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7章 我爹叫李纲

一旁的小混混看到老大手上,拎起木棍就朝乔志清砸了上去。
乔志清看着那年轻人嚣张的表情就是满肚子的怒气,上前又在他的肚腹上狠踹了脚。
曾纪芸拿起记事本款款的汇报了下,越来越像个专业的秘书。
乔志清笑了声,在摊位上坐下后,那摊主的女儿也在,连忙上来甜甜的给乔志清和曾纪芸倒了碗茶水。
曾纪芸伸出大拇指冲他笑了笑,满脸的夸奖。
“你有所不知,军工厂的厂长戴远征是个有名的抠门精,恨不能把每一块钱都用在枪弹上,从来都没有给人准备宴席的习惯。”
马队在闫老实的摊位前停下,李二明嚣张的冲乔志清撅了下嘴,下马后,身后跟着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也下了马,看样子就是李二明的父亲,李纲。
闫老实坐立不安的提醒了句,紧张的把闫丽丽拉到了一旁护了起来。
摊贩里一个知道年轻人底细的人,满心担忧的提醒了乔志清一句。
乔志清摸了摸她的脑袋爽朗一笑。
“志清,你这个国家的政体怎么越看越像是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啊?”
“怎么活?小爷管你怎么活,今天你要把保护费拿不出来,小爷立马砸了你的毯子。”
“这几个月的学习也让我受益匪浅,你说从前我们只知道读书做官,造福一方。但这毕竟是靠为官者的好恶来决定的,完全没有一整套的律法进行约束。当官员的权利过于集中,当人治大于法治,那便是生长腐败的温床。所以hetushu•com,我很赞同你把权利分开。”
“行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乔志远讲了些自己的学习体会,如同从黑暗中走出来,眼前一片光亮开朗。
摊主见了乔志清立即就乐了起来,连忙打了声招呼。
说时迟那时快,当年轻人的手刚伸出去,便传来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
众人听着乔志清的慷慨陈词,都呆愣在了原地,只有闫丽丽握着小拳头娇喝道,“大叔说的对,我们老师都说了,人人都是平等的,当官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年轻人还是满脸的嘴硬,但明显是怕了乔志清,不断的躲闪着他那慑人的目光。
“叔叔,我上学了,刚刚考试还得了第一名呢!以后我也会变成大哥哥这样有文化的人。”
年轻人张牙舞爪的骂了句,说着就对身后的弟兄挥了挥手,那群年轻人上来就要掀桌子。
乔志清追上前蹲下了身子,看着年轻人冷笑一声。
“行,你他妈的给我等着,小爷我整死你。”
“今天下午你要去参观江南军工厂,回来后要和南洋四大家族一起会餐。”
只听“咯吧”一声,年轻人的手腕就像是木棍一样断掉。
“二哥能看到这些,很让我高兴。从前一个七品县令就掌管着一县的政治、经济、司法大权,唯一可以监督他的就是直属的上司。所以只需要讨好自己的上司就可以官路恒通,谁还愿意为老百姓做些事情。官员们渐渐的都变成了狗,m.hetushu•com老百姓也变成了他们欺诈压迫的奴隶。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改变这种现象,让老百姓拥有权力,让官员们约束权力,这样才是社会良性发展的药方。”
“丽丽,快过来。”
乔志清对闫丽丽伸了个大拇指夸赞了下,坐了下来,满脸平静的又吃起了馄饨。
年轻人在手下的搀扶下,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子,指着乔志清大骂了句,就跑了下去。
“你们要的也太多了,我们两口子一个月也就赚两千多块钱,你们一下子就要一千,这可让我们怎么活啊!”
“乔大哥,军工厂不会连个饭也管不起吧?”
闫老实也劝了句,满心感激的拉着闫丽丽就要跟乔志清跪下叩拜。
乔志远最近在书院研读的就是各国的政体和法律。
乔志清点了点头,对二哥的学习能力十分的钦佩。他从小就是聪明绝顶,一本书也常常是过目不忘。如今开学才没几个月,就能熟知各国的政体律令。
“那你加油啊,叔叔相信你。”
两人出了府衙,便招了个出租马车坐了上去。
曾纪芸快步跟了上去,皱着秀眉轻笑了声。
乔志清笑着介绍了下,端起茶碗小呡了一口,看着面色凝重的乔志清。
乔志清摸了摸肚子,轻笑着对曾纪芸摆头示意了下,就向门外走去。
围观的摊贩早就受够了这几个混混的闷气,全在一旁拍手叫好。
“哎呀,闫老实,这是从哪里捡的姑娘啊,这小模样可真是俊俏。”
www.hetushu.com小子,你他妈是谁啊,敢管小爷的事?你知道我爹是谁吗?”
李纲也在官场里摸爬滚打多年,当初是南京府衙的捕快头领。华兴军占领南京后,就带队归顺了华兴军,主动派人在街上维持秩序。南京新政后,就坐到了西城区公安副局长的位置。
乔志清补充了一句,对未来满怀着自信。
一个领头的年轻人斜着眼,用木棍砸在摊主的铁锅上,满脸的凶狠。
摊主把馄饨端上来后,二人正吃着,不远处就传来一阵阵的吵闹声。
乔志清眼露精光的站起身子,回到摊位上坐了下来。
正在身后冷冷看着这一幕的乔志清,一个箭步跨了出去,扣住年轻人的手腕就用力向上一抬。
乔志清跟在后面也出了门去,在大堂见了曾纪芸轻声问了一句。
乔志清从书桌上拿起一张委任状,递给了乔志远。
“你们不要欺负我父亲。”
年轻人闷哼了下,一时就飞出去两三米远。嘴角都被踹出了鲜血,捂着肚子再也爬不起来了。
不一会,十几个小混混都哭丧着脸惨叫着,狼狈的跟狗一样。
“二哥,如今最高法院的院长一职还没有人担任,我想你很适合这个位置。在你任职后,尽快的把司法部门在各地建设起来。有了法治,一切便可以从混乱中恢复秩序。”
小姑娘骄傲的扬了扬头,看着乔志清满脸的自豪。
“小伙子,你们俩还是快走吧。刚才那少年可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李二明。他爹就是咱西城的公http://www.hetushu•com安局副局长,李纲。咱们老百姓,可招惹不起他们啊。”
“那好吧,今天就我请你吧吃饭吧。反正我也刚发了工资,正愁没地方用呢!”
“丽丽,快过来。”
乔志清眯着眼,看着一队身穿公安制度的人跨马而来,领头的就是刚才那个年轻人,李二明。
乔志清说起戴远征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抱怨,满脸都是微笑。
“好吧,我在这里等你,你把你爹叫过来,我跟他说几句话。”
乔志清看着曾纪芸的小模样轻笑了下,看着她高兴,自己的心里也乐了起来。
乔志清运开拳脚,基本上就是一拳一脚放倒一人,招招打在要害部位。
“对啊,你家的馄饨一天不吃就想的厉害。”
“闫老实,这个月的保护费也该交了吧。”
摊主连忙把自己的女儿搂在怀里,不一会,便有几个年轻人手持着木棍走了过来。
“好吧,我答应你。咱们兄弟齐心合力,尽快还百姓一个朗朗的乾坤。”
“我爹叫李纲,识相的赶紧给小爷磕几个响头,小爷就不和你计较了。”
年轻人意外的看着闫丽丽,满脸都是放荡。让人拦住了闫老实,上前就想在她的脸上摸上一把。
乔志远和他握了握手,拿着任命状下去后,便开始筹建起各司法部门来。
“是啊,老乡,你还是走吧。我们父女俩无以回报,给你磕个头吧。”
“爹,刚才就是那小子把我给打伤了。”
曾纪芸骄傲的扬了扬头,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年轻人满脸的不服和图书气,从地上挣扎着,扶着手腕爬起了身子。横了人群一眼,果然众人都有些软弱的默不作声。
“老乡,好久不见了。”
“行吧,我们现在先去吃个午饭,不然到了军工厂可没人给咱俩准备宴席。”
乔志清连忙扶着他俩,对周围的摊贩朗声说道,“大家以后不要再给任何人下跪,咱们新中国没有皇上,人人都是平等的。大家也不要惧怕当官的,因为当官的就是为咱们老百姓的仆人。”
“你爹是谁啊?说出来我听听。”
闫老实这时也是满脸惊慌的对乔志清轻语了声,“老乡,这些人咱招惹不起,你还是快走吧。”
李二明指着乔志清满脸的满脸的怒气。
众摊贩刚刚散去,就听见街口上传来阵阵的马蹄声。
众摊贩们这才对年轻人怒骂了句,纷纷围上前来。
“纪芸,今天我们还有什么活动吗?”
摊主哭丧着脸哀求了下,他姓闫,因为为人老实,大家都称呼他闫老实。后来大家叫的习惯了,也忘了他本名叫什么。
闫老实惊慌的大喝了声,冲上前就护在自己女儿的面前。
“老乡,公安门都来了。”
闫老实的女人一下从怀里钻了出了,娇喝了声,挡在几个几个混混的面前。
“二哥说的对,有这么点意思。”
这些年轻人都裸露着上身,穿着麻布的黑裤子,留着乍亮的光头,一身的流里流气。
二人直奔到美食街上,又去了老乡的那个馄饨摊。乔志清大鱼大肉也吃惯了,就喜欢吃这里的馄饨,吃起了有种家乡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