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7章 清洗污浊六

“总统,我们怎么办啊!”
“王长老,乔志清已经开始对各帮会动手了,我们应该尽快想个法子才是啊?”
王金锁和王五一露面,人群里立马开始欢呼雀跃了起来。
“那你们说说该怎么办?总不能坐着等死吧。”
穆青哭喊了声,眼泪横流。方才飞鸽堂上百号弟兄都被华兴军打死,他是弟兄们拼命掩护才逃了出来。
“大总统,王五都是替小民们出头,请您开恩啊!”
王五激动的呆愣了下,王金锁连忙拉了拉他的衣服提醒了句,“还不快谢谢大总统。”
南京城的警察也大多是天地会的弟子,有很多警察的领导在天地会中也担任重要的职务。
乔志清微笑着检讨了句,话一出就把王金锁吓的跪倒在了地上。
孟来财着急的在密道口上大呼了一声。
王隐林一掌把面前的木桌拍的粉碎,把屋里的人都惊了一跳。
天地会在江北的最大势力就是塞北七雄,蒋万山早就预感到了今天,和执户长老蒋万山商议后,每个月都给塞北七雄和沧州五虎提供了大量的资金。
南京城各帮会的人马平日里嚣张惯了,竟然一点警惕性都没有。倒是混在警察队伍里的人闻到了风声,纷纷收拾起家当行礼,聚集在同福客栈中商量对策。
王氏带着一双儿女连忙上前,在丈夫和儿子的身上摸上摸下,生怕少个什么零件。
密道以锅灶为掩护,掀开上面的大锅,一个黑洞洞的密道口便展露出来。
王隐林黑着脸吐了口闷气,重重的又坐下了身子。
“糟糕,此地也不能久留,我们还和-图-书是速速撤往城外为妙。”
乔志清笑着回了一句。
王金锁长嚎了声,王氏和一双儿女也跟着跪了下来。只有王五铁骨铮铮,随时满脸感激,但并不下跪。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任谁犯了法律,都要受到惩罚!”乔志清朗声大喝一声,把周围人群的心都吊在了嗓子眼上,乔志清环顾了一周,轻笑着又开口道,“但是,念在王五见义勇为,算是正当防卫,当场无罪释放。”
狡兔三窟,孟来财是个极为精明之人,自然会留上一手。天地会在南京开设秘密据点的时候,后院的这个柴房里便开始挖设了一条出城的密道,直通城外的一处废弃的码头。码头上常年有货船等候接应,就是为了应付突发状况。
“总统,我们相信你。”
王五起身后,满脸正色的看着乔志清,眼里全是期待。
“孟兄弟,你快走吧。我这把老骨头,早就活腻了。乔志清无情,也休怪我无义了,老子这就找他报仇去。”
“给我当个亲兵你愿不愿意?”
“欧阳剑,你个狗杂种,天地会与你不共戴天。”
等安抚好了王家人,乔志清这才又回到了主席台上,朗声对广场上的众百姓大呼道,“大家都各自回家等候消息吧,只需要一天,本总统就能还你们个公道。”
人群里欢呼的鼓起掌来,乔志清走下主席台后,人群便开始四散。
“王兄弟,你还发什么愣啊?”
雷大富见人群散去,当乔志清路过身边时,连忙哀求的询问一声。
王金锁和妻子也跟着又跪了下来,全然忘了www.hetushu.com乔志清刚才的叮嘱。
这时,左军的一个联队已经完全控制了东城区警局,联队长亲自驾着马车把王金锁和王五接了回来。
“是,总统。在下大名王正谊,河北沧州人氏。”
“大总统万岁!”
南京天地会的堂主张雄才眉心紧锁,满是担忧的问了王隐林一声。他同时也是南京市的公安局局长。手下的两个左膀右臂,李纲和雷大富相继出事,他已经预感到了事情的不妙。
王五已经被军医包裹妥当,好在子弹并没有打进肉里,修养一段时间便可痊愈。
蒋万山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提醒了一声。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称是。
蒋万山建议了声,众人闻言,脸上皆是惊喜。
华兴盟的三位长老同时也是天地会的三大长老,天地会本来就已经衰落的不成样子,还是借着华兴盟的招牌私下迅速扩大了势力,又一跃成为江湖的第一大帮派。
人群里振臂欢呼,声音连绵不绝,久久不息。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声急报。一个浑身是血的人闯了进来,一个趔趄趴在了地上,对众人哀嚎了一声,“大事不好了,我们好像是被人出卖了,城中的据点都被华兴军给捣毁了,兄弟们都快要死光了。”
乔志清微笑的迎上前去,见着王金锁伸出右手欲行握手礼。
众兄弟也是同样的表情看着王隐林,满脸的忧色。
“如今各城门肯定被华兴军给封锁了,你们都随老夫过来,这客栈就有一条出城的秘密通道。”
孟来财一句话没说话,王隐林便没了踪影。无奈下hetushu•com,只能先自己下了密道,把铁锅归回原位。
在老百姓眼里,只要进了牢房,那就是九死一生。满清十大酷刑用上一遍,整个人就废掉了。
孟来财也跟着站起了身子,对众人交代了声,就朝后面的柴房走去。
“……”
“这个乔志清还真是心狠狡诈,真把我天地会不放在眼里。你去把兄弟们集合起来,老子今天就跟他拼了。”
王金锁嘴唇不听使唤的吧嗒一声,连忙伸手和乔志清握了握。
本来众人就是借着王家父子的事情来发泄怨气,如今王家父子已经宣布无罪释放,再聚在这里可真就心怀不轨了。众人也都是聪明之人,况且乔志清已经下了保证,大家也都放心的散去。
在座的众头领都似看到了希望,纷纷振臂表示赞同。
乔志清冷冷的横了他一眼,径直的回了总统府内。
“大总统万岁,大总统万岁。”
“对,和乔志清拼了,让他知道,我们天地会也不是好欺负的。”
“我同意,我同意,我同意。”
孟来财招呼着众头领下了密道,待柴房里只剩下蒋万山和王隐林二人,这才急忙大呼一声,“蒋兄弟,王兄弟,我们也该离开了。”
“总统,你们华兴军还要人吗?我想参军!”
王五腰杆笔直,右臂缠着绷带绑在脖间,一脸的正气凛然。
王金锁见了乔志清,身子哆嗦的都不受控制了。也不知道乔志清伸手是什么意思,身旁的王氏还有点见识,连忙伏在他的耳边轻语道,“总统这是要和你握手呢!”
蒋万山点了点头,下了密道离开后,王隐http://m•hetushu•com林竟然站在柴房里迟迟不肯动身。
雷大富面如土色,知道此次在劫难逃,一时趴伏在地上竟然崩溃的长嚎了起来。
人群的一部分头领纷纷应和,但是大多数还是愁闷着脸默不作声。
围观的群众也相继跪了下身子,为王五求情。
王五连忙抱拳应和。
“大总统万岁!”
“敌强我弱,我们还是避其锋芒,立即转战江北。塞北七雄和沧州五虎已经在山东、直隶一带拉起一支义和拳的队伍,我们就去那里发展。要是手上握有军队,乔志清就是想动我们也得掂量掂量。”
“好吧,既然你没什么意见,等养好了伤就来亲兵团报道吧。”
天地会在各地都有自己的产业,尤其是在金匮城设立的五六家赌场,基本上都是日进斗金。
“王大哥,是我没治理好这个国家,让你受苦了啊!”
“多谢大总统,王五愿意!总统对王五一家恩同再造,今生誓死追随在总统身边。”
“跪着吧,什么时候跪倒老百姓原谅你了,再起来。”
三大长老中有两人做了决定,这下再没有人热闹着拼命了。
“王兄弟……”
“好,好,好,是条好汉子。但是你昨日闹出了人命,虽然那些人罪该万死,但是你也应该接受法律的惩处。”
“好了,好了,快起来吧。新中国已经禁止下跪这个礼节了,以后见着谁也不用跪了。”
“总统大人,请您轻罚我的儿子啊,他也是一时冲动。”
王隐林也没有话说,如今却也只有这个办法。
“是,是,是。”
王家人立马愣了愣,一个个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和_图_书了。只有王五不慌不忙的单膝跪地道,“罪人甘愿受惩罚。”
王隐林怒喝一声,眼珠子都快要暴露出来。
乔志清欣喜的打量着王五,在他报上名字后,终于和心里的那个大刀王五对上了号。小时候可是看着有关他的电影长大的,今日一见,比那电影里演的还要彪悍一些。
王隐林惊恐的大喝了一声。
王隐林话落便冲出柴房而去。
乔志清边叮嘱边把他一家人扶起身子,好奇的看着王五。
“是太湖帮帮主欧阳剑出卖了我们啊,昨晚一散会,他就去了总统府把我们告发了。”
“穆青,这是怎么回事?天地会的秘密据点连苏三娘都不知道,乔志清又是怎么知道的!”
“总统大人,是草民的错啊,草民没有任何怨言。”
那人正是飞鸽堂堂主穆青,专门负责天地会的情报工作。
跪了半天,雷大富已经有些支撑不住,双腿的膝盖像是针扎一样,直刺心骨。
孟来财连忙阻止一声,蹭的站起身子。
“你叫王五?”
乔志清凝眉询问一声。
乔志清拍了拍王五的肩膀,回头让黄飞鸿给王五登记造册。
蒋万山也站起了身子,赞同了孟来财的看法。
广场上的人群先是一怔,瞬间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直冲天际。
“不可,我们这点人马对付乔志清,那就是鸡蛋碰石头。”
大搜捕秘密开始后,周秀英迅速让左军封锁了出城的各个要道。
百姓们在此刻终于意识到,这个时代,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孟长老说的对,如今乔志清的势力如日中天,我们这点人马若与他拼斗,那就是白白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