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0章 夜壶论

周秀英的面色也平静了下来,从桌上拿起调查报告,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乔志清走了好半天才到了公安部的院门口,这才想起来,现在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好在周秀英就住在部长的办公室里,乔志清直接去了那里寻她。
乔志清又想起了后世青帮大亨杜月笙的那个夜壶理论,“古来今往,各种帮派力量就是那夜壶,便急的时候谁都拿来用。用完了,它就很快地就被放到了最阴暗的角落。”
周秀英给自己也泡了杯茶,在乔志清的旁边坐了下来,满脸微笑的盯着乔志清。
“什么都瞒不过你,就是为了昨天交代你的事情。”
“这个马荀,办事还真是干练。”
乔志清莫名其妙的受了她的挑逗,哪里这么容易就放开她。大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曾纪芸的肚兜塞了进去,向上一摸便是那弹性十足的乳胸。
第一封密保是从陕西发过来的,张闲所带的左军一路追击回军,进逼铜川府后。马彦虎终于知道了自己有几斤几两,在华兴军的面前就如同豆腐一样不堪一击。
安倍美子已经在门外恭候,弯腰对乔志清行礼作揖。她在中国待了快一年,已经可以流利的说一口汉语。
乔志清听着那娇喘声,瞬间便大脑充血。一用力便解开曾纪芸的腰带,和这小妮子坦诚相见,只剩下了亵衣亵裤。
乔志清一听就泄了口气,再没有半点的欲望。看着曾纪芸不由的摇了摇头,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苦笑道,“睡吧,咱们不玩了。和-图-书
每次和曾纪芸睡在一起,那感觉就如同一个饥肠辘辘的人,见到一块送到嘴边的肥肉,却没办法吃下去。心里痒痒的跟无数个蚂蚁抓挠一样,恨不得马上就把她撕碎。
乔志清刚迈进了大堂,曾纪芸就红着脸站起来问候了一声。
曾纪芸的娇躯突然颤栗了下,双臂环抱的更紧,在乔志清的身下像是泥鳅一样来回的蠕动着,嘴里发出“嗯啊,嗯啊”的呻吟声。
乔志清有些意外的看着周秀英,几日不见,这妮子办事的风格也日渐成熟,一阵见血的就看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乔大哥,您怎么来了?”
“都是我们的律法还不规范,让这些蛀虫钻了空子。乱世需用重典,对这些蛀虫一定不能手软。”
周秀英的意见乔志清也不是没想过,但那时华兴军的势力还不强大,只能团结一些力量是一些。
“乔大哥,事物都是发展变通的,那些不知道变通的事物,只能被抛弃在历史的垃圾堆里。我希望公安部一开始就是干干净净的,而不是越发展,越变成一个藏污纳垢的场所。”
“老爷,你醒来了。”
安倍美子比起院里的任何一个女人,都平添了些狐媚之气。
曾纪芸与他忘情的唇齿相交,在乔志清来回的抚摸下,一会便意乱情迷的无法自拔,连下身的亵裤也湿了一片。
院里的亲兵见乔志清过来,都是挺直了身子敬着军礼。乔志清一一回应了下,进了办公室后,周秀英已经起床,在书桌前正认真hetushu•com的批阅着公文。
美子仍旧是躬身弯腰行礼,迈着小步子转身退了下去。
张闲带人进驻铜川后,荣禄便立即派人给张闲送了封停战协议。要求和华兴军维持现状,双方互不侵犯。
“乔大哥,你回来了。”
乔志清肯定的看着周秀英,叮嘱了一句便舒心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曾纪芸如同大赦般不住的点头,嬉笑着躺下了身子,一闭眼就甜甜的睡了过去。
“行吧,就按照你说的做。还有明天由公安部组织,召开一个公审大会,把李家父子公开枪决,以儆效尤。”
曾纪芸瞪着个大眼,就像是小绵羊看着大灰狼一样。
乔志清索性无事,想起昨日在外面用饭时那个嚣张跋扈的李二明来,胸口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径直的就去了周秀英的公安部,想了解下昨日处理的情况。
“乔大哥,我害怕。”
乔志清点了点头,放下了茶碗,面色变的正经了下来。
办公室分里外两间,外面用来出来日常的公事,里面便是给周秀英休息用的。周秀英并没有家属,平常就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闺房。
乔志清环顾着她的办公室,轻笑着关心了句。屋里面还飘散着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闻起来十分的舒心。
“华兴盟是你苏姐姐一手创办,而且在平定江南的时候也是立了功的,你就舍得解散他们?”
乔志清挂了下她的小鼻子,紧盯着她那红扑扑的俏脸。
“乔大哥,现在的公安领导中,有很多当初都是华兴盟的各地堂主www.hetushu.com。本来就是一身的江湖习气,当了领导后也自然约束不了自己。如今江南已经基本平定,华兴盟也失去了它历史的作用。我建议现在应该废除华兴盟,在南京创办一个公安大学。专门从各军中抽调一些优秀的指挥官和兵勇,送去公安大学深造。等结业后给公安系统来一次大的换血。在军队呆过的人一般都有很强的纪律性,往后公安也全都从退役的兵勇中选拔。这样不但治标,而且治根。”
“没办法,我倒是想睡个懒觉,可是这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公文,马上就睡意全无了。”
乔志清见时机已到,强行褪掉曾纪芸的亵裤。正准备提枪入洞,直捣黄龙。却听见曾纪芸怪叫了一声,一拉被子,把自己单独包裹了起来,靠着墙角恐惧的看着乔志清。
“你昨日一说,我就派人去办理了。那李二明确实不是个东西,在西城区为非作歹也不是一两天了。去年还驾着马车撞死了两个小女孩,不过因为他父亲李纲的关系,都给压下去了。另外还从李纲的家里搜出上万两来历不明的银子,藏在家里都发霉了,也不敢兑换成纸钞。”
曾纪芸这时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美子伺候着她穿戴好衣服后,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无聊的又看起了书。
白彦虎一走,本来指望着浑水摸鱼的荣禄一时成了惊弓之鸟。他手上只有数十万的兵马,可不想和华兴军拼光了,丧失掉在朝廷说话的地位。
乔志清拿过密保嘀咕了声,专注的看着就回了书和*图*书房。
乔志清收起了贪婪的目光,故作淡定的吩咐了声。
天亮后,乔志清早早的起床,出了门去。
“美子,小姐还未起身,你待会再过来收拾。”
曾纪芸的呼吸声见粗,似睡非睡的眯着大眼,小脸红的跟苹果一样。
周秀英有些疲倦的伸了个懒腰,起身跟乔志清泡了杯热茶,招呼着他在客座上坐了下来。
乔志清端起茶碗轻抿了口,提醒了这个傻姑娘一句。
周秀英看着乔志清,眼睛里满是坚定。
白彦虎出了口闷气,带着抢掠的物资从西门而出,直奔甘肃兰州府而去,彻底放弃了进军关中的愿望。
乔志清另拉了条被子钻了进去,在大腿上狠狠的拧了下,硬是把肚腹中的火气压制了下去,闭上眼这才睡了过去。
“是,老爷。”
回军在铜川府烧杀抢掠三日,几乎将铜川屠戮一空。铜川府在上次陕回之乱时,本就大伤元气,只剩下八万多人。此次竟再次遭受磨难,凡是汉人一律砍杀,死伤足有五万人之多。
“凡事都要慢慢来,该休息就休息,别到时候把身子累垮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乔志清在潘巧玉那里,又专门给她定做了一套女仆装,一俯身就能看见那两团白花花的胸脯。
“纪芸,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这么早就起床了,也不多睡会。”
乔志清边看边骂了句,满脸的冷色。
也难怪,她本就在蓬莱会所里培训了两个月,该见识的花样也全都学了一遍。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了如指掌,加上日本的性观念,并和-图-书没有放不开的地方。就算是修习了狐媚之功的晏玉婷,也没有她的浑然天成。
乔志清受到小妮子的突然袭击,一时脑子有些短路的任由她抱起了自己,身子一倒,就压着曾纪芸的身子伏在了床上。
她在日本的时候本来就做过大户人家的丫鬟,所以工作起来也十分的专业。
曾纪芸把一摞密保递给了乔志清,甜甜的对他应和了一声。
原来白彦虎还以为自己有上万支洋枪兵,十几万的兵马,足够杀掉华兴军的威风。而此次一交手才知道,根本就不是华兴军的对手。
“刚刚子悠妹子送来几份密保需要你尽快批阅下,午后需要去检阅下刚刚筹建的五路华兴军。”
在昏黄的灯光下,曾纪芸的娇躯如同玉石雕琢的一般,晶莹剔透。一摸上去,娇嫩的似乎能挤出水来。
周秀英满脸肯定的点了点头,说出来的话再也不似从前那个幼稚的小姑娘,很有理论水平。
“乔大哥,你是为了李家父子的事情过来的吧?”
随着各部门的相互完善,这总统府也是越扩越大,不断地朝外延伸。
周秀英见乔志清进门,还以为是眼花了,愣了下“蹭”的站起身子,和乔志清打了声招呼。
虽然她跟乔志清接吻过多次,但还是有些笨拙的咬着乔志清的嘴唇,伸出小舌头在乔志清的嘴角试探了半天。没等乔志清张开大口追上来,便又收了回去。
张闲一方面在铜川救济幸存者,一方面去信给乔志清,征求下一步的动作,是南下西安剿灭荣禄,还是西征兰州,剿灭回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