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8章 清洗污浊七

“乔大哥,各帮派已经被全部绞杀,只有天地会的一些首领逃去了江北。”
乔志清摇了摇头,目光仍旧注视在窗户上。
周秀英抱拳应和了一声,又对苏三娘尴尬的行礼了下,转身就出了院子。
屋内沉默了一声,没过一会便房门大开,驳壳枪也从里面扔了出来。
因为乔志清格杀勿论的命令,所以也很少留下活口,每到一地只要稍有反抗,便全部开枪射杀。
乔志清笑了笑,连忙把她的小嘴捂住。
“苏盟主,这是我和乔志清之间的恩怨,不管你的事。就是死,我也绝不像他低头。”
“报告大帅,刺客手里有驳壳枪,刚才攻占客堂时,有两个兄弟都被他打伤了。”
亲兵营扩建成亲兵团后,小五子也从一个队长提升到哨长的职务。
“朋友,若是你是华兴盟的人,就请听我说一句。你现在放下武器,我用生命保证,绝不会有人伤害你。”
“时候不早了,你和武捷早点休息吧。”
乔志清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抱起她肉乎乎的身子,本来想把她送回自己的房间。
黄飞鸿让亲兵从腰上掏出了手榴弹,这东西自从装配后还没有用过。
曾纪芸一脸惶恐的泛起了结巴,抱着被子依偎在墙角,半天才感觉到乔志清就在身边。
曾纪芸的眼睛瞪得乌溜溜的圆,一脸认真的掰着手指头,就要给乔志清列举出来。
亲兵连忙把枪捡了起来,全都抬着长枪对准屋内。
“王长老,你少说几句。”苏三娘插了句话,转头对乔志清恳求道,“和-图-书志清,王长老在平定江南的事情上也是立了大功的。你就放他这一次,算是我求你了。今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和你吵闹了。”
“怎么了,和苏姐姐吵架了?”
屋里传来一声苍劲有力的声音,苏三娘一听便知道他是何人。
小五子小声回了一句,满脸的涨红。
院子里安静极了,只有火把燃烧的嗞嗞声。
亲兵们已经占据了客堂,书房的大门和窗户全部被亲兵被围堵。
乔志清掐灭了烟头,看着她那天真的模样不由的轻松了许多。
“慢着,我和他说两句。”乔志清一把拉住了小五子,对着窗口对屋内大喊道,“朋友,你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缴械投降,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四更刚到,乔志清正昏昏沉沉的沉浸子美梦里,院里就“砰,砰,砰”的传来几声枪响,把乔志清和曾纪芸同时从梦中惊醒。
“你还是对华兴盟的人下手了?”
乔志清到了门口,没有让丫环禀报,而是自己推开门走了进去。
乔志清没有说话,曾纪芸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瞪着个大眼关心的问了一句。
“女人还是工作的时候最迷人,要是总窝在家里看孩子,迟早变成一个怨妇。”
乔志清转头看着王隐林诡笑了一声,心中终于有了注意。
“三娘,在屋里吗?”
“大帅,现在该怎么办?”
周秀英进了院子后,立即就明白了情况,知道一定是天地会派人过来暗杀乔志清来了。
“行了,你带左军下去休息吧,这http://m.hetushu.com里有我处理。”
苏三娘朗声对书房里娇喊了句,一时间又如同精气神焕发一般,满身都是侠义之气。
苏三娘心酸的哀叹一声,眼角已经热泪长流。
苏三娘听着摔门声,无力的抱着腿娇骂一声,便放声长泣了起来。
“你整天除了吃就是睡,我还真没见你有什么心事。”
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娇喝,正是满脸焦急的苏三娘。
“你不信啊,”
“那冲进去抓人啊,还等什么呢!”
曾纪芸撅着嘴在他的腰上狠狠的拧了把,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
她今晚本就没有睡意,一听到枪响立马穿上了衣服,让丫鬟照顾好乔武捷,直奔了过来。
乔志清点了点,看着苏三娘心力交瘁的样子,突然为她心疼了下。
“慢着,让我来劝劝他。”
“我给过他们机会了,是他们不知道珍惜。”
“志清,你还是变了。变得和所有的帝王一样,冷酷无情,没有一丝人情味。”
“大帅,我这就带弟兄冲进去,您稍等。”
这时黄飞鸿又带着一对人马从院外赶了过来,见了乔志清连忙询问了一声,“大帅,您没事吧。”
“驳壳枪?”
乔志清心中一团闷气难以平复,怅然的在院里的廊庭下坐下,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点燃一根塞在了嘴里。
苏三娘耐心的劝慰了一声,满脸的忧色。
“得、得、得,我信还不行吗!”
书房里并没有回话,仍旧黑洞洞的一片。
王隐林一袭黑衣,昂首阔步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和-图-书没有丝毫惧色。
“是,大帅。”
小五子敬了个军礼,朗声回了一句。
乔志清“吧嗒”放下了茶碗,扔下一句话便出了屋去。
此时的天地会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反清复明的组织,完全沦落成了一个靠着暴力手段,为自己谋利的黑恶组织。这一点,乔志清看的比谁都清楚,这也是他下决心铲除各帮派的原因。
黄飞鸿已经了解清楚情况,看着乔志清犹豫着要不要冲进去。
乔志清抽空去了趟苏三娘的屋子,因为华兴盟的事情,苏三娘这几日也没有带乔武捷看过他一次。
曾纪芸冲他撅了下嘴,满是不服气的反驳了一句。
“狗东西,给脸不要脸。飞鸿,把书房给老子炸了。”
亲兵们已经在窗外做好准备,就等着黄飞鸿一声令下,砸开窗扇,把炸弹投进去。
乔志清冷冷的回了一句,本来打算给苏三娘赔罪的心情也一下全无。
乔志清冷笑着回了一句,心里不断的盘算着怎么处理这个老不死的。若不是今晚碰巧住在曾纪芸的屋里,说不定还真让这个老东西得手了。
华兴盟就像是她一手养大的孩子,在苏州时,她每少为华兴盟的事情费心思。华兴盟每收编一个帮派,她都能乐的高兴一整天。
乔志清这才放心出了门去,冲着亲兵的哨长询问了一声。
乔志清心里胡乱的想了下,等待着屋里的反应。
他终于明白一个改革者所面对的阻力,这种阻力比面对真正的敌人还要让人费心劳神。
两人一坐就到了半夜,曾纪芸早就呼呼的打起和图书了娇鼾。
“报告大帅,属下刚才在院里巡逻的时候,发现一个刺客闯进你的书房里,现在已经将他围困在了里面了。”
乔志清捏了下她的小鼻子,拉着他的纤手在自己的身边坐了下来。
苏三娘没有回话,在客堂的蒲团上,虔诚的跪在观音雕像的下面,“梆、梆、梆”的敲击着木鱼。
“小五子,出什么事情了?”
但曾纪芸红着脸搂着他的脖颈就是不肯撒手,无奈下便在曾纪芸的床上让她抱着睡了过去。
乔志清点了点头,眉心紧锁了下,对周秀英命令了一声。
乔志清心里琢磨了下,已经猜测到屋里的人一定跟华兴盟的侍寝有关,不由得又是怒从心来。
“嘘,不要出声。”
可如今她眼看着孩子被杀死,却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着就把手中的火把交给了身边一人,从怀里摸出驳壳枪,就要从客堂冲击去。
“王长老,是你吗?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大的怨气,但是事已至此,你还是面对现实。人生的路还很长,你不应该把命留在这里。”
“枪,枪,枪响了”
不远处传来一句娇喊,曾纪芸甜笑着看着他走了过来。
夜深后,城内的大搜捕还在继续。各帮派在南京辛苦建立的据点基本上被捣毁一空,公安各部门几乎清空了一大半。
“乔志清,老夫认栽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算你命不该绝,老夫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们天地会的人,都是杀不尽斩不绝的。”
乔志清眉头紧锁了下,小声嘀咕了一声。
“乔大哥,你在这里啊。”
王隐林仍旧和_图_书是满脸的傲气,反正抱着必死的决心,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天色已经开始发亮,院外突然传来一阵的脚步声。原来是奋战了一夜的周秀英,带着左军回来复命来了。
周秀英轻声在乔志清的耳边汇报了一声,冷眼看着王隐林。
“谁说我无忧无虑啊,其实我也是有很多心事的。”
苏三娘突然张嘴问了一声,言语中有无尽的哀怨。
“你苏姐姐要有一半像你这样没心没肺就好了。”
院子里此时已经涌进来一个哨的亲兵,全部围在书房的门口,火把将黑夜都照成了白昼。
乔志清连忙捂住她的小嘴,从枕头下取出驳壳枪,穿上鞋子后,便出了卧房。把客堂的大门打开一条细缝,冲着外面张望了起来。
“王长老,你这身子骨还真是结实。要不是碰巧,我这条命还真交代在你手上了。”
“乔志清,你混蛋。”
乔志清不高兴的训斥了声,扭头仔细的打量起里面的情况。
王隐林被亲兵的枪口团团围在里面,把头一抬,满脸傲气的对乔志清大呼了一声。
自从日本的忍者行刺之后,黄飞鸿便在乔志清的院子内外,安排了一个哨的亲兵轮换着防守。
乔志清没来由的一阵阵烦躁,在圆桌旁坐下后,倒了碗清茶自饮了一碗。
乔志清静默了下,王隐林在江湖里也算是首屈一指。若是这样杀了他,恐怕会把江北的绿林好汉全部推给朝廷,也会让苏三娘对自己彻底寒心。但就这么让这老东西走了,恐怕以后又要麻烦事不断。每天来这么一波不要命的二愣子,烦也被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