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3章 议和三

“多谢曾姐姐了。”
“曾姐姐,我想回家,可是我的哥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接我。”
曾纪芸没了事情,赶紧找了个凉快的地方躲避。正午的日光晒在脸上,都止不住的一阵阵疼痛。
美子伺候着她洗漱妥当,小脸在冷水里冰了下,还是满脸的涨红,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做那种恶心的梦。
祁俊藻摆足了谱,毕竟是来和谈的,也不想闹得太难堪,举杯一饮而尽道,“志清,朝廷这次是带着足够的诚意和你和谈来了。你准备给朝廷开出怎样的价码,能否给我这个老头子透露一二?”
“晚辈祁友慎见过大总统。”
美子在后面侍奉着,看着曾纪芸满脸都是羡慕。
安倍美子看乔志清脸色拉了下来,还以为他生自己的气了,连忙的摇头。
安倍美子看着乔志清,又回头看了眼曾纪芸,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乔志清似乎是猜出了事情的缘由,把目光扭向安倍美子。
“那行,我这就去江南宾馆请他过来,你安排个地方会面。”
此时睁开眼睛,没想到还真就躺在乔志清的身下,而且这个色狼竟然真就在挑逗着自己的身子。
前些天,乔志清大晚上兴致盎然,外面连个月光都没有,非要拉着曾纪芸在湖里泛舟。
乔志清深思了下,终于还是面色凝重的对安倍美子说道,“对不起,美子,本来这件事我一直都不想告诉你。你的哥哥因为背叛了半藏门,你的妈妈还有家人受到了连累,半藏门已经把你的家人的都和-图-书灭口了。”
“美子……”
“总统大人好兴致啊!”
“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怎么了,美子?乔大哥好像没说过你什么吧?”
乔志清等祁俊藻离得进了,抱拳弯腰行礼。虽然上次在京城,祁俊藻也怒斥着不认他这个学生,但是乔志清仍旧以师生礼仪对待。
真正的猎手只会躲在隐蔽的地方,镇定的注视着他的猎物,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发起致命的一击。
乔志清不屑的回了一句,被曾纪芸的窘态逗的直乐。
曾纪芸这时真像是个大姐姐一般,起身把安倍美子抱住,轻声安慰道,“好妹妹,姐姐也经常想念自己的家乡。你放心,待会乔大哥回来我就跟她求情,让他把你放回去。”
对于祁俊藻的无礼,乔志清并没有变现的不快,微笑着冲祁友慎点了点头。对众人吩咐了一声,四人便按照主次位置坐了下来。
乔志远也端起酒杯,微笑着一饮而尽。
“行了,都坐下吧。”
“我也敬老师一杯。”
曾纪芸此时已经从睡梦中醒来,方才在梦里又看到了那日乔志清和苏三娘的香艳场面,但在梦里自己竟然不由自主的迎了上去,褪了衣服也加入其中。
曾纪芸在被子里躲了半天,终于听见书房里安静下来了,这才壮着胆子露出头来,三两下的就穿戴整齐。
乔志远在书房坐下后,连忙打开扇子呼扇了几下。天气越来越热,他还真受不了江南这种湿热的天气。
乔志清笑了笑,让曾纪http://www.hetushu.com芸收拾了碗筷,给乔志远和自己各倒了碗清茶。
曾纪芸嘟了下小嘴,拉着安倍美子的手,在卧榻坐了下来。
“怎么了?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乔志远说着就兴奋的起身出了门去。
“除了你还有谁啊?”
安倍美子似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一开口就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曾纪芸不同意。
曾纪芸刚想上去安慰,乔志清就拦住了她,淡定道,“先坐下吃饭吧,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柔弱,不然受了这么多的磨难,早就自杀了。”
安倍美子掩着小嘴长泣了一声,撒开曾纪芸的手就冲出了屋子。
她在府里除了乔志清外,还真就没有一个亲人,每日也是孤苦零落。如今安倍美子一哭,她想起自己的遭遇也跟着莫名其妙的哭了起来。
“老师一路辛苦,学生这里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薄酒一杯,学生先干为敬。”
“这还用问,朝廷已经承认你这个国家,那就表示已经把江南割让给你。如今江北还有你数十万的军队,若是议和的话,那就必须全部撤回江南,把江北完全让给朝廷统治。”
折腾了一早上,二人沉默着刚用过饭,乔志远便寻了过来。
“好吧,我的大小姐,你慢慢穿吧,我出去叫点早饭过来吃。”
曾纪芸皱着眉想想乔志清说的也对,现在最好就是让她自己安静的哭上一会,兴许睡上一觉就没有事情了。
“看来你们新中国也还讲点儒家的礼仪,我还以为你都不要君和_图_书主了,就忘了怎么尊敬师长了。”
“老师能先说一说朝廷的价码吗?”
乔志清一人闲坐着也是无事,端起水酒便自饮了起来。
“美子,你实话跟他说。有姐姐在,不用害怕。”
乔志远为了化解尴尬,连忙上前指着那年轻人给乔志清介绍了一下。
年轻人抱拳弯腰就给乔志清行了个大礼。
“志清,你中午有时间吗?老爷子想见你一面。”
安倍美子这才咬了咬嘴唇,直视着乔志清的目光点头道,“是的,总统。虽然我的家乡,比起这里要贫穷许多,但是我还是会喜欢它。那里有我的妈妈,有我的家人。”
曾纪芸被他派去亲自在府外迎候,廊庭里的石桌上也已经摆好了珍果美酒。
“学生叩见老师。”
这里原来是洪秀全纵情享乐的地方,后来被改建成了一个山水花园。
祁俊藻悻悻的吐了一句,在年轻人的搀扶下,看也不看乔志清,径直在石凳上坐下。
“别怕他,我跟他说。”曾纪芸拉着安倍美子的手给她鼓了鼓气,颇有点同仇敌忾的对乔志清正色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让美子回家,她被骗到中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家里的人已经很想念她,你干嘛要强迫她留在中国?”
“小姐,真羡慕你,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
“没有,没有。”
乔志清亲自端着酒壶给四人各满了一杯,自己双手捧杯,恭敬的敬了祁俊藻一杯。
曾纪芸一时又羞又躁,连忙躲开了身子,把小脸藏在了被子里。
没过一会,和图书朗庭外便传来一声苍劲有力的喊声。
湖面上除了小舟上的灯光,伸手不见五指。不时传来一阵阵异响,差点没有把曾纪芸吓死。
安倍美子抹了抹眼泪,柔弱的直起了身子。
“有啊,今天正好没什么事。”
花园里遍布奇花异草,假山堆砌,怪石嶙峋,湖光荡漾。
乔志清不动声色,丝毫没有退让一步的意思。谈判时越是没有底气的一方,越是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压制对手。
“穿就穿呗,又不是没看过。”
安倍美子接过了哥哥的亲笔信,匆匆打开看完。脸上的表情立马变的凝固了起来,若不是曾纪芸扶着她的胳膊,差点就晕厥过去。
安倍晋二在信中对她说道,“妹妹,一切都是哥哥的错。哥哥害了家里的人,也没脸再面对你。小泉一郎真是太过歹毒,哥哥一定会取他人头为家人报仇。你现在最好还是呆在中国,这里太危险了,哥哥报了仇就会到中国找你。”
“妈妈……”
乔志清起身一看,正是三朝元老祁俊藻。
那种被亲吻,被爱抚,被拥抱的感觉竟然如此真实,真实的让曾纪芸的全身都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安倍美子抹着泪珠子,不敢看乔志清的眼睛。
乔志清狡黠的反问了一声,满脸微笑的自饮了一杯。
乔志清隔着夏凉被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下,哼着小曲出了门去。
“老师可能是忘记了,此次议和是朝廷提出来的,这个价码是不是开得过重了些?”
乔志清笑了笑,没有理她,而是继续问美子道,“m.hetushu.com美子,你是真的想回家了吗?”
那年轻人生的眉清目秀,一身的锦袍玉带,英气十足。
“志清,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老师的长孙祁友慎。”
曾纪芸在被窝里对乔志清娇喊了一句。
乔志清便把会面的地方安置在湖边上的一座廊亭中,湖面的凉风吹过,让人很是舒爽。
曾纪芸撅着嘴吐了句,拍拍自己的脸蛋傻笑了起来。
只见他穿着黑色的长袍马褂,拄着拐棍,在一个年轻人的搀扶下款款而来。
曾纪芸的小嘴振振有词,颇有点锄强扶弱的意思。
祁俊藻气势十足,“噔噔噔”的不断用拐棍敲击着地面。
乔志清想了想,起身便带着门外的亲兵去了府里的西花园中。
“对,恶心。”
曾纪芸好奇的问了一句,这么多天,她早已把这个丫头当做自己的小妹妹。
曾纪芸冲安倍美子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害怕。
乔志清说着便起身,在书桌里翻了半天,才把日本的密报翻了出来递给了安倍美子,里面有一张便是安倍晋二给妹妹的亲笔信。
假湖直通府外的秦淮河,足有两个足球场的大小,无事的时候还能在里面泛舟嬉戏。
这时乔志清刚好从外面回来,把手里的两碗燕窝粥放在了卧榻的小案上,看见她二人不由的皱了下眉心,“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们了,哭成这个样子?”
“不行,你先出去,你不出去我就不起床。”
虽然老爷子的精气神不错,但比起上次见面时还是又衰老了一些。
乔志远和曾纪芸小心的在身后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