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6章 清洗污浊五

“很快,不出一个月,江南便会成立一座座法庭。那就是颁布法律的地方,那就是执行法律的地方。大家有什么怨气,有什么权利被剥夺,有什么尊严被侮辱,都可以去那里伸张正义。靠着法律,我们将不用再惧怕任何恶人!”
乔志清略顿了下,亲兵们很快把乔志清的话传达到了最后一排,所有的百姓都是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瞪大了眼睛紧盯在乔志清的身上。
“总统问你话呢。”
乔志清冲人群挥了挥手,在广场上的主席台上站定后,突然九十度弯腰给百姓们深深鞠了一躬。
乔志清出门时,门外的广场已经聚集了上万的百姓。今日各行各业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帮派威胁,全部莫名其妙的停工歇业。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劝退王氏一家所能解决的。
一瞬间,所有的百姓也是振臂高呼,情绪完全被乔志清调动了起来。
“报,报告总统,小的是南京东城区的公安局长,雷大富。”
乔志清闷哼了声,连声音都变的冰冷了起来,满脸的杀气四溢。
“你胡说,明明是你儿子弄出了人命,我抓他难道不应该吗?”
“大帅,法律是什么啊?”
乔志清面色可亲的冲王氏问了一句,他那大嫂一出口,王氏愣在原地,结巴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乔志清缓缓的抬起身子,眉心紧锁的对百姓讲道,“众位南京城的市民们,今日你们主动来为自己争取权利,说实话,我的心里很是高兴。”
乔志清http://m.hetushu.com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广场上的情景,吩咐黄飞鸿带亲兵过去,把雷大富和警察带过来询问情况。
“这位打扫的丈夫和儿子现在哪里?”
雷大富又气又急,干瞪着眼就是想不出办法。最后见门口的亲兵开始异动,知道是乔志清出来了。一咬牙便让手下抬起王氏一家,就朝马车上拽去。
总统府告御状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一直压抑在人心头的怨气,忽然间全部爆发。成群结队的朝总统府的门口赶了过来,齐刷刷的跪在门外,等待着总统的召见。
虽然大家嘴里喊着总统,但是在心里对乔志清还是当皇上一样看待。就像从前被长毛贼占领时,喊洪秀全为天王的意思差不多。
“总统,法律什么时候出来啊,我们怎么就拥有它了?”
“这位大嫂,你有什么冤屈要伸呢?”
乔志清顿了下又问了一句。
“大家都起来吧,有什么事站起身子说话。”
乔志清长长的吐了一句,越说越是慷慨激昂,不断的挥舞着各种手势。
乔志清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雷大富看着乔志清满脸的冷色,心脏都快要跳动出来了。万分后悔在总统府前逞什么威风,恨不能打个地洞马上在乔志清的面前消失。
乔志清对广场上大呼了一声,亲兵们很快就把话传达了下去。
王氏背后的百姓纷纷附和,全都是一肚子的委屈。
“是,总统,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百姓里有和*图*书眼尖的认出了乔志清,匆忙大呼了一声,“总统出来了,总统出来了。”
这下可把百姓们给难住了,私下里交头接耳。乔志清问的一点都不错,靠拳头哪里能打的过,靠眼泪也没人理会,那是靠什么呢?
百姓们相互眼神交流了下,犹犹豫豫的站起身子。
乔志清还是同样冷淡的表情,你几乎在身边都感觉不到他是愤怒还是高兴,但平淡的言语中却无不让人胆战心惊。
十几个警察连忙放下了王氏一家,抬枪把雷大富护在了里面。
总统府的亲兵出了正常巡逻的意外,几乎都出来维持秩序。左军也调过来一个团在一旁看守,严防出现大的动乱。
这下可把老百姓给吓坏了,连忙都弯腰给乔志清回礼。
百姓中又有人忍不住大声问了出来,满脸都是兴奋。台下的人群几乎都是同样的表情,被乔志清描绘的法律给深深的吸引。
“总统放心,属下早就安排医生给王大嫂的儿子医治了。属下回去后,一定会彻查此事,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广场上的百姓越聚越多,足足超过三万多人,乌压压的一片不见首尾。
雷大富连忙挺身正色汇报了句,对王氏也改口称起了大嫂。
在以前,乔志清可都是皇上,见了皇上哪里敢抬头直视一下。
百姓们哪里容的下他再这样欺侮,趁着人多声势大。纷纷站起了身子,把雷大富一行人围在了里面。
十几个亲兵齐刷刷的在后面看守,乔m.hetushu.com志清已经下了死命令,若是有人敢私自逃跑,当场枪杀勿论。
瞬间,广场上黑压压的便有上万人相继跪下了身子,跟乔志清跪拜下身子。
“冤枉啊,总统大人。”
“总统大人,王大嫂说的都是真的。这狗官平时和那群流氓称兄道弟,我们被敲诈勒索,甚至被活活的打死,这狗官查也不查,问也不问。昨夜那流氓还让我们今日全部罢工,要是敢发现我们上工,便见一个打一个啊。”
“法律是什么?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乔志清字正腔圆的争取把每一句话都给百姓们讲清楚,“法律表面来说就是法规和律令,通俗来讲就是我们百姓维护自己权利的武器。这个武器不是拳头胜似拳头,有了它,我们再也不用无奈的哭泣,有了它,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的保护我们自己的东西。有了它,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对抗一切恶势力。”
“我告诉大家,靠的是法、律!”
“你看见这些百姓了吗,你带着手下就在这里跪着。什么时候百姓们都高兴了,你就可以离开了。“乔志清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对王树茂轻语了一声,“派人控制东城公安局,务必把王氏的丈夫和儿子都带过来。”
王氏身旁的老者连忙伏在耳边轻语了一声,王氏这才反映了过来,咽了口气,壮着胆子哭诉道,“昨夜有一群流氓又来我家,强行要求我家老头子今日不要出工做活,还打了我家老头子。他们平日里就横行霸道,挨家挨户的索要份子www.hetushu.com钱。我家大儿子看不过眼,就出去和他们拼斗了起来。都是这个狗官,和那群流氓称兄道弟,不抓流氓,反而把我家老头子和儿子抓走了。我儿子身中枪伤,如今生死不明,家里就剩下我们孤儿寡母三人了。还请总统大人为我一家做主啊!”
主席台下议论纷纷,终于有人壮着胆子高呼了一句,“夺回来,夺回来。”
雷大富也刚刚收到了情报,刚回到局子里屁股还没坐热,马上就让人传唤了医生给王五医治。带着数十个心腹手下,坐着马车就来到了总统府的门口。
乔志清顿了下,环顾了众百姓一圈。
亲兵们传完话,百姓都各自思索了一番。因为见乔志清和蔼可亲的样子,心里的恐惧也放松了些。有胆大的年轻人张嘴就问了一句,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百姓们哪里知道总统和皇上的区别,都以为是新朝廷换了个新称呼而已。
雷大富见乔志清的面色缓和,还以为他要放过自己,连忙敬了个军礼,等待着乔志清的军令。
于是雷大富立即换了面色,威逼利诱的对王氏一家苦苦相劝了起来。
乔志清没有理他,而是径直走到王氏身边,把王氏一家人都扶起了身子。
亲兵的传话员越来越多,争取第一时间把乔志清的话一层层的传达下去。
“对!夺回来。但是要靠什么夺回来呢?拳头?不,不是。眼泪?不,更不是。那是什么呢?”
王氏也不相信雷大富,仍旧长跪着哀嚎不起。
“不,不是。听明白了,属下领命和*图*书。”
“行了,雷大富,你也不用回去了。本帅现在就有个任务交给你办理!”
乔志清冷冷的对雷大富交代了声,脸上露出了一丝轻笑。
乔志清冷冷的看着雷大富,他二人隔着天地的级别,也是第一次相见。
王氏见有乔志清撑腰,也不怕雷大富,指着雷大富的鼻子就大骂了起来。
雷大富连忙摇头,带着十几个手下尴尬的转过身子,跟广场上的百姓跪了下来。
雷大富在一旁面红耳赤,搓着手心满脸的慌张。
乔志清振臂高呼,声音传遍广场的任何一个角落。
“怎么了?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你叫什么名字?担任什么官职?”
雷大富一行人和王氏一家都被带到乔志清的身边,王氏一家一见到乔志清就跪拜长嚎。
乔志清故意一字一句的从嘴里念出,特别强调了下法律二字。
雷大富红着脸强辩了一句,不知所措的垂下了头。
广场瞬间安静了下来,百姓们都是一阵错愕,不知道乔志清要做什么。
雷大富一愣,这里的百姓大都受到过他的欺侮,如今乔志清让他跪在这里,不被活剥了才怪。
“高兴的是什么呢?大家终于知道,我们每个人都不是任人宰割的奴隶,而是生来平等的自由人。没有人能剥夺我们的一切,包括财富,性命,自由。如果这些东西遭到侵害了该怎么办呢?”
本来雷大富看见了王氏一家,怒气冲冲的举起皮鞭就要抽上去。但见广场上的百姓已经群情激奋,这一皮鞭要是下去,肯定会被百姓活剥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