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8章 兰州大捷三

代表团一时也不敢轻易下决定,便把谈判的结果送给了乔志清批复。
马占鳌挥手阻止,脑中不断盘算着对策。
本来朝廷对经营西北就没有什么兴趣,那里土地贫瘠,每年不是旱灾就是民乱,朝廷也早就受够了。只是恭亲王想借此换取更大的利益,才把西北的问题当做了筹码。
“大帅糊涂了,回人们屠杀汉人的时候可没有手软啊。”
马占鳌留了个心眼,也开出了三个条件。
“这些没有信义的汉人,总有一天,他们会受到真主惩罚的。”
回族本就是唐代时期从丝绸之路迁徙到华夏,如今让他们沿着丝绸之路返回就是。若是有人抗命不从,一律再格杀勿论。
马占勇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子弹在夜空中相互穿梭,划过一道道美丽的弧线。编织成一道火红的大网,紧紧的把回军扣在了里面。
于是四川莫名其妙的也划归了江北,成为朝廷和谈的筹码。
“我们要是跟回人一样,那不也和畜生没什么区别了吗?”
回军们眼见形势不对,便想四散而逃,但华兴军的火力已经完全将这一千人覆盖。
双方各让一步,满清朝廷承认华兴军对山西以及西北各省的实际控制,撤销掉西北的众衙门,归华兴军统管。但是在名义上,山西和西北诸省仍归朝廷所有。
乔志远不解的皱起了眉心。
一是回人的兵勇仍有回人统帅,汉人不得进行改编。二是回军必须开赴到城北三十里外的阜南县,才能释放城内的汉m.hetushu.com人。
为了不引起回军的注意,张闲只派了左师的两个团,分别驻防兰州西北的永登县和东北的白银县。
若是把骆秉章的湘军掉到江北,不但朝廷又多了一份拱卫江北的力量。而且也可以用这个筹码,换取更大的利益。
“沙漠?大哥,那黄沙漫无边际,我们进去可就再出不来了。”
一夜无事
“这又是为何?难道骆秉章有什么过人之处?”
襄阳和扬州的问题最后也成了争论的焦点,按照慈禧的想法,只要保住江北,江南一切都可以考虑。要保住江北,首先要把襄阳和扬州这两颗钉子拔掉。
兰州城断水已经三天,城中的个地方都出现了不少的骚动。
满清朝廷这么做也有多方面的考虑,如今四川的太平军声势越来越浩大。本来哥老会在四川就实力强大,太平军一进驻四川,各地都相继爆发了哥老会的起义。
日落时分,回军的众将领全都欣然赴宴。待全部聚齐之后,张闲一声令下,大殿两旁埋伏的华兴军便荷枪实弹冲出。
华兴军目前的主攻方向就是西北,所以西北也就成了双方辩论的激点。
“大帅,你是不是发愁怎么处理兰州城里的回人吧?”
一切准备就绪后,华兴军让开北门。回军只留下了马占魁一千多人继续在城内留守,其余九千多兵马由马占鳌和马占勇全部朝北边的阜南县而去。
张闲和马占魁成功和谈后,又让军中的能工巧匠雕刻了一枚山陕总m•hetushu.com督的大印,假借荣禄的笔触,给城里的马占鳌去了封官方的招降文书。
天亮后,军报发回兰州城。不管是西北还是东北方向,都没有发现马占鳌部的踪迹。
“莫慌,你下去告诉弟兄们,带足干粮和清水。我们从沙漠里绕道新疆,去投奔阿古伯大帅。”
城内的十几万回人还是个棘手的问题,张闲也不是没有想过屠城的问题。但是百姓和军人不一样,怎么也下不去这个狠手,只能等待着南京的命令。
乔志清看完了张闲的军报,心里也是万分的纠结。如今汉回的恩怨已经深入骨里,现在不斩草除根,那日后又是一大堆的麻烦。
张闲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马上释放城内的汉人百姓。
朝廷的势力只要一撤走,四川便必然被华兴军和太平军争抢,这般朝廷也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不急,汉军们一定猜测到我们北上,所以必然会在路上设下伏兵,就等着我们往火坑里跳。”
同一时间,刚刚被集结起来在城内待命的一千多回军,也被华兴军团团包围。
马占勇憋的满脸涨红。
乔志远略略思索了下,不明所以的回道,“当然是太平军厉害啊,占据着天府平原,骆秉章眼看着就要被赶出四川了。”
“错了,表面上看如此,但是依我看若是时间再长久一些,骆秉章肯定会剿灭太平军。”
这个本就地处大西北的干旱地方,离了水源可是一天都难以活下去。
马占勇无奈的抱拳应和http://m•hetushu.com,出了军帐便让兵勇们在城内四处搜刮了起来物资。
恭亲王提出用四川换取襄阳和扬州,只要华兴军从襄阳和扬州撤军江南,朝廷便调骆秉章的川军入关,把四川划归为新中国所有。
马占鳌大声训喝了一句,虽然面色强硬,但是心里也十分的没有底气。不知道这一万人进了沙漠,还有多少的人能出来。
这一次双方都平静了许多,而且也各自拿出实质性的问题来解决。
双方代表团又商讨了一些和谈的细节,历经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拟定了一份《南京和约》的草稿。
张闲带着华兴军进驻兰州城,在各城楼据点布防妥当后,便在兰州府衙的大殿,宴请马占魁和回军的众将领。
张闲也没有功夫理他,连忙给太原和南京各去了封军报。
“大哥,不能再犹豫了,我们现在就带兵北上宁夏。再晚,汉军可就要追上来了。”
朝廷目前只顾着江北,连军饷都不能给四川一文钱,全都是骆秉章和地方的乡绅自筹。
“那也总比全部被华兴军消灭了强,快下去准备吧,半个时辰后我们就出发。”
马占勇紧张的大呼一声。
李秀成和石达开已经拥立洪天贵福在成都站稳脚跟,骆秉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独木难支。
“骆秉章是有大才,但是也不全因为这。太平军的福王年幼,实际控制太平军的还是李秀成和石达开两路兵马。他们如今只是看似强大,但占据的都是川西的不毛之地。最主要的是他们没http://m.hetushu•com有明确的政治纲领,跟一伙只知道打家劫舍的土匪没什么区别,所以注定不会有多大的出息。现在是骆秉章在四川压着,要是骆秉章一走,太平军必然会分化为两股势力,从合作走向对抗。”
马占鳌终于下了决心,目前也只能拼上一次。
华兴军没有做一点阻挡,任由回军北上阜南县。
回军的将领还未反应过来,枪声便在大殿中响起。回军的将领无一人生还,全都被打的血肉模糊。
张闲自然明白,马占鳌是怕投降后,自己再反悔杀降。若是一有动静,便能趁机向北逃窜。
乔志清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乔志远把合约拿给了乔志清过目,在卧榻上坐下后,一脸不解的问乔志清道,“志清,四川明明就是一个空壳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拿着襄阳、扬州和朝廷交换?”
不过据张闲的奏报,兰州城里可有数十万的回人,要是一下子屠杀这么多人,乔志清还真干不出这个事情。
魏子悠提醒了一句,在她这个位子上坐久了,心肠总会变的冰冷起来。
乔志清耐心教导了一句,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给回人一条生路。
马占鳌别无他法,在二弟马占魁的劝说下,终于答应举兵投降。
魏子悠看乔志清愁眉不展的样子,忍不住甜甜的问了一句。
朝廷如今拿四川当筹码,就相当于拿着一张假银票要兑换真金白银一样。
马占鳌接到军报,愤恨的眼睛都冒出火来。心里明白,自己的二弟一定是在劫难逃。
若是回军向m.hetushu.com北逃窜,这里便是必经之路。
乔志清叹了口气,心中不断的权衡着利害关系。
“领命。”
同时在甘肃建立汉人的民兵组织,将原来老式的洋枪全部从太原运抵甘肃,分发给汉人所有。如此就算遇到小股回人的侵袭,汉人也有足够的能力自保。
马占鳌在城外四处按插了探子,城内的枪声一传开,探子便飞马奔向阜南县通传。
乔志清微笑着给二哥斟了杯茶水,拿着合约翻看着在他的对面坐下。
乔志清淡淡的解释了下,他说这番话也不是毫无根据,从四川传回的情报已经表明,李秀成和石达开的矛盾已经越来越严重。
华兴军在城内对回军动手时,左师剩下的兵马已经开赴阜南县,追剿马占鳌所带的一万多人。
南京总统府
“那我们怎么办?不能坐以待毙啊!”
“是啊,如今兰州才是华兴军西征的第一步,以后的回人会越来越多,不能光靠杀戮解决问题。”
马占鳌和马占勇安全抵达阜南县后,对华兴军便不再有怀疑,放心的快马传信,让马占魁开门投降。
乔志清满是自信的反驳了一句。
新中国的代表团也早已看透这个问题,四川名义上虽归朝廷所有,但是实际上大部分地方已经被太平军控制。
出人意料的是,乔志清很快的做了批复,同意朝廷的这项提议。
“二哥,你说在四川,太平军厉害?还是骆秉章厉害?”
第二日南北双方的和谈再次开始。恭亲王只是嘴上说说,可真不敢拿着一张白纸,回去给两位太后交差。