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1章 议和一

襄阳城只有东门地势低矮,陈育辰便把主攻的力量集中在此处,其余三门都是佯攻。
城内的守军并没有像陈玉成想象的那般溃散,反而是士气高涨的仍旧坚守着城墙。
前来配合的友军象征的端着云梯和撞木进攻了一次,但刚进迫击炮的射程之内,便被炸的人仰马翻,损失惨重。
襄阳城距离华兴军的后方荆州,还有两百多公里的路程。乔志清此时又没有后续部队支援,就算陈玉成的武器再先进,靠着荣禄的十几万大军和自己的十几万骑兵,绝对可以围歼这股力量,而朝廷竟然选择了议和。
襄阳守军三万余人,除一部分投降和逃跑外,全部战死。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通告朝廷,让朝廷调派驻防在西安的荣禄率大军来攻。
闫老实连连点头,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乔志清只从软实力入手,让报纸每日里宣传剃头的好处。严格要求各工厂单位,在招工的时候,第一个条件就是剪去大辫子。廉价出租屋申请的第一个要求也是剪掉大辫子。如此,留着大辫子在南京城别说找工作了,就是睡觉都没地方。
当中的一个年轻人从怀里摸出银子扔在了桌上。
闫丽丽捂着小嘴笑了笑,小声回了一句。
乔志清轻声询问了闫丽丽一声,指了指身旁。
乔志清笑着吩咐了声,仔细侧着耳朵听了一会。
乔志清瞪了她一眼,胡乱的吃了几口,便心急的带着曾纪芸回了总统府。
襄阳自古就是兵家必争的要www•hetushu.com地,城坚墙高,易守难攻。
谭廷襄的团练被打的在城墙上不敢露头,就是连放一下弓箭,刚拉开弓就被子弹打穿。
谭廷襄也是以军功升职,原来在山东镇压捻军立了大功,朝廷见他骁勇善战,就把湖广总督这个空头衔赏给了他,总督府暂便设在襄阳。
清廷组织的反攻人马抵达襄阳城外后,陈玉成已经组织了民夫把炸毁的城墙重新堵住。
乔志清带着曾纪芸故意坐在紧邻的一桌上,闫丽丽乖巧的连忙给他端上了茶水。
炮击炮对襄阳的城墙根本就不起作用,无奈下,陈玉成只能用起了挖地道、埋设炸药的老办法。派人用远征步枪压制住城墙的反击,然后在东城墙四里宽的城下,处处挖设地道。
曾纪芸大口的吃着馄饨,含糊不清的回辩了一句。
后来湖广两地,除了江北外,实际上都控制在华兴军的手里。
两方对城墙的争夺反而演变到了地下,经过三日反复的较量,华兴军终于炸开了东城墙发起总攻。
陈玉成很快在城内张贴安民告示,开仓放粮,很快就赢得了襄阳百姓的好感。
“纪芸,你以前好歹也是两江总督家的小姐,怎么吃个包子都这么香?”
自从他知道乔志清的身份后,一见到乔志清,两腿就忍不住的发软。说话也像从前的那般近乎,总是一副恭敬的表情。
想想也是,在老百姓的眼里,总统每天都是吃着山珍海味,哪有闲情天http://www.hetushu.com天想着吃馄饨啊。
乔志清换上平民的长袍短褂,混在人群里并不显眼。他那张脸蛋虽然英俊,但也是张大众脸,和平日里大街上行走的公子哥没什么分别。
乔志清提醒了句,听几人谈了半天,也都是寻花问柳的俗事,没有一句正经话。
“丽丽,这些人你以前见过吗?”
年轻人轻笑一声,满身的贵气,带着手下的人就摇着扇子离去。
他对防守孤城已经再熟悉不过,在确保新三军粮草的基础上。并不主动出击,以免弹药和粮草消耗过多。
“乔大哥,南京城留大辫子的人多了去了,你这么紧张兮兮的干嘛啊?”
虽然乔志清没有强制要求剃头,但南京城的百姓还是大都剪去了头上的大辫子,只有少数的腐儒老人们还以清朝的臣子自居。
这时旁边的一桌吃完结账,对闫丽丽大呼了一句,“小二,过来结账。”
陈玉成此次遇见了老对手,早就知道对方有几斤几两。一上来便对襄阳的东城门,用迫击炮狂轰乱炸了一顿。
闫丽丽拿着银子愣了愣,转身就高兴的去了厨房告诉父亲知晓。
“总督家的小姐才苦呢,什么也不能随便吃。你以为我每天都是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啊?”
“是,是,是。那我下去了,您二位慢用。”
谭廷襄边战边退,最后在城内进行巷。抵抗三日后,用尽最后一兵,才仰天长啸的挥刀自刎。
闫丽丽甜笑着报了账单。
儒家的身体发http://m.hetushu.com肤受之父母,可不是说剪就能剪的。
况且剪去辫子后,还真是简单方便了许多,就算是下地干活也不会有所拖累。最后在不知不觉中,新的生活习惯就被慢慢的推行了下去。再留着长辫子走在人群里,就成了不伦不类的怪物。
魏子悠连忙招呼了一声,跟着乔志清进了书房,把密报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果然,大堂里魏子悠正一脸着急的等待着他。
“不对,待会吃快点,肯定有什么事发生。”
闫丽丽从桌上拿起了钱,说着就要从怀里掏出零钱找给年轻人。
那些人竟然操着纯正的京片子口音,一听就是从京城过来的。
城墙上的华兴军几乎连枪都没有放,进攻的部队便全线撤退。
曾纪芸小声提醒了一句,端着茶碗甜甜的笑了笑,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这倒不是大家的觉悟有多高,毕竟传成了两百多年,马上颁布剃头令,很多人也会满心的不服气。
“快吃吧,你懂什么。刚才他们身上佩戴的玉佩都是皇家才有的东西,这几个人非富即贵,绝不是来做生意这么简单。”
襄阳城的守将谭廷襄刚刚接手湖广总督(湖广旧指湖北湖南),他的前任就是湖广总督官文,在与湘军一战中全军覆没,逃到荣禄那里搬救兵,被荣禄一刀给斩了。
乔志清吃了几口馄饨,却发现闫老实还立在原地,傻乎乎的一个劲笑着。
僧林格沁气的牙花子都要吐出来了,这本是一个全歼陈玉成军团的好时机http://m.hetushu.com
曾纪芸翻了个白眼,把剩下的两个包子也吞咽了下去。
“没有,前天才见过一次。他们在这些街上挨家挨户的品尝东西,跟没吃过东西一样。”
谭廷襄上任不到三个月,便在江北的管辖范围内革新政治,筹募团练。妄图夺会荆州,重新收复湖广两地。
“算了吧,就当是给你的小费了。”
乔志清看着她那吃货的样子,不由得乐了下。
“乔大哥,你可算是回来了,京城里有新的情报发过来。”
朝廷结果同意了荣禄的看法,让僧林格沁继续围而不攻。然后派出一支由皇族和汉族联合的使团,下江南和乔志清议和。
店里的食客进进出出,竟没有一人认出他来。
但是和驻守在荆州的陈玉城大战了几场都是大败而归,从此便安生了下来,驻防在襄阳城内,看守着湖北仅存的一亩三分地。
“够了,我还得找你九十二块钱,客官稍等下。”
“馄饨来了。”
因为部队都是轻装简行,除了炮击跑外,并没有攻城的巨炮。
于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城墙下,命人在城内靠近城墙的地方,每隔十米便埋设一个大翁缸子。只要城外有挖地道的声音,城内的立即能知道方位,然后在里面对挖狙击。
结果在同一时间荣禄也上书朝廷,大谈关中位置的重要性。若是关中一丢失,不光是乔志清,就是在成都已经站稳脚跟的李秀成和石达开也会北上中原。
清军号称三十多万,其实也都是个地方汇聚的散兵游勇,并没有统一www.hetushu.com的指挥,战斗力十分低下。一路上所经之地,无不是烧杀抢掠,比起土匪还要不如。
“一两银子够不够?”
唯一有点战斗力的就是,驻防在河南信阳府的,僧林格沁的十万蒙古铁骑,
曾纪芸一肚子的不满足,临走时又让闫丽丽打包了两笼小笼包子。一路上嘴巴就没停过,到总统府门口时打着饱嗝,吃的只剩下了两三个。
乔志清打开密保,细细的查看了下。据火狐所奏的情报,原来朝廷见华兴军进军襄阳,以为乔志清要开始渡江北伐。匆匆集结了三十多万的兵力围攻襄阳,但都被陈玉成击退。
王金锁在厨房长喝了声,给乔志清和曾纪芸各自端了碗馄饨上来。
“好了,你去招呼其他人吧。”
但是这位蒙古亲王可不像他祖先那样重视火器,只会跨着大马舞刀弄枪,面对攻城之战,却是一筹莫展。
“客官,三碗馄饨,两碗酸辣粉,两个凉菜,五笼小笼包子,还有一坛绍兴女儿红,一共是一百零八块钱。”
“闫大哥,没什么事你就去忙吧,别耽搁了生意了。”
陈玉成奉命从荆州北上襄阳,一路所向披靡。八旗军和绿营军几乎是望风而逃,但还是在襄阳城下遭受到了不少的阻击。
“看吧,我说没什么事情吧,那年轻人不是挺和善的吗?”
乔志清笑了笑,拉着她的手连忙赶回了书房。
僧林格沁也不指望这些乌合之众能够攻下城池,作为前线最大的将领,便主动放弃了攻城的策略,采用挖墙筑墙的策略团团将襄阳城围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