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2章 清洗污浊一

乔志清也是想借着李家父子警示下政府的官员,天已经变了,已经不是当官的为非作歹的时代了。
山陕籍的兵勇离开了时代生活的黄土地,第一次来到南京时,完全都被这座城市的繁华所震撼。
“大帅万岁,大帅万岁,大帅万岁。”
执护长老蒋万山连忙在一旁干咳了一声,起身就跟苏三娘告辞道,“盟主,我们先下去了,有什么事再来找你商议吧。”
公安部不光光把李家父子拉出来公审,陪审的还有和李纲交往甚密的党羽。
“这事就再不能商量了吗?难道把他们编入警察的队伍里不行吗?”
乔志清对着曾纪芸摆了摆手,顺手给苏三娘也递了双筷子。
二人用过了饭,便让亲兵备了个马车,朝城西的军营里奔去。
南京城今日也格外的热闹,刚刚建成的市中心广场上人头攒动,乌压压的一片全是围观的人群。中国人永远改不了爱看热闹的毛病,认识不认识都是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似乎自己都是当事人一样,对内幕知道的清清楚楚。
乔志清环顾了下众人,轻笑了下,台下鸦雀无声,不断回响着传声员洪亮的声音。
苏三娘抽泣下,稍稍平复了心情,眼里还抱着一线希望。华兴党确实容纳了不少华兴盟里的弟兄,但那仅仅是年轻有文化的一小部分。如今华兴盟上万的兄弟,要是突然宣布解散,必然生出无穷的祸患。
苏三娘的客堂里,此时气氛十分的压抑。
孟来财抱拳安慰了苏三娘一http://m•hetushu•com声,满脸的惆怅。如今江南初定,北方还未平定,乔志清就撤处了这颗棋子,还真是让孟来财意外。
“各位,是三娘没用。总统已经下决心裁撤华兴盟,不允许任何的帮派再存在了。”
兵勇们后方没了牵挂,在战场上自然是义无反顾,所向披靡。
乔志清顿了下,微笑的看着众兵勇鼓起掌来。
乔志清和众军长刚上了主席台,下面就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屋里的众人看着苏三娘双眼红肿的进门后,便知道了乔志清的心意。
乔志清冷冷的回了一句,端起米饭大口吞咽了起来,不想再和苏三娘解释什么。
操练场上,足有十五万之多的兵勇,笔直的挺立着军姿,按照整齐的队形排列妥当。
此话一出,传声员的话音刚落。台下先是一阵惊愕,继而都群情激昂的大声振臂高呼,“华兴军万岁,乔大帅万岁。华兴军万岁,乔大帅万岁。”
苏三娘一肚子的闷气,哪里能吃的下去饭。执法长老王隐林、执礼长老孟来财、执户长老蒋万山。黑白双煞曲南峰和江翠屏正在屋里等着结果。乔志清半点都没有让步,苏三娘哪里有脸和他们交代。
“不用了,三娘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很快她自己就能调整过来。你快吃饭吧,待会还要随我去军营呢。”
“第一句话,欢迎大家加入华兴军,华兴军欢迎你们。”
孟来财应和一声,屋里的几人也都跟苏三娘起身告辞。
www.hetushu.com纪芸,快过来吃饭吧。”
不知道是谁振臂高呼了一声,众将士们都带头高呼了起来。
主席台下的传声员已经做好了准备,乔志清没说一句话,便通过传声员一字不差的传达下去。
兵勇们的情绪完全被乔志清调动了起来,只是简短的一句话,就无不让在场的人热泪盈眶。
苏三娘款款作揖致歉,黯然在主位上坐下。
操练场上,传声员的话音刚落,兵勇们也高兴的鼓起掌来。从乔志清的话里,无不有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浮上心头。
苏三娘换了口气,满脸哀怨的看着乔志清。
“少爷好。”
曾纪芸见他二人赌气,不由得担心的瞪大了眼睛。
“乔大哥,要不要我帮你劝劝苏姐姐?”
华兴军的丰厚待遇也让这些,刚刚放下锄头拿起枪的山陕汉子大呼万岁。
“大家久等了,快些开始吧,别让兵勇们等急了。”
乔志清和曾纪芸下了马车后,五位军长早就在军营的大门口恭候。马荀也被邀请在列,见到乔志清,带头迎上前去。
王隐林脾气本就火爆,一听这话右手就拍在桌上瞪起了眼睛。
要知道现在各部门都处于用人之际,优先录取的人员一个是华兴书院出来的大学生,一个就是从华兴军退伍的将士。
曾纪芸在一旁看着他二人争吵,这时厨房已经做好了饭菜,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端上来。
马荀敬了个军礼,嬉笑着和乔志清握了握手,咧着嘴露出两排透亮的牙齿。
但是hetushu.com华兴军却让这种情况从根本上得到了扭转,报纸上每天都有对战斗英雄的宣传,加上各种福利待遇的诱惑,几乎每个成年的男子都以加入华兴军为荣。
每个兵勇的眼里都透着炽热的光芒,在身后的五位军长也打心底里佩服起乔志清。他们知道,这支军队的心现在已经彻底给了乔志清。就凭乔志清的这几句话,天下也必然是归他所有。
五个新军长也都上前给乔志清敬了个军礼,经过一个月的操练,也逐渐习惯了华兴军的军规军礼。
这些兵勇大多是从陕西逃难而出,拖家带口的一起被海军的舰船转运过来。
王隐林咽了口气,抱拳告辞后,大步推开门就走出门去。
乔志清安慰了下,招呼曾纪芸让亲兵把饭菜端上来。
俗话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志清,当我求你了。李家父子若是真有罪过,我也不再过问了。但是华兴盟不能裁撤啊,他们哪次在华兴军攻城的时候没有出力,哪每次不是在后方积极的响应。当初他们都是相信我才跟着我苏三娘,你让我们怎么跟盟里的弟兄交代。”
“乔大帅万岁,乔大帅万岁。”
乔志清摆手示意,轻笑一声,终于朗声高喊道,“第三句话,华兴军,万岁!”
此时,当兵还是一种走投无路时才选择的卖命职业,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保障和尊严,很可能战死沙场也无人问津。
相比以前动不动就饿肚子,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的耕地生活。
乔志清交待了声,并没www•hetushu•com有追出门去。
华兴军占领区内正在修建的廉租房,全部免费对兵勇的家属出租。要是兵勇在战场上为国牺牲,这套房子便归兵勇的家属所有。
乔志清很享受这种被万人山呼万岁的感觉,似乎在此刻一挥手便可以气吞山河,俯仰天地。
此时没有麦克风,给这么多人讲话,还真是不方便。
“三娘,今时不同往日,华兴盟已经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了。再留着他们,保不齐就是各地欺压百姓的祸患。从这次李家父子的情形就能看出,他们根本就不适合做警察,维护一方平安。况且盟里的年轻精英不都参加了华兴党吗,华兴盟并没有消失,只是变了个称呼罢了。”
城西的五路大军后勤部都是从山西招募而来,短短的时间内就展现出极大的组织能力。
“盟主,你也别难过了,咱们弟兄不怪你。俗话说,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老夫早就预料到这一天,可没想到它来的这么快。”
“是啊,盟主。我们先退下了,盟主早作休息吧。”
“总统未免也太霸道了些,光是我们天地会就有上万的弟兄,遍布全国。怎么能说用就用,说撤就撤,太不把我们天地会放在眼里。”
欢呼声、鼓掌声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乔志清轻笑着挥手示意了好多次,但依旧挡不住众将士对他的爱戴。
其他几人不好意思的干笑几声,也相继行礼离开。
“大帅好。”
军营就设在城外数十里的地方,抬头就能望见雄伟壮丽的紫金山http://m.hetushu.com脉。
乔志清什么也没做,只是给了他们最基本的东西,那就是自尊。
乔志清摆了摆手,待下面安静下来,继续讲道,“第二句话,你们正在创造一个全新的历史,历史也必将永远将你们每个人铭记。”
军营就算吃再多的苦,那也跟天堂一般。每个人脸上洋溢着真挚的笑容,精神饱满的应对着每天的军事训练。
马荀出任后勤部长后,很快就把部队的后勤打理的井井有序。
“志清,你这是陷我于不忠不义啊。”
乔志清用的那个手帕却让曾纪芸满怀欣喜了下,正是当初她送给乔志清的,原来乔志清一直都留在身边。
从主席台上望去,仿佛是一片绿色的森林一样,密密麻麻不见首尾。
“不能,华兴盟断然不能再任其发展。不管是什么帮派,要么就地解散,要么就地消灭。”
“今天我要讲的只有三句话。”
乔志清和五位军长相互握手示意,轻声吩咐了下,在马荀的引领下进了军营的操练场。
乔志清再次挥手示意,这次兵勇们终于在将领的示意下都安静了下来。
会见完毕后,各军便在军长的带领下正式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实弹操练。马荀因为还有一些装备上的事情要和五人磋商,就不陪乔志清一起回了。乔志清叮嘱了他们几句,便和曾纪芸坐马车回了府衙。
苏三娘掩着嘴放下碗筷夺门而出,她本就是及其忠义之人,以前就是出天大的事情,她也能波澜不惊,应对自若。但现在却是负疚感充斥全身,不知道如何面对帮会的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