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6章 兰州大捷一

张闲直接让中师从中线突破,左右两师从两翼包抄,把回军来了个大包圆。
张闲站在后面,嘴角轻轻上扬,淡淡的对传令兵命令道,“吩咐下去,不接受投降,全部格杀勿论。”
“是,军长。”
这么密集的人群,每一发炮弹炸响,就足有二三十人中弹身亡。
最后越杀越多,城中竟有数十万汉人遭到屠杀。
回人眼看着投降无望,又重新拿下刀棍拼死一搏。刚冲出几米远,就全部被华兴军的子弹打穿。
马占鳌站在城楼上,看着战场的回人一群群被集中枪杀,干着急没有办法。
传令兵很快四散而开,跨马飞奔传令。
马占鳌的二弟马占魁凝眉询问了一声,满脸都是惨色。今日他也随大哥一起出城征战,想起身边被打死的同伴,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对不起,我来晚了。”
宁夏的马化龙作乱之后,甘肃的回人也趁机相应。
这时更让回军崩溃的事情发生了,张闲所带的迫击炮营已经在阵地后面调整好了方位。营帐一声令下,两百五十门迫击炮同时发出怒吼,“咻、咻、咻”的砸向城门处。
甘肃的汉族武装纷纷联合起来自保,但是毕竟人数处于劣势,最后相继被回人打败。汉人的百姓也沦为了奴隶,稍不留神就会被集中洗劫,回人的势力也发展到了顶峰。
城外的回人被集中清理后,华兴军的三路大军便向四座城门扩散,天黑前便把城墙团团包围。
刘老爹跪在万人冢前,似乎和-图-书又想起了当初的惨状,趴伏在地上哽咽的泣不成声。
时值黄昏,杀气蔽日,残阳似血。
战场的枪声还在继续,兵勇们接到了格杀勿论的命令。没有一人敢违背,也没有一人心怀内疚。
马占鳌把手上仅有的一万火枪兵放在城内,这五万人完全手持大刀长矛,他们面对的敌人却装备着此时这个世界最先进的远征步枪。
马占魁不高兴的训斥了三弟一声。
上万人只是一瞬间便全部倒地身亡,这种场面就是意志力再坚强的人也会崩溃。
子弹如同飓风一样肆虐而过,那种威力足以让天地变色。
“预备,发射。”
回军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事情,就如同枯黄的树叶一般,被一排排的扫落在了地上。
甘肃省经明清两代,形成了以回人为主结构,有“汉三回七”的说法。
虽然城墙上还有上万的洋枪兵防守,但是因为射程太远,噼里啪啦乱放了一阵,连一个华兴军都没打着,反而杀了很多自己人。
“军爷,要是你们早来上半年该多好啊,这里躺着的可都是咱汉人的尸骨啊。”
白彦虎也不劝说,只顾着自己逃窜,毕竟马占鳌还能帮他抵挡一会。
“魔鬼来了,魔鬼来了。”
马占鳌冷着脸长长的吐了一句,手握着墙砖,呼吸着面前血腥味四溢的战场,满脸的青筋曝露。
因为一路过来,汉人的尸骨遍地都是,兵勇们早就不再把回人当人看了。即便他们放下了兵器,也是一http://m.hetushu.com群趴伏在地上,借机杀人的恶狼。
马占鳌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对属下大呼了一声,冲城墙的传令兵挥下了撤军的命令。
马化龙的目标也很简单,那就是想建立一个纯粹的伊斯兰国家,凡是异教徒自然全部清除。
张闲一字一句的吐了出来,面色冰冷的吩咐亲兵们把白骨填埋。
城中的汉人,不管有没有参与过抵抗,全部被集中起来押赴城外斩首。回人们嫉妒汉人的财富,正好借此肆意烧杀抢掠,连妇孺和孩童都不放过。
“二哥,我看你就是被汉军下破了胆子。你今天也看到了,汉军根本就不接受俘虏。我们的弟兄明明都放下武器,跪地求饶了。汉军还是照样开枪射杀,你想要投降,那就是白日做梦!”
马化龙很快派兵南下,勾结甘肃作乱的回人,相继攻陷各个府县。将甘肃与宁夏连成一片,南北策应,一时气势大震。
驻防在兰州府的将领是甘肃的回人领袖马占鳌,在兰州城内屯兵数十万。但是基本上处于半兵半农的状态,只有战时才集合起来。
直到现在,城外的万人冢还是尸骨堆积,连把黄土回人们都懒得填埋。
城门处的尸体一时铺满了一地,层层堆积起来竟有一米多高。
张闲手捧着黄土洒在面前的尸骨上,这里便是当初汉人被屠杀的一个万人冢。
“砰,砰,砰”
白彦虎自然知道华兴军的厉害,在兰州匆匆补充了粮草,便继续向西和_图_书北逃窜。
华兴军的前线指挥官,继续挥舞下手中的令旗。等步枪里的五发子弹打完,战场上只出现了一分钟的宁静。短暂的宁静过后,枪响声再一次传遍了兰州外的旷野。
“大哥,我们该怎么办?明天若是汉军发起进攻,我们肯定会全军覆没的啊!”
在方圆十里的环形包围圈内,同时响起了剧烈的枪响。如同鞭炮齐鸣,一时把整个战场都笼罩在爆裂声中。
这么密集的队伍,就算是闭上眼放一枪,也能打中一人。更何况远征步枪是可以瞄准射击的,兵勇们正好把此次当做是一次实弹射击的练习。
这些刚放下锄头拿起大刀的农民,组织纪律性连湘军的一半都没有。但是每个人却都十分的彪悍,丝毫不畏生死。因为在战斗之前,他们都被灌输一种理念,那就是只要进行圣战而死。死后就可以不受审判,直接进入天堂。
“砰,砰,砰”
马占勇毫不客气的反驳了一句,坚持自己的意见。
回人密集冲锋的战法,更是直接暴露在华兴军的枪口之下。距离还有两百米的时候,指挥官就下了开枪的命令。
城墙上传来隆隆的战鼓声,回军如同大赦一般掉头就往城内冲去。
张闲率领三万大军一路进攻到兰州城外,马占鳌不说积极据城设防,反而亲率五万的兵马出城应战。
马占鳌的三弟马占勇插话了一声,虽然知道华兴军的厉害,但是仗着兰州城墙,和身后的数十万百姓,心里也底气十足。
马占和图书鳌并未见识过华兴军的厉害,见白彦虎拼命逃窜,心里面满是鄙视。
人死,总是要入土为安。也不知道这么多冤魂,阎王爷收不收得过来。
因为这些洋枪都是老毛子赞助的前膛燧发枪,因为开枪的时候会从枪栓处冒出大量的硝烟,所以根本就无法瞄准。朝前方打出去,鬼才知道子弹飞到了哪里。
后面还在继续冲击的回兵终于停下了脚步,目瞪口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惊恐声瞬间在队伍里响起。
“快撤,快撤!”
城下的这支军队肯定是魔鬼派来的,否则怎么会拥有这么恐怖的力量。
“咚、咚、咚、咚”
在马占鳌的眼里,汉人只是一些任人宰割的小鸡而已。
马占鳌在城墙上如坐针毡,终于明白了白彦虎为什么像是狗一样拼命逃窜。
只有三米多宽的城门,一时间却有数万人涌过来。完全没有了组织,像是一窝无头苍蝇般的乱撞。有的人因为相互推搡,竟跌倒到了城外的护城河内。
几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包围圈的回人便尸横遍野,死伤上万人之多。
马占鳌当初进攻兰州城,只用了两个时辰,就和城内的回人里应外合,拿下了城池。
因为都是回人,马占鳌也不好见死不救,便给了白彦虎补充了些粮草。反正他手上的粮草都是抢掠汉人的,用起来自然也不知道心疼。
他们都是第一次遇到枪战,甚至连同伴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只以为是对面的汉人施了法术,从地狱里搬来了魔鬼。
华兴和-图-书军紧追不舍,枪声连续不断,从未停歇。
一旁枯柳上的乌鸦啼鸣,仿佛是无数的冤魂在无助的泣诉。
“你懂什么?要是现在投降,也许还有条活路。要是继续打下去,肯定死路一条。”
“刘老爹,你放心。血债血偿,回贼一个也逃不了。”
此次担当华兴军向导的刘老爹便是兰州人,家中一门数十口人全部被回人屠灭,只有他一人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
“你俩别吵了,三弟说的不错,这支汉军根本就没有让我们头像的意思。”
“……”
子弹以完美的直线运动,从枪口崩裂而出直冲回军。所到之处,必然都是皮开肉绽,血流如注。
华兴军的兵勇们排列成横队冲击,每人间隔只有一米。三万人完全展开后,像是羽翼一样,把回人包围在了里面。
城外仅存的两万多人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哪里还有斗志,纷纷扔掉了刀枪跪地投降。
“二哥,你怎么这么没有信心,我们现在还有上万兵马,城中更是有数十万的穆斯林兄弟能帮我们防守。兰州城城防坚固,就算汉军再厉害,一时半会也奈何我们不得。等到他们的粮草耗尽,也就自动退兵了。”
城门处的回军本来就拥挤不堪,忽见天空突然黯淡了下,瞬间头顶如同冰雹砸下,紧接着就传来“轰隆,轰隆”的震天巨响,连一旁的城墙都跟着震动了起来。
眼看着华兴军就要聚拢上来,马占鳌终于狠下心下令关闭城门,此时退入城内的兵勇也不过只有五千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