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4章 清洗污浊三

“老子杀的就是你们这帮恶人,拿命来。”
王五上前捡起了大刀,重重的走到张飞豹的身前,一脚踩在他的背上,对着张飞豹的就啐了口唾沫。
“吆,这不是豹爷吗,深更半夜的这是要做什么啊?”
王金锁闷声训喝了那少年一声,看着他满脸都是担忧。
张飞豹把头贴近了地面,近乎崩溃的惨叫了一声。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刀光闪过。
张飞豹刚迈出步子,王五就一挥手把大刀抛出,重重的扎在张飞豹的脚腕上。
那豹爷手里不断把玩着核桃,眼神轻飘的对中年人吆喝了一声。
那少年纷纷的骂了一句,暗暗握紧了刀柄。
王五哪里肯放过他们,横刀一抹。二人一句话没有说完,脖子上便都裂出一道血槽,瞪大了眼睛滚落在了地上。
少年口中的李凤岗,是沧州成兴镖局的创始人。走南闯北,与人交手无数次,从未失镖。人称“双刀李凤岗”。在沧州武林占有很大的地位,是道光、咸丰时期著名武术名家。
“都他妈的上啊,还愣着等死啊。”
豹爷把香烟塞进嘴里,一巴掌就抽在王金锁的脸上,不耐烦的冲他大吼了一声。
老百姓敢怒不敢言,报警也不管用。因为他加入了华兴盟。警察们也大多是华兴盟的人,对他也就放纵不管。
南京城的廉价出租房楼高都在三米左右,王五轻松跃下,落地时竟如蜻蜓点水一般,一个翻滚就化解了落地的所有力量。
张飞豹带着手下仍旧挨家挨户的敲门通知,却丝和图书毫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步步紧逼。刚敲开最后一家房门,身后就传来弟兄杀猪般的叫声。
王五说着便朝身边的两人挥砍了上去。
王五不慌不忙,一弯腰躲过了身后横劈的两刀。同时右手一个抽划,刀刃紧贴着前面三人的大腿而过。
此人年纪不过三十岁,生的蜂目蛇脸。南京本地人,从小就是个孤儿,在几次祸乱中都侥幸生还。大名张飞豹,长大后在南京城里成了一群混混的头儿,就称呼起了豹爷。
豹爷冷哼了下,叼着香烟继续朝下一家走去。
“爷爷饶命啊,爷爷……”
王金锁连忙合上了房门,冲那少年瞪了下眼。
从门里出来一个裸着上身的中年人,一脸的憨厚样子,因为天气炎热,只穿了一个短裤衩。
那使大刀的不是别人,正是王金锁的大儿子。平日里看着老实巴交的,如今被鲜血喷溅了一身,在火把的照耀下,像是从地狱里冒出来索命的魔鬼。
张飞豹摸了摸脖子,竟然还和身子连着。
“行,知道就好,我们走。”
“爹,我们就是太过谨慎了,才总被人欺负。总有一天,我就会给三虎哥报仇。当年咱们出来南京,三虎哥可是帮了我们大忙。这个恩,我们不能不报。”
乔志清一边给鱼缸里投放着鱼食,嘴里一边轻轻的吐了一句。
这个小区大部分都是经营出租马车的车夫,忙碌了一天,刚睡踏实了,就被门外的敲门声惊起。
张飞豹连忙回头张望,只见一和*图*书把三尺长的大刀,已经把自己兄弟的胳膊生生剁了下来。
张飞豹此时已经被吓破了胆子,连裤子都尿湿了一片。
张飞豹大吼了声,连忙冲手下挥了挥手。
王金锁抬高了银两,语重心长的训和了少年一声。
“王五,你,你竟然敢杀人!”
“狗东西,你做尽了恶事,天不收你,老子收你。”
“水至清则无鱼,我乔志清偏偏让它干干净净。”
王五看着那群为非作歹的流氓,想起往日家里受到的侮辱,一时怒从心来,拔出大刀就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豹爷,这个月的份子钱我已经上交了啊。家里的上上下下可都等着吃饭呢,耽搁不起啊。”
“你懂什么,那豹爷有官府撑腰,你以为是咱们这些小老百姓能惹的?就算你杀了他,官府要是抓住你,不还一样是个死罪。你给爹老实一点,跟着爹好好的赶车。年底张罗着便给你娶个媳妇,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
王金锁爬起身子连忙赔笑,虽然脸上火辣辣的疼,但却不敢表现出一点不满。
因为在李凤岗的徒弟里排行老五,又善使大刀,所以人称“大刀王五”。
他的邻居也是从河北迁徙过来的老乡,生的五大三粗,空有一身力气,见谁都不服气。上个月就是得罪了豹爷,被一帮人趁着夜色给废掉了双腿,现在可怜的只能在大街上讨起饭来。
张飞豹哪里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双腿早就被吓的瘫软起来,嘴唇都忍不住打起了哆嗦。http://www.hetushu.com
“嘘,小声点,你不要命了。”
张飞豹跟杀猪似的惨叫一声,扑倒在了地上。顾不得脚上的疼痛,还在不断的超前爬行,想离开这么恶魔。
那二人匆匆举刀抵挡,王五脸上青筋曝露,两臂一用力,顿时火光四溅,那两把刀身竟被砍作两半。
一行黑衣短打的大汉,挨个敲打着小区内的房门。
三人惨叫一声,大腿瞬间就被划出一道血缝,抱着大腿便摔倒在了地上。
那少年剑眉星目,筋骨结实,魁梧有力。见到王金锁进来,连忙询问了一声,“爹,那群狗杂种都走了?”
少年本名王正谊,三岁丧父,被母亲过继给了叔父抚养。于是便认王金锁做了父亲,跟随他来到南京城谋生。
乔志清拿着盖子不断的拨弄着茶碗里的茶叶,好半天才突然把盖子合上,对周秀英冷冷的吩咐了一声,“乱世需用重典,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王金锁连忙从裤兜里掏出香烟,点头哈腰的给豹爷和身后的弟兄各自散了一根。
“小五子,爹都告诉过你了。不要向别人随意展露你的武艺,这只是匹夫之勇。那豹爷行事狠辣,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过他的暗算。你看隔壁的三虎子,也是从沧州来的,拳脚功夫也不错。结果怎么样,还不是给豹爷给打残了。我们一家人能过上现在的生活,已经很谢天谢地了,你就别给爹惹事了。”
中年人揉了揉眼睛,看着面前的一群手持火把的大汉,一下就认出了里面的一个头领。
和_图_书少年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径直上了二楼的房间。窗外一片火把通明,不时还传来“啪、啪、啪”的敲门声,少年瞪着那火把不禁眼露寒色。
厂长还专门给乔志清定制了一个造型别致的鱼缸,里面只有一黑一白两条金鱼。
“张飞豹,拿命来。”
“爷爷饶命啊,小的就是一只狗而已,您就放了小人吧,小人以后再不做坏事了。”
剩下的兄弟都被王五的凶狠惊呆了,张飞豹这么一喊,瞬间清醒了过来,挥刀便一起围攻了上去。
“老王头,明天出租马车集体罢运。没有接到通知,老实在家呆着啊,不然有你好看的。”
王五一举刀便要冲他的脖子砍下去。
王金锁回了屋中,一家的妻儿老小已经点燃了油灯,满脸惊恐的抱作一团,只有一少年手握着钢刀守在床前。
少年满脸不服气的昂起了脸颊,一抬手便把大刀分毫不差的插进了刀鞘里。
王五出了包围圈,回过头瞪着铜铃般的大眼嘶吼了一声。还未挥刀,那几个小流氓就吓得松开了手,把刀一扔就撒丫子朝远处跑去。
飞豹帮的人已经闻到了声响,足有十几人拔出大刀把王五围了起来。
周秀英心里突然打了个冷颤,抱拳领命后。犹豫了下,但还是没说出来,小心的退出屋去。
王五的眼睛死死的盯在他的身上,哪里能容的下他逃走。
本来王五可以一击必杀,但是他还不想这么让张飞豹痛快的死去。
王五拎着一条血肉模糊的断臂,凶神恶煞的嘶吼一声,就朝张飞豹砸了过http://www.hetushu.com去。
脚腕竟被大刀的力道完全的削了半截,跟死猪肉一样,耷拉在了下面,不断的朝外面淌着鲜血。
起身后,趁着惯性,又使了一个梯云纵。脚尖点地,一纵身便从围墙翻越了上去。
张飞豹一把扔出了手中的核桃,气愤的大骂手下一声,拔腿也想溜掉。
“爹,怕他们做什么。孩儿跟着李凤岗师傅修习了五年,早已练就一身武艺。不要说他们几个人,就是来上几十个孩儿也不放在眼里。”
“豹爷息怒,豹爷息怒。小的都知道了,明天就是天上掉金子也不出车。”
“爹,你放心吧,我都记下了。”
此时还是三更时分,南京城中便脚步声匆匆。
乔志清起身,眼睛紧盯在窗户下的玻璃鱼缸里。
“他妈的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来的废话。再给老子啰嗦,房子给你点了。”
南京城的一个玻璃厂刚刚由菲律宾的蔡家投产营业,总统府内的所有窗户都被该装上了透亮的玻璃。
华兴军进驻南京后,豹爷便成立了一个飞豹帮,专门做些敲诈勒索的行当。
中年人名叫王金锁,从河北迁徙过来。以前就是给地主赶马车的,到了南京后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如今每个月有个三四千的收入,但却要给这位豹爷缴纳一千多的份子钱。
那二人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哪里有王五的一般勇武。手中的刀身一断,便惊恐的求饶起来。
那兄弟断臂处鲜血四溅,惨叫一声就昏倒在了地上。
前后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在黑夜里犹如夜猫落地一般,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