杀。
“军爷,饶命啊。”
“三弟,出什么事情了?这么着急唤我过来。”
张闲眼里喷出愤怒的火焰,狠狠的http://m.hetushu•com挥下手中的军刀。
“老先生,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呢?”
陕甘总督荣禄和回人有过约定,无论如何回人也不能在西安的附近折腾。白彦虎逃到此处已经是走投无路,连忙派兵到西安拜见荣禄,要荣禄给回军谋条生路。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黯淡了下来,等乔志远的心情平定后,乔志清才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的,二哥。一切还来得及,为了避免汉人的百姓们再遭此大难。我们兄弟应该加紧时间,推翻这个狗朝廷,还给汉人一个朗朗的晴天。”
张闲深吸了口,连忙让亲兵把葛飞熊的人头放了下来。这时百姓已经在一旁找到了尸体,终于让他的尸首合在了一处。
乔志清拿过军报,在卧榻上坐下。眉头越皱越紧,看到最后连牙齿都咬的咯吱作响。
乔志清愤愤的骂了一声,一下就说到了乔志远的心坎上。
马步青瞪大了眼睛,半天才大吼出一句,“白彦虎,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讲兄弟情义!”
马步青挥下了开枪的令旗,枪阵却都是传来零零散散的枪声,把马步青的脸都给气绿了。
张闲站在坟前久久无语,大喝一声,蹭的拔出了手里的钢刀。
回军一千多人全部被捆缚上来,排成十几行趴伏在地上,哆嗦着身子。
乔志远进门之后,乔志清还是怨气未消,起身把军报递在了他的手上。
葛字营的兵勇被单独葬在一个坟里,墓碑上刻着“延安恩公”四个大字。
那兄弟大吼了一声,满脸的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