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5章 清洗污浊四

人群纷纷跟着王氏跪下了身子,仿佛把一年的委屈都发泄了出来,哀嚎声传遍整个广场。
站岗的亲兵连忙对同伴交代了声,没过一会,便有数千亲兵从总统府里出来,全部手持长枪,沿着总统府的大门依次排开。
“一起去看看吧,百姓们还是第一次为自己争取权利,我倒想看看是什么事情?”
“狗官,你不得好死!”
“他娘的,老子就看看你的脑袋又多硬。”
王树茂这时站起了身子,满是关心的插了句话。乔志清昨晚让火狐连夜整理情报,一夜未睡,如今早饭也没吃上一口。
警察们走后,王氏这才瘫软的坐在地上长嚎了起来,“天啊,这可让我们娘三杂活啊,我也不想活了。”
“雷大哥,你可算是来了!”
张飞豹的手下从小区逃出后,刚好就碰到了雷大富,连忙向他通禀了一声,这才救了张飞豹一命。
胆小的吓的已经闭上了眼睛,居民们都认出了王五,知道一切是他所为。看到张飞豹被砍伤在地,都暗暗的吐了口闷气。
王五右臂中弹,刀尖扎在石条马路上撑着身子,鲜血顺着大刀不断的滑落在地上。
“出什么事情了,这么着急?”
王树茂和周秀英相对苦笑了声,紧跟在他的后面。黄飞鸿最后出门,连忙让门口的亲兵贴身护卫在乔志清的身边。
亲兵团长黄飞鸿对天鸣枪一声,冲人群大吼了一声。
“官爷,冤枉啊!”
小区的街坊们议论纷纷,对着王氏指指点点,一会大家就统一了意见。
“是。”
“很好,老子就看看咱们俩http://www.hetushu.com谁先死。”雷大富冷笑声,冲身后的警察招呼道,“王五滥杀无辜,证据确凿,无需审判,就地枪决。”
乔志清眉头微皱了下,心里一下就想明白。肯定是昨晚华兴盟的人捣的鬼,百姓们一定被折腾的够惨。
“你是何人?不管你的事,快给老子滚远点。”
“飞豹兄,你没有事情吧?”
枪声划破黑暗,小区内的居民也都被从梦中惊醒。纷纷披上了衣服出门查看,只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人,满地的残肢断臂,鲜血横流。
此时已是四更时分,天色也逐渐放亮。
雷大富从怀里摸出烟来,给张飞豹递了一根。在王五的脑袋上狠狠的踹了一脚,轻蔑的吐了一句。
雷大富狂傲的大笑了声,一抬脚踏在了王五右臂的胳膊上。
雷大富凝眉细想了下,同意的点了点头,对手下吩咐了一声,“把所有人统统带回警局,等调查清楚后,再依律办理。”
“都给我盯紧了,若是有一人敢私闯总统府,格杀勿论。”
雷大富不认识王金锁,斜着眼闷哼了声,满脸的不快。
黄飞鸿如实的回答了一声,满脸的无奈。
张飞豹在小警察的搀扶下坐在了担架上,对着王五的身子不断地喝骂着,满脸都是惊恐。
乔志清好奇的抬起了头,淡淡的看着黄飞鸿问了一句。
“枪下留人啊,官爷。”
雷大富想也没想,就动了杀念。
总统书房里,乔志清正在查看着火狐搜集的各派头领名单,还有各派安插在警察队伍里的人员名单。
http://m.hetushu.com晚,雷大富也收到了王隐林的通知,带着弟兄在大街上不断的巡查,其实是暗地里协助各帮派的行动。
乔志清对二人轻笑了声,整理了下衣冠带头出了书房。
“你脑袋再硬啊,能硬的过枪吗?啊!”
不一会,黄飞鸿便摸着汗珠子走了进来,跟乔志清敬了个军礼笔直的站立。
此时过路的行人来来往往,一打听就知道众人是在告谕状。
结果昨夜收到威胁,不能出摊做工的人越聚越多。全都跟着跪下了身子,大呼冤枉。一眨眼便又多了上千人,而且有越聚越多的倾向。
周秀英也建议了一声,笔直的站起身子。
总统府的人都已经陆陆续续的上班,门口的亲兵突然变的警惕了起来,因为远处正有一群群的人影朝总统府的大门汇聚。人数足有上千人之多,妇孺老少都有,全都是小区的居民。
“我说你们就是太没用了,这么多人就然打不过一个。”
人群纷纷振臂应和,全都群情激奋的大呼了起来。
周秀英和王树茂都在书房里候命,准备开始一场大清洗运动。
“都给我站住,再敢前进一步,格杀勿论。”
雷大富这下彻底的怒了,又拿起枪托在王五的头上狠砸了几下。直到王五躺倒在血泊中,这才停手。
“是啊,总统,我和王大哥过去处理就行了。”
曾纪芸进了书房甜甜的弯身对乔志清汇报了一句。
小区里的百姓越聚越多,最后把警察们都包围在了里面,不断的有人高喊着为王家父子求饶。
张飞豹口中的雷m•hetushu•com大哥,就是东城区的公安局局长雷大富。
“哎吆,还真是个硬骨头,这么快就醒了。”
远处的警察很快的跑了过来,警察里传出一声熟悉的喊声,让张飞豹激动的差点哭出声来。
“是。”
“东家,我和秀英过去处理就行了,你不必麻烦跑一趟。”
“让他进来吧。”
“大哥,这老小子就是王五他爹,不能放过他。”
黄飞鸿对亲兵们朗声交代了一句,便快步去通知乔志清知晓。
“总统,黄飞鸿在外有急事求见。”
旭日东升,此时已是三伏的第一天,天明的也特别早。
雷大富在天地会中也算是拼杀多年,不知道为何,瞪着这少年的目光时,却打心底里生出一丝的冷意。但还是强装镇定的冷笑一声,一抬脚又狠踹在王五的脸上。
身后的警察敬了个距离,十几把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王五。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来,让王五马上从晕厥中醒了过来。闷哼一声。拼命从雷大富的脚底挣扎起来,直勾勾的怒视着雷大富的眼睛。
“见我?”
王金锁的妻子在人群里,使劲的捂着怀里两个孩子的嘴巴,就怕他二人叫出声来,让警察全部抓了去。
雷大富从身后拎过警察的长枪,就用枪托朝王五的头上砸去。
“官爷,饶他父子一命吧。”
“雷大哥,你可别小看他。这后生可真有两下子,我的那些手下也算是练家子,一招就被他砍翻在地上了。”
张飞豹为自己辩解了下,满脸都是羞愧之色。
王五用额头硬抗了下,顿时鲜血长流,眼睛还是直直的瞪着雷大和图书富。
张飞豹看着远处的警察长嚎了一声,全身已经被王五惊吓的没有一丝力气。
巷子里突然火光四耀,涌进来一大群警察,全部手持远征步枪。
“快去府里召集人手,跟黄团长报告。”
一个年级稍大的人走出人群,对王氏建议道,“嫂子,王兄弟和大侄子是我们出头的,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听说总统是个大好人,我们一起去总统府请愿去吧。”
“请大总统为我们做主啊,小民们冤枉啊!”
王氏一家三口带头跪下,从怀里摸出方才老者为他书写的一个冤字,对着亲兵长嚎了起来。
他可是一路从门口飞奔至此,平时随练就一身的八卦内气,但此时显然是有些心慌神乱。
王五双眼直往上翻,用尽最后的力气闷哼了一声。
张飞豹躺在担架上因为失血过度,刚才迷糊了一会,就听见王金锁的声音。连忙睁开眼定了下神,咬着牙跟雷大富提醒了一句。
“原来是同犯,这里面肯定有预谋。来人啊,把这从犯也一起枪毙。”
“狗东西,竟然让你逃过一劫。”
王家老小早已从睡梦中惊醒,王金锁出门一打听情况,原来是自己的儿子犯了事情。王金锁急火攻心,差点没晕过去。硬是坚持着跑过来时,王五马上就要被当场执行枪决。
警察们全都应和了声,在人群里拨开一条路来,把现场的一干人全部带回了警局。
雷大富对着王五歇斯底里的咆哮了声,连面色都开始变的扭曲起来。
这份名单和欧阳剑提供的差不了多少,只是多了一些高层的人物。欧阳剑也是个聪明之人,早早和-图-书的就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就等着这一天戴罪立功。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痛苦的嘶叫。话音落,就见一位头发半白的中年人跪在了雷大富的身前。那人正是王五的父亲,王金锁。
乔志清放下了名单,挑了下眉,对曾纪芸回了一句。
他本是王隐林的嫡系人马,在天地会中坐到了堂主之位。
曾纪芸回了声,优雅的转身出门。
老百姓在背后偷偷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做雷老虎,意在指他吃肉不吐骨头,比张飞豹还要贪婪。
“行了,看哥哥是怎么给你出气的。”
王五的脸色已经变的苍白起来,脚下跟生根一样,怎么都不能移动一步。豆大的汗珠不断滑落,最后还是脑袋一晕就滚落在了地上。
亲兵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时还真不知道如何处理。
“大帅,总统府外不知道从哪里聚拢了一群百姓哭喊着要见你,如今越聚愈多,足有数千人。属下还请总统明示,该如何处理?”
“对,我们去总统府告状去,不能总这么被这帮恶人欺负。”
警察们都愣了下,雷大富的心腹忍不住凑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局长,我们还是先把嫌犯带回去吧,在这里枪毙,恐怕会有损你的声誉啊。要是让上面知道了,那可就糟了。”
平日里张飞豹搜刮的一半钱财都分给了雷大富,他对张飞豹欺压良善的所作所为也是睁一只闭一只眼,从不过问。
王五坐在地上直挺着身子,硬生生的挨了雷大富一脚。哼都没哼一下,还是满脸的怒气。
“雷大哥,就是这小子杀了我们几个兄弟,快把他抓起来砍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